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刀连长尖刀兵 第二章从头开始 8

whq197988 收藏 8 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14.html[/size][/URL] 由于抬动大梁,废墟内忽然发出“嘎吱吱吱”的怪响,随之“哗啦啦”砖头、水泥滚动脱落,楼体框架开始摇摆晃动。 “快跑。” 赵军立低吼一声,推了一把身边人,众人纷纷向外狂奔。 待众人跑出废墟,均已惊得汗如水洗,回头观望,楼体框架仍在,只是虚惊一场。 “怎么样,怕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14.html

由于抬动大梁,废墟内忽然发出“嘎吱吱吱”的怪响,随之“哗啦啦”砖头、水泥滚动脱落,楼体框架开始摇摆晃动。

“快跑。”

赵军立低吼一声,推了一把身边人,众人纷纷向外狂奔。

待众人跑出废墟,均已惊得汗如水洗,回头观望,楼体框架仍在,只是虚惊一场。

“怎么样,怕吗?”

“怕,人生自古谁无死,还是处男心不甘。”

“什么呀乱七八糟的。”

“这你就不懂了,工作要干,荣誉要争,命运要拼,生活要过,娱乐更不可少。”

“不懂。”

“哎,你这兵真是当傻了。”

“------”

险中作乐,杨三壮和王喜龙调笑了几句紧绷的神经缓解了不少。

赵军立面废墟而立,刚才对里面清查只进行了一少部分,还有大半部分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沉默了三秒钟;

“干部党员出列。”

无声中,陈胜、于先洪、赫顺正、门大亮、付洪平、杨三壮、王喜龙、武昌盛-----十六名官兵站到赵军立面前,李瑞江犹豫了一下也向前一步站出。

“同志们,现在我们面对的就是一个死神,它张开的大嘴只要一闭上,我们就会为之付出生命,可是,我们能退却吗?”

“不能。”

十六个人吼声震天,李瑞江嘴虽然张开了,但确没有发出声音。

“对,不能,因为我们是军人,我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通过刚才的清查,这个废墟里还有一半没有清查到,如果还有幸存者因为没有得到及时救助而遇难,那么,我们就是间接的谋杀者,同志们,这里就是我们的战场,这里就是体现我们军人价值的地方,愿意跟我进去的请上前一步。”

除李瑞江外,所有人毫不犹豫向前踏出一步。

“谢谢你们,你们是真正的军人,二连因为有你们而骄傲。”

赵军立面向十六名干部党员敬了一个凝重而庄严的军礼。

“指导员,你就不用去了,外面怎么也得留一个干部。”

“哎,好。”

李瑞江痛快答道,答完,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然而,不待他做出反应;

“跟我来。”

赵军立第一个再次冲进废墟;

“杀”

十六名干部党员组成的救援敢死队紧随而入。

“站住,你们干什么去。”

十六名救援敢死队的后面,十多名战士也峰涌冲向废墟,李瑞江大吼一声拦住众人;

“指导员,我们也要进去救人。”

新任九班长郑春明眼睛通红。

“不行”

“为什么不行?”

“那里面太危险了,刚才进去的那些干部党员就够用了,你们不能再进去。”

“正因为危险我们才要进,同为二连一员,我们要生一起生,死一起死。”

“对,我们也是军人,这是我们的义务。”

“虽然我们不是干部党员,但我们是军人,我们有一腔热血。”

“同志们,冲啊。”

郑春明为首的几个战士这一嚷叫,嚷出了所有人的血性,李瑞江顾得了这边顾不了那边,转眼间只剩他一个人呆立于废墟之外,两眼望着废墟入口那张开的大嘴,李瑞江一咬牙一狠心一跺脚也冲了进去。

不远处,这一幕被电视台记者摄录了下来,刚刚赶到的陈国强也尽收眼底。

十分钟后,一名幸存者被抬了出来;

二十五分钟后,三名遇难者尸体被抬了出来;

三十分钟后,两名幸存者被解救出来,其中一个还是孩子;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再无所获。

一个小时后又一名幸存者被送出来;

两个小时后整栋废墟被清查了个遍,再无生命痕迹,所有人撤出。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

