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界卒子 第17章 康贵大校 第17章 康贵大校

最后的眼泪 收藏 4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07.html[/size][/URL] 第17章 康贵大校 赌场历来就是收获笑容和痛苦忧愁的地方,来这里的人不是喜笑颜开就是愁眉苦脸,唉声叹气。 蒲甘最有名的大赌场百乐园内,大厅里此时正是一天中赌博的最典盛时间,来自世界各地的职业和非职业赌徒们你嚷我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07.html


第17章 康贵大校


赌场历来就是收获笑容和痛苦忧愁的地方,来这里的人不是喜笑颜开就是愁眉苦脸,唉声叹气。

蒲甘最有名的大赌场百乐园内,大厅里此时正是一天中赌博的最典盛时间,来自世界各地的职业和非职业赌徒们你嚷我叫。

与大厅热闹喧嚣截然相反,赌场地下大厦里,空空荡荡,有四个保镖模样的汉子撮着麻将。在离他们不远的一套房里,不时传出成熟女性压抑的娇吟声。透着门缝可以看到,房间内正是带队到席勒丝小巷内围捕郑忠的军官模样的人,此时他脱得精光,怀中拥着个赤身裸体的女子,那女子似是受不了抚弄,不停的舔舐着嘴唇,摆动着臀部,做着各式撩人的姿势。

“宝贝,哥哥来了”, 军官模样的人如猛兽一般扑向赤裸女子,房间内顿时春意黯然起来,不断的有口舌交缠声大声传出。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云消雨散之后,军官模样的人似乎口渴了,伸手去抓床头酒杯,不料却抓了个空,“刚才自己明明放到这里的,怎么会不在了”, 军官模样的人心里暗问,“莫不是见鬼了”。

多年的职业生涯养成了他多疑的心理,他一咕噜从床上跃了起来。

“你最好还是乖乖的躺在床上”,一支冰冷的枪已顶上了军官模样男子的头。

“啊!”赤裸女子惊恐的喊叫起来。

“闭嘴!再叫老子杀了你!”

赤裸女子再也不敢弄出半点声响,只将被子蒙住全身,蜷缩着瑟瑟发抖。

“你,你就是郑忠”,军官模样的男子惊恐的问。

“正是。想不到我吧,康贵大校?”郑忠目无表情。

“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有枪指着头,康贵大校一反平日的威严,脸上居然堆起了笑容,“小心走火,把枪放下好吗?”

“可以啊,只要你如实回答”,郑忠将枪口慢慢移开,“是谁命令你找上我的?”

“你这不是名知故问?”康贵大校说:“除了我老板以外你以为我还给谁在卖命?”

“你的老板是谁?”郑忠冷冷的说:“敢说半句假话,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是,是黑山。”

龙飞大脑高速转动,在他的记忆库里寻找有关黑山的档案:

“黑山,外号黑熊,缅甸独居一方的黑道毒枭,手下能人辈出。黑山本人除了具备熊的凶悍野蛮天性之外还异常的精明能干,特别善于交际,与缅方民盟、掸邦民主联合会、巩协等党派和组织有着千丝万屡说不明道不百的关系。近年来,黑山不甘心向依附的这些组织每年交纳大笔的酬金,开始招募士兵,发展壮大自己势力,为了支付这些庞大开支,黑山多次组织马仔,对中国大批量进行毒品渗透。除了传统的武装押运之外,还不断翻新花样和手法,意图在中国大陆人民禁毒战线上拉开一个口子,杀出一条血路。然而,天不遂愿,在大陆公安的以命相搏、以血相拚之下,几次大批量的毒品入境最终都毁于一旦,不是马仔落网就是‘船底漏水’,毒品半路被截,尽管中国公安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但同时也彻底打垮了黑山意欲在中国打开一条‘白金通道’的梦想”。

“我与黑山无冤无仇,他为何要派你杀我”郑忠再次试探性的问。

“你就是钱啊,你手上握有的世界各地买卖老板情况和高端技术配方,谁见了不眼谗,不咽唾液?”康贵大校接着说:“没有人会要你死,只要你肯合作。老板这样对你主要是龙昆等人的死让大家感到了震惊”。

“是他们逼我的,怪不得我”,郑忠冷冷说:“谁跟我过不去,我就让谁死”。说这话的时候,郑忠眼冒杀气,就连康贵大校这种多年来在战场上撕杀拼斗的职业军人都感受到了丝丝寒意。

“你还是认命吧,你不死,所有人,包括黑山和其他各国的老板们都不会放过你的,因为只要你一天活在世上,他们就无法睡一天安稳觉。你最好归顺于我们,凭我们现在的实力,保证你安全还是绰绰有余”, 康贵大校说:“黑山那里我可以帮你去说说好话,只要你肯拿出配方,凭你的能力,弄个一官半职不成问题。照样潇洒活着”。

郑忠笑笑,“你说的到是实话,人来世上不就图活个自在”。

康贵大校一听话语有门,立即不断的承诺、引诱要如何如何的给予金钱、美女。

象是在耍猴,郑忠不动声色,叹了口气说:“你容我考虑考虑几天,再回答。”

“不急,不急”, 康贵大校脸上显得异常兴奋,要知道,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将郑忠带到黑山面前,百花花的300万美元就是自己的了。

“那,你先到外面稍微等下吧,我立刻就出来”, 康贵大校说着指指还在被窝里瑟瑟发抖的裸体女人,难为情的笑了笑。

郑忠将枪慢慢从康贵大校头顶移开。

“来人,带郑爷到外面小坐”, 康贵大校对着门外吼,却始终没有人回应。

“妈的个娘稀屁,人都死光了吗?”康贵大校命令不畅,自觉在郑忠面前失了面子,象头发怒的狮子。

“他们已经被我全部收拾了,不过没有性命之忧”,郑忠淡淡的说,他清楚的看到,说出这句话后,康贵大校那只悄悄摸向枕头下面的手如触电般缩了回来。

“好了,小坐就不必了,等我想好了自会来找你的”,郑忠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百乐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