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箭 第一部 鸿 箭 第二十二章 龙岗会群英(1)

饶兴利 收藏 1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2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21.html[/size][/URL] 1 早晨。天还零零星星地飘着雪,气温陡降。塘口村游击队员个个精神抖擞在集合。 李小丰喊口令:“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立正!”他跑到饶平泰面前,立正,行军礼,“报告大队长,鸿箭游击队一、三中队全体战士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21.html


1


早晨。天还零零星星地飘着雪,气温陡降。塘口村游击队员个个精神抖擞在集合。

李小丰喊口令:“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立正!”他跑到饶平泰面前,立正,行军礼,“报告大队长,鸿箭游击队一、三中队全体战士到齐,共五十四名。报告完毕。”

饶平泰:“稍息!同志们!今天清早起来,我听几个战士在小声议论:这鬼天气,下雪籽,可以免出操,睡个大觉了。我说,同志!你听我讲,我小时候,听说武当山有个老道叫空山道人,他给弟子传授武当精工秘技时,说过这样的话:‘夏练三伏,冬练三九!’他的两个弟子在他精心教导下,终于成了名扬天下的武当拳师。今天,下了一点雪籽,就不想出操,你们说这想法对不对?”

战士齐答:“不对!”

“刚才大队长的批评是诚恳的。我们这支鸿箭游击队员,身经百战,令敌人胆战心惊,凭的是什么?凭的就是勇气,凭的就是不怕死的精神!但是,特别是新战士,枪还打得不准,镖也掷得不远。这些都是我们致命的弱点。杀敌要有真本领,保国要有热血心!这点雪籽算不了什么,希望同志们克服畏难情绪,苦练杀敌本领,争做模范游击队员!”罗忠说一番鼓励的话。

汪梅突然地:“指导员,可以提问题吗?”

罗忠望了一下饶平泰,两人对视后,说:“有什么问题,说吧!”

“我们女兵也要练飞镖,说不定哪天我们塘口要出个女镖王!”

汪梅的话逗得场上战士一阵酣笑。

饶平泰打趣说:“我说,塘口真的出了女镖王,这女镖王就是我们的汪梅同志!”

又是一阵热烈的笑和鼓掌,热气腾腾。

队伍冒着严寒,踏着积雪在村道上前进。

汪梅领唱《鸿箭战歌》。歌声震响皑皑原野。

来到村西头土岗,战士们有的进行卧射练习;有的进行雪地格斗;有的练大刀砍杀;有的练投掷飞镖;场面生龙活虎,十分热烈。

饶平泰手执飞镖给女兵们示范:“握镖是由大拇指、食指和中指三指组合而成。握镖时,要尽量地握住镖杆靠头的地方。出镖的瞬间,要有爆发力,身体前倾,手脚要配合协调。”

汪梅在握镖,问道:“大队长,是不是这样?”

“哎,等着,我们大队有个高手可以做你们的师傅!”饶平泰说着转身,嚷道:“李小丰——”

李小丰跑过来,身上还冒着热气:“大队长,有什么事?”

“这几个女徒弟交给你了!”

“我?”李小丰一愣。

饶平泰和罗忠走到一个大土岗上。

“小年刚过,春节来临。今年是游击队初来塘口的第一个年头。我想利用冬训的间隙时间,把队伍拉到野猪湖去打它几天野猪,捕上几天鱼,给山里和县委送去一批过年的物资,我们自己也可以改善一下。”饶平泰说。

“我也这么想,还有塘口的村民对我们这么好,我们也可以借过春节给每家每户送点鱼、肉。”罗忠赞同说。

“对!对!我这个人性子急,是不是下午就出发?”

“天气寒冷,几十人在野猪湖过夜,怕有所不便;再说,这基地总得多看着点。我说,要干,明天清早乘船去。”

“好!我还有个问题。” 饶平泰说着拉着罗忠往那片小树林边走去,“李海林的问题,不管是你还是我,我看应作为专题向县委汇报!”

“这事急不得,等送鱼、肉去青龙岗时,不就可以向秦书记汇报了吗?”罗忠说。

忽然远处传来喊声:“饶大队长——”

两人朝喊声看去,只见雪中穿出一匹快马,原来是通讯兵小吴。

小吴将马停在小树林边,马的鼻孔不住的冒着热气。小吴从公文袋中取出一份急件交给饶平泰。

急件上写着:“任务紧急,速来青龙岗!”

看罢急件,饶平泰把它递给罗忠。

饶平泰喊道:“黑牛——”

“大队长,有什么事?”黑牛闻声跑来。

“快回驻地备好两匹战马,还有我的公文包和我们两人的生活用品!”饶平泰说。

战士们把饶平泰围了起来。议论纷纷。

“这里的事由罗指导员负责,我有事去青龙岗。同志们再见!”

柳青关心地:“大队长,天冷,要注意保暖!”

