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外国不得干涉中国内政,是国际上改善相互关系的先决条件

江上齐锋 收藏 7 554
导读:硬石头按:有人污蔑建国前二十八年是闭关锁国,最近,各大媒体纷纷转载“毛泽东英语翻译唐闻生:中国开放源头始于1972年”。显然,闭关锁国论是别有用心的污蔑,而开放起始于何时的议论也不妥,值得商榷。这个问题我们只能按历史唯物主义的态度来对待,为此,较多的摘录了毛泽东同志的语录,从中可以看出我党的主张和所进行的长期坚苦卓越的斗爭所取得的胜利。也是对闭关锁国论者最好的回答。 任何外国不得干涉中国内政,是国际上改善相互关系的先决条件 ——驳闭关锁国的污蔑 一九三七

硬石头按:有人污蔑建国前二十八年是闭关锁国,最近,各大媒体纷纷转载“毛泽东英语翻译唐闻生:中国开放源头始于1972年”。显然,闭关锁国论是别有用心的污蔑,而开放起始于何时的议论也不妥,值得商榷。这个问题我们只能按历史唯物主义的态度来对待,为此,较多的摘录了毛泽东同志的语录,从中可以看出我党的主张和所进行的长期坚苦卓越的斗爭所取得的胜利。也是对闭关锁国论者最好的回答。





任何外国不得干涉中国内政,是国际上改善相互关系的先决条件


——驳闭关锁国的污蔑








一九三七年三月初,毛泽 东在延安凤凰山住处会见美国进步作家和记者史沫特莱。毛泽东对她说:我们的民族统一战线是抗日的,不是反对一切帝国主义,而只是反对日本帝国主义。



对美军观察组要来延安的事情,毛泽东非常重视。他认为,争取同美国 政府合作,对夺取抗日战争的胜利有很大的意义。1944 年 6 月 28 日六月二十八日,毛泽东致 电在重庆的林伯渠、董必武:“美军事人员来延,请你们代表我及朱、周表 示欢迎,飞机场即日开始准备,来延日期请先告。”①第二天,毛泽东主持中共六届七中全会主席团会议,讨论美军观察组来延安的问题,会议决定:对 美方表明,我们现在需要合作抗战;抗战胜利后需要和平建国,民主统一。 在交涉中以老实为原则,我们能办到的就说能办到,办不到的就说办不到。会议还决定,由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彭德怀、林彪、叶剑英出面接待。



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多次会见观察组。使毛泽东最有兴趣的是同出 生和长期工作在中国、并且对中共抱着友好态度的谢伟思交谈。在八月二十


三日的谈话中,毛泽东对谢伟思说:国共关系的状况是解决中国问题的关键。 我们共产党深知内战的惨痛经验。对中国来说,内战将意味着长年累月的破


坏和混乱,中国的统一、它对远东的稳定作用以及它的经济发展,统统会推 迟下去。中国防止内战的希望在很大程度上有赖于外国的影响。在这些外国


中,尤其重要的是美国,国民党在今天的处境下必须看美国的脸色行事。我 们现在只是要求美国政策要努力引导国民党改革自己。①在另一次谈话中,毛泽东向谢伟思提出:美国是否有可能在延安建立一个领事馆。毛泽东说他提 出这个问题,是因为考虑到抗日战争结束后美军观察组会立刻撤离延安,而那时正是国民党发动进攻和打内战最危险的时机。


1944 年 11 月 8 日,毛泽东说:中国的事情很难办,这一点在中国多年和来延安已有一些时候的 包少校知道得很清楚,还有许多美国朋友也都知道。中国有丰富的人力物力,我们所需要的就是团结。




十二月七日,毛泽东以十分强硬的态度说:我们欢迎美国的军事援助,但不能指望我们付出接受这种援助要由蒋介石批准这样的代价。在五点建议中,我们已经作了我们将要作的全部让步,我们不再作任何进一步的让步。①十二月十二日,毛泽东和周恩来复电在重庆的王若飞:“牺牲联合政府,牺牲民主原则,去几个人到重庆做官,这种廉价出卖 人民的勾当,我们决不能干。这种原则立场我党历来如此,希望美国朋友不要硬拉我们如此做,我们所拒绝者仅仅这一点,其他一切都是好商量的。”②



一九四五年三月十三日和四月一日,毛泽东两次会见谢伟思,尖锐地指出:蒋介石现在正在走的道路是直接导向内战和国民党终将自杀的道路。他请谢伟思转告美国政府:一旦中国发生 内战,希望美国对国共双方采取不插手政策。①然而,言者谆谆,听者藐藐。以赫尔利为代表的美国对华政策,不仅完全违背中国人民的意愿,而且不肯回头。四月二日,赫尔利在华盛顿美国国务院的一次记者招待会上公开宣布美国不同中共合作,攻击中共和它领导的军队阻碍了中国的统一,声称美国的军事援助只能给国民党政府。美国政府奉行的错误政策带来了什么后果呢?正如毛泽东所评论的:“进一步破坏中国人民的团结,安放下中国大规模内战的地雷,从而也破坏美国 人民及其他同盟国人民的反法西斯战争和战后和平共处的共同利益。”②





