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让“惜取江南月”兴奋的那些事

年时卖酒那人家 收藏 113 882
导读:总有些事让“惜取江南月”兴奋。 “美国主要品牌奶粉验出三聚氰胺”这个话题,又让惜取江南月兴奋了。这是很容易理解的,因为第一,这位爱国的民族主义者一向视美国如寇仇,因此美国出了事正是该兴奋的,有道是敌人倒霉就是我们走运啊;第二呢,就是因为我们也出过这样的问题,这不必再赘述了,没有孩子的网友也都知道,所以惜取江南月这次可以长出一口气了——不知道80后会不会唱《翻身道情》。 按说美国奶粉检验出三聚氰胺来,和我也没什么关系,但惜取江南月写的文章《美国主要品牌奶粉验出三聚氰胺》里,我有幸被提及,她说:

总有些事让“惜取江南月”兴奋。


“美国主要品牌奶粉验出三聚氰胺”这个话题,又让惜取江南月兴奋了。这是很容易理解的,因为第一,这位爱国的民族主义者一向视美国如寇仇,因此美国出了事正是该兴奋的,有道是敌人倒霉就是我们走运啊;第二呢,就是因为我们也出过这样的问题,这不必再赘述了,没有孩子的网友也都知道,所以惜取江南月这次可以长出一口气了——不知道80后会不会唱《翻身道情》。


按说美国奶粉检验出三聚氰胺来,和我也没什么关系,但惜取江南月写的文章《美国主要品牌奶粉验出三聚氰胺》里,我有幸被提及,她说:


“看来三聚氰胺事件真的是一件撒旦的斗篷, 就连圣洁的美国都不能幸免。

好可怕啊!

让我们掏那么多钱, 居然也自甘堕落,这不是愧对“年时卖酒那人家”的期待吗?

幸亏中国人从来不指望外国人, 否则学习蒋介石当年“造船不如买船,买船不如租船”,现在国人估计连吱声都不敢的。就如日本人必须得接受美国疯牛肉一样。。。。。

产品质量问题本来是一件客观的问题, 可是某些国人不自信。相信什么中国的产品都是假冒伪劣,至于外国的那都是精品。

这不只是愚昧更是变态!”


她这么说是有原因的,因为三鹿出了事之后,我曾对三鹿以及有关监管部门大加抨击,而民族主义者惜取江南月一向是把我国政府的声誉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的,所以她当即指出外国奶粉也会有问题。现在呢,美国奶粉真的出了问题,此仇岂可不报!


但是我还是要说,她这个仇还真是报不了,因为她的逻辑就像之前若干次一样,这次也依然是错的;而且,她无意中再次把砖头递给了我。


首先我要声明,我从来没对外国奶粉有过什么“期待”,也许是我记错了,但我想了半天确实是没有想起来我曾有过类似的表述。而且我也从没有说美国是“圣洁”或者“神圣”、“纯洁”之类的话,就像我不相信任何一个政治家可以凭高尚的道德跻身最高层一样,我也从不认为一个作为实体的“国家”是“圣洁”的——包括我的祖国!


而且,所谓“什么中国的产品都是假冒伪劣,至于外国的那都是精品。”这样愚昧到了“变态”程度的话,我也不记得自己说过,或者有过类似含义的表述,如果方便,也请惜取江南月一并再帮我回忆一下。


好了,现在谈谈惜取江南月的逻辑。


综合她的多篇文章,凡是涉及我国的不好和他国的不好之时,她的逻辑有二:一是中国不好,外国也不好,所以用不着抱怨什么;二是中国虽然不好,但毕竟还是自己的不好,所以比外国的好更应该接受。——如果惜取江南月本人或其他朋友觉得我的这个总结有误或者干脆就是有歪曲之嫌,我先预行道歉,但仍然建议这些朋友,包括惜取江南月本人,再次看看她的那些文章,看看是否是我歪曲。


我觉得这二者都大可商榷。第一,中国不好,外国也不好,这是很可理解的,哪儿也不是天堂。但是不抱怨我是做不到的。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遵纪守法,依法纳税,我觉得我的政府有义务保护我的合法权益。而美国和我有什么关系呢?!当然,如果我买了美国奶粉,或其他商品,出了问题,美国当然应该负责。但问题在于,目前我的生活中绝大多数物品都是国产的,而我的劳动也是在国体,政府做的不好,我觉得抱怨、批评和要求政府有所作为,是我的权利。