小丰、汪梅、冬梅、春喜也说:“大队长要多保重。”

“你们的镖练得怎么样了,从青龙岗回来后,我再教你们!” 饶平泰说着翻身上马,面向全体,“同志们,野猪湖多打野猪,多捕鱼!”

站在人群外围的李海林突然感到几分紧张,默默地离开人群。

司务长老曹用白洋布包着两团热气腾腾的锅巴,跑到土岗上,望着两匹已渐行渐远的战马,无不遗憾地说:“我两腿再快,还是赶不上马快!”

罗忠宣布:“整队回驻地,早饭后,在棚内集中!”


2


青龙岗(地下)孝感县委办公室,室内蒸汽腾腾。

房中火盆上架有大铁壶一只,壶口正喷吐着蒸汽。

邹正刚正跟秦伟山下象棋。其余的同志三三两两的或坐或站,在热议着什么。

邹正刚望了一眼窗外灰濛濛的天空,说:“饶平泰会准时来吧?”

秦伟山说:“邹旅长!我曾对饶平泰说过这样的话——在当今抗战这大棋盘上,莫说什么马呀,炮呀,我看就像这兵呀,卒呀。我这卒到了,他这个兵还会不来?”

“老秦,你别在兵呀,卒呀,说得热闹。我今天等的就是饶平泰这樽火炮!” 邹正刚说着拈起一个‘炮’往棋盘上一放,“我这重炮将军,神仙都救不了!”

浑身是雪的饶平泰突然出现,嚷道:“等我这门火炮干啥呀?”

邹正刚和秦伟山跨出门坎,伸出双手:“啊,来了!我呀,等你这门火炮来攻城!”

“邹旅长好!秦书记好!我保证,我这门火炮没有哑炮!”饶平泰边说边使劲拍打身上的雪。

三人笑着走入会场,场中一阵躁动。

鸿箭游击队驻地,罗忠在擦枪。其他战士们各自在铺位前的过道上也都在擦枪。

女兵棚舍,柳青、汪梅在擦枪。

汪梅:“不是说要打野猪的吗?怎么擦枪?”

柳青:“你说打鬼子和打野猪,哪个重要些?”

汪梅:“你呀!总是像个小领导一样对我们说话。”

春喜把柳青的手枪拿在手上,说:“青姐,你这小手枪小巧,很好使!可惜我、冬梅和喜燕还没有。”

冬梅:“青姐,我们什么时候有小手枪呀?”

柳青:“如果不是怕饶大队长和罗指导员说我,我把这小手枪给你们用。”

春喜、喜燕、冬梅:“真的?”

冬梅紧握着枪柄,左看右看,爱不释手:“青姐这支枪,跟它的主人一样漂亮!”

汪梅:“那我这支手枪就不漂亮了?”

春喜取过枪来,放在一起:“我说,一样漂亮!”

柳青:“等饶大队长回来,我向他建议,找机会把李海林的那支小手枪换回来——”

汪梅:“那支枪是日军女间谍美惠子使用的,那枪才漂亮!上面还有黑蝶的标记。”

罗忠从门口进来。望着春喜、喜燕和冬梅。

“我已经知道你们刚才议论什么了。”罗忠说。

“指导员,我们要枪!”春喜等三个新兵嚷道。

罗忠压低嗓子:“饶大队长去青龙岗开作战会议,说不定就是去搞——”手指着手枪说。“这个玩艺的。你们刻苦训练,耐心等待;我可以这么说,只要搞到小手枪,就有你们一份!因为我们鸿箭游击队的女兵太薄弱了。今后我们要组建雄赳赳的女兵中队,还要配置女兵中队长!”

春喜十分激动地跳起来。冬梅兴奋地说:“指导员,我只要配上手枪,回东山走一趟,肯定有不少的姐妹要报名参军!”

罗忠:“好呀!你这意见很好。以后适当时候,我们女兵小分队到各乡、镇去走走,做做宣传!”

冬梅:“我一定带头参加!”

喜燕、春喜同声说道:“指导员,做起宣传来,那塘口村就更方便了!”

罗忠:“你们可不能为了有支枪才去做宣传的呀!”

三个女兵齐说:“指导员,怎么会呢!”

冬梅接着发表个人意见:“自从参加了游击队,受到革命的教育也不少,我决不会做出让乡亲们失望的事!”

此时(地下)孝感县委办公室,邹正刚宣布道:“同志们,我们的会现在就开始了!这次会跟以往的不同,是旅——县——大队三级联席会议。我受师部委托来主持这次特别会议的召开!”

在座的十几位同志热烈鼓掌。

邹正刚:“俗话说——穷人怕过年!我今天想要把这句话颠倒过来:穷人盼过年!”座席中响起掌声。

邹正刚:“小年刚过,离大年三十还有5天,师部决定在大年三十晚上行动——夜袭孝感城,把敌人的枪械库(包括火车站仓库)来一次枪支弹药大搬家。现在关键是进城!谁能进城?谁能接近仓库?我看只有鸿箭游击队!所以说,此役的主角在某种意义上说是饶平泰同志!”

