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之推波助澜 首混上海 四、初中毕业

elbt 收藏 11 1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6.html[/size][/URL]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我巳一天天的长大,上海还是为北洋军所控制,街上的流民还是那么多,万家欢喜万家愁。穷人的生活还是吃了上顿愁下顿,有歌谣为证: 民国民谣两首(巳改成国语)(自己整理自一位老阿婆口中) 一 金鸡吃水尾翘翘 这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6.html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我巳一天天的长大,上海还是为北洋军所控制,街上的流民还是那么多,万家欢喜万家愁。穷人的生活还是吃了上顿愁下顿,有歌谣为证:


民国民谣两首(巳改成国语)(自己整理自一位老阿婆口中)


金鸡吃水尾翘翘

这么漂亮的姑娘来挑水砍柴烧

快回家打扮好后嫁给我

我雇人挑水买柴烧


混小子啊混小子

我不说你就这么风流

早上没有公鸡米

晚上没有老鼠粮

(第一段为小伙子苦中作乐,第二段为熟悉的人嘲讽他)


风流还是我风流

米缸挂在扁担头

黄麻蚊帐竹帐钩

竹子做床木枕头

蜘蛛织网锅盖顶

老鼠生仔灶面前


(当时由老阿婆口中第一次听到时,感觉到凄楚、沧桑、无奈,当时生活之艰难,可见一斑)


后来我又去杜月笙那里时,我巳带上了自己买的当时最好的便携式照相机,和赏识我的老杜很是照了多张合照,(老杜曾当着我的面,狠狠的训过杜维富,在老杜的眼里,他这个不成器的侄子比我差远了)回去后,把相底冲出来后,挑一些放大,装在相框里,老爹的杂货铺显眼处也挂上一张,人的名,树的皮,就冲老杜的面子,小流氓不敢来,另有在警察局的大叔关照,避免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1921年7月1日,中国共产党成立。

1922年的夏季(不知道那时的毕业时间是否与现代相近,有哪位知道的,请说一声),我和哥哥姐姐们初中毕业了,往回看看,时间过得飞快。

我和家人说我要回去乡下一趟,没人反对,想跟着小财主同行的倒是有一个,那就是三哥。我带上保管得很好的两支手枪和子弹,带上一点必要的物品和钱就出发。

回到河北灵寿又买了一些礼品,毕竟,那里有我的小伙伴们在嘛。

村里还是老样子,但村里人看到我俩,一时没有认出来,小孩子很容易变的,毕竟是过了三年多了。我不得不使出绝招,“胡汉三从上海回来了”,人们的反应不是惊慌,而是很热情的围过了,唏长问短的。我那几个小伙伴也不知是怎么搞的,竟然聚在一起,听闻我回来的消息。就兴奋无比的围上来。一个个也不说话,就在那呵呵的笑。我和三哥把带回来的糖果等小东西分给村里人,不多,但人人有份。同时介绍了在上海家人的情况并转达了老爹对大家的问候!

我家巳变成了小伙伴们的会所。收拾得还过得去,没到惨不忍睹的地步。我问各位小伙伴们的情况,读完了初一,其它几个都是高小刚毕业。至于手枪,每人都当着我的面现场表演了分解和组合。留下的子弹剩下一百发。三哥作为一个男孩子,对枪自然也很喜欢,他问:“哗,你们那来的枪,还有两把。”我现在不瞒他,我还要教他打枪呢!于是,我从抽身带的两把手枪,扬了扬,又把它的全称和一些参数卖弄了一番。我告诉他明天教他打枪。

当晚,我和三哥在小山家吃饭。吃了饭后,我问小山爹:“陈叔,你想不想到上海去!”小山爹说:“我去那干什么?”“只要你去,你想干什么问题都不大,再说你不去,我还是会带小山去了,你总不想小山象你一样,一辈子呆在大山里吧!钱的问题,你不用担心,我去上海之前,给过他们钱,你不会不知道吧!”“我知道,要不也没钱让他念中学了。真是太感谢你了!”“这样吧,我这次回来,会呆七天,你先想想,你去不去”小山这时接口说:“去,怎么不去?我爹不去我也要去,我跟着老大。”