日本投降时关于形势的报告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三日)



我们有力量:①解放区一万万人民;②国民党统治区觉悟人民反内战,可能牵制蒋力量;⑧国民党内部一部份人不赞成内战,这是国内因素。有个苏联在北边,解放区有一万万人民,国民党区有许多人民内战,中国有四十五个希腊大,丘吉尔在希腊搞,中国不同,延安有个观察组,组长是包瑞德,他与我谈:“你们要听赫尔利的话,派几个人到国民党去作官。”我与他说:“捆住手的官不好做,要做就放手放足,大摇大摆的作,这就是联合政府。”他说:“不做不好,一美国人骂你,二美国给蒋的钱。”我说:“你美国人吃面包,愿撑蒋的腰,我不干涉。不过有一条,中国是什么人的中国,绝不是蒋介石的。你可撑一百年,一百○一年。我下命令给你们,不准撑蒋。一定要撑,我不撑不成。现在我是小米加步枪,你们是面包加大炮,你们要骂就骂。”这是吓人的,帝国主义有一套,殖民地有些人就怕吓,他不知有人不怕吓。我们过去批评这点是对有许多中国人士不了解说:“你们在老虎上釆。”我们就是无法无天,你们没与我们讲什么条约,蒋也不承认我们。我们参加国民参政会以文化团体资格参加。我们说我们是武化团体,不是文化团体。今年三月一号,蒋说中共交出军队,才有合法地位。我未交,还没有合法地位。世界上六十多国,没一国承认我们,我们就无法无天,我们责任是向人民负责,每个政策,每句话对人民负责,犯错误一定改正,这就是向人民负责。美国不承认我们,帮蒋打我们,对美对蒋,我们不负任何责任。


一九四五年十月十一日,毛泽东在回到延安后所作的《关于重庆谈 判》的报告中,谈到这方面的感受:“我这次在重庆,就深深地感到广大人 民热烈地支持我们。他们不满意国民党政府,把希望寄托在我们方面。我又 看到许多外国人,其中也有美国人,对我们很热情。”“我们在全国、全世界有很多朋友,我们不是孤立的。”



为美国对华军事援助的法案的声明


(一九四六年六月二十二日)


美国国务院本月十四日提出国会审议的继续对华军事援助法案对中国的和平安定与独立民主极为不利的影响,因此,中国共产党坚决反对此项法案。中共此种意见,并为中国广大民主人士所支持。在抗日战争中,美国对了中国实施军事援助,并派遣美军在中国协同作战,其目的就是击败中美的共同敌人一一日本帝国主义。但就在那时,由于美国错误的仅仅援助国民党军阀,这种援助,也并未有效的加强中国的抵抗,相反地,是被国民党军阀用以加强其对于积极抗日的中国共产党与中国解放区的进攻与封锁。在日本投降以后,美国没有停止反而极大的加强了对于中国国民党政策的各种军事援助。并在此实际目的下,派遣庞大的军队,驻在中国的领土与领海之上,这种行动已经证明是中国大规模内战暴发与继续扩大的根本原因。仅仅在美国政府宣布履行一九四五年十二月间莫斯科三国外长会议公报关于中国问题的约束与中国国民党宣布停止内战,并宣布履行中国政治协商会议关于国家民主化的决议的前提之下,中国共产党才曾经不反对美国对于中国的某种军事援助。但是现在这些前提都已经被严重破坏,因此美国实行所谓军事援助,实际上只是武装干涉中国内政;只是以强力支持国民党独裁政府,继续陷中国于内战分裂、混乱、恐怖和贫困;只是使中国不能实现整军复原和履行其对于联合国的义务;只是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独立与领土主权完整,只是破坏中美两个民族的光荣友谊与中美贸易的发展前途。中国人民今天此急需的,并不是美国的枪炮与美军的留驻中国领土。相反的,中国人民痛感美国运来中国的军人已经太多,美国在中国的军队已经驻得太多,他们已经造成中国的和平和安定与中国人民的生存和自由之严重巨大的威胁。在此种现实情况下,中国共产党不得不坚决反对美国政府继续出售、租借、赠送或过渡等方式,将军队交给中国的国民党独裁政府,坚决反对美国派遣军事顾问团来华,并坚决要求美国立即停止与收回一切对华的所谓军事援助,和立即撤回在华的美国军队。


黄华同司徒雷登谈话应注意的问题 (一九四九年五月十日)



