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战史的角度上评谈林彪\粟裕[版主已阅]

一粒尘土 收藏 4 487
导读: 最近论坛上有许多朋友在争论林、粟二人那一位的军事指挥才能更高!谁更有资格成为共和国军事史上“第一将才”。争论非常激烈,甚至为此分为两派,一、我们称其为林派。二、我们称其为粟派。一位伟人曾说过:“功过事非自有后人评说”也是我们的俗语叫盖棺定论。历史是客观真实的,让我们通过那段血与火的历史,站在军事战略的角度上来对二人作一个较为客观的评价。 武圣人孙子曾说:“为将者智、信、仁、严、勇”。此五项是为将者必须所具有的品质。毫无疑问林、粟二人皆俱备此五项。 智、此二人指挥作战皆以智取,很少蛮攻。

最近论坛上有许多朋友在争论林、粟二人那一位的军事指挥才能更高!谁更有资格成为共和国军事史上“第一将才”。争论非常激烈,甚至为此分为两派,一、我们称其为林派。二、我们称其为粟派。一位伟人曾说过:“功过事非自有后人评说”也是我们的俗语叫盖棺定论。历史是客观真实的,让我们通过那段血与火的历史,站在军事战略的角度上来对二人作一个较为客观的评价。

武圣人孙子曾说:“为将者智、信、仁、严、勇”。此五项是为将者必须所具有的品质。毫无疑问林、粟二人皆俱备此五项。

智、此二人指挥作战皆以智取,很少蛮攻。

信、此二人的指挥才能都被部下及上级所认可。

仁、二人皆可称之为爱兵如子。

严、中国有句俗语叫“慈不撑兵”林、粟二人在治军上都极为严格。在当时我军几大野战军中,犹以东野和山野更为正规化、现代化。

勇、现代战争对将帅所谓的勇是指“敢打”。指的是不管对手是谁,也不敢对手有多强大。一个字“打”,不仅要打而且是要痛打。国民党有新六军和整编74师,绝对的王牌部队,主官一流、战术运用一流、兵器装备一流、作战经验一流、士兵素质一流、后勤保障一流。可惜的是这两支王牌部队就是分别被林、粟所歼灭。

林彪元帅国民党黄埔军校四期毕业,参加红军后历任排长、连长直至军团长。是我军当时军团一级最为年青的将领。粟裕大将没有上过正规军事学校,1927年参加南昌起义,1928年参加湘西起义,后转战井冈山历任连长、营长、团长、师长直至军参谋长。在十年国内战争屡次受伤。军事理论基本上都来源于实际战争之中。

林指挥作战,侧重于具体战役设计,在兵力配置、火力布置、战场设定及兵力运用上皆为上优。同时林对班组战术同样善于总结归纳。当时东野的战斗单位的战术原则如“一点两面、三三制、三猛战术、三种情况三种打法、四快一慢、四组一队等等”都为林所创造并指挥运用。林擅长游击战、运动战在其一军事生涯中有许多经典战例。1932年的黄坡大捷、1937年的平型关大捷等都是典型的游击战术中的伏击战。在抗战胜利后,特别是当林主政东北后,在其军事指挥上发生了质的变化。当时东北我军可以称的上是我军精英中的精英。对国民党军的作战模式也主要是以运动战为主。

1946年春林刚刚入主东北就指挥了著名的“四平”保卫战。当时以毛泽东主席的话来讲要把四平变为东方的“马德里”。因此国共双方在四平大打出手,后由于东北民主联军左翼塔子山阵地的失守,使得整个战场形态发生变化,从整个战局来看,国民党军在突破我左翼防线后很快就可以对四平我军形成大的包围,四平亦难以固守。林深知战局之严重,于是建议中央主动放弃四平争取战场主动。四平在林的军事生涯中注定要留下深刻烙印。1947年的四平攻坚战,东野在付出相当的损失后仍没有能攻克四平。战后林主动承担责任,并及时总结教训。四平保卫战和四平攻坚战林彪虽然没有取胜利,但我们却可以从此两战看出,林指挥作战的机动灵活性和善于进行战后总结经验的实效性。林对战后无论胜败总结经验上有着显著成绩。如1949年8月“青树坪战役”,当时四野49军146师孤军冒进被国民党桂西白崇禧部打了一个“回马枪”。战后林严令49军作出战后失利总结。及时的总结使得四野各部对白崇禧的桂军作战有了充分的认识。同年十月“衡宝战役”就是利用白崇禧想再次打一个回马枪的心理,一举歼灭白崇禧桂军主力第七军。可以这样说如果没有对“青树坪战役”失利的总结就不会有“衡宝战役”歼灭敌军第七军的胜利。

