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箭 第一部 鸿 箭 第二十一章 巧牵牛鼻子(3)

饶兴利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2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21.html[/size][/URL] 3 且说日军驻孝感司令部,一盏孤灯在风中晃荡,若明若暗地显现着宇岛大佐那张失意的脸。 宇岛大佐独自在楼上办公室走来走去。 电话铃突然响起。 宇岛大佐信手抓起话筒。 话筒里传来西尾将军的声音:“国军十三师朱胜光部未能完成拦截任务,看来,这批药品已经完完全全的落到了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21.html


3


且说日军驻孝感司令部,一盏孤灯在风中晃荡,若明若暗地显现着宇岛大佐那张失意的脸。

宇岛大佐独自在楼上办公室走来走去。

电话铃突然响起。

宇岛大佐信手抓起话筒。

话筒里传来西尾将军的声音:“国军十三师朱胜光部未能完成拦截任务,看来,这批药品已经完完全全的落到了游击队手中。我命令你想方设法截住这批药品,或者将它毁掉!”

宇岛大佐:“嗨!我的明白!”

宇岛大佐放下话筒,把桌子一拍,咬牙切齿骂道:“八格牙路!这鸿箭游击队老是跟我作对,我的非把它铲除不可!”

此时,游击队运药品的小船正府河水域逆水而上,船舱里爆发出阵阵笑声。

饶平泰:“我们要防着他一点,狗急了也会跳墙的!”

柳青:“就算他有本事,现在派兵来追,我们在船上,他们在岸上,他们也是望洋兴叹,拿我们没办法!”

饶平泰:“黑牛,现在去跟戴师傅换换手!”

黑伢:“大队长,让我黑伢去!”

小船像箭一般在黑夜中穿行。

日军驻孝感司令部,宇岛大佐在猛力摇动一架老式电话的摇把。

岗村接到电话后,立即乘摩托车匆匆赶往日军司令部大院,他径直来到宇岛大佐书房。

宇岛大佐:“岗村君,你上次对我说过有什么妙招的?”

岗村:“我准备把李海林的老娘控制起来,这样,李海林一定会拼命地效劳皇军。”

宇岛大佐:“嗯,这主意很好!你什么时候动手?”

岗村:“明天清早怎么样?”

宇岛大佐:“那今天晚上你必须加紧侦察行动!”

岗村:“司令!你放心!我已布置赵五林要他的别动队通宵夜巡。”说着凑近他的耳根说了几句悄悄话。

宇岛大佐频频点头,然后轻轻拍了两下巴掌。从门外走进两个日本女子,宇岛大佐和岗村各自抱了一个女子,朝内室走去……

不一会,从内室传出来一阵阵浪笑声。

此时孝感城南门,在昏暗的灯光下,几个伪军特务先后推着自行车出了城门,走过吊桥后,分东、西、南三路沿预定的路线悄悄出发。

再说鸿箭游击队驻地。战士们学唱完一段新歌后,罗忠突然说:“暂停唱歌!宣布一个重要决定!”

彭水生:“指导员,是不是又有新的战斗任务呀?”

罗忠:“是的!我们要按民主原则组织一个‘特运小组!’”

顿时场上热闹起来,战士们兴奋地议论着。

肖子文问道:“指导员,什么叫‘特运小组’呀?”

罗忠:“特运小组,就是特别运输小组。就这么说吧:大队决定明晚九时启运药品。为了确保药品安全运到山里,要挑选十五名战士乘船一路护航。首先就要看水性怎么样,还有……这次采取先报名,后审批的作法。”

汪梅:“女兵也可以报名吧?”

罗忠:“你会不会水呀?”

汪梅:“有救生圈套着,那是一定不会沉下去的。”

场上一阵愉快的笑声。

罗忠:“现在可以报名登记了!”

战士们一拥而上,争先恐后地围着罗忠报名……

罗忠简直招架不住:“一个个来……”

其实,这次报名活动犹如一次游戏。这里,罗忠把戏演得十分逼真。他表面做完登记后,把彭水生拉到伙棚外敞地。

罗忠问彭水生:“李海林这几天值的是什么班?”

彭水生:“他值的是深夜班:十二点到明晨六点。这样安排有什么问题吗?”

罗忠:“没有什么问题,你就这样通知他好了。没你的事了。”

彭水生边走边自言自语地说:“指导员突然问排班的事,这是为什么呀?”

罗忠正在边走边沉思,汪突然梅走到他跟前。

罗忠如梦初醒:“啊!是汪梅呀!有什么事吗?”

汪梅:“我刚回到棚舍内,青姐不在,我感到好孤单呀!”

罗忠:“不是有冬梅、春喜和喜燕三位女同志吗?”

汪梅:“刚才,肖子文小队长通知她们去孤岛值班。”

罗忠:“我给你一个任务——现在就去办!”

汪梅:“什么任务?”

罗忠:“你把李小丰邀上,现在到孤岛去把冬梅、春喜和喜燕调回来,还把黄天宝和牛汉波也叫回驻地,要他们两个睡我和饶大队长的铺。”说到这里,他凑近汪梅耳边,说,“让大家感觉到大队长和指导员都没有离开塘口!”

汪梅:“是!我现在就去!”

罗忠离开伙棚敞地。

塘口村各家各户都熄灭灯火,就寝。

罗忠独自悄悄来的朱贵家。他在轻轻敲朱贵家门。

朱贵开门见是罗忠,便说:“指导员,你半夜来找我,一定有重要的事吧?”

罗忠做了一个要他放轻说话声的小动作,借着煤油灯的幽光,罗忠看了一下手表:11点45分。小声说:“我要你跟我到村东头去。”

朱贵:“有什么特别情况吗?”

罗忠:“你跟我来,不要说话!”

两人在村道上走,引起一阵狗吠。

罗忠带着朱贵钻进村东哨岗前小树林。这片林子距哨位不过五六米远。

夜幕中,隐约可见一个游击队员在村东哨岗守哨。

忽然,从村东头小路传来脚步声。

哨兵黄天宝喝了一声:“口令!”

李海林:“黄河!”

黄天宝:“海林同志,上半夜没有发现异常情况。”

李海林:“快回去休息吧!”

黄天宝离开哨位。李海林接位守哨。

一阵风将一截树枝吹落地上,发出砰的声响。

李海林紧张地喊道:“什么人?”当他见是一节树枝时,上前用脚向它猛踢一下,口里骂道,“他妈的!连一节树枝也来吓唬我!”

突然,在村东头大道上,有三个骑自行车的伪军特务朝村东哨位骑来。

小树林里,罗忠碰了朱贵一下把手枪紧紧握在手中。借着星、月的微光,两人关注着眼下发生的敌情。

三个伪军特务走近村东哨岗哨位。

李海林迅速掏出折叠好的纸条,将它递到戴旧毡帽的特务的手心上。三个特务不声不响地骑着自行车走了。

看到这一切,小树林里的罗忠和朱贵稍纵即逝。

回到朱贵家门口,罗忠对朱贵叮嘱道:“今晚发生的事,一定要严守秘密!”

朱贵:“指导员放心!”此时,不知哪家屋舍里传出了鸡叫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