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翅的双头鹰 ——大国衰落系列之俄罗斯篇

kskg36 收藏 0 256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折翅的双头鹰

——大国衰落系列之俄罗斯篇


俄罗斯的国家标志为双头鹰,历史上她也真如双头鹰一般,向东西两个方向迅猛拓展。在彼得大帝改革后,短短几个世纪,俄罗斯就成为世界列强之一,但盛极一时的双头鹰却迎面撞上亚洲新秀日本,一夜之间,双头鹰便折断了翅膀,其海军力量竟由世界第三变成了世界三流!这一切来得太快,难容世人细细思量。今天重温这段历史,或能从当年的羽毛坠地处,寻到俄罗斯帝国衰落的根源。



起于微末


俄罗斯,最初是作为一个东方国家出现在历史舞台上的。历史上的斯拉夫人,擅长攻城略地,而非渔耕田织。这个国家常年处于落后的状态,全国识字人口不足20%,教会的权力大于政府的权力,军队弱小。在彼得一世改革前,俄罗斯没有出海口,常年遭受瑞典的侵略,自保都很难,更遑论对外扩张了。彼得一世以铁腕推行改革,“用野蛮制服了俄国的野蛮”,他通过剥夺教权,推行教育,建立海军,取消官吏的门阀制度,发展对外贸易等措施。令俄罗斯国力迅速提升,成功完成了对波罗的海方向的扩张,将俄罗斯融入西方世界。


当俄罗斯是一个东方国家的时候,从没有西方国家对其有过多地关注,但壮大起来的俄罗斯,出现在西方的视野中时,所有西方国家突然发现俄罗斯竟如此的与众不同——不同的宗教信仰,不同的语言文字,不同的社会制度。但有一点二者永远相同,一颗永不知足的大国之心。历代俄罗斯沙皇都将扩张领土视为最高使命,扩展的方向则遍布波罗的海、黑海、巴尔干、西伯利亚地区。这些区域中俄罗斯面对的敌手相对弱小,俄罗斯得以快速扩张,很快成为一个庞大的帝国。


当拿破仑战争的号角传来之际,俄罗斯正面临着千载难逢的扩张机遇,整个欧洲深陷战乱之中。此时的俄国,已经是欧洲大陆公认的大国,为了遏制大革命的浪潮,也为了俄罗斯的欧洲霸权。俄国毫不犹豫地对法国开战,俄军虽有库图佐夫、巴格拉季昂等名将,但在拿破仑面前仍旧屡屡失败,甚至被迫放弃莫斯科,但是俄罗斯的寒风,最终还是吞没了拿破仑的60万大军,拿破仑由此盛极而衰。战后的俄国,终于参与到建立国际秩序的游戏中,和另外的几个战胜国一同确立了维也纳体系,建立了欧洲的新秩序。


俄罗斯帝国后期,很重要的扩张方向,就是黑海方向,常年对奥斯曼帝国用兵。虽然遭逢过克里米亚战争的惨败,但屡败屡战,最终将整个黑海囊括进自己的国土之中。这个扩张过程的难度非比寻常,而俄国竟以超乎寻常的毅力完成了。至19世纪末,俄罗斯已成为横跨欧亚大陆的世界第一大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常备陆军,以及世界第三位的海军。


危机四伏


俄罗斯扩张方向既可向东也可向西,在近代以前全世界联系松散的情况下,是一个极大的优势。但当世界逐步变为一个整体的情况下,多路发展意味着招惹更多的敌人,在某些情况下,在东半球扩张的俄国,也会招惹到西半球的一些殖民大国,对自身发展极为不利。同时,欧洲大陆共同信奉的战略圭臬就是均势,如何在扩张过程中不引起别国的过度反弹才是关键,而俄国在这个问题上缺少远见卓识的人物,时常犯一些低级错误,典型如克里米亚战争,俄国人在黑海扩张,表面上和英法都没有直接的冲突,但法国此时也正在黑海扩张势力,土耳其是其关键的一环,此时的俄国势力正强,如果俄军胜利,即有可能打破欧洲的战略平衡,并且有可能冲破黑海屏障。英国权衡再三,也加入了对俄国作战的包围圈,结局不言而喻,错误的战略思维最终令俄国人四面楚歌,一败涂地。


