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那些堕落的日子 蜕变 小女人的眼泪

您拨的号码是空号 收藏 2 20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4.html[/size][/URL] 谭子庚和郑晓明商量了一下传记的大概时间表,称自己需要回去整理一下思路,然后才能开始这项工作。郑晓明点头答应了。出了郑晓明的办公室,小沐跟了上来,站在谭子庚面前,好奇的问:“谭大哥,你跟郑叔叔很熟么?” “没有啊,我不过见过郑总几次面罢了。” “不对啊,我看郑叔叔对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4.html




谭子庚和郑晓明商量了一下传记的大概时间表,称自己需要回去整理一下思路,然后才能开始这项工作。郑晓明点头答应了。出了郑晓明的办公室,小沐跟了上来,站在谭子庚面前,好奇的问:“谭大哥,你跟郑叔叔很熟么?”

“没有啊,我不过见过郑总几次面罢了。”

“不对啊,我看郑叔叔对别人可不是这样的呢,这么重要的事情他交给你来做,你肯定是他非常信任的人啦。”

“小沐,其实我也不知道郑总为什么这样对我,也许是觉得和我比较投缘吧。”谭子庚说,心里却知道郑晓明其实完全是看王杰面子罢了,至少目前是这样。不过,这层关系是没法告诉小沐的。“小沐,我先回去理一下方案,等思路成熟了我再过来找你帮忙,你觉得怎样?”

“好呀,谭大哥,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工作呢?”小沐有些兴奋,“我现在正好没事干,我妈让我来郑叔叔的公司锻炼,可是郑叔叔却不给我安排任何工作,弄得我整天无所事事的,好没意思。”谭子庚听了心里愣了一下,不用做事多好啊,别人都巴不得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呢。想归想,谭子庚还是笑着对小沐说:“也许郑叔叔是怕累着你了,你妈找他麻烦呢。”

“哼,才不相信呢,我好不容易才从家里跑出来做事的,结果跟没出来一样。”小沐翘了下鼻子,“不过现在好了,郑叔叔让我配合你写传记,呵,总算是有事情做了。”谭子庚给小沐说的一愣一愣的,哭笑不得,心想,这个衣着时尚另类的小美女,原来还如此单纯。

和小沐分开后,谭子庚没有回公司,在公交车上给王杰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今天和郑晓明见面的情况,末了自己想先回去整理思路。王杰二话没说就答应了,并嘱咐他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说出来。

一下车,整上午没抽烟给憋坏了的谭子庚赶紧跑到街边的一个小士多店买了两包盖白沙,五块的那种。抽惯了白沙烟,谭子庚对于别的烟种怎么都抽不习惯,特别是广州产的双喜烟,香精味太浓了,第一次抽的时候,让谭子庚差点呕吐,从此再也不敢碰。谭子庚点了一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奶奶的,还是白沙烟好呀,味道纯正有力,虽然廉价了点,但货真价实。一想到货真价实,谭子庚突然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小女人的胸脯倒真是货真价实,坚挺饱满,完全不像以前在发廊里的按摩妹遇到的,松垮垮的,没一点弹性,也许这就是良家妇女和职业妇女的区别吧。想到小女人,谭子庚的头皮有些发麻,自己早上急匆匆的上班,顾不上和她说话,她该不会以为自己玩了不管而记恨在心吧,想到这里谭子庚心里有些发虚。

回到住的地方,楼下的小老板看到谭子庚,笑着跟他打招呼:“老弟这么早下班了啊?真舒服哦。”

“去,再舒服也没你舒服,老子为了生活整日奔波,你小老板呢,成天风吹不着日晒不着的,多悠闲自在啊。”

“老弟说笑了,咱是没啥文化,只能干这个。”小老板嘿嘿的笑着。

“靠,没文化还能当老板,你小子就更牛逼了呢。”谭子庚分了一根烟给小老板。

小老板乐呵呵的接过烟,说:“老弟,做我们这行也辛苦啊,早上很早就得起来,晚上你们都上床睡觉了我们还不能关门。”

“靠,有钱赚还不好啊,”谭子庚瞪了小老板一眼,“别让我嫉妒啊,不然哪一天我跑去工商税务举报你哈。”谭子庚知道像小老板这样在城中村里开的店,很多都是没有交那些工商税费的。

“老弟说笑了。”小老板讪讪地笑着,“对了,老弟,跟你透露个秘密哦,上午你楼下的小女人来我店里买试纸了呢。”

“啥试纸啊?”谭子庚没弄明白。

“就是那种测试怀孕的试纸呀,老弟不是装糊涂吧?”小老板一脸贼笑。

“靠,我还是处男呢,连女人的手都没摸过,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啊。”

“嘿嘿,不是吧?老弟太谦虚了吧,”小老板有些吃惊,“想老弟一表人才,怎么会没女人喜欢?”

