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刘公岛保卫战

水师军品2 收藏 1 348
导读:日军占领了威海卫城和南北两帮炮台后,周围陆地上的清军已经全部扫清,便以海军舰艇部队为主,在陆军部队的配合下,对刘公岛及港内的北洋舰队发起了全面的进攻。 日军鱼雷艇偷袭北洋舰队 1895年2月3日,日本舰队排成单列纵阵,在威海港口外进行挑衅。上午10时,日本舰队驶往港湾南口,首先对刘公岛上的东泓炮台发炮轰击。这时,南帮炮台上被清军破坏的7门大炮已被日军修好,并被日军用来向刘公岛上的东泓炮台进行轰击。海岸炮台与日本舰队一起,对刘公岛形成了夹攻之势。虽然战局对北洋海军极其不利,但北洋提督丁汝昌

日军占领了威海卫城和南北两帮炮台后,周围陆地上的清军已经全部扫清,便以海军舰艇部队为主,在陆军部队的配合下,对刘公岛及港内的北洋舰队发起了全面的进攻。



日军鱼雷艇偷袭北洋舰队



1895年2月3日,日本舰队排成单列纵阵,在威海港口外进行挑衅。上午10时,日本舰队驶往港湾南口,首先对刘公岛上的东泓炮台发炮轰击。这时,南帮炮台上被清军破坏的7门大炮已被日军修好,并被日军用来向刘公岛上的东泓炮台进行轰击。海岸炮台与日本舰队一起,对刘公岛形成了夹攻之势。虽然战局对北洋海军极其不利,但北洋提督丁汝昌及广大将士并无惧意,拼死而战。双方炮战一天,日本军舰始终无法接近威海卫港口,最后不得已而退。



日军海陆夹击刘公岛没有奏效,便决定用鱼雷偷袭。但鱼雷偷袭北洋舰队并非轻而易举之事。2月3日,日军鱼雷艇偷袭未能得逞,只得败退而逃。2月5日,日艇再次偷袭,击中了定远舰的尾部,舰体受到严重破坏,定远舰驶到刘公岛南岸海摊处搁浅。2月6日,日艇发射鱼雷,击中来远舰,舰内30余人全部遇难。同时,练船威远号和差船定筏号也中雷沉没。当天下午日本联合舰队又对刘公岛发动海上进攻,经过激战,日本舰队再次被击退。2月7日,日本联合舰队司令伊东祐亨决心一举攻下刘公岛,全歼北洋舰队。北洋舰队各舰与刘公岛、日岛炮台进行还击。日军的旗舰松岛号、桥立号舰、秋津洲号、浪速号都中弹受伤,日本联合舰队遭此损伤,气焰为之一挫。而恰在此时,北洋舰队鱼雷艇管带王平等军心动摇,密谋逃跑。王平一伙民族败类所制造的逃跑和叛变事件,不仅削弱了北洋舰队的势力,更影响了清军的士气,对刘公岛战斗造成了极为严重的恶果,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萨镇兵死守日岛炮台八昼夜



在刘公岛保卫战中,日岛炮台始终是日军进攻的重点之一,因而战斗打的格外激烈。当日本舰队右军追击北洋舰队鱼雷舰队的时候,日本舰队左军则向日岛炮台的清军发起了更加猛烈的攻击。在刘公岛保卫战最艰苦的时候,丁汝昌把守卫日岛炮台的重任,交给了萨镇兵。日岛炮台守将萨镇兵,身先士卒,英勇顽强,受到将士们的爱戴和赞扬。日岛威海南口水域的中流砥柱,日岛炮台,是刘公岛的门户,守住日岛炮台,可保刘公岛安全无忧,日岛炮台如果丢失,刘公岛就危险了。刘公岛保卫战打响以后,萨镇兵始终坚守岗位。威海湾南北两帮炮被日军攻占后,日岛炮台更成为日军进攻的重点。从1月30日到2月6日,日岛炮台整整激战了8天,始终没让日军向威海湾越进一步。2月7日,日岛炮台保卫战更为激烈,但毕竟与日军力量相差悬殊,经过一天的殊死搏斗,虽然打退了敌人的进攻,但日岛炮台本身的损失也很严重,日军的成百上千发炮弹,把日岛炮台炸得面目全非,炮不能用,弹药全无,丁汝昌只好下令放弃这座失去作用的炮台,萨镇兵含着悲愤的泪水,率领守军撤回刘公岛。