饶平泰:“邹旅长,你这样说就不好!我饶平泰只是个普通的游击队长,十三旅主力才是主角,大军攻城,我们搬运。这倒还可以。”

饶平泰的这番话惹得在座的一阵笑。

彭光:“你们听过蓝球场上双中锋的说法吧!这次我军主力与地方武装的联合军事行动,就是一次军事攻击双中锋。不过,话说回来,配合默契是关键!”

秦伟山:“我补充一点:分工要落实到营、连、排、大队,甚至个人。”

牛桂兰:“我觉得几个作战阶段既要清晰,又要讲究过渡衔接。”

邹正刚:“综合同志们的意见,我看这次夜袭孝感城的作战部署这样安排:夜袭总攻时间定在大年初一凌晨三点;在此之前有两次铺垫的军事行动:一是十三旅三十七团对孝感城的北门进行攻击,然后佯败至陡岗,(邹正刚用指挥棒在地图上指点了一下)时间定在腊月29日上午9时。此役的目的是让敌人疲惫,并造成敌人这样的感觉:新四军在春节期间不会再有什么行动,而且也无力攻城。二是鸿箭游击队必须在腊月28日提前进城埋伏,来个里应外合。这就要看饶平泰的本事了!(饶平泰插话:“请首长放心,就是变作苍蝇我饶平泰也要钻进孝感城去!”众人鼓掌)游击队的主要任务是:一、总攻开始后,迅速解除南门守敌的武装,打开城门,放下吊桥,让攻城主力进入城内;二、在总攻之前,监控军火仓库和火车站仓库,待攻城主力一到,将其拿下;三、配合主力抢运军械物资至南门护城河,并预先组建运输船队,将物资运走。”

饶平泰:“现在游击队武器装备奇缺,有些新战士没有配备武器。到时候,你邹旅长可不能把军火都只顾往山里运,让我们喝西北风哟!”

彭光:“平泰同志,你放心就是,关于装备的分配、补充,我老彭还算是个公正人吧!再说,我的夫人还在地方,我不把心偏向地方,还偏向他老邹不成!”

饶平泰:“有你彭政委这句话,这次我把命豁出去了!”

座中骤然响起一阵掌声。

邹正刚:“玩笑也开过了,大家还有什么补充意见吗?”

彭光:“听说守火车站仓库的哪个板仓太郎是一个很难对付的家伙。他的死对头有了角色吗?”

秦伟山:“请老彭放心,一年前我就为他安排了克星——朱贵同志!”

邹正刚:“朱贵,这名字听起来怎么有点耳熟呀?”

牛桂兰:“你还吃过他打的野猪肉,听起来当然不仅有点耳熟而且还有点味道!”

邹正刚:“啊,打野猪的朱贵。野猪都不是他的对手,我看那鬼子板仓太郎就更不在话下!”

饶平泰:“在塘口早不见,晚相见,他的公开身份是猎户。至于他的地下身份在塘口很少有人知道。”

邹正刚:“这一钉子钉得很深,那我就更放心了。”

彭光:“得手后从府环河水运,护航由谁担任?”

邹正刚:“我早有考虑!就由39团派一个连加上县警卫排基本上有保障。”

牛桂兰跟饶平泰在低声议论。

邹正刚:“平泰同志,还有什么问题吗?”

饶平泰:“邹旅长,刚才我跟牛部长谈到关于内奸李海林的处置和进城的问题。”

邹正刚:“对内奸李海林,师部有‘八字’指示:‘暂不抓捕,暗中看管。’我看可以作为一名特殊的留守人员,就留在塘口。”

饶平泰:“这次行动,首尾好几天,看管时间长必然带来看管的难度。俗话说夜长梦多,内奸李海林难免会有动作。他在暗处,我们在明处,搞得不好要出事的。再说,由于作战的高度机密性,我们也不能对看管人员挑明,使暗中看管难免出现漏洞。有没有一个更周全的方案?”

牛桂兰:“这事的确值得大家认真思考!根据我多年的经验,在紧要关头,叛徒、内奸往往都会铤而走险,且手段残忍。我们不可不防!”

饶平泰:“李海林的性情越来越变得阴沉、不可捉摸,我恨不得亲手一枪毙了他!”

邹正刚:“平泰同志,你此时此刻的心情我能理解;为了此役你得学会冷静和克制!”

突然,远处传来敲锣打鼓的声音。

彭光忽然获得灵感:“有了!师部或县委下个通知,把李海林作为文艺节目创作人员临时调开!”

饶平泰:“对呀!他的三句半表演得还有点水平,我们这样做既迷惑了他,又不露破绽。”

邹正刚:“我看李海林还是留在塘口好。这个问题就这么定了!还有什么问题吗?最后我再强调一遍:如果没有紧急通知取消原计划的话,那就是按原计划行事。散会!”

