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2.html


项王镇位于湖东西部,傍山临湖,在抗日战争时期,由于日军兵力空虚,鞭长莫及,并没有对其实行占领,只是时不时的下乡扫荡一下。这就造成此地经济畸形的繁荣,这里也就成了国共土伪角力的地方。此时,吴良行刚刚占领此地,让侄子吴可淮镇守,加大了收税力度,眼看着滚滚财源,往老吴的口袋里淌,真让老吴作梦都会笑醒的。可是,日本人坐不住了。三洋野合少佐下令皇协军拿下吴庄集,其实是项庄之剑,意在项王镇。因此,昨晚,他一再打电话叮嘱侄子,出兵攻吴庄集,点到即止,意思一下就可以,打得下打不下是日本人的事,叫他一定要确保项王镇的安全。他吴可淮一定要坐守项王镇,派个副手带点兵出去应付一下日本人就是了。那吴可淮也是一个精明人,整个湖东地区,就项王镇肥水最厚,丢了它就丢了老爷子命根子,也丢了自己的前程和油水。自从镇守项王镇以来,荷包里的光洋就没有断过,咣当咣当的响个不停,神仙一般的快活。得了,还是听二叔的话吧,他叫来马副营长,让他从二连三连各抽调两个排,伪装成一个营,明天一早支援张无成攻打吴庄集去。甭管打得下打不下,傍晚一定要带兵回来。

马副营长得到命令,心中好象吃了定心丸,反正明天打战就是做做样子,喊几声杀呀,又消退真冲上去,完事就回来,很轻松的任务。于是,第二天一早,天刚蒙蒙亮,士兵都扎束停当,个个都耀武扬威地上路了。一路上,也不派个侦察兵,走走停停,来到一处小树林,离吴庄集不过六里地了。大家更高兴了,唱歌的唱歌,说话的说话,也忘了这是干什么去。忽然,从两旁的玉米地里传出一阵枪声,马副营长只一呆,他的马就中弹了,他就被摔到了马下。这是怎么回事啊?突然袭击?是新四军游击队吗?他慌作一团,立即命令部下顶住,回撤。伪军听到一个撤字,哗的一声,也无心恋战,转身就往项王镇方向跑。谁知,前面又响起了枪声,手榴弹的爆炸声。马副营长一看势头不妙,立即组织所有的四个排,两个机枪班开路,企图撕开一个口子,向项王镇逃命。这时,战场形势一片大乱,伪军和游击队互相追击,杂乱无章地混战在一起。眼看后面新四军大队掩杀过来,马副营长把一切豁了出去,亲自端着机枪,带着四个排散兵往前攻击。霎时,把正面防守的游击队阵地冲垮了,伪军抓住战机,一窝蜂的涌出去,等后面的新四军大队赶上来,伪军已逃远了。

王华盛望着伪军冲过的地方,微微皱眉,半天也没有说出一句话。山豹子此时已经是排长了,他满身是血的跑过来,向王华盛认错,异常坚决地请求处分。

昨晚,布置战斗任务时,山豹子被放在后面,准备阻拦溃军,收拾战利品的。为此,山豹子心里不痛快,还跟王华盛闹别扭,说不把他安排在主力进攻的位置,就是对他不信任。谁知,战一打响,伪军们不向前冲反而掉转屁股朝后闯,三百多伪军一齐压向他,让他拣了一次硬战打。可是,打是打了,敌人没阻拦住,自己这一个排只剩一个班了。只恨伪军冲得太猛,太快,五分钟没到,就撕破了口子,逃走了。

王华盛摇摇头,说道:

“这不怪你,是我事先对敌情估计不足,只在这个方向安排了一个排。是啊,谁能想到伪军一听到枪响,就放弃了作战任务,就往后退呢?它根本就不考虑无法向日本鬼子交差。要说过失,是我的过失,这是一个战场指挥员不成熟的表现。应该在战前将什么可能都预料到,打的时候就从容多了。”

营长李大根也走了过来,说这一战打得太窝囊了,才刚刚接上火,黄皮狗就跑了,下一战怎么打?项王镇的伪军是绝对不会出来了,要不,到吴庄集去凑凑热闹?

王华盛说,吴庄集现在是桂军在打,我们一旦参与进去,就变成三方作战了。因为桂军最近又枪杀和活埋了我多名地方干部,结的仇是比较深的。我们一上去,到底是打桂军呢,还是打伪军呢?说不定我们还会遭到他们双方的联合夹击。

李大根说,那怎么办,再撤回根据地去?不妥当吧。大家都调整过来了,渴求一战呢。这么回去,实在窝囊。

王华盛想了一想,不如集合部队,到项王镇外围去。咱封锁项王镇,让伪军的物资进不了,让商人农民不进镇交易,把吴可淮困死,等式逻辑他撤退的时候,再寻找战机,一举歼敌。这一招叫围而不攻,竭泽而渔。

众人听了之后,都觉得好,这样打战。费力不多,损耗不多,又可以练兵,何乐而不为呢?于是,游击队主力往西挺进,开到了项王镇周边地区,暂时隐蔽在农村里。

说起来,现在的游击队成分太复杂,完全出自真心抗日诚心参加革命的人并不多。部队原本只有七八十人,后来收编了瘦猴子的土匪兵,才扩充到三百多人。因此,王华盛还不敢把这支部队随便投入一次大战中去,怕到时会炸锅的。瘦猴子本人虽然被派到皖南去学习了,但他的部下匪气难除,又干过伪军,又干国民军,又回到当土匪的老路上来,在这种情况下,要想保持完整,怕是很不容易。尽管一再的加强思想行为教育,但积习难改,偷鸡摸狗,赌博,酗酒,时常有之;甚至还有人偷偷抽大烟,嘴上的脏话臭话一大堆。根本就不像一支革命的部队。这一次住到老百姓家里,对军纪也是一次大考验。每天,王华盛都派出值勤小队,各处巡视,发现问题,立即处理,总算稳住了形势,没有出什么大乱子。

王华盛正在思考攻打项王镇的办法,值星官山豹子闯进来,脸色气得发紫,跺着脚报告,真给游击队丢脸啊。说他抓住了一个人,正在强奸一个小地主的媳妇,让他逮着个现行,怎么办?要不要现在就一枪崩了这狗家伙?

王华盛拦住了他,说,且慢,先要审问,将这个人的材料整理清楚,再通过群众揭发,召开群众公审大会,再枪毙不迟。

山豹子说,枪毙一个坏蛋,还这么麻烦?真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王华盛说,不然,这是新四军做事的风格,既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更是通过这件事,来教育全体指战员和广大人民群众。你说,这一举数得的事,我们为什么不做?小周,饭是要一口一口的吃的,急不得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