退一步说,如果有中国公民在中国国内因美国商品的质量问题受到损失,那么应该由谁来为他们争取权益呢?还是中国政府,因为一国政府有义务保护自己的国民。也就是说,政府在国民面前,义务是第一位的,因为政府的组成份子——公务员和政治领袖本身是不是生产的,那凭什么要纳税养活他们呢?就因为他们要负责这些头疼的事啊——他们不是公仆吗?所以,对政府用不着客气,更不必耐心地给他们时间来找一个“说法”还给我们。我想,这也许是我和惜取江南月最大的不同之一:她是无比信赖(或者说依赖)政府的。


美国有不好的地方,有些我们没有,有些和我们差不多。但就是那些和我们差不多的,也是由美国人自己承受的,我又不是美国人,有必要像盯着我们的政府一样盯着美国政府吗?!再说,美国的商品除了质量问题,坑了美国消费者,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当然,某种意义上,我理解惜取江南月的逻辑,因为这种心理是全世界普遍的,是经得起实践检验的。那就是,自己不幸,看到比自己更不幸的人,心理就会比较平衡。


在这种逻辑下,别人的不幸往往会被无限放大,而放大的倍数则全看自己的不幸指数。比如说这次美国奶粉的三聚氰胺问题,再比如说韩国、泰国、印度的社会动荡,再比如说美国的金融危机,再比如说我们针锋相对的《美国人权状况报告》……可见,幸福不是绝对的,而是相对的;对于某些人来说,幸福不是创造出来的,而是比较出来的——有想不明白的朋友,不妨仔细品味最近有关“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的”报道。


但是,看到叫花子挨饿并不能解决我们自己吃不饱的问题,何况美国还不是叫花子。我曾用空难来作比喻,其实类似的比喻俯拾即是:我们躺在绝症病房里,看着身边的病友先我们而去,我们会觉得幸福吗?你拿着报道“美国主要品牌奶粉验出三聚氰胺”的报纸去给那些“三鹿结石宝宝”的家长看,他们会觉得开心一些吗?把“华尔街大裁员”的消息告诉提前返乡的民工,他们会觉得腰包鼓了一点儿吗?把泰国政治动荡造成的危害告诉各地的出租汽车司机,他们就觉得过高的“车份”和有公务员做靠山的黑车还是可以容忍的?……


惜取江南月在文章里特别用黑体字标出“希望中国所有的家长注意这个事件, 奶粉现在还是国产的安全!”


我真是要特别谢谢她,提醒我们这样一个事实,我们的国产奶粉“现在”还是安全的,在成千上万孩子换了结石引起了党和政府高度重视之后!也许我应该考虑这个假期去印度旅游,因为那里很快就要变成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了。


至于惜取江南月的另一个习惯性思路:中国虽然不好,但毕竟还是自己的不好,所以比外国的好更应该接受,我没什么可说的,因为我的偶像鲁迅早就说过,有些人捍卫的国粹就是哪怕是自己身上的疮,也是“红肿之处,艳若桃李;溃烂之时,美如醴酪”。


最后针对惜取江南月最新的这篇文章里其他一些问题,根据我自己了解的情况简单谈谈看法。


第一,也许“中国人”作为一个整体“从来不指望外国人”,但凡事都要具体分析。这次金融危机,不是很多人都兴奋地认为这是我们赶超美欧的大好时机吗,因为据说我们金融不行,经济主要是靠实体经济。我不懂经济,也不知道这些人是从哪里得来的信心,但我了解的情况似乎也不都是想他们所说的——在我们开个开放的前沿地区,有很多人是指望着外国人的。


第二,“造船不如买船,买船不如租船”这句话,我想有它提出的具体时代背景,比如说当时中国经济科技落后之类,所以才有这样的说法。


但是最为关键的一点是,我记不起来这句话是谁说的了,是“蒋介石”吗?也许是另外一个人……我建议惜取江南月再查查,谷歌或者百度是很方便的。


第三,日本进口美国牛肉的问题,具体我不知道,但似乎总看到双方吵吵的报道,那么也就不是“连吱声都不敢的”。还有,日本的牛肉确实比美国的好,这是美国人也知道的,但是缺点就是贵。另外,阿根廷的牛肉也比美国的好,


第四,我虽不想惜取江南月那样“一直以来就相信国货”,但绝大部分国货我还是很信任的。比如说北京三元牛奶就是我一直喝的。但是,一种商品不是因为消费者相信它就可以立足于不败之地的,关键是要作出自己值得相信的成绩来。


至于说“中国人的希望必须依靠我们自己”,我完全同意。我曾说过11月3日、4日重庆主城区8,000余出租汽车司机的“罢运”是一个伟大的壮举,但即便是当时就为之欢呼的我,也没有想到这个壮举这么快就成为了一支火炬——最近各地出租汽车司机“散步”的事情大家都听说了吧。


所以,希望真的必须依靠我们自己。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