此时青龙岗周围都有哨兵在站岗。县委警卫连和旅部警卫连都有各自的军事活动。

邹正刚、彭光、秦伟山、牛桂兰、饶平泰在青龙岗边走边谈。

彭光说:“随着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战略相持阶段进入中期,日军虽然在我东北、华北、华东、华南各大战区占有优势,但是由于大西南、大西北还牢牢掌握在抗日军民手中,加上世界反法西斯力量的逐步强大,战局对我们越来越有利。”

“平泰同志!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上级决定今年扩大鸿箭游击队编制,让这个铁拳砸得敌人顾此失彼,深陷游击战的泥潭之中!为未来战略反攻创造更有利的条件!就拿上次游击队到汉口抢运药品那样,派一个正规旅不行,但是,小小一支游击队却解决了大问题。虽然我们牺牲了一位地下工作的同志。”邹正刚说。

饶平泰脸上洋溢着笑意,正想发一番感慨,通讯兵小吴在岗坡下喊道:“首长们吃中午饭了!”

“啊,不说还不知道,一说呀,肚子咕咕叫!”邹正刚打趣道。

饶平泰也风趣地说:“邹旅长,我有一样东西,保证你今明两天肚子不再咕咕叫!”

“啊,有什么神丹妙药呀?”邹正刚问。

秦伟山、牛桂兰、饶平泰会心一笑。

孝感县委驻地伙房,秦伟山夹起一大块油渍渍的蒸野腊猪肉放到邹正刚碗里,说:“来!尝尝这!”

邹正刚赞不绝口:“嗯,味道确实不错!难怪那板仓太郎会像鱼吃饵那样上钩!”

彭光吃着腊野猪肉,学着学究样子摇晃着脑袋,赞道:“此乃吾湖北之特产也!”

“老彭,一块腊肉吃昏了你的头,我们是江西老表呀!”牛桂兰说。

“在湖北干了这么多年,算我是半个湖北佬还不行?”彭光又说。

席上一阵欢笑。


3


且说日军驻孝感宪兵队,此时此刻,岗村一手拿着那个嵌有美惠子玉照的小相框,一手拿着快喝完的酒瓶。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岗村放下酒瓶去接电话,他突然从椅子上站起,肃立:“嗨!”接着放下相框,大步走出队部的门。

一辆三轮摩托车在轰响,岗村坐进摩托。摩托车驶出大院。

黄记修理店虚掩的店门缝露出一顶“狗钻洞”的帽子,帽下有一双机警的眼睛。

岗村队长的摩托车从店前隆隆驶过。

日军驻孝感司令部搂上会客厅气热暖和,穿着和服的宇岛大佐在两个女子陪伴下,跪坐在桌前。房中响着日本曲子,气氛十分宁静、平和。

岗村快步登楼进来。

“岗村君,请——” 宇岛大佐看见了他。

“司令!今日怎么如此平静心悦?”岗村不解地问道。

两个日本女子走近岗村,一个为他脱去大衣,一个跪在他身旁,为他斟酒。

“岗村君!国事、军事繁忙一身,家事被冷落一旁。上午,军部送来侄女美惠子从广州寄来的生日贺卡,我才记起今日是我的生日,在这孝感城,你是我唯一的朋友,所以请你来小斟几杯!”

“司令怎不在电话里说明,我也好带些礼物来为司令祝寿呀!”

“嗯,借中国人即将到来的春节气氛背景,我们对饮就算个意思了。” 宇岛说罢举杯,“请——”

岗村举杯:“请——”喝完这杯酒,岗村问道,“司令!美惠子还说到别的话题吗?”

“很遗憾,贺卡上就只写的一句话:祝叔叔生日快乐!估计,美惠子心情不会太好,走后连一封信都没有。可怜的侄女——美惠子。”

“提起旧事,我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她的情绪变得低沉,就是几个月前被游击队掳去后才有的。司令!我的不愉快,这帐要算就算到新四军游击队身上。我们什么时候对他们进行扫荡?”

“岗村君,我们今日暂不谈此话题好不好?来!干杯!歌舞助兴!”

随着音乐节奏,四个日本女子翩翩起舞。但是,岗村视若无睹,情绪低沉。

“来支那已有好几个年头了!不知司令是否有同感:今年是最令人沮丧和不愉快的年头!”

“岗村君说得没错,说来说去,就是这大、小悟山的新四军和孝南湖区游击队拼命地跟我们作对,不停地骚扰、破坏,让我们心情一天比一天坏。哎,李海林方面有什么消息?”