林在军事行动中素来崇尚进攻,其进攻向来是有章有法。忽而奔袭,忽而打援。总能在恰当的时间地域制造出战机对敌给予歼灭打击。秀水河战役虽歼敌数量不多仅为一个团,但此战可以看出林指挥作战时对战机捕捉的敏锐性。在后来的三下江南、四保临江的战役充分体现出林的机动灵活的作战特点。

林在指挥作战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那就是小心。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小心有时是优点有时也可以变为缺点。辽沈战役发起初期,在打长春还是南下打锦州林与毛发生了战略上的冲突。林担心如果东野主力南下去打锦州,一旦打成1947的四平攻坚战的态势那就对整个东北战局形成不利因素。当东野南下近百万之众战线拉的太长,补给运输困难。攻打锦州一旦打成胶着战,国民党军由西可从沈阳向东野左翼侧后发动进攻,掐断东野退路和后勤补给。同时东野右翼也将会受到葫芦岛国民党军的威胁和攻击。如果战局发展成为如此那么东北我军将陷入极大的被动。毛泽东对东北战局的看法是从整个战略上考虑的。毛担心东北国军主力从锦州和营口两地分别退入华北和江南。从而影响整个全国战局。关外的事情关外解决,攻占锦州和营口,也就封闭了东北国军陆上和海上的通道,在东北战场上对国军形成一个大大包围,一举解决整个东北国军。

从林与毛在辽沈战役上的分歧上,我们可以看出林在战略认识上有一定的缺乏。如果,林能够及时体会毛的战略构想,在攻击锦州同时,再以一部兵力突袭营口。那么辽沈战役歼灭的将会是54万全部的东北国民党军,而不是后来的47万。

但战略认识上的不足,决不能抹杀其战役组织运用上成绩。辽沈战役中辽西会战一举歼国民党军的东北主力廖兵团。全歼廖兵团就是林对战场态势认识和对战机把握最好的佐证。锦州攻克后蒋介石严令西线廖兵团以及东线候兵团东西对进,想一举收复锦州打通关内与关外的联系。林彪充分利用国民党军的指挥上的错误。林命令原在彰武、新立屯一线的部队,第10纵队、第1纵队第3师、内蒙骑1师,固守黑山、大虎山地区;如廖兵团撤退立即插到新立屯以东,切断廖兵团退路。第5、6纵队分别在阜新西南、彰武东北隐蔽待机,如敌廖兵团撤退则立即出动切断敌退路,实施包围。以上部队的任务就是切不可让廖兵团逃走。(二)原在锦州地区的主力,分为两个梯队秘密向黑山、大虎山前进,消灭廖兵团。(三)原在塔山地区的部队,第4、11纵队和独立第4、6师,仍坚守现有阵地,阻止候兵团。(四)长春地区的部队,第12纵队到铁岭以南,牵制沈阳之敌;第1兵团率各独立师,向通江口、开原急进,然后视情况或参加围歼廖兵团,或牵制沈阳之敌。(五)独立第2师加强炮兵纵队的一个重炮营,夺取营口,并组织对海陆两方面的防御。另外还规定,如未在彰武一带抓住敌对廖兵团,敌向营口撤退,则除长春方面的部队外,其余各部将渡过辽河,在营口、牛庄之间消灭廖兵团。此战一举全歼廖兵团,并为解放长春、沈阳打下牢实的基础。从而彻底解放全东北,同时也为关内各战场提供了一支强大的战略预备队。为平津战役的胜利奠定坚实的基础。

