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隼行动 第五章 第五章:第三节

shxfq9011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9.html[/size][/URL] 蔻丹记不起有过这种记忆,一旁的两位同伴,也是相继地摇了摇头。还想问及原由的时候,扬进已经说再见了,通讯就这样中断。因为现在汽车驶临到了一个加油站,有一辆出租车正好开来加油,他吩咐凯茜将车停下,并且选择搭乘出租车。 公司派来接她的豪华轿车被抛弃在加油站旁。进入出租车时,凯茜不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9.html


蔻丹记不起有过这种记忆,一旁的两位同伴,也是相继地摇了摇头。还想问及原由的时候,扬进已经说再见了,通讯就这样中断。因为现在汽车驶临到了一个加油站,有一辆出租车正好开来加油,他吩咐凯茜将车停下,并且选择搭乘出租车。

公司派来接她的豪华轿车被抛弃在加油站旁。进入出租车时,凯茜不理解他的决定。

“听我说,凯茜!我想该方法是妥当的。”他解释道。朝司机说出住处的地址。

“你认为。”她刹住了话语,好像想起了什么。只是一时理不清头绪。她扭头看了一眼抛弃的轿车,很快认准一个要领来。“你的意思是指车……。”

“是这个意思,但并不完全是。”扬进的神态凝重,自然引起她的联想来。

“是不是不久前的那一幕?”

“这是一个认准点的延续。”

如果真正去分清认清点的形成,还是要从陪同凯茜去乘坐公司专车,离开之际曾中提醒的话语。如同程序中设定的一段逻辑循环语句,条件满足就退出本次循环进入下个环节,否则继续循环,直到满足条件。高度警惕!就是程序里的循环函数。

同凯茜来到商务大楼下面的停车场,公司董事贾德的专车果然停泊在停车位上,驾车者亲自下车为俩人拿开车门。当凯茜由打开的车门上车的时候,驾车者并没有表现出服务的专业水准,至少会本能地伸手隔挡上车者的头以免碰到车顶,可是该人并没有这样去做。

凯茜犹豫不决地钻进车里,扬进不透露任何表情跟着上车。当轿车开动起来,重重的预防心,使他开始实行求实的步骤。先用中国语去同司机讲话,此人听不懂,这就存在一个有利点,可以直接把预想的可能性说出来。

“你以前见过这名司机吗?”

在凯茜摇头的时候,他接着问:“对你的上司感觉如何,你很了解对方是吗?”

她很肯定地点头,一种坚定的窦信神态让人不容置疑。就凯茜与贾德交往的感触是;他从不喜欢以上司的身份自居,从任何方面给她的感觉的确如此。因为很多的时候,上司贾德总是以朋友的身份,与手下的工作人员进行交往。那幢位置于纽约湾的豪华别墅每逢周末,总有一场派对,参加派对的人员当中,不缺乏受到邀请的公司职员。

“你的上司贾德一定养有许多宠物。”

凯茜对该问题很快摇头,上司贾德不喜欢动物,因为他不善长照顾它们。只是极不明白为什么要问及这个方面的事项,不是为了乘车路途上让心境放松吧?

她的眼睛里,不然地发射出,一种不解的目光投射在他的脸上。要想让她放松目前恐怕很难办到。至从接到哥哥的电话之后,发生系列的可怕事件,令她心有余悸,能让她平静下来请给一个明确的答案,哥哥艾力克生死如何。她再一次不明事理地望着他,突然间里,灵慧的心灵一动,立即明白是何种意思了。

“这是一个很好的论证,用它来证实一件事情也许很管用。”

“我不能理解。”

“现在行驶的路线对不对?”

凯茜朝窗外望了望,现在汽车驶上一条并不直接到达目的地去的道路。当然,不论从任何方向行驶,都能够到达目的地,仅仅只是花费一点时间而己。但是提及的话语,立即让她认识到某个重要点,并且这个基础点越来越分明。想到的内容,并由此产生出一种恐惧。它像天空中的乌云,将整个心房紧紧地笼罩。如同无法呼吸地斜身倒在扬进的怀中,对事物的害怕感让她一时思维紊乱。只是,扬进伸出的抚摸之手,落在柔滑的肩头上,产生出的慰藉作用力,使她感到有种依靠,重新对面临的事态有了清晰的思维。

她用中文朝他说道:“我们怎么办?”