世人都知道一战中的堑壕战,使战争陷入了僵局,但很少有人知道,是俄国第一次大规模应用了堑壕战。俄土战争期间,俄国人为了对抗土耳其的滑膛枪,开始大规模修建工事,用炮而不是用枪结束战斗,到战争结束时,每位俄国士兵都能娴熟使用工兵锹就地挖掘堑壕对抗敌人。俄国人自以为找到了一条胜利的捷径,殊不知这种战术很快将交战双方拖入总体战的迷局,一旦进入总体战,获胜的必是综合国力占优的一方。当时的俄罗斯,从本质上讲,仍旧是一个落后的农业国,与欧洲那些工业强国相比,战争能力还有很大差距,一旦和其中的一个或数个强国遭遇时,战败势难避免。


俄国人口众多,这本是俄国的一个巨大军事优势,却被俄国糟糕的动员制度所抵消。一战前,俄国人口是德国的2倍,但德国的战时动员军队可达340万,俄军却只比德军稍多,为400万。同期,法军的战时军队可达350万,奥地利也有260万。俄国弥补这个问题的方法就是,在平时保留一支最大的军队,试图缓解战时的压力,结果又造成了军费紧张,装备升级缓慢的问题。并且,俄国人没有意识到——庞大的军队是需要一个更为庞大的后勤体系作为支撑的,在一战的战场上,俄国人为此吃尽了苦头。


俄国非常信奉骑兵冲锋理论,保留有一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骑兵部队。19世纪后半叶,随着步兵火力的提高,骑兵的作用日益低下。但俄军仍希望他们的骑兵能像美国南北战争中的骑兵那样,遂行长途奔袭任务,所以俄军将骑兵大量集中在德奥帝国的边界,希望开战后能迅速向德国和奥匈帝国境内突击,破坏两国的铁路和公路,切断电信,但俄国人丝毫没有认识到:只要一挺机枪就可以瓦解一次骑兵突击,依旧固执地将希望寄托在骑兵身上。


即使抛开以上所有问题谈论胜败得失,俄国人的部署能力也实在不敢恭维。俄国人总是套用对土耳其作战的经验,即将大部分部队集中在一个地区,土耳其对俄国的这种部署很是无奈,但面对军事强国时则是另一个问题。军队部署的过于集中,很容易遭到对方的突袭,旅顺口是这样,坦能堡也是这样,俄国人似乎没有分散部署的习惯,结果总是一次又一次的被对手突袭、包围,拱手将战场的主动权让度给对方。而在平时,大量的军队集结于某处,常常会使对手发生误判,导致双方提前擦枪走火。


兵败东方


20世纪初,随着殖民地瓜分殆尽,列强之间的矛盾开始加剧,俄国此刻表现得比较明智,将扩张的矛头转向了亚洲。在亚洲,俄国的主要对手是英国,此时正值英在非洲扩张的高潮,俄国人试图占个便宜,侵占东北亚地区的朝鲜,以遏制新兴的强国——日本。双方同时面临着崛起的瓶颈,俄国要将手伸向太平洋,势力必须进入朝鲜,而日本当然不能放弃朝鲜的一切利益,于是走到了战争的十字路口。


此时,英国异常关注俄国在远东的一举一动。在英国看来,一旦俄国在远东成功遏制了日本,英国则会与俄国狭路相逢,为此英国必须在亚洲寻找一个代言人。1902年,英日同盟签订,英国承诺在未来的战争中会最大程度地帮助日本,日本可放手一搏。英国是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与英国为敌,在某种意义上看就是与世界为敌。


俄国的扩张,也引起了美国的警觉,美国通过华尔街的资本支持了日本。德国也希望借此机会削弱俄国,如果俄国获胜,至少可以改变扩张方向,使祸水东引,令德国摆脱两面受敌的窘境,因此威廉二世极力劝说俄国对日开战。法国在这个问题上犹豫不决,英国果断出手,放弃了北非的一部分利益,换取法国不干涉即将到来的日俄战争。至此,俄国几乎又是以一己之力对抗列强支持的日本。


1904年2月8日夜,日本驱逐舰偷袭旅顺港内的俄太平洋舰队,不宣而战,此时的俄军部署混乱。一开战,俄罗斯预留的陆军太少,西伯利亚铁路虽然已经修好,但如果要将俄国西线的精兵运向东方,至少要40天的时间。日本人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可以好好利用,整个日俄战争期间,俄军除了旅顺围城战役外,几乎就没有像样的战斗,几次战役都以失败告终。尼古拉二世试图挽救颓局,下令编成太平洋第二舰队,但却在对马海峡被日本人送入了冰冷的海底。俄国国内对这场战争并不认同,也对俄军的战场表现极端失望,爆发了一场大规模起义,内忧外患,沙皇再也坐不住了,不得不与日本签订了《朴茨茅斯和约》,草草地结束了这场战争。