(三)来电说“空言无补,需要美首先做更多有益于中国人民的事”,这样说法有毛病。应根据李涛声明表示任何外国不得干涉中国内政,过去美国用帮助国民党 打内战的方法干涉中国内政,此项政策必须停止。如果美国政府愿意考虑和我方建立外交关系的话,美国政府就应当停止一切援助国民党的行动,并断绝和国民党反动残余力量的联系,而不是笼统地要求美国做更多有益于中国人民的事。你们这样说可能给美国人一种印象,似乎中共也是希望美国援助的。现在是要求美国停止援助国民党,割断和国民党残余力量的联系,并永远不要干涉中国内政的问题,而不是要求美国做什么“有益于中国人民的事”,更不是要求美国做什么“更多有益于中国人民的事”。照此语的文字说来,似乎美国政府已经做了若干有益于中国人民的事,只是数量上做得少了一点,有要求他“更多”地做一些的必要,故不妥当。

(四)与司徒雷登谈话应申明是非正式的,因为双方尚未建立外交关系。

(六)谈话时如果司徒雷登态度是友善的,黄华亦应取适当的友善态度,但不要表示过分热情,应取庄重而和气的态度。

(七)对于傅泾波[5]所提司徒雷登愿意继续当大使和我们办交涉并修改商约一点,不要表示拒绝的态度。


同缅甸总理吴努的谈话 (一九五四年十二月十一日)



毛泽东:吴努总理大概可以看到,我们的方针是同你们友好。…现在在世界上就有两种态度,一种是讲讲算了,另一种是要具 体实现。英美也说要和平共处,但是它们是讲讲就算了的,真正要和平共处,它们就不干了。我们不是那样。我们认为,五项原则是一个长期方针,不是为了临时应付的。这五项原则是适合我国的情况的,我国需要长期的和平环境。



毛:我现在说说大国小国的问题。我们认为,国家不应该分大小。我们反对大国有特别的权利,因为这样就把大国和小国放在不平等的地位。大国高一级,小国低 一级,这是帝国主义的理论。一个国家不论多么小,即使它的人口只有几十万或者甚至几万,它同另外一个有几万万人口的国家,也应该是完全平等的。

这是一个基本原则,不是空话。既然说平等,大国就不应该损害小国,不应该在经济上剥削小国,在政治上压迫小国,不应该把自己的意志、政策和思想强加在小 国身上。既然说平等,互相就要有礼貌,大国不能像封建家庭里的家长,把其他国家看成是它的子弟。


我国是一个大国,原因就是人口多,地方大,但是并不强。吴努总理去看过我们的汽车厂,我们连一辆汽车都出不了,此外连一架飞机都不能造,那末强在哪里呢?但是,即使我们再弱,美国要把它的意志强加在我们身上也是不行的。




不论美国多强,能产多少钢,能出多少辆汽车和多少架飞机,我们也是不会屈服于它的压迫的。对于友好的国家,我们的态度像兄弟一样。对于压迫我们的国家,只要它们一天继续如此,我们就一天也不屈服。


我们现在还在受气。总有一天,我们真正独立起来,把自己的国家搞好了,就可以少受一点气。


同印度总理尼赫鲁的四次谈话




(一九五四年十月)


不要以为中国已经完全独立,没有问题了,我们还有很大的问题,台湾就还在美国和蒋介石的手里。离开大陆几公里的地方,我们有三十多个岛屿,其中大的有三个。这些岛屿都被美蒋盘踞着,我们的船不能通过,外国船也不能通过。…这就说明,美国当局中的一小部分人,一有机会就要整我们的。

据我知道, 美国和英国也说,它们要求和平,不干涉他国内政。但是,如果我们要同它们根据五项原则发表声明,它们又不愿意干。

不能设想任何国家会开军队到美国去。至于说美国怕丧失它在世界各地占据的地方,可是我好像听说美国是反对英、法殖民主义的。美国的恐惧也实在太过分了。


尼赫鲁总理说东南亚条约是美国对日内瓦协议的一个反应,这很对。日内瓦会议[3]做了好事,美国就来破坏。

英国常说是我们不承认英国;我们对英国说,是它不承认我们。我们劝英国学印度,果真如此,英国就能同我们建立正式外交关系。北欧的一些国家,例如挪威,也敢于投票赞成恢复我国在联合国中的地位,因此我们同挪威也建立了正式外交关系。

澳大利亚说怕我们,说共产党要去侵略它。可是我们连船都没有,怎样去法呢?澳大利亚参加马尼拉条约,说是为了防御。但是我们向它提出五项原则,同它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它又不干。

我有两点怀疑:

第一,美国叫着反共的口号,它反对共产党倒是实在的事。但是,它是否真的害怕中国共产党呢?中国只有几枝烂枪,我们有的只是人、农业和手工业。我看美国不是真怕中国共产党,而是以此为题目,另有其他的目的。

