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122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


1226


台南机场的冷气机是不是坏了,青青皱了皱眉头,快速通过拥挤的人群,味道不佳,心绪也不宁。章叔说一定要赶过去见这个江湖人,对方约的时间不到1个钟头,这么紧急,被这样一等身份的人指定时间,还谈什么生意?

大溪,山间水库,一一从脚下掠过,左边是海岸线,加上飞机是螺旋桨的,给人安全感。青青注视着慢慢掠过的景物,片片青翠的山峦,有几片是自己的。父亲年逾九旬,不方便视事了,把诺大一个家族企业交给了自己,一个未满四十岁的“五年级生”,纤纤弱女子,要撑起这样一大片天地,外强中干,心力交瘁。脚下那几片土地还保得住吗?祖上传下来的这几片地,是家族企业的真实支撑。那么一个庞大的企业团体,几十家工厂,公司,一家上柜的公司,资本都是这几片地押出去拿到的款项,政府迟迟不肯跟大陆经济融合,禁令不放,三通不开,岛内生意这些年是越来越难做,扩张力度下降,民众购买力下降,房价地价一路看跌,土地作为抵押物难以支撑贷款,必须补足抵押,要么就还清贷款。这两条都是办不到的,神仙也办不到。唯一的希望在于最小的那片地,位于基垄西北,用来运送货柜的短短的2号支线一定要从那里过,那片地的价格必将上涨2倍不止,为此,已经咬牙从各个所属企业挤出能挤出来的流动资金,企业的血液,还忍痛抛出了一部分股票造成柜台股价的下跌,凑出来的钱全部买入2号支线沿线土地,把那一小片地拉成长长的一大条,工程上是不可能绕过去的了,这片地只要涨上去了,集团就得到至少150亿台币,可以还清全部到期贷款,所属企业还能拿回充裕的流动资金!为了2号支线的这片地,还给那位坐轮椅的贪婪女人包了诺大一包旅行支票,不记名,也不易查到出处。高端政治的威力之下,地是拿到了,集团被外界从浅绿划入深绿,很绿吗? 青就是深色的绿,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政治朝野岁岁枯荣变换,企业就像离离原上草,附着在这片土地上,苦苦挣扎求存。不这样又能怎样?家族要生存,一万多员工在眼巴巴看着自己,他们的生活就是靠薪水,买房子能拿下零首付加30年还贷,还是靠了拿得出在实力雄厚的大企业的长期聘雇合约。 这就是现实。不管蓝色绿色,也不管统独之争,甚至也不管陈选举贪污了没有,家族企业还是要支持他。外界许多人对台湾政治生态看不懂,没什么,你们坐在我的位置上就懂了。

想不到的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家族押地贷款纷纷于1个月内到期,原定一周内到手的2号支线的土地转让价款却拿不到了,2号支线沿线的高价土地突然没人要了,原因是2号支线不定期延迟开工,做BOT的工程公司的掌门人卖交情透露出基垄的货柜吞吐量增幅比预定的少了三分之二,2号支线用不着了。为什么预期暴涨的基垄货柜吞吐量不增长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陈选举为了保住权力,着力挑起统独事变,高调宣布两岸直航是“国家对国家”的通航,明摆着中共方面不可能接受,这就一手掐断了两岸直航进程。如果不能直航,我把家当全扑上去买那片地干什么?你是钱照收,根本大事却不办吗?

整个家族企业陷入了空前的危机。老父亲强撑精神听自己重复讲了两遍全盘情况,语音不清楚了,只有自己把耳朵贴上去能懂,就三个字:“问章叔”。

章叔就坐在左边,靠走道的位置,一张老树皮般的脸纹丝不动,双目微闭养神。忠心耿耿的老臣。章家保留着族谱,一直追溯到从福建泉州跟随国姓爷郑成功来到台湾。问章叔。章叔说,大小姐无论如何要赶去台北见这个什么大师。什么大师,还不就是个跑江湖的,在台湾这边看风水,在大陆那边一家电视台当股评家,还是技术分析派的,真好笑,全世界的股市都是可买可卖的,只有大陆的股市是只能买实,不能卖空,融券到现在也没放开,这种只能买不能卖的单边一条腿的股市有什么技术分析可言吗?阿波纳契五波波浪理论?小时图MACD/趋势线?一大堆技术分析指标?那都是建立在买卖双向市场基础上的啊,一条腿的股市除了买进-盈利-再更高买进-再盈利-直至套牢以外,还能有其它什么结果吗?

