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7南京保卫战:浴血战场:处处忠骨卫我家国

小宝哥哥 收藏 0 855
导读:浴血战场:处处忠骨卫我家国      车水马龙,高楼林立,南京街头也许与中国其他都市无异。然而,因为这里是南京,几处地名,就拨动历史深处的心痛。虽然车流不息,人流不止,只要站到那几处,思绪便停顿,便回旋,直到霓虹灯随夜色海一样漫过来。   抱憾中华门      从市中心出发,向南行车不过lO分钟,眼前便出现一座古代城楼。      高约6层楼.城墙绵延东西,三道拱门各宽近4米。青石累累,苔藓遍生。三个金字斑驳:中华门。      1937年12月8日,日军指挥官松井石根下达总攻击令,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浴血战场:处处忠骨卫我家国


车水马龙,高楼林立,南京街头也许与中国其他都市无异。然而,因为这里是南京,几处地名,就拨动历史深处的心痛。虽然车流不息,人流不止,只要站到那几处,思绪便停顿,便回旋,直到霓虹灯随夜色海一样漫过来。


抱憾中华门


从市中心出发,向南行车不过lO分钟,眼前便出现一座古代城楼。


高约6层楼.城墙绵延东西,三道拱门各宽近4米。青石累累,苔藓遍生。三个金字斑驳:中华门。


1937年12月8日,日军指挥官松井石根下达总攻击令,狂轰滥炸三天三夜后,城墙偏西的中华西门撕开近百米缺口,中国守军88师官兵随城墙坍塌坠落,日军由此疯狂涌入。


正门墙石坚固,日军炮轰只在中间拱门上留下一处明显痕迹,青石炸裂,露出内层红砖。守卫中华门的是刚刚从淞沪战场上退下来的87、88师。他们在没有给养的情况下,徒步300余公里,来到南京。而日军方面,则是装备精良的9个师,30万人。


日军从光华门、中山门、中华门等多路攻入南京,作为南大门的中华门最后一个陷落。中华门历经千年风雨,毁坏最严重时期,便是抗日战争。城头垛口,斑斑弹孔正对处是雨花台。88师262旅旅长朱赤,就在那里倒下。


血染雨花台


到达雨花台,正值夏日正午。乳白色花岗岩几乎覆盖了雨花台。不见朱赤的鲜血,也不见集束手榴弹爆炸留下的弹坑。登上雨花台最高处,两军交战主战场,不过是一个坡度平缓的小山头。望下去,一马平川。在飞机大炮发明之前,也许易守难攻。


1937年12月9日起,日本第6师团在谷寿夫指挥下猛攻雨花台。南京西、南两个方向的小山丘很快失守,雨花台危在旦夕。日军头戴钢盔、手持三八枪,在飞机大炮掩护下,从山脚杀上来。而守卫阵地的262旅此时只有沟堑战壕和有限的武器防守。


第一天,在守军的顽强抵抗下,敌人进攻失败,落日下的阵地出现了暂时宁静。天黑,朱赤亲赴战壕,组织战士们收集日军留下的武器。朱赤嘱咐手下,将军中所有手榴弹集中起来,准备做地雷用。战壕就在今天脚下石阶下面。当晚,朱赤手下工兵连开始行动,一箱箱集束手榴弹被埋到地下,捡回一支支步枪。天蒙蒙亮,日军攻势又起。集束手榴弹大显神威,一次次阻断敌人进攻。这样一个小小的山头,朱赤部队守了4天。


11日,日军再次发起猛攻,对雨花台阵地狂轰滥炸,朱赤只剩一个特务连的兵力。突围无望。他命令士兵将几十箱手榴弹的盖子全部打开,用绳子把导火索串起来,摆在阵地前沿,等到日军进攻至阵地前沿时,几百枚手榴弹全部爆炸。日军血肉横飞。终于弹尽,日军再往上冲,没有遭遇任何阻挡。朱赤身中日军子弹而亡,口袋里还放着结婚照片和一封未寄出的家书。朱赤阵亡后,旅长高致嵩继续作战,亦血洒雨花台。12月12日,雨花台失守。


安魂光华门


光华已无门。


1937年12月,原籍江西宜春的87师259旅旅长易安华奉命驻守中华门右翼阵地,即光华门、通济门一带。他把妻子和孩子送回老家,临别时说:“等着领我的抚恤金吧。”12月10日上午,日军炮轰光华门。易安华率259旅、陈颐鼎率261旅奋勇抗击。教导总队长桂永清中将调炮兵团立即入城,设阵地于明故宫,援助前方守军。


下午3时,日军推进到光华门下护城河。易安华亲率一个加强团向东北方向的敌阵穿插。261旅陈颐鼎旅长率两个加强营由北向南猛攻。


晚8时,又一支十余人的日军敢死队冲入光华门外城门洞。团长谢承瑞率守军将汽油灌进城门洞并投下火种,火烧日寇。易安华头、腰、臂5处受伤.但坚持不下火线。次日,日军猛攻雨花台阵地。三面包围中华门。12日,易安华得知雨花台失守,指挥部队向唯一的缺口莫愁湖方向出击。转移途中,中弹牺牲。南京保卫战中牺牲的将级军官,尸首都无处可寻。也可以说,南京处处埋忠骨。


背水挹江门


自古以来,南京若是失守,从挹江门逃往长江,渡船而走,是唯一生路。战前,唐生智为了“破釜沉舟、死守南京”.让两艘可坐七八百人的轮渡开去汉口,只剩几艘小火轮,还交由36师看管,不许守城官兵私自渡江。然而战事即起,10万守军溃败,原本称为“逃生之门”的挹江门成了死亡集中地。南京代市长、宪兵司令部司令肖山令随人流涌到这里时,只见挹江门城门紧闭,下面挤满士兵百姓。秩序混乱。守城的军队还没有接到撤退命令,不肯开门放行,有人借助水管攀爬,有人从城墙上摔下去,跌断了腿,有人掉进河里。


兵临城下时,肖山令不愿随唐生智撤退。雨花台、紫金山战事吃紧,他急调宪兵部队支援。现在溃退江边,他更不许部队乱了阵脚,命宪兵部队就地抵抗。追杀的目日军没有料到,败退之军还有心抵抗,并且是背长江水一战。


到了中山码头,码头无船,日军在此射杀四五个小时,5.1万多名中国军民死亡,长江水为之变色。


肖山令战斗直到弹尽。举枪自杀。死时,半截身子在江水中立着。他是南京保卫战中牺牲级别最高的将领。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