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伊两次战争中美军战略战术比较

海湾战争和伊拉克战争是最引人普遍关注的两场局部战争,分别代表着机械化战争、信息化战争的雏形和信息化战争的实现等不同样式的战争。比较美军在两次战争中的战略战术,会给我们提出了一系列值得认真思考的问题和启示。

一、在指挥上更加强调坚定性与灵活性的统一,始终把握战场的主动权

海湾战争中,美军在指挥上的坚定与灵活的统一性,主要反映在地面作战的行动上,一是对被围之敌不是采取一概歼灭的方法,而是采取围而不打、隔而不围与视情而用的歼灭战方法,能歼则歼,不能歼则分割围之。二是根据具体情况灵活改变计划。如美军原计划第二天围歼伊军,因担心科威特战区天气恶劣而影响作战行动和得到伊军正在科威特城进行破坏活动的情报,以及其它方向行动较为有利时,即改变计划于当天下午投入第7军。三是保持强有力的机动力量,以保持进攻后劲和应付意外。如美军在第7军进攻方向上,以第2装甲师和第2骑兵师为二梯队,准备用于粉碎伊军战役纵深的“共和国卫队”可能的反击行动。同时,美军还在利雅得地区部署了第25步兵师,作为总预备队,以应付意外。

伊拉克战争中,美军在指挥上的坚定与灵活的统一性,体现在战争的全过程。当得知萨达姆及其高官们的行踪,果断定下“斩首”的决心。由于“斩首”行动未能达到预期目的时,美军不但没有动摇其决心,而是对伊军发起了更大规模的军事行动。高速推进的第3机步师在纳西里耶、纳杰夫和卡尔巴拉等地受到伊军的有效阻滞,其战前所确定的“速战速决”战略企图也难以实现时,美军最高指挥层的战争决心和整体作战计划并没有被暂时的挫折所动摇,经短暂调整后又坚定地按预定计划发起了第二轮攻势,于是有了战局出人意料的战局转变。美军在巴格达之战中,虽然总体上是按照战前制定的作战计划实施的,但在具体计划执行上又不是机械的、一成不变的,而是通过战术侦察,探明巴格达防御空虚后,当机立断,迅速决定攻占全城。正是这种作战指挥的坚定性与灵活性的统一,使得美军在两次战争中始终牢牢把握战场主动权,控制住作战节奏,最终在军事上赢得整个战争。

二、空中精确打击与地面快速突击密切配合,实施空地一体作战

海湾战争中,美军为了实施空中精确打击,将第18空降军、82空降师和第101空中突击师全部派往海湾;为了以少胜多,美军将其武器库中几乎所有新式武器都搬上了战场。在第一轮38天的空中打击中,多国部队共出动飞机11.2万架次,投弹量达20万吨以上,发射288枚“战斧”式巡航导弹和35枚空射巡航导弹,并使用一系列最新式飞机和各种精确制导武器,对选定目标实施多方向、多波次、高强度的持续空袭,极大削弱了伊军的指挥、控制、通信和情报能力,战争潜力和战略反击能力。

伊拉克战争中,美英联军在空中精确打击与地面快速突击密切配合的大规模空袭中,联军每天出动空袭飞机平均在2,000架次左右。从作战效果来说,伊拉克境内所有战略目标都是由联军空袭摧毁的,其地面部队的主力也是由空中打击重创的。仅就巴格达南线设防的伊拉克“共和国卫队”麦地那师和“巴格达师”来说,其重装备几乎全部在联军的空袭中损失,在美军地面部队接近时,伊军已基本失去作战能力。美军为了加强空中火力打击与地面部队的配合,除了按照预先侦察确定的目标实施有计划的攻击外,还以约三分之一左右的空袭飞机在空中待航,随时听从地面部队的召唤进行“实时打击”。因而使伊军的火力点来不及转移就遭到毁灭性打击。正是这种空中精确火力打击与地面高速推进相互配合,紧密衔接,才使得美军以如此少的地面部队、这么快的推进速度完成了巴格达之战。美军理论界把这种战法称为“精确闪击战”,也是美军空地一体作战理论的实践。

