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贷款换石油谈判进细节 贸易每年3千万吨

sunsky2020 收藏 1 112

2008-11-29 13:34:04

中评社北京11月29日电/11月28日,中俄“贷款换石油”第二轮谈判进行至第六天。据悉中方已经倾向于同意采用固定汇率,但是谈判双方在汇率区间上仍迟迟不能达成一致。如果谈判顺利,两国最大原油贸易量将达到每年3000万吨。

新民网报道,11月28日,中俄“贷款换石油”第二轮谈判第六天,这已经超出了预定的谈判期限两天。

“贷款换石油”这是新近的简略说法。这是关于中俄能源管道的最后“仪式”,一条从俄罗斯伊尔库茨克州的泰舍特至科济米诺湾段的输油管道(泰纳线,东西伯利亚-太平洋石油管线)开工日期敲定,其中国支线也即将破土动工。

从1994年至今,已经反复了14年。现在就等一系列细节的最后敲定。“俄方代表团将返程的机票推迟到了周末。”一位接近谈判的人士告诉记者。

这是第二论谈判,稍早前双方的乐观估计,这或将是最后一轮。乐观情绪甚至给出了这轮谈判的结束时间表:11月25日。

11月23日,由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和俄罗斯石油管道公司(Transneft)组成的谈判代表团到达北京,代表团由两家公司副总裁带队。中方与之对阵的是中石油、国家开发银行及相关政府机构的谈判代表。

这是一个星期天,俄方代表团到达北京之后,直奔国家开发银行,就前一轮谈判中分歧最大的利率问题展开新一轮谈判。

相比14年之中的波折,谈判看起来属于一些细枝末节:中俄双方将对此前达成的贷款换石油具体合作条款进一步细化,如利率等。毕竟在10年前,双方即已经有过贷款换石油的合作先例。

10年前,还藉藉无名的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即依靠中俄第一轮“贷款换石油”异军突起。当时与中方谈判俄方公司是尤科斯,当时俄最大的石油公司,与中方交手的是首富霍多尔科夫斯基。

24日,星期一。谈判地点正式转移到位于北京三里河的钓鱼台国宾馆。但就在当天,中俄双方在看似细枝末节的技术谈判中,进入胶着。

记者获悉,除了利率问题继续成为商讨重点之外,越来越多的细节问题被纳入讨论的范围。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为了尽快促成协议签署,中方已经倾向于同意采用固定汇率,但是谈判双方在汇率区间上仍迟迟不能达成一致。

25日,星期二。这天,守候的中俄记者,没有等来谢钦。谢是俄副总理,也是中俄副总理级能源合作协调机制俄方负责人。谢钦未来,按照谈判惯例,这意味着谈判离成功和正式签约,还要继续等待。

俄罗斯驻华大使馆相关人士也向记者表示,谢钦副总理的访华之行仍在积极准备之中,但具体时间“要视谈判进展而定”。


新“贷款换石油”

新的分歧仍存在。如在供油方式和总量上的分歧。中方认为两国的长期供油合同应当争取在管道运输之外,继续进行铁路原油运输,如果谈判顺利,两国最大原油贸易量将达到每年3000万吨。

此外中俄合资的东方石化(天津)公司将不会成为这些进口原油的惟一承接商。但俄方则坚持将所有原油都经由“泰纳线”石油管道中国支线,直接输往东方石化(天津)公司。

在这些因素之外,东西伯利亚-太平洋石油管道俄罗斯境内64公里的中国支线将由哪方负责建设,双方也未达成最终的一致。

不过相比之前的管道走向等大问题,这些已经是小问题,但仍需智慧处理。

10月28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访俄期间,中俄双方在莫斯科签署《关于在石油领域合作的谅解备忘录》,该备忘录为两国"贷款换石油"的计划奠定了政府合作的基础。

根据框架性协议,中国将分别向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和俄罗斯石油运输公司(Transneft)提供150亿美元和100亿美元的贷款,以换取在未来15年内,从俄罗斯进口3亿吨原油的长期供油合同。

此即新中俄“贷款换石油”计划,也是中俄第二次“贷款换石油”模式。

11月12日,由于谈判双方在贷款利率和贷款担保上存在分歧,第一轮谈判结束。直到11天后,新一轮谈判改在北京启动。

但是被寄予厚望的第二论谈判,并没有如预期的一要顺利达成协议。

11月27日,在谈判原定的签约时间过去两天之后,俄罗斯石油公司总裁谢尔盖.博格丹奇科夫向俄罗斯媒体“放话”,俄罗斯石油公司尚未同中方就贷款问题达成协议,合同也尚未签署。

关于谈判仍未达成一致的原因,他解释说:“一切都有可能。贷款总额在谈判过程中也可能变化。”