因家里有人看管,所以晚上就在自己家里睡。

第二天,又到小山家吃早饭,我见到陈叔的两只眼圈黑黑的,显是一夜没睡好。他对我说:“国忠,我想好了,和你一起去上海”“那你就趁这几天把事情处理一下,六天后动身”其实在这村里住的人,也没有什么要专门处理的。我和三哥、小山回到我原来的家时,另几个小伙伴们已经到齐了,我让带上所有的枪和一部分子弹。就把大家带到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先是教三哥分解结合手枪。待他学得有那么一点样子了。就让大家每人先打上三枪,每人都打得象那么一回事,我告诉每人射击中存在的不足之处,又让每人打上三枪。除了还没开枪的我,小山打得最好,三哥最差。意料中的事。小山他们要我也打,我几年不打枪了,手早痒痒啦!我当然不客气,双手左右开弓,把三十米处放置的十块石块统统打翻。只是长久不打枪,总共有两发子弹没有命中目标。每支枪还剩下一发子弹,我让三哥打完这两发子弹后,负责把四支枪擦拭好,收拾好东西后,我宣布了一个消息:小山会跟我去上海,李大春,章武,黄有富,黄有财,马彩霞五个人中由李大春和黄有财各保管一支手枪,有事还是要大家商量,以李大春为主。知道上次给他们的金条还没用完,我也就不再给他们了。至于那五个家伙,口口声声的也要跟我去上海,我答应他们,等他们念完初中,回来接他们,或是他们去上海找我,回家后,我把我在上海的地址给了他们每个人。

接下来的几天,我出钱买了一头猪,宰了后按人头分给村里每人,又出钱让小山爹他们到灵寿买了不少布回来,也是人人有份。每人都好象过年一样, 我也很开心,可以说是我带给了他们快乐。人与人之间是如此的单纯,没有勾心斗角等等。

我没有动山洞里的钱财,现在还不是时候。至于留在村里的五个小伙伴,我叮嘱他们除了要念好书之外,还要练好我教他们的一些体能练习法子,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

欢乐的时光过得真是快,又是时候说再见。我、三哥和小山一家三口共五人告别村里人动身起程了。

到了上海后,不说大人们的那些事。小山父母住一间房,小山则和我一个房间。

利用新学期未开始前的时间,我和哥姐们拼命的为小山灌输初二的知识,他能记得多少算多少,我要小山在明年拿到初中毕业证,因为陆军军官军校(即黄埔军校)在1924年初就要报名了,我要小山和我一起去报考陆军军官学校,哥姐们得到了我的承诺,每人到时可得到五块大洋,这可比老爹平时给他们的零用钱多多了,钱真是个好东西。

新的学期开始后,小山跳了一级,入读初三,当然这其中又少不了钱打前锋。哥姐们则读高中。我嘛!有个初中毕业证也就够了。只是,我还不停的要借学外语的借口去接触那些懂英语、日语和德语的人。

小山父亲懂点中草药,不久我就顶了一间草铺,离我家的杂货铺不远,我在那铺子厅里也挂上一幅我与杜月笙的放大的合照。两间铺子都赚不到什么钱,但维持都是没有问题的,主要是基本上没有不长眼的来捣乱。

杜维富这家伙也不上学了,有空总来找我,说他叔说想让我去帮忙。我推说,打的赌还没揭晓呢!他也就不多说了。在空闲的时间里,我到周围农村转了转,发现农民们对稻谷的脱粒,还是用很古老的方法,也就是用个石碾子碾压,效率实在太低了,我想起上世到女朋友家里去,见到的脚踏式脱粒机,无须用电,心想:看来得把那个脱粒机搞出来,就无耻的剽窃它了,它结构简,科技含量低,同时还要为了申请专利。要高举起知识产权的棒子,看到谁侵权就狠狠的砸下去。问他,你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