粟裕将军指挥作战最大的特点就是敢于打险仗,擅长以少胜多。同时在整个战局的认识上有着出色的战略眼光。在指挥作战中同样崇尚进攻。是我军将领中对游击战、运动战运用最为得心应手之一。在大兵团作战指挥上同样是我军将领中最为出色的一员。

1940年粟指挥对国民党顽军的“黄桥战役”。在战术使用上就是运用了运动战的精髓,诱敌深入,两翼迂回,分割包围最后是各个歼灭。以七千之从歼敌11000之多。典型的以少胜多运动战战例。抗战中,粟在华东新四军第一师任师长时指挥的车桥战役中采取围点打援的战法,攻其必所救歼其救者。在此战中第一师虽歼敌不多,可对运动战战术的运用达到了完美精致的境界。首先攻其必所救,第一师远距离奔袭车桥,近使附近之敌出来救援。其次歼其救者。就是以第一师的一部在敌援军必经之路上设伏,伏击敌援兵。

1946年6月26日,国民党政府集中30万大军,向中原解放区发起进攻,将中国拖入内战的深渊。紧接着,国民党又将进攻的重点对准毗邻上海、南京的苏皖解放区,纠集27万兵力,采取“由南向北、由西向东、逐步围缩”的方针,以淮北为重点,以淮阴、淮安为主要目标,发起全面进攻,企图一举消灭华中野战军。在此形式下,粟裕建议中央改变太行、山东、华中三处我军出击外本的战略设想。提出首先在苏中内线作战,粉碎国民党军的全面进攻战略。1946年7月13日华中野战军在司令员粟裕的指挥下,集中第一师、第六师、第七纵队、第十纵队共19个团的兵力,以苏中为战场,迎头痛击来犯的国民党军队,连续对敌发动七次战役。这就是我军战史上有名的“苏中七战七捷”的苏中战役。苏中战役共进行了45天,歼敌5.3万多人。华中野战军以3万多的兵力抗击4倍于己的敌军,指挥这次战役的粟裕在强敌面前运筹帷幄,指挥若定。充分体现出其对运动战运用的精华。集中优势兵力,先打弱敌,后打强敌,在运动中调动敌军,逐个加以歼灭,创造了战争史上的奇迹。毛泽东主席高度评价苏中战役的意义,并从中总结出“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作战方法。

1946年10月山东野战军和华中野战军合并组建华东野战军。粟裕任副司令员,直接负责指挥作战。国民党军在其全面进攻的战略失败后,于1947年制定了重点进攻策略。华东方面也是其重点进攻中的一点。在华东地区国民党军集中45万军队全线压上,力图全歼我华东野战军主力。为了打破国民党军的重点进攻粟指挥华野先后进行宿北、鲁南、莱芜、孟良固等战役。一举粉碎国民党重点进攻的战略。其中以孟良固战役最为经典。此战堪称是在敌军包围之中设包围。完全可称其为险胜。通过此战我们可以加深对粟指挥作战中魄力的认识。战役之初,我们不得不承认国民党军74师师长张灵甫将军同样是优秀难得的指挥将领。当其看到我华野要包围其时,张并没有慌张撤退摆脱我军包围,而是从中看到了战机并制定了中心开花的战术。率军上了孟良固主动让我军来围攻其74师,借机吸引我军主力,为外线国民党军对我军华野主力形成反包围创造机会。张灵甫将军此种战法对华野同样提出考验,机会现威胁并存。如果能够全歼74师,那么国民党全线压上的重点进攻战略将倒被粉碎。但一旦被74师胶着在孟良固一线上,反被国民党军所包围,那么华野将十分被动面临被全歼的境地。最终粟从整个战略角度上出发,选择了围歼74师这一险招。在攻击74师中,华野先后几次攻击失败伤亡十分严重,外围国民党各部也随机向74师靠拢,在整个战局上马上就要形成对我军的反包围。在此时华野有部分干部建议放弃对74师攻击,关健时刻粟裕下令人言放弃者杀。(陈毅也宣布了追究失职者责任的“撤职、查办 、杀头”的三大战场纪律,并严令各纵队务必不顾一切牺牲,限在24小时内攻上孟良崮 ,歼灭七十四师;各纵队伤亡多少人,战役结束后,保证给予补足建制。)此战充分展示出粟裕的大将风范,坚韧的作战风格,镇定指挥艺术、准确的战场判断能力、敏锐战机把握手法。