“要得到真正的确定。”在回答问话的时候,使用一种随便扫视的方式,将目光的落点放到前端瞧视,眼角的余光瞥见司机,通过后视镜一直注视他俩。“知道我刚才提及你的上司贾德有没有宠物,你说没有,我们可以利用该方面来证实估计的猜想,你认为如何?”

凯茜全明白,谎称贾德拥有根本不存在的宠物,去证实贴身司机的身份。她用英语朝司机问道:“那条名叫爱丽的小狗,听说经兽医治疗之后,现在完全康复,情况是这样吗?”

“可能吧!”司机这样来回答。

“但是听贾德说,它又发病啦!”

“病情不太严重。”

“也就是说,它治愈了。”

“还没有,小姐!”

凯茜继续地问着该方面的内容,为的是让司机暴露出更多的信息。“哦,可怜的贾德!他一定烦透了,可能仍在伤心流泪。”

“可能是的,女士!”

她同扬进对视了一眼,正如估计的那样,此人是一名自称为贾德的司机,是一个冒牌货。一股不明的力量总是紧紧纠缠,这让凯茜感到万分绝望。当她恐惧地出现浑身颤抖的时候,扬进沉着稳健的神态给予了支持,同时用眼神向她发出继续刚才的话题。可是凯茜的说话声里出现不能克制的颤抖。司机已经彻底觉察出露了馅,方向盘快速地旋转,将车驶出公路,在离开公路十几米的空旷坪地里停住。

“让贾德的狗,见鬼去吧!”司机的手中握着一把枪。他无法忍受寻问,才做出这个决定来。用力把驾驶室的车门打开,准备下车来。

事实上,该种做法与预计中的做法,不会有多大的差别,仅地点不同,计划里是将凯茜载运到还有一英里之远的一个废弃的仓库,从她的嘴中强硬地问出,她哥哥艾力克交给她保护的物件,然后将她杀掉。现在多了一个无辜之人,奉命行事的杀手并不对此很在意,只是多扣动一下板机而己。

“我讨厌狗,是的,我历来就讨厌狗。”杀手首先将问话引起的,烦厌的怒火发涉之后。枪口移往到男士身上,用目光表示歉意,不想花时间去解释,立即扣动扳机。

瞬间里传来的声音表明没有击中,击中后座的车窗玻璃,竟然如此近距离。通过眼睛得到的物体移动图像是;此人在开枪的那一刻低头躲过。他试图去调整思路,但是此时此刻,一个模糊的景物朝头部临近,比思维速度还要快,杀手挨了一记有力的铁脚!加上重心不稳滑倒下去的力量,使他的身躯将车门撞开。但是并没有完!该人像大海中的鳗鱼一样,从有限的车顶与座椅靠背之间的空间,滑进驾驶室里,双脚再一次地有力蹲踢,把他跺出车来,此人随后而出,连续有力地踢击头部,使杀手暂时昏晕过去。扬进没有恋战,马上钻进驾驶室将车开走。

而在杀手开枪的那一刻,杀手身上备置的信号传输仪器,己将所有的音频信号,传回到了指挥室里。随后是杀手的惨叫,最后是无声。该种信息让操作员大惑不解,通过定位卫星得来的图像资料才获知,杀手没有完成任务,反被车中那位名叫扬进的中国人给制服。现在一动也不动地躺在空地上,随着图像不停地放大,通过调出的红外线热寻踪,扫描获得的数据确定,杀手没有死去,仅仅只是被打昏在地上。

“我也讨厌狗!”一名操作员感叹地说。

“是的!现在没有人不讨厌它!”总操作员满脸沮丧地扫视各位一眼,认识到事情到达这一步开始变得复杂起来。“凯茜的上司并没有狗对吧!”

“是的,我们查出她的上司贾德的确没有狗。”

“这婊子是通过虚拟一条并不存在的狗,让冒名顶替司机的杀手露出破绽来。这又说明了什么?应该能够说明出一点问题来。”

“是的。”操作员小心翼翼地回答上司的问话。“但是我不能理解,凯茜怎么会有如此的敏锐以及感悟的能力。这不可能!”