北洋将士盼援军望眼欲穿



日岛炮台被迫放弃后,刘公岛仍然屹立在威海湾。2月8日,日本联合舰队在威海港湾口外警戒,以防备北洋舰队逃跑,并不时开炮挑战,丁汝昌深感单凭一座孤岛势难久守,便决定派人赴烟台求援。丁汝昌率军守卫在刘公岛,日夜期盼着援军的到来。确实,根据当时的情况看,刘公岛能否支撑得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援军能否到来。2月7日和2月9日丁汝昌两次致电催促援兵速救,但是,徐州镇总兵徐风楼的马队3营刚到潍县,又被李鸿章奏请清政府调往直隶。其它各营则行动迟缓。直到刘公岛陷落时,援军仍距刘公岛很远。丁汝昌盼望援军的打算彻底落空,刘公岛的陷落势不可免。



右翼总兵刘步蟾悲愤自杀



由于援军久盼不至,刘公岛的形势更趋恶化。为了不让受伤的军舰落入日军之手,丁汝昌无奈于2月9日,炸沉了靖远舰,并在定远舰的中央要部装上棉火药,将其炸毁。2月10日,誓与军舰共存亡的右翼总兵、定远舰管带刘步蟾在极度悲愤中自杀记亡,时年仅44岁。



北洋提督丁汝昌以身殉职



刘步蟾的死,引起了丁汝昌的极大悲痛。2月11日,东泓炮台台失守。到了晚上他接到所派水手的汇报,得知率领鱼雷艇队逃跑的王平逃到烟台后,谎报军情说刘公岛已经失守,因而驻烟台的清军未来救援。在援军无望的情况下,他深感悲愤欲绝,拒绝伊东祐亨的“劝降书”,于1895年2月12日凌晨4时,饮下了满满的一杯鸦片。鸦片的药力是慢慢地发挥作用的。深冬的太阳露出了大海的海面,丁汝昌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时年59岁。



丁汝昌为国捐躯、宁死不降,表现了中民族的崇高气节。但腐败的清政府却把丁汝昌作为战败的替罪羊,下令交刑部治罪,丁汝昌殉国后,棺柩加三道铜箍捆锁,以示戴罪,砖丘于其原籍村头不得下葬。至宣统二年,丁汝昌才得以昭雪。



牛昶昞、程壁光屈膝投降



抗降派将领死后,主降派即占了上风。牛昶昞把丁汝昌大印交给了美籍洋员浩威,假借丁汝昌的名义投降。浩威亲自起草降书,然后由牛昶昞\\盖以北洋海军提督印,并决定派广丙舰管带程壁光送到日本联全舰队旗舰。1895年2月14日下午3时半,牛昶昞、程壁光再次来到日舰松岛号,交出中国将弁、洋员名册以及陆军编制表,清军共计投降陆军官兵2040人,海军官兵3084人,合计5124人,并在日军起草的《威海降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威震一时北洋海军全军覆没



2月17日上午8时30,日本联合舰队以松岛舰为首,其余舰只紧随其后,从百尺崖起航,列成单纵阵形,各舰高悬军旗,鱼贯自北口进,徐徐驶入威海港,10时30分,北洋海军10舰,都降下中国旗,而换上日本旗,刘公岛炮台也升起了日本旗。



曾经一度威震远东的清朝北洋舰队,就这样全军覆没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