从最初的贷款利率分歧、合同细节分歧,再到贷款总额可能发生的变化,这些看似细枝末节的技术问题,被提起。这些只是谈判可见的部分。

博格丹奇科夫同时也意味深长表示,第二轮谈判仍在继续,暂时还没有结束。

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谈判进展曲折,但在10月28日两国总理签署《关于在石油领域合作的谅解备忘录》之后,本次合作的基本框架已经确定,虽然细节仍有待确定,但是在政府层面上已经不存在阻力。


问题似乎已经成为企业间的利益分配问题。

11月20日,国际油价跌至每桶48.64美元,创下自2005年以来的最低值。随着油价的下跌,俄罗斯的能源收入大幅下滑,各大能源巨头也陷入流动性危机之中。这是俄方一改在过去几年中强硬的谈判态度的机缘。

俄罗斯副总理谢钦在接受俄媒体采访时透露,正式的“石油换贷款”商业合同将于11月25日前准备完毕,2009年3月1日前正式签署。中方也将在2008年底前向Rosneft提供50亿美元的先期贷款应急。

中方则从未对该时间表做出明确的公开表示。对没有最后确定的协议,中方有谨慎的理由。毕竟已经耐心等待了14年,中方更多关注的是,本次的合作能否长期,是否稳定得到落实。

“十几年的谈判都谈下来了,还急在这几天么?关键是要尽可能地一次性把以后合同执行当中所有可能的情况都考虑到,以确保合同的长期顺利执行。”知晓谈判进程的人士告诉记者。


俄罗斯石油公司之谜

在中俄石油合作谈判的历史,俄罗斯石油公司一直是最重要的参与者之一。

作为俄罗斯目前最庞大的两大能源帝国之一,俄罗斯石油公司在成立之初弱小得简直可以忽略不计。他的迅速崛起,却与中俄第一次“贷款换石油”合作直接相关。

1995年9月29日,俄罗斯联邦政府决定成立国有的开放式股份企业——俄罗斯石油公司。在成立之初的几年,只继承了前俄罗斯石油部的一部分空壳企业。苦于没有高产油田的俄罗斯石油公司举步维艰。

在1998年俄罗斯金融危机期间,俄罗斯石油公司更是一度面临是否能够继续生存下去的痛苦抉择。金融危机使公司的财政状况严重恶化,对所属企业的资产失去控制。到1998年末,这个由30家大企业组成的公司,总资产尚不足5亿美元。

随着俄罗斯石油公司领导层的更换,该公司艰难的挺过了金融危机,开始逐步的走上正轨。但是就其规模而言,仍旧离能源巨头差得很远。当时最耀眼的明星,是由曾经的俄罗斯首富,寡头霍多尔科夫斯基领导的尤科斯石油公司。

在霍氏的能源战略中,东西方石油市场的开发都非常重要。他在活跃的与美国讨论签署合作协议的同时,也是通向中国的石油管道计划——安大线的主要支持者。

2003年10月,霍氏以逃税和欺诈的罪名被捕入狱。2004年11月,俄罗斯政府对于尤科斯石油公司最大的子公司尤干斯克公司举行公开的拍卖。只有两家公司进入了最后真正的拍卖角逐,其中最被看好的,即为与克里姆林宫关系密切的能源巨头,俄罗斯天然气公司(Gazprom)。

俄罗斯媒体披露,当日的拍卖会只进行了10分钟就在神秘的气氛当中宣告结束。结果出人意料:俄罗斯天然气公司宣布放弃拍卖权,尤干斯克公司77%的股权以93亿美金的价格被一家刚成立不足一个月,注册于莫斯科近郊一所废弃民宅的“贝加尔金融集团”收购。

随后不久,俄罗斯石油公司通过收购贝加尔金融集团全部股份,成为了尤甘斯克公司77%的股份的所有者,由此一跃成为石油巨头。

对于俄罗斯石油公司何以有如此巨额的资金,当时成为一大疑窦。

几乎是同一时间,中石油和俄罗斯石油公司签订了一项长期合作协议。合同规定,中国向俄罗斯一次性提供60亿美元贷款,作为交换,俄罗斯将在2004-2010年期间,向中国提供总共4840万吨石油。按照这一协议,俄罗斯向中国供油价格约合120美元一吨。当时的国际油价已经进入了一轮涨势区间,升至每桶50美元左右。俄罗斯按照协议向中国提供的原油则远低于国际油价。

由此,俄罗斯石油公司取代了尤科斯石油公司成为最大的对华石油出口商。中国一次性向俄罗斯石油公司支付的60亿美元贷款,则被普遍认为是当时资产规模远远小于尤甘斯克公司的俄罗斯石油公司最终收购成功的主要资金来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