操作指挥员本来是想走离开去,在闻听此话之后,停止欲要走离的脚步。一侧电脑屏幕里出现了一个人物的相片,并吸引着他弓身去细看。“是他!这个名叫扬进的中国人。”眼睛盯着屏幕眨都不眨一下,命令自己记住该人的面部特征。

一个明确的事实让所有操作者都明白,该人已经觉察到他们有能力从通讯中窃听内容,这种知晓,给正在进行的事项增加了难度。已经有过二次的经历,先前贮物室里发生的事件,现在再加上刚才发生的事件,已经足够说明该人很谨慎。真该死!操作人员及指挥负责人,都感到接下去的做法将要进行改变。可是此人的详细资料仍然不够多,无法知晓此人是属何性质的人。

“他俩现在驾车驶向那里?”指挥负责人烦懊地问道,脑子里考虑如何去汇报的事项。

“他们驶向市郊的洲际公路。”

“这是什么意图?”

操作员没有回答上司的问话,不予回答的方式只表明另一种形式的回答。那就是无法得出判断结果。而在这个时候,不远桌边的电脑操作员朝上级发来信息。

“还有半个小时,我们就无法通过卫星获取资料。”

“那么另一组的行动进展怎样?”

“他们即将到达预定的地方等待命令。”

能够在半小时里将事项完成,显然该想法是一种幻想,没有任何的技术理由让人往该方面去想。操作指挥员抬头望了望墙上的时钟,还差二个小时就是六点,虽然现在仅只是四点,的确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因为在五点之前必须从卫星传输网络中退出来,加密数据解码器是有时间限制的。

突然操作员大声提醒上级:“他俩弃掉轿车,改乘了出租车。”

“显然俩人很明白所处的处境,出租车现在往哪里驶去。”

“市区,不!不!请等等,现在出租车开始调头,朝另一条公路驶去,只要过了两条街,再绕过地铁站的拐角街口。”操作员停顿了,他有一种估计,目前还不能断定,可是旁边的同事把他的估计事项说了出来。

“我敢断定他俩会要求出租车开到地铁站,换乘地铁有许多对他们有利的方面。”

“意思是让我们无法跟踪,马上进入地铁总控制网络。”

“我说啦,果然没有错,他俩就是这样去做的。”

“别想从我们的跟踪视线里逃脱。”只是说话的音量很小,显然没有绝对的信心。

果然没过多久,其结果与刚才的估计没有两样。尽管两人进入了地下地铁站里面,但是进入地铁站总控制监视网络系统之中后,从该站台的摄影资料中找不到俩人。接着从车厢里安装的摄影监控机,摄取的图像资料里也找不到两人,也许他俩根本就没有完全进入地铁站里,或者,如今还呆在入口处的过道里。或者,有许多可能性的估计,使他们无法从中选择正确的可能性来。现在该种事态的发展表明,只有一种解释很合符目前的客观事实,那就是俩人即将从跟踪监视的环境里脱身出来,从此之后无法再对其行踪进行有效的监视了。

该种预想的估计的确是正确的,因为扬进就想努力做到这一点。这对于他来说,几次的经历使曾经仅属于猜想的内容被确定了下来。在同凯茜朝地铁站下去的时候,没有忘记止步昂头去望视天空一眼。凯茜认为是想乘坐地铁,但是在前去的过道中,被恋人挽住不由地停止往前跨动的脚步。

“还有其他的出口吗?”扬进向她问道。

面对她不解的神态只好解释说道:“我只是想摆脱跟踪监视。”

她极度担心地朝四周巡视一遍,希望不要看到可疑的现象,但又希望能够获知危险到底离他俩有多近。她从对方坚定的表情里豁然明白过来。

“你认为不明力量的跟踪者,有可能使用了卫星定位系统。”

“同时,还使用了各种网络监视系统。”

“其中也包括了通讯系统。”

“是的,凯茜!这种推测并不是凭空胡乱猜想,事实根据是你打电话告知上司,你的上司贾德派车来接你,竟被一名杀手冒名顶替,这一点足够说明一切问题。”

他接着用手扯动她一下,往前行走的过道里,还有一个偏侧通道,有不少的市民在里面行走。他俩很快寻找到一处注有标志的地方,沿着这个标志走下去,竟是通往地下商场而去的通道。

“我们走这条路。”

“不走地铁?”

“是的,我们暂时不能走。”

“担心他们会从车厢安装的摄相机里得到我俩的行踪?”

“正是我担心的事项。”

凯茜现在完全弄懂了扬进的意思,以及整个意图,同时还连同种种顾虑的各个方面。走完过道,来到了地下商城,只是没有在此呆一分钟。地下商城在意义上如同是一个嫁接目的地的桥梁,是彻底摆脱受到监视,以及跟踪对策中的重要环节。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