1948年秋粟建议中央发起济南战役,并主持确定了济南战役的作战方案。战方案的基本内容是,以攻济为主要目的,并求歼援敌之一部,坚阻援敌不能迫近济南,以使攻城集团有足够的时间攻占济南。在手段上即兵力部署上,决定由14万人组成攻城(济)集团,占参战兵力的44%;由18万人组成打援阻援集团,占总兵力的56%。这个方案做到既以足够的兵力攻城,又以主力用于打援,充分体现了攻济打援方针的要求。济南战役就是按照攻济打援方针和这个方案进行部署并取得胜利的。

济南战役的关健在于确定战术运用的手段。即是以打援为主要目的,还是以攻济为主要目的。战术目的的确定决定在兵力布署上的安排。济南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国民民党军有10万重兵把守,而且在徐州附近还有3个兵团17万人的机动兵力可伺机北援。以山东兵团的10万兵力攻城在兵力上不占优势,既攻城又打援更难以胜任。因此粟建议中央在华东野战军休整集结后再发动济南战役。在兵力的配置上粟也正确地看到,攻济虽为战役主要目标,然而决定这一目标顺利实现关键在于打援。在济南战役中华野18万打援阻援大军,在运河两侧的邹县、滕县、巨野、嘉祥地区,布置多道阵地,构筑强固工事,做好打援的充分准备。蒋介石虽三令五申,严令其17万援军火速北上,以解济南之围,但在我强大打援阻援大军严阵以待的威慑下,其各路援军迟迟不敢贸然进犯。至济南解放时,有的未及与我打援部队接触即掉头逃窜,有的则尚在集结中。由于断绝了敌援,我攻城大军才能无后顾之忧,放手向济南守敌连续猛攻。困守济南之敌,则更加丧失斗志,在我军有力打击下,迅速土崩瓦解。大量援敌虽想但不敢北援济南,我打援大军不战而胜。可见,打援的部署虽没有实现歼灭部分援敌的设想,有点不过瘾,但却有力地起到保证“攻济”顺利进行和迅速胜利的作用,对济南战役的胜利是功不可没的。

从战场实际出发,正确判断和选择重点是攻城作战中的一个关键问题。粟裕认为,济南守敌以东线为重点,西线守敌吴化文部战斗力较弱,可能会起义从而使敌防线出现缺口。同时,攻下位于西郊的飞机场,可切断敌人兵力和物资的补给线,给敌以沉重打击。因此,粟裕决定将攻城兵力重点用在西线。攻济开始前,攻城集团指挥员来电建议,将攻城西兵团的一个纵队调到津浦铁路以东。粟裕复电强调:“攻济之第一步要求,似宜以迅速攻占飞机场,断绝敌人空援为目标。”由于攻城仍按原定部署进行,后又将作为预备队的13纵加入攻城西兵团,1948年9月18日我军即以炮火控制了机场,迫使敌人停止了空运,堵死了敌军的空援之路。

通过济南战役我们可以看出粟裕将军在战役指挥上对重点与次重点,在全局与局部的认识方面都有准确无误的判断。无论是全局战役设想,还是局部战术运用,其都能作出正确的布置。

粟在战略上的眼光也堪称我军所有将帅中的第一人,他曾先后几次建议中央改变已定的战略设想。第一次为1946年内战刚刚爆发时。建议由外线出击为内线歼敌。第二次1948年建议中央暂缓过江的战略设想,集中兵力在江北多打几次战役,力求在江北地区多歼灭国民党军,将来有利于过江战役的行进,并于济南战役后建议中央适时发起淮海战役。粟的战略眼光往往和其所指挥的战役动作相结合.把战略目标的确定和战役布置实施有效地融合在一起.达到战略为战役发展确定目标,同时战役发起为实现战略目标提供了保障.

