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礼!老兵! 敬礼!老兵! 二十五

走过冰山 收藏 29 14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77.html[/size][/URL] 王蕾很开心,因为叶晗今天要陪她一起去“杜甫草堂”。 自叶晗暑假到军区,两人几乎还没有正式独处过。总算在昨天晚上,叶晗主动约她出去,地点就是草堂。要说草堂,王蕾去过好几次,路线,她闭着眼睛骑自行车,都不会迷路。但她不能选择骑自行车,全因叶晗不会,别看叶晗在其它事上挺机灵,一学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77.html


王蕾很开心,因为叶晗今天要陪她一起去“杜甫草堂”。

自叶晗暑假到军区,两人几乎还没有正式独处过。总算在昨天晚上,叶晗主动约她出去,地点就是草堂。要说草堂,王蕾去过好几次,路线,她闭着眼睛骑自行车,都不会迷路。但她不能选择骑自行车,全因叶晗不会,别看叶晗在其它事上挺机灵,一学就会。可在学骑自行车这事上,他就一白痴!

想起几天前,叶晗找来一辆28圈的自行车,拉着潘大伟和她保护,一刻都不能让人喘气。等到她和潘大伟都像小狗一样吐舌头时,叶晗愣没有办法掌握好平衡。

所以想像电影上那样,一男一女骑着自行车出去满世界兜风,吸引下人的眼球什么的,根本就是大白天做梦。

此刻,他们坐在从军区去蓉城市区的公车上,这是蓉城公交车公司特意为军区的人到市区设置的线路。到了毛主席挥手像那里,也就是军区驻地市区的人民广场,才能再转车去草堂。

与王蕾安分地坐在车上不同,叶晗却好奇地看着外面。说实话,他还没到过蓉城市区。这里和山城不同,到处都很平,人们可以悠闲地骑着自行车到处闲逛,也可以选择走路逛街什么的。

那时候的公车很慢!慢得跟牛车一样,所以在半个小时后,还没有到达目的地,叶晗有些不耐烦起来。

他有些懊恼,早晨刚跟警卫员说要借一摩托,就给廖荣铠和叶季礼给何止住了。说什么公家的东西,家属不得乱用。没说的,他就是那个家属,骑自行车他是不会,但骑摩托,在吴正宁那里,他就会了!

没说的,屁股上磨出疮,他都要坐这公车。

他举起手,向空中一挥,然后向脑后一伸,好像打着什么东西了。

转过头,只看了一眼被他打中的人,他就赶紧道歉了。

“李姐姐,你也在?”王蕾忍住笑,帮叶晗圆场,因为叶晗打在人家鼻子上了。

“是啊!李孃孃(阿姨),你也在?”叶晗看李云璐一脸不高兴,赶紧改口叫,“李姐姐,你也在?”

李云璐捂着鼻子,张口就是,““你系唔系有滴痴线吖?(粤语:你是不是有病啊?)”

听得叶晗和王蕾一头雾水,说的啥子话哟?

但一想到李云璐从小在广东那边长大,估计是那边的话!

李云璐才觉得委屈呢,要不是李政委从广州军区调到这里,她现在都在广州呆得好好的呢!来到这里真是叫人不习惯,吃的东西很辣不说,还语言不通。

就面前这个人高马大的小家伙,说的什么“孃孃”?!

没办法了,叶晗清了清嗓子,憋着嗓子,操起了椒盐普通话,再次把刚才的话重复了遍,这次对了,李云璐的脸色好了不少。

“没关系啦!不跟你计较啦!”李云璐的普通话也超烂。

按照辈分,她跟叶晗的妈妈一辈,叶晗叫“孃孃”确实没有错,但她的岁数才22岁,比叶晗大不了多少。所以,跟叶晗刚认识那会,她就特别扯着叶晗的耳朵,“以后只准叫我姐姐啦,不准叫……”她是实在想不起“孃孃”二字的发音。

叶晗每次都回答她一阵白眼,依然姐姐和“孃孃”混叫一气。

“你们两个上什么地方去吖?”李云璐的普通话,广东白话的尾音很重。

“杜甫草堂!”叶晗抢先回答。

“边度?(哪里?)”李云璐又是一句粤语。

“杜-甫-草-堂”叶晗不得不一个个字地说。

“了解!”还好,李云璐这次不是粤语,“那你们什么时候回去?”