“即使他愿意为皇军效劳,但是受时、空限制,他也很难发挥效用!他几次提供的消息、由于我作处置不当,未能收到最佳效果。不过,最近我想将加紧实施‘母狼寻崽’的计划,就是说把李海林的母亲放出监狱。”

“嗯,不妨一试。昨接武汉司令部来电指示:尽量作出姿态,与当地民众共渡春节。你这一招符合这一精神。不过,值哨、巡逻,不可懈怠!”宇岛大佐说罢又端起酒杯一口喝了下去。

再说,饶平泰在青龙岗开完军事会议,与黑牛骑着马赶回塘口村。村前土岗,饶平泰向哨兵挥手致意。两匹战马朝驻地奔去。

罗忠和战士们一拥而出,欢迎饶平泰和黑牛。

“大队长,有什么新的战斗任务?”李小丰士气很高。

“明天到野猪湖打野猪,捕鱼,准备春节物资!”饶平泰宣布。

场上一片激情的欢呼。

女兵棚舍前,春喜等三个女新兵把饶平泰拦住。

喜燕小声地:“饶大队长,我们的枪什么时候才会有着落?”

饶平泰左右观望了一下,看只有罗忠、柳青、汪梅在场,轻声说道:“快啦!别急!”

春喜、冬梅和喜燕手拉手跳了起来。饶平泰示意,不可声张。

春喜她们拥着柳青、汪梅兴高采烈地走进女兵棚舍。

饶平泰突然把汪梅拉到边上,悄悄地向她问话,只见汪梅频频点头。

傍晚,饶平泰拉着罗忠来到小河堤岸。

罗忠:“你这家伙不怕冷,又拉我来这挨冻?”

饶平泰极兴奋地:“只要有新的任务下达,我心里就烧得像一团火那样!要冷都冷不下来!”

罗忠:“上级真的要我们去打几天野猪?”

饶平泰:“老罗,你也信以为真?”

罗忠:“从你那高兴劲。我都能猜出几分来:莫不是进孝感城跟鬼子来一场买卖?”

饶平泰:“看来,什么机密都瞒不过你罗忠。这回真的要全队出击,配合主力夜袭孝感城!上级要求我们大队在年二十八那天分批潜入城关。”

罗忠:“兵,又是男的又是女的,进城后怎么安置呀?”

饶平泰:“你看可不可以这样,一部分投靠亲友,例如,汪梅等五个女兵可以到她娘那里。这点我一回来就偷偷问过汪梅;另外,黄记修理店少说也可以挤进十来个人;剩下的就跟我去住‘老孝感客栈’!”

罗忠:“那李海林怎么办?”

饶平泰:“上级指示,暂不处置。作为留守人员留在塘口。我想派黑牛和黄天宝两人看住他。”

罗忠:“还有入城问题!你这‘胡老师’的身份和你这张面孔怎么办?别的人还好说,赵五林这关你怎么过?”

饶平泰:“在回来的路上我想好了:我们可以从西、南两个城门进城。你带大部化装成春节前赶集的农民。我嘛,带上七八个香客……万一碰上赵五林就……”突然用左手亲切地将罗忠的肩一搂,又用右手食指暗暗地顶住他的腰,“来他个——”

罗忠马上领会了他的意思,接过话茬:“酒会‘德华酒楼’!”

两人会心笑了起来。

且说,李海林独自在村头土岗转悠。忽然见柳青、汪梅边谈边朝土岗这边走来,便躲进一处树丛中偷听。

汪梅:“青姐,我怎么觉得这事有点怪怪的。”

柳青:“什么事?”

汪梅:“下午我们不是在女兵棚舍前谈话吗!饶大队长突然把我拉到一边,悄悄地问我——你娘住的屋有多大,容不容纳得下五个女子过夜?我说没问题。顺口问他:最近是不是要进城?他不紧不慢地回答说:到时候你就会知道的。最后,他还叮嘱我不要跟别人提起这件事。”

柳青:“大队长明明要你不要跟别人提起这件事,你为何要告诉我?”

汪梅:“你是那个‘别人’吗?”

柳青:“够意思!小梅!依我看——近期一定有一次大的行动!”

汪梅:“那我不就可以和青姐一道再进孝感城了!”

两人一边笑一边说着离开了村头土岗。

躲在树丛中的李海林望着渐渐远去的柳青和汪梅的背影,心中暗暗思量:“难道他们说的去野猪湖打野猪、捕鱼只是个晃子?要夜袭孝感城才是真?”

鸿箭游击队驻地,一盏煤油灯下,战士们三三两两,东一堆、西一撮在热议着打野猪、捕鱼的事。

李海林坐在床上看《水滸传》,饶平泰、罗忠悄然走近他。

李海林突然地:“大队长、指导员找我有事吗?”

饶平泰从衣袋中掏出一个通知:“海林同志,祝贺你,你的三句半说出了名,秦书记要你年前抓紧时间创作节目,年后——”

罗忠打断饶平泰的话:“初三,参加汇演!”

饶平泰:“对!初三带着节目去青龙岗。”

罗忠:“希望你好好干,为我们鸿箭扬名出把力!争取到师部参加演出!”

李海林:“大队长、指导员,我能行吗?”