淮海战役在发起之初,在我军高层有这样两个说法.一、是“小”淮海。所谓的“小”指的是以歼灭黄伯滔兵团和歼灭徐州刘峙集团主力之一部,开辟苏北战场,使山东和苏北打成一片。然后,华野分为两个兵团,以5个纵队组成东兵团在苏北、苏中作战、其余主力组成西兵团出豫皖两省,协同刘、邓在中原作战。并以此作为主要战略目标。二、就是后来发起“大”淮海。1948年11月7日,也就是淮海战役发起一天之后,粟裕一面紧张地组织指挥部队对黄百韬兵团及其援军实行分割包围,一面冷静地观察分析当前敌情和全国战局,预测敌人可能采取的对策,筹划下一步以及未来几步的作战方案。他与华野副参谋长张震彻夜长谈,分析全国战略态势,估计敌人可能采取的方针,权衡各种方案的利弊得失,认为必须当机立断,不失时机地使淮海战役发展为南线战略决战。歼灭长江以北的蒋军主力于徐州及其周围地区。为以后的渡江战役扫清道路。

淮海战役我军共入投入华野和中野两大野战军,兵力约为六十万。国民党军有黄伯滔兵团、徐州刘峙集团以及后来从华南调过来的黄维兵团,总兵力约为八十万。对于淮海战役刘伯承元帅曾形象比喻为一个胃口好的人在吃饭“嘴里吃这一个(黄伯滔兵团),手里夹了一个(徐州刘峙集团),眼睛还盯着一个(黄维兵团)”。毛泽东更是把其比作是一锅“夹生饭”。

66天的淮海战役大获全胜,共歼灭国民党1个“剿总”司令部、5个兵团、22个军、56个师共55.5万人,为人民解放军渡江南进、解放全中国奠定了胜利基础。通过此战我们不难看粟裕将军在战略上独树一帜的真灼远见,在战役指挥上的算无遗策,挥洒自如。淮海战役创造出人类战争史上的一个奇迹。这一军事史上奇迹的产生与其正确的战略目标制定和完美的战役组织实施以及合的战术运用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从以上军史来看林、粟二人,首先我们应感到庆幸。庆幸我军能有如此二人。其次我们对林、粟二人我们也不能进行纵比和横比。因为在战争中二人皆为我军独挡一面之高级将领。二人在战术的运用及战役指挥上都各自有独到的看法和认识。都是高超的军事指挥家。无论是游击战、运动战还是大兵团机动作战二人都是行家中的高手,高手中行家。

林指挥东北有着“狗皮帽子”之称的第四野战军,由黑山白水一直打到天涯海角。国共双方三大战略决战,其直接指挥其中两大决,真可谓是战功赫赫。其战功是共和国任何将帅都难出其右。然而其在战略上的欠缺同时也是我们无法否认的。粟在战功上虽说比林略显逊色,然而其在战略上的眼光不得不为人所钦佩。正如刘伯承元帅所评价那样:“粟裕同志智深勇沉,是我军最优秀的将领之一。”毛泽东也曾说过:“我的这些战友中,属这个粟裕最会打仗,他也是我们湖南的。”

评说历史人物首先要站在历史的角度上来看问题。不能因其后来的政治错误而去否认其历史功绩。同样也不能因为喜爱某一个历史人物而对其进行无限夸大,乃至神化。正如鲁迅先生对《三国演义》中诸葛亮的评价:“状诸葛之多智而近妖”。最后还引用《三国演义》中的一段话来作为我们对历史人物评价的基本观点。:“齐之无盐虽善美者不能闭其丑,越之西子虽善毁者不能遮其美。”



本文内容于 2008-11-30 9:06:20 被霹雳系列编辑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