第二,像英国、法国、澳大利亚这些国家,为什么要跟着美国走,而印度、印尼、缅甸和北欧的一些国家却不一定跟着美国走呢?我看这是因为英国、法国、澳大 利亚这些国家把它们的利益套在美国车子上,美国火车头下一个命令,它们不得不服从。印度、印尼、缅甸和北欧的一些国家没有把它们的利益套在美国车子上,或者套得不紧,因此没有必要跟着美国走。

(十月十九日)

中国古代的圣人之一孟子曾经说过:“夫物之不齐,物之情也。”[5]这就是说,事物的多样性是世界的实况。马克思主义也是承认事物的多样性的,这是同形而上学不同的地方。

国与国之间不应该互相警戒,尤其是在友好的国家之间。像我国同美国这样互相警戒着是不好的。

(十月二十一日)

我们现在需要几十年的和平,至少几十年的和平,以便开发国内的生产,改善人民的生活。我们不愿打仗。假如能创造这样一个环境,那就很好。凡是赞成这个目标的,我们都能同它合作。

说到美国,我们上次还有一个问题没有谈完,那就是战争问题。尼赫鲁总理说,美国想打仗,想用战争的办法得到更大的利益。

如果再要打仗的话,不知道美国军事集团是怎样的想法。他们过去的经验是在两次大战中得到利益和发展,他们希望通过再一次战争得到更大的利益和发展。…如果再打大战,我看美国不 一定得利,而且美国本身就会发生问题。


人民革命力量是要得到机会才能起来的。布尔什维克[7]如果没有得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机会,那末十月革命就会有困难。我们在中国打了二十二年仗,但是胜利还是在最后几年取得的。第二次大战以后,我们得到了机会才起来的。这是共产党领导的国家方面。

各人有各人的看法,但是我看,再打大战,对美国来说是划不来的,整个世界或世界的绝大 部分将处于革命状态。我这样说,并不是故意危言耸听,而是根据两次大战的实际情况。如果再打大战,我看对美国没有任何好处,只能使它的统治范围缩小。

我们可以得出结论:不应该再打大战,应该长期和平。再打大战的结果,是对侵略者不利的。

归根一句话,不打仗最好。

我们现在正执行五年计划,社会主义改造也正在开始。如果发生战争,我们的全盘计划就会打乱。我们的钱都放在建设方面了。如果发生战争,我们的经济和文化计划都要停止,而不得不搞一个战争计划来对付战争。这就会使中国的工业化过程延迟。但是把 中国全部毁灭,炸到海底下去,是有困难的,中国人是会永远存在的。


总之,我们应该共同努力来防止战争,争取持久的和平。

(十月二十三日) 同缅甸总理吴努的谈话 (一九五四年十二月十一日)

毛:我现在说说大国小国的问题。我们认为,国家不应该分大小。我们反对大国有特别的权利,因为这样就把大国和小国放在不平等的地位。大国高一级,小国低 一级,这是帝国主义的理论。一个国家不论多么小,即使它的人口只有几十万或者甚至几万,它同另外一个有几万万人口的国家,也应该是完全平等的。


这是一个基本原则,不是空话。既然说平等,大国就不应该损害小国,不应该在经济上剥削小国,在政治上压迫小国,不应该把自己的意志、政策和思想强加在小 国身上。既然说平等,互相就要有礼貌,大国不能像封建家庭里的家长,把其他国家看成是它的子弟。

同英国工党代表团的谈话

(一九五四年八月二十四日)


过去是日本人的问题,现在是美国人的问题。我们同美国之间也有一个洋,叫太平洋,可是太平洋不太平。有些问题我们不了解。…据说,中国人犯了大罪,主要的是把一个很好的人叫蒋介石给赶走了,这个人好极了,他有完全的道德和全部的真理。我们就做了这一件“坏事”。我 读过比万[2]先生的一篇文章,他说,美国人发明了一种新逻辑,说中国人自己侵略了自己。


你们问,我们和你们所代表的社会主义能不能和平共处?我认为可以和平共处。这里发生一个问题,难道只能和 这种社会主义共处,不可以和别的事物共处吗?和非社会主义的事物,像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封建王国等能共处吗?我认为,回答也是肯定的,只需要一个条件, 就是双方愿意共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认为,不同的制度是可以和平共处的。

如果诸位同意的话,我们要继续创造一个和平的国际环境。…你们赞成吗?如果赞成,就让我们订一个条约,当然不是今天下午订,订个几十年不打仗的条约。谁要打仗,就反对他。我们 没有别的本钱,只有一桩,就是老百姓。人多,地大,是我们的两桩本钱。至于建设近代化的国家,那需要很多的时间、精力。我们这类国家,如中国和苏联,主要 依靠国内市场,而不是国外市场。这并不是说不要国外联系,不做生意。不,需要联系,需要做生意,不要孤立。有两个基本条件使我们完全可以合作:一、都要和平,不愿打仗;二、各人搞自己的建设,因此也要做生意。和平、通商,这总是可以取得同意的,对不对?