“多则一天,少则三天!”叶晗反正没事,就跟李云璐瞎掰起来了。

“吓!杜甫草堂,这么远?”李云璐很白痴地问。

叶晗一脸坏笑,“是哦!是哦!快赶上二万五千里长征了。”

“吓,有那么夸张吗?你开玩笑的吧?”李云璐一脸不相信,叶晗在军区是恶名远扬的主,喜欢捉弄人,是出了名的。

“真的,真的,我向毛主席保证!”叶晗一脸正经起来。

“少来!打到我鼻子了,怎么说?”李云璐这才想起,鼻子可给叶晗“温柔”地一伸搞得很疼。

“晚上,我喊姐夫来看你,然后看他怎么说?”

“你个小鬼头,要死啦!你说什么吖!”正在念大学的李云璐连恋爱都没有谈的人。

一伸手就扯住叶晗的脸,“臭小子,你要敢乱说,我撕烂你的嘴啦!”说完作势就要下力气。

王蕾肚皮都笑痛了,李云璐最怕人说她没有男朋友的事,倒不是因为她跟广东姑娘那样皮粗肉糙,而是因为她那口广州话,张口就让人以为是外国人,军区同龄的小伙子,哪个敢跟她攀谈呀?

经过一处雕像时,李云璐先行下车了,她要买东西的地方到了。

叶晗向车窗外看了一眼,“到了工人阶级等于零(蓉城的特有雕像,因为两个工人向两头,中间是个圆圈而得名)了!”

王蕾知道叶晗所说的意思,这个称呼也就私下里敢说说,叶晗说这么大声,换文革肯定是要惹祸的,她赶紧拉了一把叶晗,让他不要乱说。

车到毛主席挥手像,两人下了车,坐上了去草堂的车。


在草堂下了车,叶晗进去逛了一会,就嚷饿了,拉着王蕾就到附近找饭馆。

等菜都送上来时,王蕾都还没有感觉到饿,干脆把自己的那碗饭也推到了叶晗的面前,叶晗也不客气,埋头就狼吞虎咽起来。王蕾托着腮,看叶晗穷吃饿吃。

叶晗的吃相很难看,惹得其他人侧目而视,他才不管那么多,对他来说,吃饭比皇帝大,对待吃饭,叶晗比什么都认真。

饭店服务员第一次见到了什么叫大肚汉,叶晗足足吃了四大碗“跃进饭”(吃过学校食堂的人都知道,什么叫硬得跟子弹打的饭。^_^),那可是三两量的大碗!

等吃饱了喝足了,叶晗就要找事做了,草堂他是没兴趣再看了。与其看酸不拉唧的文人题词,他还不如到武侯祠去看看,看看诸葛老儿长什么样。

真等武侯祠到了,他才真的后悔了,就几个泥塑人在那里,除了那个雕刻在影壁上的《出师表》有点看头外,其它的,他真的提不起兴趣来。这刻,在他的印象里,不管《三国演义》里把武侯诸葛孔明吹得如何厉害,都是一对泥胎了。

也倒也怪不了他,他确实是带着朝圣的心理来的,但现在,拿武侯祠跟恒侯祠比较起来,好东西太少了,比如黑张飞的祠堂里,至少还有杖八蛇矛让人可以去摸摸,这里可以让人摸得东西,确实太少。

无聊!叶晗的满心期望变成了失望!

那还有什么意思呢?撤!

所以,他拉着王蕾向回军区的路走了。


等他们在人民广场下车时,在去军区的站牌下站着时,却看到一圈人围在站牌左前方的公车边,正在那里看热闹。叶晗以为是有人在卖打药,一下就来了兴趣,拉着王蕾就钻进人群。

好不容易挤到前排,他们就发现不对了,几个男人正在欺负一个哭泣的年轻女人,嘴里还不干不净地骂着,“打你个狗日的‘梭叶子’(妓女)婆娘!”还动手去扯年轻女人的衣服。

王蕾不懂“梭叶子”的意思,拉了拉叶晗,想问他什么意思,却看到叶晗满脸涨得通红。她知道这是叶晗生气的前兆,正想问叶晗怎么了。叶晗却松开了她的手,冲向了那几个打人的男人。

等叶晗丢翻了几个打人的男人后,王蕾才看清楚,被打的是李云璐。她现在明白叶晗为什么会出手了。但同时,她也为叶晗担起心来了,毕竟叶晗面对的是五个成人。

但这事不能就这么了了,王蕾立刻跑到附近的人民商场打电话了,她可不是找什么公安民警,而是叫潘大伟叫人。也不能怪当时的王蕾为什么会法制观念如此淡薄,因为那个年代的军区子弟都是抱成一团的。她也没有想到,就因为她这个电话把事情闹得有多大。

叶晗的手脚确实不轻,五个成年男子被他打得东倒西歪地,他上前一把扶起李云璐,就想叫王蕾,王蕾却不在跟前了。他拉着李云璐就想走,却给不明真相的群众拦住了。

“给老子滚开些!”叶晗的心情很不好,冲人群挥了挥拳头,他这一刻完全被激怒了。

人们哪里肯让,一些壮实地男子反而围了上来,想来推搡叶晗,有的给叶晗一脚就踢趴下了,当一个人手无寸铁面对群殴时,是非常吃亏的,即使叶晗有技艺在身,也不可能一个人对付这么多人。所以他注定要挂彩了!


