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谈谈第二炮兵的老五营

rpdlb 收藏 4 892
导读: 二炮老五营,是指二炮组建前,且基地构建前,最早组建的五个发射营。在这五营的基础上扩编为五个团,分别配属几个基地。第二炮兵在此基础得以发展壮大,成为我国一支重要武装力量。 追溯其历史不能不提到一段往事。 中央军委于1957年12月决定由炮兵和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共同组建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教导大队。大队的主要任务是承担接收苏军“1059”导弹装备和学习、训练。“1059”即前苏联P—2导弹(是前苏联在德国V—2基础发展起来的)。为了保密以“1059”(合同号)称之。所有参

二炮老五营,是指二炮组建前,且基地构建前,最早组建的五个发射营。在这五营的基础上扩编为五个团,分别配属几个基地。第二炮兵在此基础得以发展壮大,成为我国一支重要武装力量。


追溯其历史不能不提到一段往事。


中央军委于1957年12月决定由炮兵和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共同组建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教导大队。大队的主要任务是承担接收苏军“1059”导弹装备和学习、训练。“1059”即前苏联P—2导弹(是前苏联在德国V—2基础发展起来的)。为了保密以“1059”(合同号)称之。所有参训官兵不能提“导弹”二字,提到时一律叫“部件”。这个习惯一直延续了很久。


炮兵教导大队第一期成员由两部分人员组成。一是从全军选调一批政治素质好、年富力强的各类专业干部和学员;另一部分是国防部第五研究院部分科技人员(他们大多数是1956年和1957年大专毕业生),共计570人。


炮兵教导大队驻地在长辛店一个搬迁了的马列主义学院内(很长时间当地百姓一直叫它马列学院,可见当时的保密工作做的相当的好)。当然人员的政审是相当严格的。


12月中旬由大队长孙式性率领50人的接装组到满洲里接收苏军装备和迎接苏军。12月24日,部件运至长辛店,经过炮兵教导大队一夜奋战,25日晨将“1059”一个营的全套技术装备全部卸装入库。(有人回忆说随苏军同来还不是P—2导弹,而是P—I导弹)。同期到达的还有以布里奥·波列任斯基中校(这位中校官运不好资格老,级别低。同资历有的已经是将军了,也是牢骚满腹)为首的苏军火箭营官兵102人(一个简的不能再简的简编导弹营)。

学习中,同志们的文化程度相差很大,有的是高级工程师,有的是小学文化程度。当时一位教导弹电路图的苏军上尉,对一位学习电路我军军官文化程度很不满意,找到副参谋李甦要求将其退回,李甦表示让他学习一个月再看。最后这位同志以优异成绩结业,让苏军上尉大跌眼镜。这位同志成了我导弹部队重要技术骨干。经过同志们的辛勤努力,无论是理论学习、实际操作,还是野外实战演习,都取得了优良成绩,结业考试绝大多数同志都在4分以上,苏军教员非常满意。他们很赞赏中国同志的理解能力和刻苦学习的精神,结业时苏军营长高兴地说:“中国同志完全可以独立掌握使用火箭武器了。” 在告别宴会上这位中校忧伤表示,他们的营回国后将被撤编并退役。十分怀念在中国的日子。


1958年3月15日,陈毅元帅、聂荣臻元帅、陈锡联上将、杨成武上将等领导同志亲自来大队检查训练,参观装备,并作了重要指示;萍同志亲临现场参观点火试验。给全体同志极大地鼓舞和鞭策。点火训练是“1059”导弹的一种最高级训练方式。加注少量推进剂,在不启动涡轮泵的情况下点火试验。当然产生的推力也远小于弹体重量。除了导弹不起飞外,与正常发射完全相同。可全面训练考核部队。点火后导弹要返厂维修。当时只接收两发导弹,还有一发是解刨的教学弹。不可能发射。


炮兵教导大队第一期结束后,苏军“1059”火箭营官兵回国。炮兵教导大队进行了扩充整编。大队设立了训练处、政治处、管理处和办公室。下编三个教导营。一营训练“1059”、二营训练“543”(地空导弹,就是那个多次击落U-2侦查机,顶顶大名的老二营)、三营为机关院校实验基地培养人才为主(酒泉基地的试验发射大队雏形就在这里培训过)。教导大队历时一年零八个月,其中“1059”专业训练五期。记住这个一营就是二炮老五营的第一支。第一任营长叫李甦,是我的老首长,炮兵教导大队组建时任少校副参谋长。前不久去世,逝世前任二炮工程学院顾问。