饶平泰:“行不行,不是靠一张嘴说了算,而是要有实际本领。近几天的什么打野猪呀、捕鱼呀,你就不用参加了,一条心进行创作。需要什么帮助可以找黑牛和黄天宝。”说完,饶平泰、罗忠离去。

李海林望着他俩的背影,把牙咬了一下。心想:“这不明明把我软禁起来?难道他们已怀疑到我,要我作茧自毙吗?我李海林也不是一个孬种,嗯!那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吧!”

腊月二十八那天,穿着便衣,化装成各路神仙的游击队员们断断续续地行进在通城大道上。他们中有的用蓝子捡着鱼虾,有的用鱼篓装着大鱼,有的两人抬一小篓土特产,有的肩扛着野猪肉……汪梅、喜燕、冬梅等三个女兵化装成卖鸡蛋的村姑正朝卧龙镇走去。

另外,还有一支小分队:为首的是腰系烟袋、手拿烟筒,头戴黑榄皮帽扮成土豪的饶平泰,带领着七八个香客(其中,柳青、春喜扮成女香客),他们大摇大摆走在通城大道上……

路过卧龙镇,游击队员三三两两进入卧龙药铺。

药铺后院停满了东西,坐满了人。

刘绍坤拎着水壶,给同志们一个个地倒水……

刘绍坤风趣地说:“鱼、肉、鸡、蛋样样有,我这药铺后院今天成了集市了!”

他的话说得大伙开心地笑个不停。

饶平泰:“同志们!由于情况特殊,直到现在,在即将进城时,我才宣布此次作战任务。我们的任务是密切配合主力十三旅偷袭孝感城,把鬼子的军械物资来个大搬家!同志们,有没有信心?”

众:“有!”战士们情绪十分激昂。

饶平泰:“出发!”

此时孝感城里,岗村正带着宪兵队沿街执勤。

岗村手持皮鞭对一商铺老板吆喝着:“你的红灯笼、对联快快地布置好。”

商店老板陪着笑:“我的马上就布置。”

赵五林带着几个伪军也在县保安大队院门贴对联、吊装灯笼。

赵五林在念对联:“爆竹声声辞旧岁,喜气洋洋迎新春!”

戴旧毡帽的特务:“队长,今年春节有没有红包?”

赵五林骂道:“你他妈的——”

戴旧毡帽的特务:“队长,快过年了不能开口骂人!”

赵五林:“是,是,是,那你准备拿多少来孝敬我这个队长呀?”

戴旧毡帽的特务:“队长,连我这骨头渣子都是你队长的,那压岁的红包还不是你想怎么给就怎么给的。”

赵五林:“你还很会说话哩!你知道我赵某人口硬心软,你这压岁红包还是带回家给你媳妇做衣裳吧!”

特务们和站岗的哨兵都在傻笑。

忽然,汪菊拎着一些花生、麻糖、酥糖、鸡蛋,还有一些桔子朝院门走来。

赵五林赶紧迎上前去:“二姨太,这么多节礼,敢是送给我赵五林的吧?”

汪菊:“去,去,去,你好大的面子!我这是送给我老娘的!哎,五林兄弟,我娘点着要条大青鱼,你能到集市帮我挑一条,拎到同仁巷20号去吗?”

赵五林:“给郭大队长的丈母娘办节礼,是我赵五林的福气!二姨太还说这样的客气话,真是把兄弟给看外了!”

赵五林对特务们说:“你们先到南门查巡,我待会就到。”说完,他和汪菊一起离开县保安大队。


4


年关在即,今天进城赶集的百姓特别多。人群涌向孝感城西门。大刀张带着二支队的战士来到城门口。特务们在对进城的人进行监视、搜身。

特务甲问大刀张:“哪来的?”

张东华:“四屋咀!”

特务甲盯着大刀张,问:“四屋咀,怎么不走南门,走西门?”

大刀张一下愣住了,不知如何回答。

何小韦:“老总,我们走府河,沙堤坝上的岸,不走西门走哪个门呀?”

特务甲:“别说了!你们这野猪肉是准备送人呀,还是——”

张东华:“这是拿到集市去卖几个钱来过年的。”

特务甲:“这位兄弟,你看是不是给我们弟兄们也搞一点?”

张东华:“我们要卖出钱来买粮食呀!”

几个特务围上来跟大刀张拉拉扯扯。

罗忠:“前头好像出了什么事,大家快!”游击队员们紧跟其后。

走近西城门口的罗忠,放下鱼篓,赶上前去对张东华使了一个眼色,喊道:“张表弟,是你呀!”

张东华:“罗大哥,你也来赶集?”

罗忠从张东华手中取过那刀野猪肉,把肉递到特务手上:“我这表弟不懂事,老总,这刀肉我作主——就送给你们好了!”

特务甲:“你这位大哥才够大方!这年月收成不好,东西也来得不容易,赶快去集市卖个好价钱吧!”

游击队员们混在入城的人群中顺利入城。

来到孝感街上,罗忠轻声说:“大家快!跟着汪梅走!”