再说一句,这也包括美国在内,希望美国也采取和平共处的政策。美国这样的大国如果不要和平,我们就不得安宁,大家也不得安宁。


美国人做的事太不像样子,他们支持蒋介石差不多每天都骚扰大陆。…我们希望工党朋友们劝劝美国人:

一、把第七舰队拿走,不要管台湾的事,因为台湾是中国的地方;

… 让我们大家统统解除武装,我们自己的几个兵也都不要了。让我们中国、苏联、英国、法国这些亚洲和欧洲的国家倡议一下,向美国提出这个建议。






接见危地马拉前总统阿本斯夫妇的谈话



(一九五六年七月十四日)




纸老虎,是从战略上说。从整体上来说,要轻视它。从每一局部来说,要重视它。它有爪有牙。要解决它,就要一个一个地来。它有十个牙齿,第一次敲掉一个,它还有九个。再敲掉一个,它还有八个。牙齿敲完了,它还有爪子。一步一步地认真做,最后总能成功。


从战略上说,完全轻视它。从战术上来说,重视它,一仗一仗的、一件一件的,要重视。现在美国强大,从广大范围、从全体、从长远考虑,它不得人心。它的政策,人家不喜欢,它压迫剥削人民。由于这一点,老虎一定要死。因此不怕,可以轻视它。但是它现在还有力量,每年产一亿吨钢,到处打人。因此还要跟它斗争,用力斗,一个阵地一个阵地地争夺,因此需要时间。在板门店谈了两年多才搞出名堂,搞出个朝鲜停战。现在又在日内瓦谈了快一年了,还没有谈出名堂来,也可能谈到二十一世纪去。只要美国拖到二十一世纪,你就得准备拖。


关于恢复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问题[1]

(一九五六年九月三十日)



毛:你认为中国进入联合国,是早一点好还是迟一点好?

苏:越早,对联合国越好。

毛:我们曾经想过另外一方面,不参加也不坏。

苏:印尼认为,越早越好。

毛:早参加或者迟参加,这两条我们都要准备。

毛:我们公开说要参加,朋友们也在这方面帮我们的忙,这是我们的权利。六亿人民的代表不参加,台湾却参加了,这是不公平的。现在不是我们在联合国代表台湾,而是台湾代表我们,这是不妥当的。在日内瓦的谈判中,我们也对美国提到这一点,指出他们不对。但是,这不是日内瓦谈判的一个题目。日内瓦谈判的题目是:平民遣返问题,解除禁运问题,人民来往问题,更重要的是消除台湾地区紧张局势的问题。

毛:英国急于同我们建立外交关系。我们想出一个办法叫做谈判,就如何建立外交关系的问题,一谈就谈了五年。这期间,英国在中国的是谈判代表,而不是合法的外交官员。英国在联合国投蒋介石的票,而不投我们的票。这样,我们就更有理由,指责英国在两边搞。现在,我们和英国之间是半正式的外交关系。

毛:法国、西德这些国家,我们也不急于同它们建交。它们既然不急,我们也不急。至于要拖多少年,那就看吧!它们要拖多少年,就拖多少年,美国也是这样。

美国现在是不想同中国建交,这对我们来说,是比较好的。美国天天骂我们,我们的耳朵已经听惯了。这就说到联合国了。美国是不赞成我们进入联合国的,它是要阻挠的。

苏:台湾问题可以搁在一边,台湾和中国是一回事,控制大陆的应该代表中国。

毛:这是你的意见和我们的意见。但是,美国和追随美国的国家不这样想。

苏:问题可以这样解决:一个国家提出要中国参加联合国,其他的国家支持。这是要经过斗争的,印尼愿意参加这个斗争。如果中华人民共和国参加了联合国,代表台湾的人当然就没有权了。

毛:这样的提案需要过半数,还是三分之二的多数通过?

苏:三分之二的多数。如果大会以三分之二的多数通过,安理会不能否决。

毛:提案被大会通过以后,我们能不能进入安理会?安理会里是有否决权的,五大国[4]是需要一致的。在这五大国中,一大国曰美国,二大国曰蒋介石。

毛:好的,作为斗争,这是应该做的。但是,联合国里只能有一个中国,不能有“两个中国”,而那个中国是我们。那末,我刚才已经说过要准备两条,我们就要准备进去,同你们一起,投一票。

苏:由一个中国代表整个中国,另外由台湾集团代表台湾,作为过渡的办法,主席认为这样一个策略如何?

