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11月28日电 香港《镜报》月刊12号发文《金融海啸给中国的危与机》一文说,专家认为,中国应积极参与国际金融体系重建,在做好自己本份的前提下,采取合作态度,为稳定局势作出相应的努力,提升中国在国际金融规则制定中的话语权,并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处理得当,可能加快中国成为世界大国的速度。

文章摘录如下:

中国今年迎来了使中国发生巨变的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庆典,令人们期望中国经济的高增长能够再持续三十年。然而,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会否影响这一愿景呢?

盛宴会否散席

数据显示,去年的大部份时间,中国没有受到国际信贷市场问题的严重影响。但今年年中以来,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中国经济正以超出预计的速度放缓。今年前三个季度,中国的GDP增幅为9.9%,较去年全年的11.9%明显回落。

经济学家指出,从目前看,全球金融危机,对中国经济在损失数量、持续时间、蔓延地域等多方面的影响存在不确定性。但可以预计的是,此轮危机冲击的轨迹将依次是:金融层面、实体经济、体制模式和心理文化。

全球金融危机对中国金融系统造成了一定的账面损失。到今年7月底,中国持有美国国债和两房债券两项合计近9,000亿美元。

不过,舆论普遍认为,金融行业本身最坏的情况已经过去。接下来,中国要面对的是由本国实体经济受创后引发的各种间接问题,这至少将对中国银行系统的资产质量、流动性、资本充足率、利润等方面产生影响。

关于“中国盛宴会否散席”的争议焦点主要集中在对中国国内需求的判断上。在拉动中国经济的三架马车中,消费较之于出口和投资而言,是最弱的一个。

在全球金融危机发生之前,中国政府就认识到有必要转换经济平衡方式:减少投资和廉价出口,更多地关注消费、服务和创新。但目前政府刺激消费的政策仍未立竿见影。

根据彭博新闻社的观察,中国避免美国这场危机的可能性正在日趋减弱。其依据是,如果美国停购中国出口的产品,那么中国国内需求不可能填补这个缺口。一些人认为中国经济增长率从10%放慢到8%不会造成灾难。但是,如果政府依赖不断增长的繁荣来掩盖中国国内的挑战,包括贫富差距日益加大,那么增长放慢就会变成一个严峻的问题。

持相反观点者则认为,内部增长将使中国经济继续保持优势。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预测,中国的经济增长今年将保持在9.7%,2009年将有9.3%。中国的出口会因为世界经济衰退而减弱,但来自中国内部的增长会使其经济保持强势。

实体经济之虞

在实体经济方面,作为近年来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推动因素之一,出口部门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据英国《金融时报》观察,虽然近年来,中国的出口商们在繁荣的新兴经济体中,如巴西、俄罗斯以及中东等地,为其产品找到了新的市场。但在全球经济危机中,中国最主要的出口市场──美国、欧盟和日本,都在遭遇严峻的实体经济问题,这将会使中国企业扩大出口的动力难以为继。

据中国经济规划机构国家发改委进行的初步统计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已有6.7万家中小企业倒闭,其中一些属于出口企业。

在对中国出口的普遍看淡中,也有经济学家意见相左。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樊纲认为,在当前金融危机背景下,中国明年出口仍有望继续增长,原因就是所谓的“土豆效应”。这一现象是指,在经济大萧条时,土豆的价格不跌反涨,因为人们消费不起二元钱的面包,只能购买一元的土豆。樊纲预期,中国产品将会受益于这种“土豆效应”,在萧条时会发挥出低成本的优势。

就另一种可能性而言,如果说中国经济出口日益疲软,那么就必须在拉动增长的另一架引擎──投资上保持足够的动力。在投资方面,房地产是目前中国总体投资中最重要的组成部份。但数据显示,中国房地产市场已经开始走低。而全球金融危机令中国房地产行业雪上加霜。这一支柱行业崩盘的后果则很明显:中国地方政府财政来源锐减、银行不良贷款数额大幅攀升,以及令尚未完型的中产阶层变成“负翁”。

体制模式冲击

就体制和模式而言,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将是一个趋势。在深层次而言,中国的宏观管制也很可能藉此加强。一些专家指出,至少在一段时间内,理想的市场化改造时间将会错过,在未来的一个经济周期里,中国实现新的改革突破将有相当难度。

而就心理文化而言,全球金融危机对中国人的认知和理念产生影响。它可能会使许多中国人尤其是决策者相信:美国制度是不灵的,经济自由主义是不行的。这一逻辑还可能进一步演绎成:中国的制度是最好的,按照既定方针走下去就是胜利。

但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张曙光最近撰文说,“美国的经济和金融市场化与自由化过度,而中国则是市场和自由化不足。二者不可等而视之,更不可据此作出非此即彼的结论。”

中央提振信心

虽然全球金融危机将令中国经济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但另一方面,持乐观意见者认为,这也将是中国发展的新机遇。

对一些期望扩展海外版图的中国企业来说,目前海外市场低迷,商品价格便宜,且可能政治上的限制较少,因此可以积极谨慎地从事对外投资,可以在诸如购买资源、增加黄金储备、进行国外的基础设施投资等方面进行选择。

有专家指出,在全球化调整步幅的阶段,中国应积极参与国际金融体系重建,在做好自己本份的前提下,采取合作态度,为稳定局势作出相应的努力,提升中国在国际金融规则制定中的话语权。与此同时,亦可不失时机地推进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若处理得当,可能加快中国成为一个世界大国的速度。

11月,中国政府宣布出台十项保增长、扩内需的措施,初步匡算到2010年年底约需投资4万亿元人民币,预计可拉动明年经济增长1.8个百分点。这被认为在一定程度上提振了市场信心,也显示出了中国政府高层维护经济增长的决心。

如果中国能在扩大内需和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这两个方面有所突破,则有可能逐渐走出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