这就是潘大伟和其他军区的孩子看到的场景,叶晗一个人陷入苦战中,被人死死地抱住了后腰,身手已经很不灵活。他不但要防备随时偷袭的人群,还要防备正面攻击的壮汉。

“同志们,上呀!”潘大伟愤怒了。

早已义愤填膺的军区子弟们立刻如狼似虎地冲了上去。

据那天在旁围观的人说,自文革后,还没有看到这么血腥的场面,16人重伤,轻伤不计其数。特别是轻伤的,多数是误伤。

当然被打得最惨的,还是公交车的售票员,李云璐所享受的待遇,她一样不少。

而事情的起因,却叫人啼笑因非。

原来,李云璐买了东西后,去了川医科大学(华西),回程时,就坐上了出事的公车。

上车后,李云璐就发现没有零钱了,其实车费也就是5分钱。她拿了一张崭新的大团结(十元),让售票员找零。

售票员找不下来,让李云璐再找找,看有没有零钱,哪怕是一元,都没有关系。李云璐把包都翻遍了,确实没有零钱!

售票员不干了,用川话就发起了牢骚,李云璐也听不懂,还以为在催她,一着急就大声说了句,“等等啦,勿要催啦!”

也不知道这个售票员,是个白痴还是怎么的,嘴里就骂开了,什么“妈卖X”的一阵乱骂。

李云璐听不懂川话,但不等于听不懂单字,马上就懂了,人家是在“问候”她母亲了,换了谁都不会接受这样的侮辱,但她还是很克制,“同志姐,要讲文明啦!”

就是这句话捅了马蜂窝,售票员看李云璐一身穿着不差,人打扮得也很洋气,张口就说,“梭叶子”!

还先动了手,边动手,边对车上的乘客喊,“打梭叶子婆娘哦!”

刚好车到了人民广场,司机干脆就把车停了下来,也参加到打李云璐的行列中。

也就有了叶晗和王蕾看到的一幕。


潘大伟确实不是一个好的组织者,民警来了,都不知道跑,还傻愣在哪里。他不走,叶晗和其他人都讲义气不走了。

还没有等民警把他们带走,军区警卫营的人马也杀到了。反把民警围了起来。双方僵持了起来。

叶晗看到相熟的警卫营里的兵,立刻叫了他们的名字,指了指李云璐,让他们先把李云璐带回军区。民警那天也是,看着人受伤了,还不让人走。说是什么流氓滋事,非要处理了后再说。

随后赶到的新任警卫营长,立刻强行突破民警围成的人墙,将李云璐带走了。至于叶晗等人,还被手铐铐着。营长保持着克制,想把人带走,毕竟王蕾不但给潘大伟打了电话,还把电话打到了军区李政委那里。作为军人,他得到的命令是,军区的子弟一个都不要让地方上处理,这事可大可小,看他如何处理了。

民警是越来越多,几乎小半个蓉城的警力都围了过来,人民广场密密麻麻地都是人,没有任何车辆可以通过。

双方一直僵持到傍晚,蓉城市委书记知道真实情况后,当然是军区的电话打到了他那里,才了解整个真实情况,立刻给蓉城市公安局局长下了命令,让所有的民警撤离,将那些所谓的“受害者”带走,除了必须要上医院的,轻伤地都带到了就近的派出所的拘留室。一时间,人满为患,人声鼎沸一片。

等叶晗和潘大伟等人,在警卫营的兵们护送下离开广场时,许多不明真相的群众,还吐开了唾沫,说是军区的衙内们仗势欺人。

叶晗知道闯祸了!而且把事情闹这么大的,还是王蕾,但他又能说什么呢?

王蕾是一片好心!

可是好心也要办坏事!

(小说中,以上为真实事件,也确实发生在1979年的蓉城,也是故事主人公的真实经历,觉得不可思议者,勿掐!如你说,为什么没有严打?实话告诉你,第一次严打的时间是1982年。而且事情起因,却是发生在上海。也别说军区仗势欺人,这事确实放在普通老百姓身上,就没有那么善了。但这个事情,是一段历史,对于故事的主人公有恨重要的意义。)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