毛:这个办法不妥。我们要借这个题目做文章。只要在联合国里有一个小小的台湾,我们就不进去。

毛:如果蒋介石的代表不走,我们就不去。我们还有很多文章好做。

毛:我们就是这样的态度。如果联合国大会以三分之二的多数通过提案,而我们却不能进入安理会,那我们就有了斗争目标,就还有时间。对我们来说,最好再等五六年。六年之后,我们的第二个五年计划就完成了。最好是等十一年,那时候我们的第三个五年计划就完成了。现在,我们是弱国,不是强国。美国怕苏联,但是不怕我们,它知道我们的底子。中国是一个大国,但不是一个强国,因为我们什么也没有,只有六亿人口。人家看我们不起,而且他们手里还有一个大东西,叫做原子弹。我们连一个小的都没有。因此,何必急呢?

毛:英国,它现在还投蒋介石的票。只要它一天如此,我们就一天不同它建交。它一百年投蒋介石的票,我们就一百年不同它建交,只是交换代办。法国、比利时也不承认我们,还有葡萄牙、西班牙。

毛:对的。最后,斗争的结果是蒋介石走路。到那时候,我们就飞进联合国了,戏就唱完了。但是,我们必须准备第二条,那就是,多少年不让我们进去。

毛:这同台湾问题一样。一方面,我们要把自己建设强大,另一方面要尽快收回台湾。台湾和西伊里安一样,有两个收回的时间。第一是早一点,这当然是最好的。第二是迟一点,这也可以,我们也可以睡觉,不致于失眠。

毛:我百分之九十九同意你。我们也是每天宣传收回台湾,只是我们不讲明天或者明年。我们天天要求进入联合国,但是我们不讲时间。我们天天说要同世界上一切国家建交,包括美国在内,但是我们不讲时间。中国人办事,就是不讲时间的。有些人讥笑我们,说中国人总是慢慢来。我们恰好就是这一条。

苏:这是一种策略。

毛:不是,的确是如此。问题的解决,不决定于我们这一方面,要对方改了才成。

英国、美国、法国、台湾、西伊里安、荷兰。问题是它们的参谋长是它们自己的人,而不是我们的人。


毛:每年都要提一次,哪年成功就算完事。

毛: 禁运的问题也是这样。我们天天要求解除禁运,但是迟一点解除也可以。实际上,最好是再迟几年解除。说老实话,我们没有好多东西,无非是一些苹果、花生、猪鬃、大豆。

不解除禁运,我们也睡得着,吃得饱。我们可以等六年,等十一年。到那时候,解除了禁运,承认了中国,让中国进入联合国,然后他们到中国来一看,他们会后悔的,也就是说,他们发现已经无能为力了。

苏:难道他们对中国的发展不了解吗?

毛:了解是了解的,但是,他们是矛盾的。一方面,他们说现在这样做是上当了,但是他们还有另一方面的困难,使他们要同我们顶。因为这个口子是决不得的,一决以后,黄河的水就要流。对他们来说,面子就很不好看。我们的想法是,早一点承认也好,迟一点承认更好。到那时候,他们到中国来,就悔之已晚,就将无能为力。而且,我们还有第二条,那就是,要他们在全世界面前丢脸。因为是他们不承认我们,而不是我们不承认他们。我们天天要同他们建交,而他们不同我们建交。不是我们不进入联合国,而是他们不让我们进去。我们天天要他们解除禁运,但是他们不解除。结果,就会使美国完全处于被动的地位,一切理由都抓在我们手里,都抓在我们朋友手里。对付美国人是要有一点办法的,要有两条,一条不行。第一是坚决斗争,每天都要叫,这是你的办法。第二是不要着急,这一条是不登报的。

我们同蒋介石也是这样微妙的关系。我们要同他恢复友好和合作的关系。我们过去合作过两回,为什么不能合作三回呢?但是蒋介石反对。他每天反对,我们就每天说要同他合作。这样就使我们的蒋委员长很难处,他的内部正在分化。




同巴西记者马罗金和杜特列夫人的谈话

(一九五八年九月二日)


毛:只要巴西和其他拉丁美洲国家愿意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我们一律欢迎。不建立外交关系,做生意也好。不做生意,一般往来也好。中国同拉丁美洲国家的社会制度是不同的,但是,在许多点上是相同的。首先,要求独立这一点是相同的。不仅你们有独立问题,我们也有。我们还有台湾问题,美国还在威胁我们。即使台湾收复了,美国的威胁还会存在。这是我们最大的共同点。其次,我们的经济都不发达。要求发展经济的愿望,在你们那里是迫切的,在我们这里也是迫切的。所有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国家的共同历史任务,就是争取民族独立,发展民族经济和发展民族文化。

