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7南京保卫战:26名中山陵留守卫士,付出生命代价

小宝哥哥 收藏 0 1240
导读:梦中的父亲      赵斌记有关父亲赵致广的记忆所能抵达的最早时段,是上世纪40年代初。他还记得母亲所讲述的父亲赵致广的点滴生平。赵致广出生在河北宛平县城,原为北平市公安局一位交通警察。1929年护送孙中山先生灵柩到南京,便扎下根来。赵斌的母亲是南京榆林庄人。“母亲跟我所讲的,非常有限。后来我能记得的更不多。她告诉我,我出生在南京大屠杀发生前5天。父亲上战场之前,曾搂着我睡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他把母亲和我都送到乡下避难去了。从那以后,我们再也没见过父亲。”      这段话来自赵斌卧室桌上的一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梦中的父亲


赵斌记有关父亲赵致广的记忆所能抵达的最早时段,是上世纪40年代初。他还记得母亲所讲述的父亲赵致广的点滴生平。赵致广出生在河北宛平县城,原为北平市公安局一位交通警察。1929年护送孙中山先生灵柩到南京,便扎下根来。赵斌的母亲是南京榆林庄人。“母亲跟我所讲的,非常有限。后来我能记得的更不多。她告诉我,我出生在南京大屠杀发生前5天。父亲上战场之前,曾搂着我睡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他把母亲和我都送到乡下避难去了。从那以后,我们再也没见过父亲。”


这段话来自赵斌卧室桌上的一张报纸。对于“父亲最后一次离开家时,对母亲说了些什么?”的问题,赵斌哽咽了几次,半晌没说出话,泪珠在眼睛里来回滚动。“那个生离死别啊……”他不愿重提往事,努力了很久说,“一切放电影一样在我脑海中。”


匆匆离去的赵致广没有给妻儿留下任何信物。这成为赵斌许多年来难以填补的缺憾。


南京城被攻破之后,母子俩一边乞讨,一边寻访赵致广的下落。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中,赵斌母子幸以存命,却无法获知赵致广的点滴情况。


至1949年,赵斌的母亲因病去世,寻找父亲的任务就落到了赵斌一人身上。从外婆那里听说的父亲身高五尺(约1.65米),他性格温和、重情重义,与中山陵附近的居民关系也很融洽。遇到有人违令上山伐木,他只是劝回,并不严斥。他与山下一个普通农夫结为兄弟,并认了他的孩子为义子。多年以后赵斌与这家人还有往来。


然而关于父亲赵致广的下落,赵斌此后亦一直未找到答案。“那几十年间,我做梦都梦到找到了父亲。可是找遍了多少地方,打听了多少人,一点消息都没有!一个人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否还在,到底在哪里,那感觉就像一根草在水上漂着,怎么也找不到根!”


找到了父亲


‘我女儿在南京中山陵工作,1989年的一天,她参观孙中山纪念堂,突然打来电话:‘爸爸,我找到爷爷了!’我心头一喜,可是接着她说:‘照片下面写着在二条巷被害’……”


循着这条线索,赵斌来到南京档案馆查找父亲资料。听说是赵致广后人,档案馆人员几分钟就找来了资料。“我一看你的脸马上就找到了,你跟你父亲长得真像!”工作人员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那天是我第一次真切地看到父亲的照片。一看到照片,我的心里就不是个味儿了。”赵斌有些哽咽,“小时候外婆家邻居都说,进宝(赵斌小名)长得跟致广才像呢!”外婆曾给赵斌看过一张父亲的半身照片。照片上,父亲没有戴军帽,穿着呢子制服,胸前斜挎武装带,很是英武。但这张仅有的照片被毁于文革时期,赵斌记忆里,只留下模糊印象。


档案馆提供的照片,贴在赵致广1929年加入孙中山警卫大队的《保状》上:“赵致广,男,河北宛平人,人品方端……”当时同赵致广一起在南京牺牲的孙中山警卫队队员共有26名。赵斌曾特别留意过与赵致广同时牺牲的其他中山陵卫士后人的联系方式。他给他们发出了7封信,只收到过一次回音。


此后几年,赵斌开始到处寻找有关父亲的资料。至1995年,赵斌将他所找到与父亲有关的资料整理出来,送到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展出。


2004年3月8日,退休在家的赵斌成为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第一个义工。“我不要一分钱报酬。在那里做事情,我有一种安全感。我觉得离父亲很近很近。我想他如果在天有灵,也会很愿意我这样做的……”


父亲的抉择


赵致广生命的最后一页永远定格在他40岁那一年,定格在1937年12月14日,黑云压城的那一天。


孙中山纪念馆提供的《总理陵园警卫大队抗战阵亡官兵统计表》上,24个竖列,4道横列,记录着24人的职级、姓名、殉难详情(只有地点)和死亡日期。赵致广等4人名字下面是“二条巷被害”,队副温燕等3人在不同地点“被害”,其他人名下都是“阵亡”。


赵斌说,“阵亡”指直接遭炮火击中而死亡。“被害”则是在受伤后丧失抵抗能力的情况下被杀。


1937年12月10日,日军16师团第33旅团从麒麟门出发,进攻紫金山麓。留守中山陵警卫处的26名中山陵卫士,副大队长(队副)温燕任总指挥,分队长黄惠三、刘祥、郑世泉、陈贤,中士班长赵致广、郭培光、游英为骨干,分率数名卫士,各领任务,协同中国守军——南京教导总队,布防在紫金山各处,共同御敌。


12月12日,队长刘祥首先在五棵松阵亡。守军一面抵抗,一面退向陵墓。区绍维、黎杰华等18名卫士先后分别在二道沟、灵谷寺、明陵东村牺牲。当天,日军以炮轰击中山灵堂,破坏中山陵多处设施。为保存力量,温燕命班长赵致广、郭培光等由中山门进入城内。


在四方城休息一会,赵致广等6人进入城内,分成两路,他带领的一行四人退到二条巷,继续与日军周旋,最终全部牺牲。


多年以后,孙中山贴身卫兵范良见到赵斌时,不由潸然泪下,拉着他说:“我对不起你!”原来。1937年12月,日军兵临城下,中山先生的遗体确实不能运往重庆,中山陵卫士成员写下决心书,“与中山陵共存亡”,并在孙中山陵寝旁举手宣誓。后国民政府考虑到敌我力量悬殊,而日本方面破坏孙中山遗体的可能性不是太大,最终决定留下人继续守卫陵寝。


赵致广原本不在这26人的留守名单之中。但是他说,自己从北京一路护送国父灵柩到南京,一心忠于中山先生,且有誓言在前,坚持替换了孙中山贴身卫士范良,让后者跟随着大部队一同撤往重庆。


这一留守,意味着什么,与赵致广一同留下的20余名卫士都很清楚。刚刚吻别出生才5天的幼儿,赵致广为何会作出这样的决定?烈士不在,也无人能给答案。


赵斌说,中山陵卫士的留守,以付出生命为代价。他们虽有对生命和家庭的眷恋,但更多的是为国捐躯的悲壮。他说他理解父亲。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