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国地雷处废站:走进排爆场全体准备遗书

e网 收藏 4 689
导读:看过电影《地雷战》吗?日本鬼子进村后,推门门爆炸,吃西瓜西瓜爆炸,崖头、山岭和庄稼地更是处处有地雷场,搞得敌人不得不用牛拉着石滚子在队伍前面探路……

看过电影《地雷战》吗?日本鬼子进村后,推门门爆炸,吃西瓜西瓜爆炸,崖头、山岭和庄稼地更是处处有地雷场,搞得敌人不得不用牛拉着石滚子在队伍前面探路……


实际上,地雷、爆破筒、炸药包,这些在战争中常常把敌人炸得魂飞魄散的作战利器,在军事术语中通称为地雷爆破器材。


时至今日,原来的地雷早已变了样,各种铁壳、塑壳、木制的地雷系列产品以及各种各样的新式爆破器材层出不穷。然而,无论怎么发展,正如人有生老病死一样,它们也有“寿终正寝”的时候。当这些地爆器材超过服役期限而失去原有性能,被宣布报废时又是怎样被处理的呢?


深冬,笔者走进了济南军区某地雷爆破器材检测处废站。


一间不足30平方米的检测室,用了47吨钢材浇铸而成


“这就是我们地爆器材销毁中心,也是全军第一座建成使用的自动化地爆器材检测处废站。”说这句话的是身材瘦高,面色黝黑的陈圣波站长。


2000年9月8日,乌鲁木齐发生了一起新中国成立以来罕见的意外爆炸事件,造成重大人员伤亡,数十辆汽车及附近房屋受损。事件发生后,中央和军委领导高度重视。2002年5月,军委、四总部作出了在各军区建立地雷爆破器材检测处废站的决定,标志着我军地雷爆破器材的检测处废实现了历史性跨越。


陈圣波告诉笔者,这一全军首个地雷爆破器材检测处废站的建设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在他的带领下,我们首先走进了地爆器材检测中心。


“这儿就像‘地雷医院’,各种地爆器材的生老病死,都在这里进行会诊和宣判,就是说,地雷器材质量合不合格,还能不能继续储存和使用都要先经过这里做个CT看看。”陪同的工程师李维江,从事工兵爆破工作近30年了,是军区著名的地雷爆破专家。


检测中心由水雷、引信、雷管、火箭发动机等13个检测室组成,各室配有先进的检测设备,能够对各类地雷爆破器材、炸药进行全面检测。

“对不起,您身上的静电已超过安全标准,请释放静电、穿好防静电服!”刚迈进门口,一个生冷的声音把笔者吓了一跳。原来,在门口处有个自动检测报警仪器,进入人员穿着化纤衣服携带静电量超过标准就会发出警告。


“触摸一下这个东西就可以了。”在警报器旁边有一个1米左右高、类似楼梯扶手的铁皮立柱,李维江一边说着一边给我们演示,“这是释放静电的装置,这里面的所有设施都有防静电和防爆功能。”


顺着李维江的指点,笔者发现这里面的设施确实与众不同。环形导通线路和红色的防静电地板,灯管外部都有钢制防爆网,室内开关都是特制的防爆导静电开关,暖气散热管和碗口一样粗,办公桌上都铺有两指厚且连有导电线的橡胶垫。最特别的是窗户,一律往外开,高度也就是膝盖一般高,紧急情况下可以一步跳出。


“不但设施建设科学严谨,内部设备也非常先进。”走进引信动作发火检测室,李维江进一步介绍道,“这里可以对我军现役的各种型号地雷压发引信的发火可靠性进行检测,具有自动送料、间断压发、自动计数、搜集残渣和安全防护功能,已达到了国际同类水平。”


“因为有了这些先进的设备,我们这里的检测水平和工作效率明显提高,有些甚至可以称之为权威。”陈圣波接过话头,领着笔者走进引信动作可靠性检测室。


这里主要检测地雷引信保险销的剪切力和保险夹的张力,如果抽查的一批地雷引信中,不合格数量达到一定比例,我们就会认定这一批型号的地雷质量不合格,报送上级进行销毁。


走出检测化验中心,我们来到火箭发动机静止试验台间和地雷行程抗力检测室。陈圣波介绍说,这是一座连体分间房,一间主要对火箭布雷车、开辟通路用的火箭爆破器等武器的火箭发动机,进行发火试验;另一间地雷行程抗力检测室是检测各种地雷动作行程和抗力的。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需要在里面进行实爆作业,所以这是一间远离中心、单独修建的小房子。据李维江介绍,这间房子不足30平方米,全部为钢筋混凝土质,单单耗费的钢材就达47吨,可以承受8公斤TNT炸药的爆炸而安全无事。


走出检测区,一根根类似旗杆的钢柱矗立在营区不同方位。


“怎么那么多旗杆?”笔者不解地问。


“那不是旗杆,是避雷针。”陈站长笑着解释道,“这些避雷针分主动式和被动式,主动避雷针如果下雨阴天,云层积聚过多的雷电,它可以直接将他们引到地下,避免破坏其它建筑物。”


环顾营区四周,我们发现这里面到处都是防洪、防雷、防火装置,消防沙、人工河、引流渠……这使初来乍到的我们多了几分警惕。

每次走进排爆销毁场如同上战场,每个人都准备了“遗书”