毛:帝国主义历来就是吓唬人的,有时也动手打人,我们就是不要被它们吓倒,不要怕它们。对西方的崇拜是一种迷信,这是由历史形成的,现在这种迷信正在逐渐破除。说西方是先进的,这也是一种迷信;恰恰相反,它们是落后的。自然,它们有一点东西,无非是几斤钢铁和几个原子弹;其实这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因为它们在政治上是落后的,是腐败的,是低级趣味的,所以我们看不起它们。列宁说过先进的亚洲、落后的欧洲这样的话。[3]那时候,列宁所指的是中国和亚洲其他国家的民主运动,他看出亚洲要跑在欧洲的前面。


破除对西方的迷信,这是一件大事,在亚洲、非洲、拉丁美洲都要进行。在我们国家也要继续破除这种迷信。我说的是,要在战略上蔑视帝国主义,把帝国主义看成纸老虎,不算数;但是在战术上和在每件具体工作上,却要重视它们,要认真地对待它们。帝国主义由真老虎变成半真半假的老虎,再变成完全的假老虎,即纸老虎,这是一个事物走向反面的转化过程,我们的任务就是要促进这个过程。在这个过程结束之前,老虎还可能要活一个时期,还能咬人。因此,打老虎要一拳一拳地打,要讲究拳法,不能大意。

西方国家的人民也不同意他们政府的做法。我说美国不好,只是说它的统治集团不好,美国人民是很好的。他们中间许多人现在还没有觉醒,但是一定会觉醒的。



关于国际形势问题[1]

(一九五八年九月五日、八日)



谁怕谁多一点。我看美国人是怕打仗。我们也怕打仗。…我看是这样,双方都怕,但是他们怕我们比较多一点,因此,战争是打不起来的。

禁运,不跟我们做生意。这个东西对于我们的利害究竟怎么样?我看,禁运对我们的利益极大,我们不感觉禁运有什么不利。禁运对于我们的衣食住行以及建设(炼钢炼铁)有极大的好处。一禁运,我们得自己想办法。我历来感谢何应钦[12]。一九三七年红军改编成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每月有四十万法币,自从他发了法币,我们就依赖这个法币。到一九四○年反共高潮时就断了,不来了。从此我们得自己想办法,想什么办法呢?我们就下了个命令,说法币没有了,你们以团为单位自己打主意。从此,各根据地搞生产运动,产生的价值不是四十万元,不是四百万元,甚至于不是四千万元,各根据地合起来,可能一亿两亿。从此就靠我们自己动手。现在的“何应钦”是谁呢?就是杜勒斯,改了个名字。现在它们禁运,我们就自己搞,搞大跃进,搞掉了依赖性,破除了迷信,就好了。

不承认问题。是承认比较有利,还是不承认比较有利?我说,等于禁运一样,帝国主义国家不承认我们比较承认我们是要有利一些。现在还有四十几个国家不承认我们,主要的原因就在美国。比如法国,想承认,但是因为美国反对就不敢。其他还有一些中南美洲、亚洲、非洲、欧洲的国家,以及加拿大,都是因为美国而不敢承认。


最后一条,就是准备反侵略的战争。头一条讲了双方怕打,仗打不起来,但世界上的事情还是要搞一个保险系数。


给福斯特同志的回信



(一九五九年一月十七日)


《红旗》杂志编者按


美国共产党名誉主席福斯特同志在一九五八年十二月十九日寄给毛泽东同志一封信。毛泽东同志在一九五九年一月十七日给福斯特同志回了信。信中说:


十分感谢您一九五八年十二月十九日的来信。从您的充满热情的来信中。使我看到了伟大的美国共产党的灵魂,看到伟大的美国工人阶级和美国人民的灵魂。


中国人民懂得,美国帝国主义对中国做了许多坏事。对全世界做了很多坏事,只是美国的统治集团不好,美国人民是很好的。在美国人中间,虽然有很多人现在还没有觉悟,但是坏人只是一小部分。绝大多数是好人,中国人民同美国人民之间的友好关系,终究会冲破杜勒斯之流的障碍,日益广泛地发展起来。



还有一个问题,对西方国家怎么办呢?几百年来,世界是由他们决定的。听说他们的力量还相当大。要防止战争,争取和平,要不要跟他们打交道?我们认为应该同他们打交道。


马列主义基本原理至今未变,个别结论可以改变[1]

(一九五九年二月十四日)