且说赵五林将汪菊送到同仁巷后,匆匆赶到孝感城南门口。

赵五林对众特务吩咐:“今天人多,你们给我盯紧点!“

众特务:“是!”

戴旧毡帽的特务:“有来人了!注意搜查!”

饶平泰等人来到城门口。

戴旧毡帽的特务:“站住!都是些什么人?”

马仔打扮的李小丰上前:“老总,我们都是附近的百姓,快过年了,想到关帝庙去进香。”

戴旧毡帽的特务:“到关帝庙进香,直走北门外,何必要从南门进,这不自找麻烦,脱裤打屁?”

李小丰:“这是我这位爷的意思!”

戴旧毡帽的特务迈前几步,望着留着胡茬,绅士风度的饶平泰:“这位先生,贵姓呀?”

饶平泰:“叫你们的赵组长来跟我说话!”说罢有意往检查站右边挪了几步,目不斜视地站在那里。

赵五林仔细辨认着不远处的那张方脸庞,怀着几分不安的心情朝那人靠过去。心中不住地暗自思忖……

他走到那人跟前,警觉地:“这不是会骑马打枪的胡老师吗?”

饶平泰:“啊!你不就是那个五林兄弟吗?”说着一手伸进暗袋用手枪顶住赵五林的腰,一手揽着对方的肩膀小声说,“不许动!”然后故意大声嚷道:“今日重逢,该到德华酒楼好好喝上几杯呀!”

赵五林不敢啃声,被迫半推半就进了城门。

戴旧毡帽的特务有点摸不着头脑地望着这伙人的背影。

刚进城门,柳青用一小块布把赵五林的口塞住,吆喝道:“放老实点,把嘴闭上!”

大伙来到老孝感客栈,在几个游击队员的拥簇下,将赵五林推进了一间客房。

客栈店堂里,饶平泰将一把银元丢在柜台上对店主说:“这客栈今明后天三天,我们包了。”

店主赶快吩咐伙计把写着“客满”的牌子挂了出去。

饶平泰进到客栈103房,柳青把塞在赵五林口中的布拉掉。

魂飞魄散的赵五林惊叫道:“你们真是游击队?”

饶平泰从身上取出一个箭镖朝赵五林身旁的桌上猛的一掷。

“啊!鸿箭游击队,游击老爷饶命!”赵五林的头像捣蒜泥一样,不住的磕头求饶。

“南门的钥匙?”饶平泰突然严厉地发问。

赵务林:“我不保管钥匙。这城南钥匙原本有两套,一套在皇军——”

饶平泰用枪筒顶着赵五林的的额头:“还说什么皇军,你这狗汉奸,小心我毙了你!”

赵五林抖抖索索地:“是,是,是!我刚才说到哪里?”

饶平泰:“鬼子,钥匙!”

赵五林:“对,对!鬼子岗村宪兵大队长有一套,联防大队郭大队长有一套,为了交接方便,郭队长那一套给了李强。”

饶平泰故意问道:“李强是什么人?”

赵五林:“他是城防小队长。”

饶平泰对彭水生使了一个眼色后,对赵五林说:“你想活的话,就给我老老实实呆着,有事再找你!”

赵五林“哎”的一声,好似一只死猫龟缩在客栈的角落里。

饶平泰拉着柳青和春喜来到隔壁105房,对她们说:“眼看天色暗了下来,按计划我该送你们到黄记修理店了,在那里跟汪梅、冬梅和喜燕汇合后,再去同仁巷20号。”

“就这么走?”柳青问。

“武器要随身带!”饶平泰说。

春喜把鸡蛋篮拎了过来,捡开鸡蛋,篮底露出一把匕首和一颗手榴弹,接着把武器插挂在腰间,问道:“饶大队长,这样可以吗?”

饶平泰微微把头一点:“春喜,你进步很大。”

柳青则从篮底抽出一把小手枪,将其挂在腰部。”

老孝感客栈门口,饶平泰机警地左顾右盼了一番后,对身边的柳青和春喜说:“跟我走!”

暮色降临孝感城,街上行人还比较多。突然一队日军宪兵跑过来。

饶平泰把柳青、春喜一拉,迅速闪进一家杂货铺。

等鬼子宪兵队过去后,饶平泰等人即刻向黄记修理店走去。

来到黄记修理店,在一片欢呼声中,饶平泰紧握着罗忠、黄啸天的手。柳青、春喜紧握着汪梅、冬梅、喜燕的手。五个女兵为相聚孝感城在雀跃欢呼。

饶平泰对罗忠、黄啸天说:“我送她们回来后,我们几位在福隆茶馆碰面!”

黄啸天:“好!”

小伙计在开门,饶平泰等人鱼贯而出。


5


再说(地下)孝感县委驻地,秦伟山扶着那棵老槐树,深沉地说:“平泰他们这个时候应该都进城了吧?”