章叔坚持见这个人。身份完全不对等。既便大公司的说话算数的人,也不能这样见,由着人家指定地点,自己挤臭机场巴巴赶赶去,他还要限定时间,过时不候,己方这么赶过去了,说明我们内里已经紧迫到了什么程度,完全倚诸于这次求人,生意还有得谈吗?

可是老父亲说问章叔。章叔说去。


-- -- -- -- -- --


壮士笑谈注:


目前可能页面刚改版还在调试,网友反应评论发出不能及时显示,使得一些错误言论出现后挂在那里而网友回击的正确言论不能及时显示,特别将铁血发言网友的一篇文章发在这里。 这篇文章写得正气凛然。




铁血发言 2008-11-01 17:33



azhang说:“.. .如果 制度和人都一样,经济也是在这基础上走到这一步,它很难在这个基础上在同样理论指导下至少是被迅速扭转,否则我们的经济早就达到我们的环境可以承载和可以获得资源的极限了,要么停止增长,要么崩溃。

正对我们目前的情形,正如我一直说的,我们面临灭顶之灾--从环境和资源来讲,...”



中国经济的一枝独秀,让西方某些政治势力害怕,所以这一年从藏独和奥运火炬开始,各种政治的捣乱虽然鼓噪不断,不过还都保持着起码的聪明,没有人把发展最快的经济说成发展最慢的,把很好说成很糟,还都懂得在肯定主流的前提下再挑剔指责。


下面人的水平可就差多了,以至于说到中国经济“面临灭顶之灾”,而中国经济“走到这一步”,是制度和人的基础上的问题。以至于中国即使做得最好的情形,也不过是因为达到了资源和环境的极限而“要么停止增长,要么崩溃”。


我们走到了哪一步了? 真是毫无常识~ 人类的发展进步永无止境,现有资源的极限接近了,还会开发新的资源,资源量的极限接近了,效率的极限仍然大有可为,而环境的保护、环境的科学开发和科学利用,正是依靠不断的进步取得的,不是依靠停步不前取得的,停步不前不是保护环境,而是破坏对环境的保护。 所以中国经济的前途不需要畏惧所谓的“极限将临”而裹足不前,而是依靠科学发展观勇往直前!


GDP很重要吗?我们倒也没看得那么重要,只是有人在中国GDP低下的时候不断拿GDP作为攻击我们选择的发展道路的主要武器,讲了几十年——社会主义制度不行吧,看看中国的GDP吧。

等到中国的GDP赶上来了,越过去了,又会有人说:你们干什么讲GDP?共产党想以GDP的增长证明道路正确吗?不许援引GDP了!


中国政府正在全力采取措施推动经济继续增长,温总理说关键是要树立信心。我们坚信2009年中国的经济不是一团糟,不是灭顶之灾,不是西方发达国家的衰退,甚至不是低速的增长,我们仍然能够维持较高速度的增长,这个增长速度,无论小丑们怎么叫嚣,也必将居于大国经济增长的最前列!

至于中国股市一段时期的暂时下跌,真正懂经济的人都知道这是革除弊病、保留健康的调整过程,任何东西的价格都不会永远直线上升,螺旋式上升才是健康的。按照经济常识,股市是卖落买涨的,如果有人要求我在跌落的时候买进,这种低能建议只能让我笑笑罢了,如还要我为此建议而“激动”,是不是建议者自视太高了~


其实,这个世界上只是有一样东西的价格是随着中国经济的增长而一路下跌的,并且以后也不会随着中国股市一起回升,这就是付给那些攻击中国的低能儿们的篇幅位置工资。 那个行当是每况愈下,吸引不到什么有能力的人才,越来越没落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