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作家去开会,中途发生什么导致其自杀?

rt263 收藏 0 6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重庆市一位年仅38岁的女作家,去参加一次笔会,没等会议开完她就自己打车回了家。到家后她对丈夫说,在笔会过程中,有人开她玩笑,出言讥讽她,有的玩笑很过分,让她受不了。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她乘家人不备,从14楼一跃而出,香消玉殒。


报纸上一段未尽其详的新闻,让博爱先生顿生困惑——是谁开了她的玩笑讥讽了她?说了些什么?为什么开她的玩笑?怎样讥讽的她?为什么要讥讽她?被开了玩笑受了讥讽她为什么受不了?她要证明自己什么清白?难道这个清白必须用付出生命的方式才能证明吗?……


一个个问号在博爱先生脑袋里旋转着,理不出头绪。


博爱先生非常欣赏“笔会”这个词,羡慕那些有机会参加笔会的人,觉得这是文人们一项高雅的活动。提到笔会,博爱先生想到了王羲之与一些“笔友”曲水流觞的聚会,这次聚会产生了流传千古的《兰亭集序》。


为什么在文化并不繁荣的古代,文人们的一次聚会可以碰撞出思想的火花,让他们留下不朽的名作,而在我们所谓的e时代,一次笔会竟然会让与会者连自己最美好的生命都不再珍惜了?为什么?为什么?


鲁迅先生曾说过,“我从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国人”。博爱先生也“不惮”运用自己有限的想像力,猜测一下是什么样的语言如“风刀霜剑严相逼”一样让一位年轻的女作家放弃了自己的生命,以至一同参加笔会的作家闻知这位女作家的噩耗前往吊唁都被拒之门外。


一个女人,一个被称为作家的女人,一个我们谓之正派的女人,她最怕的是什么呢?博爱先生猜想有两种可能,一是关于做人的道德——主要是性道德方面的,一是关于职业道德是——否涉嫌抄袭方面的,除此之外,大概没有什么需要她用生命来证明了。


从第一条来看,可能有人说她是借助自己女性的特点来“上位”,比如当个二奶小三或跟某人“劈腿”了什么的,而事实上据说她与丈夫的关系很好。


从第二条来看,可能有人说她的作品是抄袭而来,而一个珍惜名誉的人是最受不了这种责难的,所以不惜以死来表示自己的抗争。


如果说还有其他的可能,以博爱先生简单之头脑,实在是想像不到了。


人死不能复生,我们说多少个“假如”都没有用了。但这件事也可作为前车之鉴,避免今后再有类似的悲剧上演。


咱先说第一个问题。现在人们对于性的见解可谓五花八门,有的人依靠“身体写作”成为了所谓的“美女作家”,有些人靠写自己与他人上床的经历而“一举成名”……但也有人恪守着传统的贞操观念,不越雷池半步。这样的人,如果遇到有“泼污水”的,可能一时受不了,会做出极端的行为。


再说第二个问题。现在抄袭之风盛行,以“打小抄”而“名动天下”的作家也为数不少。但这些人似乎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脸皮比牛皮还厚,根本不在乎舆论甚至法庭——你越批评越制裁,我的知名度越高,何乐而不为呢?有了知名度就有了一切,所谓“名利双收”是也。而靠自己“笔耕”的人是最不愿意沾抄袭这个“光”的,因为这是对他(或她)的全盘否定。


不管是什么原因,也不管是否“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那些语言都是致命的武器,所谓“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搞文字的人,不会不知道语言的“杀伤力”吧?


另一方面,一个38岁的人,并且是身为总编室主任的人,怎么会听到他人说几句话就自杀?她的心理为何如此之脆弱?——也许我们不该对逝者吹毛求疵,但对每一个活着的人这件事也该有些警示作用,那就是人要有适应社会环境的能力,要提高心理承受能力,别在做“出淤泥而不染”的美梦了,否则美梦一旦做不成,则可能要梦断黄粱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