待地雷爆破器材检测完毕后,就要进入销毁处理阶段了。


它的基本程序是,在确保安全的条件下,对产品结构进行拆解、分离;对非爆炸性部件拆除其中的危险因素,归类回收;对爆炸性物品及其部件,视其特性,用炸毁、烧毁等手段进行销毁。


在拆分处理区的拆分工房门前,有一个标示牌,上面除了画着一个大大的感叹号外,还醒目地写着危险等级是A级。


“这里主要是对防坦克和防步兵地雷进行拆解,其主要意义在于两个方面,一个是经济因素,一个是安全环保因素。”陈圣波详细地说道。比如铁壳制的防坦克地雷,拆解后可以回收大量雷壳重复利用,还可以回收炸药,将节约很可观的一笔国防费用;而且拆解比炸毁、烧毁方式对环境影响要小得多。


“但拆解工作是最危险的,面对的都是一个个“活地雷”,稍有不慎就会引发爆炸。好在现在应用了自动化流水作业线,采用国际上最先进的自动控制技术,第一次实现了我军地雷雷体和爆破筒的全自动拆分作业。”陈站长进一步介绍说。


销毁处理的方法主要有四种:一种是烧毁炉销毁法。笔者在固定式烧毁炉工房里看到,这儿的设备非常先进,由投料室、控制室和固定式烧毁炉室组成,能够对100克TNT当量以下的非金属外壳防步兵地雷及拉火管、雷管、小药量引信等地爆器材火工品进行自动烧毁处理,是目前我军自动化程度最高、销毁当量最大的固定式烧毁炉。


其余三种分别是炸毁法、烧毁法和溶解法。“这几种方法都是在远离居民的野外销毁场开展的。”陈圣波介绍说,炸毁法主要对已经失效、外壳严重变形或锈蚀过度,以及不知特性的铁壳地雷、水雷、铁皮箱药块、火箭爆破器爆炸带等进行炸毁。


而这都是有作业条件的。比如在距离炸点最近边缘100米处要构筑掩体;在场地边缘开设宽33米的防火带,1000米以外设警戒线等,都有严格规定。


烧毁法主要用于销毁火药、制式药块、火箭发动机、军用导火索等;溶解法主要是对可溶于水的硝铵炸药、黑火药等,使其溶解后失去爆炸或燃烧性能,倒入溶解池时边倒边搅拌,使其充分溶解。


“除了在站内进行检测销毁,我们还每年下部队进行巡回检测和销毁,近几年我们先后参加了军区组织的几场重大演习的保障。”陈圣波讲道。


地雷爆破器材的质量关系到训练、作战中“保存自己,消灭敌人”。在训练、作战中如果导火索燃速不正常或引信的保险时间不准,就可能造成提前爆炸,危及爆破手、埋雷手的生命安全;如果火具失效或引信击发机构锈蚀或炸药爆轰不完全,就有可能使经过艰苦努力布设的地雷、送上去的爆破筒产生“拒爆”,丧失消灭敌人的宝贵时机。因此,检查库存地雷爆破器材的质量,保持其应有的战术技术性能是十分重要的。

“但这不是个轻快活儿。”李维江补充说,各个部队对地爆器材的安全管理水平和器材的个性、存储期不同,不确定因素都非常多,每次走进检测销毁作业场都如同上战场,真可以说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干活。有的同志每次出发执行任务前,都想陪老婆孩子多呆上几分钟、多说几句话,几乎每个人都准备了遗书。


从事销毁工作,最怕的就是碰到销毁中的“夺命杀手”——“拒爆”现象。一次,他们在某部对库存地雷爆破器材进行质量检测时,一具单人掩体爆破器发生“拒爆”,为了不留下安全隐患,“老工兵”李维江当即命令在场的所有人后撤,只身一人,扛着铁锹接近炸点,800米的距离,走了近半个小时。到了炸点,每挖一锹,战友们的心凉一层。“咔”,铁锹挖出来一看,原来,爆破器的雷管已响,下面的装药没响。李维江挖出来用TNT诱爆。随着轰隆一声巨响,所有人高兴得把李工程师举过头顶,而此时大家才发现,他口袋中那份早准备好的遗书,已经被汗水浸透。


科学严谨的作风和过硬的技能,是一次次闯过“鬼门关”的法宝


“几年来,我们进行的爆炸性试验和实爆作业6万余次,排除产品瞎火、半爆、拒爆等险情上千次。但我们每个人头上天天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那就是两个字:‘万一?’”陈圣波动情地说。


“干我们这一行的,天天与死神掰手腕,胆子小肯定不行,但光有胆量没有科学严谨的作风是万万不行的,这每一句口号,每一项操作规程都是生与死之间的经验总结。”


为了增加官兵的安全意识,培养他们严谨细致的作风,站里结合工作实际,先后制定了《地爆站安全管理规定》、《检测销毁工作规程》等。这些规定要求,看似给官兵戴上了“紧箍咒”,实则给安全加上了“保险锁”。


努力得到的成果非常显着。2006年8月至11月,他们与科研院所专家一起,对全军不同区域、不同型号的地爆器材,进行了存储期研究实验,先后实施作业6万余次,收集数据1.3万多个,使一些被宣判“死刑”、“过期”的地雷、炸药存储使用年限延长了5~10年,给国家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和军事价值,被总装备部一名首长称赞为“完成了我军历史上尚属首次,具有重大意义的试验。”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