三、着眼伊军的作战重心,瘫痪伊军的作战体系

海湾战争中,美军采取了大批量、多波次的空袭方式,对伊军的重要目标进行重复攻击。为提高空中突击效果,美军还使各种高技术兵器密切配合,以巡航导弹攻击与各种战机攻击相结合,以新型F-117A隐形战斗轰炸机和其它各型作战飞机相结合,对伊重要目标实施了最有效的打击。在地面作战中,美军把科威特战区作为一个整体,采取东线助攻与牵制(包括海上佯动),西线主攻与切断的方式,使地面进攻、空中支援、机降作战和两栖登陆作战等多种样式密切配合,对伊军实施多方向、大纵深的立体性合围。

伊拉克战争中,美军的作战重心,一开始就把伊军最高领导人作为重点打击目标。虽然3月20日和4月7日两次“斩首”行动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但其对伊军领导层和作战部队的影响和“震慑”是明显的。在选择打击敌指挥通信系统的时机上,美军为了从伊军通信联络中获取情报,一改以往战争首先攻击敌方指挥通信系统的作法,故意未对其指挥通信系统作彻底摧毁。因而,伊军在第一阶段仍能实施有效指挥控制,各级作战部队进行了有组织的抵抗。但从战争第二阶段开始,美英联军明显加强了对伊军指挥通信系统打击的力度,很快使伊军指挥陷入瘫痪,各防御部队的抵抗失去统一指挥,上下之间、友邻部队之间不能及时沟通信息,各自为战。另外,美军把伊军作战部队也作为空袭作战的重点目标,尤其是在战争的第二阶段,联军空袭飞机的大部分是用来直接攻击伊军“共和国卫队”等。

伊拉克的整个防御体系如同一条“蛇”。而美军地面进攻基本是从南部的“蛇尾”开始,一线平推。实战证明,美军这种战法不仅没被“蛇头”咬到,反而很快打死了这条“蛇”。这主要得益于美军采用的“瘫痪”战法:通过持续不断、全纵深的精确空袭,小规模空降和特种部队在战前就深入到北部地区,通过对伊军防御体系全纵深的有效打击,使其防御体系处于瘫痪状态,不能成为有机整体,使“活蛇”变成“死蛇”。

四、把握战场态势,及时调整战术,确保后方的稳定

海湾战争中,美军针对伊军强大的地面作战力量和十分坚固的防御体系,在战略指导上采取了不是急于进攻,而是充分准备的策略。积极增调兵力,完成了由防御部署向进攻部署的转换。加强进攻前的各项准备,保持后方稳定。及时调整战术,延长空袭时间,进一步削弱伊军战斗力。美军空袭的首要目标之一是轰炸科战区的桥梁和后勤补给线,以孤立科战区的伊军。为了破坏“萨达姆”防线,美军派出大量特种部队与沙特部队一道,在空袭兵器的掩护下渗入伊军防线,开辟通路,为多国部队顺利突破伊军防线创造了条件。

伊拉克战争中,美军改变上次战争步步为营的战略,在第一阶段作战中,主攻方向孤立冒进,高速向伊拉克纵深推进,乃至进攻部队前锋在纳杰夫、卡尔巴拉一线受到伊军“共和国卫队”迟滞,进攻受阻时,其后方安全隐患开始暴露出来,后勤补给一时出现困难。但是,他们利用第二个作战阶段中间的间隙期对战术进行了局部调整。一是调整了空袭的重点,加强对伊军“共和国卫队”空中打击的强度,使在美军进攻正面防御的伊“共和国卫队”麦地那师和“巴格达师”遭到重创,为第3机步师和陆战第1师在第二阶段快速向巴格达突进创造了条件。二是开始“拔点”作战,即对前一阶段进攻部队绕过的、目前又威胁到美军后方交通线安全的几个伊军防御“要点”进行攻坚作战。美军主要采用空中打击与地面突袭相结合的打法,用空袭铺路,坦克、装甲车护身,切断分割,逐屋逐街地摧毁城内各抵抗据点,使伊军无“巷”可战,同时也减少了自身的伤亡,使美军进攻部队的后方安全问题基本得到保障。三是采取有效措施,加强后勤补给。如在纳西里耶地区,美军曾用坦克、装甲车辆组成一个1.5千米长的“装甲走廊”,强行掩护补给物资跨越幼发拉底河大桥;在纳西里耶城尚未攻克时,美军就利用萨达姆国际机场和城外伊军放弃的机场开辟了补给物资中转站,保持了作战中后勤补给的稳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