1959年6月,炮兵教导大队奉命撤销机构;军委决定优先满足仿制、试验,将教导大队的人员、装备分配五院和炮兵。第一营人员配套平分,475人归五院(大多是原五院科技干部,成为仿制、研发导弹的技术骨干力量),346人归炮兵,大部分配到机关、院校,余下的编为炮兵导弹第一营。

1959年7月15日,导弹第一营正式成立,首任营长李甦。这时只有几十人,和苏军留下的一枚教学用的解刨弹。并决定归武威炮兵学校代管。


下午3时许,一队黑色吉姆轿车在停车场停了下来。


第一辆轿车的门打开了。只见周恩来总理跨出车门,健步朝导弹营走来,彭真同志、贺龙元帅、陈毅元帅、罗瑞卿总长也紧随其后,李甦营长连忙跑步过去,报告道:“总理同志,地地导弹第一营集合完毕,请指示,营长李甦!”总理走到队伍面前说,看到你们站在这里,我感到中国导弹部队独苗苗发芽了,钻出了大地,这是一个光荣的起点,也是导弹部队创建事业零的起点。虽然现在缺乏装备,人员也不全,但是我相信过不了多久,我们就会有自己的国产导弹,不但有导弹第1营,还会有第2营第3营,乃至很多的导弹营。听说你们就要西去武威,好啊!我和彭真同志、贺老总、陈老总、罗总长特来为你们送行。地地导弹是国防尖端武器,你们要牢记党中央和毛主席的重托,认真学好技术,稳准严细、万无一失,培养过硬的作风,为以后新组建的导弹营输送骨干。随后,总理走到一营的排头,问,李甦同志,还有什么问题需要军委解决的?李甦答道,地地导弹营刚拉起队伍,家底薄,人丁不旺,家伙不全啊。总理转头把炮兵司令员陈锡联叫了过来,亲自交待,按苏联导弹营的编制配全人员和装备。


送走总理数天之后,一列军列秘密离开驻地,开始了西行铸剑的岁月。在武威炮校东靶场一面配合教学,一面顽强进行全面训练。度过了艰难岁月。


令人不解的是这个第一营不知为什么称之“炮兵第802导弹营”。


1960年3月18日,在西安炮兵技术学院组建“炮兵第801导弹营”;这个“801”比“802”晚组建八个月,且没有什么历史可言。唯一可言的是他由“学院”组建,而那个老一营归建“学校”。对此老一营的指战员想不通。(最后终于翻过来,那是后话)。


1961年1月13日,按军委的要求,炮兵分别在三个军区组建第三、第四、第五个地地导弹营;沈阳军区组建803导弹营,北京军区组建804导弹营,济南军区组建805导弹营,归各军区代管。

至此完成首批地地导弹营的组建工作,这也是第二炮兵成立之前,所成立的早期五个地地导弹营,称之“老五营”。


更重要的是这时国防部第五研究已仿制成功“1059”导弹,1960年9月10日用国产推进剂成功发射一枚引进的“1059”导弹;1960年11月5日又成功发射一枚仿制的“1059”导弹。这两次都是由基地试验大队完成的。为各营的发射训练工作奠定物资基础。


1963年10月3日,802导弹营(老一营)成功的完成发射国产的一枚“1059”导弹。紧接着西安的801导弹营也完成了导弹发射。这时第五研究院已开始新的导弹研制,拟形成一个新的系列,即东风系列。将仿制的导弹命名为东风—1号。

该型号导弹没有实战部署过。只用于导弹发射训练。1966年退役。


1964年1月31日,根据战略导弹部队发展的总体规划,上述五个导弹营扩编为五个导弹团。这时802导弹营(老一营)改为第801导弹团。而西安的801导弹营改称第802导弹团,以下类推。


老五营的历史结束,1964年随着第一个基地的建设,陆续开展各个基地的建设。各导弹团分别配属各个基地。

1966年6月6日,经毛泽东主席批准,中央军委决定以原公安军领导机构为基础,与军委炮兵管理导弹部队的机构合并,组建战略导弹部队领导机关。周恩来主持筹建工作,并将战略导弹部队命名为“第二炮兵”。

1966年7月1日,第二炮兵领导机关在北京正式成立。掀开导弹战略部队新的一页。





本文内容于 2008-11-29 16:07:35 被rpdlb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