脱出险境,大半官兵瘫倒在地,又累又饿再加上高度紧张和担惊害怕,所有人的心理都达到了极限。

赵军立扫视着手下的官兵们,突然眼眶湿润,热血上涌胸口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默默的抬起右手向或站、或坐、或倒的官兵们,无声的敬了一个军礼。

官兵们都愣住了,被赵军立这一个突然的军礼搞蒙了,所有人都望向赵军立,当看到赵军立眼中闪烁的泪花和满面的激动之色,一切尽在不言中,陈胜面向赵军立也敬了个军礼,门大亮、付洪平也抬起了右手,杨三壮、王喜龙等等所有人,倒着的,坐着的都站了起来,全连官兵也向赵军立回以了一个满含感情的军礼。

从发现这一支部队后,电视台记者就将镜头一直对准了二连官兵,将一幕幕画面摄录下来,而一直未离开的陈国强也紧密关注着二连这支部队官兵。

搜救工作一直持续到傍晚才宣告结束,在事故现场每人吃了两份盒饭简单踮了个底,队伍又被拉进市第一医院,合兴居大厦坍塌造成的伤亡人员全部集中到了这里,因为失血伤员太多,医院供血严重不足,一部分血型开始出现断缺,赵军立从120急救人员口中得知这一消息后,带领全连官兵从事故现场又转战到第一医院。

合兴居大厦坍塌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医院供血严重不足,部分血型断缺,这一消息通过电视台早以传播了出去,各大高校学生、教师,各大工厂工人、公司职员、当地市民等等各色人群纷纷赶来将医院挤了个水泄不通,院方在室外临时设立了数十个采血点,当赵军立带队赶到医院时,无论是采血室还是各采血点都已爆满。

部队进入医院的一刹那,立时一个镜头对准了他们,在事故现场的那个电视台记者也转移到了医院。

这是一支刚从抢险第一线下来的部队,消息很快传遍开来,部队一下被万人嘱目;

“解放军同志,你们抢险已经很辛苦了,献血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吧。”

“是啊,你们已经劳累一天了,赶紧回去休息吧。”

“我们这里有这么多人,每人献出一升血也够用了。”

“部队官兵也是血肉之躯,我们不能什么都靠你们,把你们累坏了,我们也心疼啊。”

“------------”

人群中嚷声一片,纷纷要求部队官兵刚从抢险线上下来不能再献血了。

“赵连长,现在医院供血已经远远供大于求,而且还有这么多人再等待献血,你们已经劳累一天了,让战士们都回去好好休息吧。”

院方王姓负责人也在劝阻。

赵军立婉言回绝了众人,来到医院,医院就是战场,如果没有献血就回去,那就等于临阵脱逃,拗不过赵军立,所有献血者最后纷纷让位先让部队官兵献血,然后好让他们早点回去休息,对于这一点赵军立没有再推辞,当为部队官兵采血时,医护人员眼圈红了起来,站在附近静静等待的献血者也都被泪花打湿了双眼,只见官兵们的手掌上泡茧相连血肉模糊看不到一处好皮肤。

“疼吗?”

正在为赵军立采血的娇美女护士柔声轻问,只见她一双黑亮明媚的大眼睛里泪水朦胧,轻轻的拿着药水为赵军立清洗手上伤痕。

“呵呵,不疼。”

赵军立轻笑,此时在所有官兵面前都上演了同一个画面,同一声轻问、同一个眼神、同一种关怀,官兵们虽然面上都是淡然,但他们的身上已是热血沸腾,他们的心里已是激荡澎湃。

这一幕画面又被镜头记录了下来,当官兵们献完血,又接受完美女护士们对伤口的清理要离开时,现场爆发出了热烈而长久、震憾人心的掌声,站在一四一车上,车辆缓慢开动;

“敬礼。”

赵军立大声下达命令,两辆车上,站成整齐四列的官兵“刷”面向献血者面向白衣天使敬了一个满含军民鱼水情的军礼。

“哗-----”

掌声更加激烈。

“礼毕,咱当兵的人,一起唱----”

“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只因为我们穿着这朴实的军装------”

在嘹亮的军歌声中,军车驶出医院,驶向返回部队的路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