“靠,女人喜欢是一回事,我喜不喜欢是另一回事啊。”谭子庚没好气的说,心里却在嘀咕小女人莫非是怀孕了。想来想去没有头绪,谭子庚有点烦躁了,没再理会小老板的聒噪,径直上楼去了。

经过四楼的时候,谭子庚忍不住停了下来,做了个准备敲门的手势,但转念一下,这个时候小女人肯定上班去了。正准备转身离开,突然听到屋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阿芬,这孩子不能要,我们还是流掉吧。”

“阿才,我不想流掉这个小孩,我们都已经流掉2个了,上次医生就说过不能再流产了,不然以后再也怀不上小孩了。”小女人的声音有点抽泣。

“可是你想过没有啊,我们现在这个样子,拿什么养小孩,我现在失业了,你工资也就那么一点,哪来的钱啊。”男人的声音很大,估计是有些不耐烦了。

“没钱我们可以挣啊,可是小孩如果就这样流掉了,万一再也怀不上了怎么办?”小女人哭着说。

“挣?你能挣多少钱啊,现在经济不景气,我能不能找到工作都是问题。听我的话,还是赶紧把孩子做掉吧。”

“阿才,这是我们的骨肉啊,你就真的忍心?”

“阿芬,这事就这样说了,哪天你去医院把孩子流掉。我现在要出去有事,先这样了。”谭子庚听到开门的声音,赶紧往楼上走。

“阿才,阿才,我求求你,我们留下这个孩子好不好?”门开了,男人准备出门,小女人在后面扯着他的手,哭着求他。

“你放开,放手啊。”男人有些不耐烦了,抬手甩开小女人的手,头也不回的往楼下走。

“阿才,阿才,你不能这样啊,”小女人趴在楼梯扶手上,“阿才,你这个混蛋,你不是人。”小女人失声痛哭了起来。谭子庚静静地站在四楼与五楼的楼道中间,心里觉得不是滋味,想去安慰小女人,但又怕男人突然回来。看着小女人哭的梨花带雨,谭子庚叹了口气,朝她走去。

“别哭了,这样的男人,不值得你这样。”谭子庚走到小女人身边,拍了拍小女人的肩。小女人抬头见是谭子庚,一下把头埋在了他的肩上,哽咽着说:“子庚,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啊?”

“会有办法的,你先别哭,回头你们两个再好好谈谈,会有办法的。”谭子庚安慰她。

“可是我好怕,真的,子庚,我好怕再去流产,好怕再也怀不上小孩。”小女人抽泣着。

“没事的,你先回房吧,你看,站在这里哭让别人看到了多不好。”谭子庚把小女人拉回她的家里,“先别哭了,好好冷静一下,别瞎想呢,会有办法的。”

“他不是人,我真是瞎了眼找了一个这样的男人。”小女人坐在沙发上,双手掩面而泣。

“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三年了,三年里我为他流了2次,医生说再流恐怕就再也怀不上小孩了。”

“估计他有他的苦衷呢,我刚好像听他说什么失业了。估计是怕小孩会给你们带来更多压力。”

“能有什么压力,大不了一起回老家。我算看透了,他压根就没有爱过我,从来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别这么说,你先冷静一下吧,晚上如果他没回来,我再来看你。”谭子庚说完准备走。

“你们男人是不是都这样,只图自己快活的?”小女人停止了抽泣,抬头看着谭子庚。

“这,这,应该不全是这样吧。”谭子庚没料到小女人说出这样的话。

“不是?那你今早上怎么不理人家?”小女人开始向谭子庚开炮了。

“我,我那不是急着上班么,再说了,我不是说了回头找你的么。”谭子庚有些无奈,这女人真是说变就变啊。

“我不管,你们男人都一个德性。你走吧,我现在不想看到你。”小女人把谭子庚推出了门外,“砰”的把门关上了。谭子庚觉得自己有些无辜,今天是怎么了,老是碰到一些让人措手不及的事情。他摇了摇头,苦笑着回了楼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