牛桂兰:“如果不出问题的话,他们这个时候应该到位了。”

秦伟山:“这么多人,这么长时间,这在我们湖区游击斗争史上将是少见的。”

牛桂兰:“有李强、黄啸天这些优秀的地工人员的配合、掩护,再加上无事不能的饶平泰,我想他们不会有事的。如果有意外,我们现在也许能听到些什么。”

秦伟山:“是呀!难为我们的战士!如果今晚不出问题的话,那明天十三旅的攻城,就会如期进行。”牛桂兰:“那当然啰。”

秦伟山:“还有,李海林留在塘口,也让人担心呀!”

“老秦,你就别想得太多了。”牛桂兰劝道。

秦伟山和牛桂兰慢慢往驻地办公室走去,渐渐消失在暮色中。

果然不出所料,留守在塘口村的李海林不安分起来。

夜色中李海林借口要上茅厕,溜出棚舍。黑牛警惕地紧随其后。

李海林冲着黑牛喊道:“怎么,你监视我?”

黑牛:“海林同志,你别误会!饶大队长临走时吩咐留守的人员要互相关照。”

李海林阴阳怪气地:“那我一天上十次茅厕,你跟我一起去闻臭?”

黑牛:“天下哪有无屎空占茅厕的怪人?”

李海林:“世上哪有无屎空跑茅厕的苕货?”

黑牛不理他,仍然紧紧跟着。李海林气呼呼的回到驻地棚舍,倒在铺床上用被子蒙着头。

却说孝感城的福隆茶馆,由于年关将至,在外饮茶的人不多,寥寥几个茶客在饮茶。

罗忠、黄啸天二人机警地走进福隆茶馆,择位坐下。

不一会,饶平泰也来到茶馆,坐到罗忠他们的桌旁。

黄啸天:“兵贵神速,你们神不知,鬼不觉就进城了!”

饶平泰:“进城时我们意外地逮住了赵五林。这,也给我们自己制造了麻烦。为这事,我特地找你们来这里商量。”

黄啸天:“平时多是他在监控南城门,如今把他控制起来,李强同志便是南城门的主管人了,这无疑对我们主力攻城带来了便利!但是,此人跟岗村关系非同一般,逢年过节的,岗村找起赵五林来怎么办?”

罗忠:“哎,可不可以假借赵五林的笔迹给岗村写信,就说因事外出,这样,缓冲它一天时间!”

饶平泰:“赵五林的字迹我们没有见过,就逼着他自己写不更省事?”

黄啸天:“这倒是个好主意。我担心这个五林兄弟不给我们面子。”

饶平泰:“他敢!我气极了,崩了他的。”

黄啸天:“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担心这个武夫识不了几个字,不会写字!”

罗忠:“这倒也是。不过,刚买的新刀总得试一下吧!”

饶平泰:“这个问题,就这么办。第二个问题,我们这么多人挤在黄记修理店,吃、喝、拉、撒,方便吗?”

黄啸天:“吃的没问题,同志们带来的鱼、肉、蛋,我们就像过年一样。只是上厕所要到外面公共厕所去,土话说,进倒容易,出来就难。”

三人不禁一笑。

罗忠:“至于睡觉,大家和衣而睡,挤一挤还暖和些。”

饶平泰:“这点,我们住老孝感客栈,比你们强多了!老罗,你就受点憋吧。还有什么问题?”

黄啸天:“记起来了,你那个朱贵同志安排好了吗?他可是个很关键的人物呀!”

饶平泰:“出发前,我已经跟他细谈过,他也拍胸作了保证,按理不会有什么问题。”

黄啸天:“明天主力攻城,城门出进就更严格,我担心朱贵同志进不了城,会误大事的。”

罗忠:“他是板仓的老‘朋友’,应该说不会有问题的。”

忽然,一队鬼子巡逻队从茶馆前走过。

黄啸天低声说:“鬼子来了,我们喝茶!”

入夜时分,孝感城夜景颇有春节气氛。许多店铺、民居门前挂着灯笼。

伪县政府大礼堂前张灯结彩,锣鼓喧天,鞭炮声不断。

赵坤南和程秘书站在礼堂前,对来宾们行手礼表示恭贺。气氛很热烈。

赵坤南:“恭喜司令!”

宇岛大佐:“赵先生,发财!”

岗村急匆匆带着一队日军宪兵从外来到伪县政府大院门口。

岗村问值哨的伪军:“你们赵组长呢?”

伪兵甲:“报告岗村队长,下午在南门口,我还亲眼看见他跟一位叫什么胡老师的人亲亲热热地往城内走。”

“嗯?什么的胡老师?此人长得怎样?”岗村心里起疑。

伪兵甲:“身材高大,留着胡茬,不像个老师,倒像一个游击队!”

岗村:“不好了,怕是遭遇了游击队。”

岗村吹响警哨,紧急集合在场的宪兵,迅速朝院门外跑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