悲剧诞生


表面看,日俄战争对于俄国的影响微乎其微,俄国几乎没有割地,也没有赔款,海军损失的也只是一批即将淘汰的前无畏舰。但事实上,俄军从此失去了向东扩张的能力,不得不将注意力转向巴尔干半岛,加剧了与奥匈帝国的矛盾,也从客观上卷入了与德国的矛盾。另一方面,日俄战争中俄军损失过于惨重,导致俄军需要大量的经费给军队配备装备,停止了俄军装备工业的升级改造,使俄军后勤工业体系被破坏,不能适应大规模战争,为日后一战中俄军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既然向东扩张的头颅已被斩断,双头鹰只剩下向西扩张的目光了。英德两国双双对俄国释放出善意,试图拉俄加入自己的阵营。俄罗斯权衡再三,还是决定投入协约国的怀抱,至此一战两大集团集结完毕,一战的车轮再也不能逆转。


人们都知道,一战是由德国发动的,但导致德国突然发难的原因又是什么呢?我们认真梳理一下一战爆发前双方的态势。表面上看,萨拉热窝事件似乎是奥匈帝国和塞尔维亚的争端。但俄国才是塞尔维亚的后台,当塞尔维亚考虑是否接受奥匈帝国的要求时,尼古拉二世表示支持塞尔维亚。并且提前开始了准全面动员,而德国反倒对萨拉热窝事件反应不大,威廉二世甚至认为此事已经和平解决,专门给英国拍了一封感谢的电报。但俄国的动员,给德国极大的刺激,德国随之进行了全国总动员,世界各国随之进行了全面动员,终致一发不可收拾。从这个角度看,是俄国掷出了战争的骰子。


每一个参战国都没有做好战争的准备,不仅在精神上没有,在物质上更没有。法国总参谋长慨叹,每天前线需要10万吨弹药,但他只能提供1.2万吨。这种高消耗的战争背景下,俄国的境遇更加悲惨,电视剧《兵临城下》中一个士兵拿枪,另一个士兵等着亡者之枪的场景,在二战中几乎没有发生,但在一战中的东线却是事实,大量士兵被征召,但却没有弹药,没有枪支,等待每个士兵的只有失败和死亡。国土大量沦陷,总是不停的撤退。在俄罗斯大平原上,人们完全看不到当年那只奔驰在冰原上的骑兵的身影,只能看见夕阳下俄罗斯帝国的一抹余晖。


蓦然回首


如果说日俄战争俄国的失败不可避免,那么俄国是否能从日俄战争的阴霾中走出来呢?


19世纪末,俄国的国土扩张达到了顶峰,对俄国来说是否还需要更多的领土?还是重点保住已有的领土?俄国有地大物博和内需庞大的优势,完全可以像美国那样卧听风雨,而俄国人却选择了继续趟浑水,但此时的世界已经被瓜分完毕,无论向哪个方向扩张都不存在势力真空区,俄国进入了瓜分世界的浪潮中,自然会与英国碰撞,即使不与英国狭路相逢,与法国、德国等列强也会发生碰撞,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俄国政府如果不是那么盲动的话,也许日俄战争就可避免。退一步而言,俄国人如果真的准备进入全球争霸,完全可以像美国那样等待英德等国矛盾激化时再乘机出手,但俄国未能相时而动。


即便俄国确实要卷入大战中,至少也要择一个合适的盟友,相对于英法这两个鞭长莫及的盟友,德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并且威廉二世在日俄战争后确实向俄沙皇释放了这种善意,双方甚至草签了一份盟约,但日后却不了了之。英法两国,对俄国多少有点隔岸观火、幸灾乐祸的心情,当俄国最需要援助时,英法两国甚至连一点物资都不愿给俄国,还指责俄国作战不出力,着实让人心寒。


俄国士兵毅力惊人,英法等国不无畏惧的称呼俄国士兵为“灰色牲口”。但俄国糟糕的工业体系,却浪费了这些战士们的英勇,假使俄国能将军费重点放在发展陆军军工体系,而非华而不实的黑海海军方面的话,那么至少不会出现两人一支枪的悲剧。后勤体系只要好一点点,俄军在一战中就不会被打得节节败退。1914年的东普鲁士证明:在充分补给的情况下,俄军有能力战胜德军,但这个前提却未兑现。


沙皇俄国的荣耀早已随岁月远去,之后,红场的钢铁洪流出现在世人面前。俄罗斯似乎永远不会被打垮,双头鹰依旧翱翔在莫斯科上空,圣安德烈旗也在海上飘扬。无畏的俄罗斯,还将创造怎样的奇迹呢?(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