毛:你这个讲法不合适,马列主义至今未变。唯物主义并不等于马列主义,在马克思主义产生以前就已经有唯物主义,资产阶级曾经发挥了唯物主义,例如法国的唯物主义。辩证法也不是马克思发现的,例如德国过去有唯心辩证法。马克思是改造了这两种东西。他把唯物主义改造成为辩证唯物主义,认为世界是联系的、发展的。为什么会有发展呢?因为有矛盾存在。他把辩证法改造成为唯物辩证法。唯物辩证法是正确反映客观世界的辩证法,这与德国黑格尔的唯心辩证法不同。至于马克思、列宁关于个别问题的结论做得不合适,这种情况是可能的,因为受当时条件的限制,例如马克思关于无产阶级革命首先在西方几个国家同时取得胜利的结论。


毛:马克思、恩格斯说过无产阶级革命将在几个经济文化比较发达的国家同时发生,现在改变了这个结论。例如,俄国经济比西欧落后,却首先取得了革命的胜利。这就证明,无产阶级革命是可以首先在一个国家取得胜利的。




毛:世界观是辩证唯物主义,这是共产党的理论基础。无产阶级专政与阶级斗争的学说是革命的理论,即运用这个世界观来观察与解决革命问题的理论。

马列主义应包含三部分:一、马列主义的哲学,这是理论基础;二、马列主义的经济学,这是用马列主义的观点来考察经济现象的学说;三、马列主义的革命学说,比如关于阶级斗争、政党、无产阶级专政等的学说。这三部分不能分割,而应视为马列主义的三个有机联系的组成部分




非洲当前的任务是反对帝国主义,不是反对资本主义[1]

(一九五九年二月二十一日)


整个非洲的任务是反对帝国主义,反对跟着帝国主义走的人,而不是反对资本主义,不是建立社会主义。在非洲提出建立社会主义社会,要犯错误。事实是帝国主义依靠它的走狗,联合非洲的一部分人压迫非洲。目前非洲这种革命的性质,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不是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一般说来,整个非洲的斗争还是长期的。一不要以为马上可以胜利,明天早上就胜利,要准备长期斗争。如不作长期斗争的思想准备,而帝国主义那么强大,就要失望。二要以依靠自己力量为主,争取外国援助为辅。我有这两个建议,请你们考虑。我不熟悉非洲的情形,我又不是非洲人。我讲我的意见,供你们参考。

非洲当前的革命是反对帝国主义,搞民族解放运动,不是共产主义问题,而是民族解放问题。这点我们的意见都是一致的。另外两点:一是胜利的快、慢问题。可能胜利快,也可能胜利慢,无非这两种。两头都准备,就不至于失望。二是依靠什么力量的问题。是依靠外国来解放非洲,还是依靠非洲人自己解放非洲?要依靠非洲人自己解放非洲。非洲的事情非洲人自己去办,依靠非洲人自己的力量。同时也要在世界上找朋友,包括中国在内。至于中国,一定支持你们。这两点是否对,请你们考虑。

看来,现在的非洲与过去的非洲有所不同。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一九五八年非洲反帝运动有很大的发展。可以料到,今后非洲的反帝运动会比过去发展得更快。至于各国要帮助你们,那毫无问题。各国人民,特别是社会主义国家,已经独立了的国家,一定要帮助、支持你们。你们需要支持,我们也需要支持,而且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都需要支持。谁来支持我们?还不是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的民族解放运动,这是支持我们的最主要的力量。支持我们的还有西欧的工人阶级。所以是相互的支持。你们那里的反帝运动就是支持我们。苏联、中国把工作做好一点,也就是支持你们。你们可以考虑,中国可以当作你们的一个朋友。我们能牵制帝国主义,使它力量分散,不能集中力量去压迫非洲。


同拉丁美洲一些国家共产党领导人的谈话

(一九五九年三月三日)





我们对美国不妥协。它不承认我们,我们也不承认它;它承认我们,我们也不那么高兴。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联合国好不好,我们也考虑过,要他们驱逐了台湾的代表,请我们进,我们才考虑进。我看,我们同美国现在这样的状态,对于我们和你们国家的人民都有利。

我们国家没有美国的外交代表,我们很舒服。大概是因为我们破破烂烂,客人不想来。他们要等我们建设好了才来。比如说,美国现在年产一亿多吨钢,大概要等到我们年产两亿吨钢的时候才来。那时,我就要跟各位商量商量中国的外交政策问题。我看,在十年到十五年内,不同美国建立外交关系、互派外交代表是要更好一些。过了十年十五年,我们的房子打扫得更干净了,可以迎接客人,也可以建造大房子,因为有了更多的钢铁。这个方针,也许你们不赞成。

现在美国不怕中国,它主要怕苏联。它知道中国只有几块破铜烂铁,而苏联是强大的国家。西方国家不承认我们在国际上的合法地位。因此,我们也就可以“无法无天”,不受约束。


崇拜美国的人说美国科学和工业都很发达,了不起,什么都好,甚至有人说美国的月亮也比中国的好。后来经过慢慢说服,他们知道美国的月亮不一定好,也许中国的月亮还好一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