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梦 第一卷 台湾行省 第○一一节 受命百废之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02.html


接下来将出现以党领政,请推荐党名与领袖名(例如:书记与总书记和理事长与理事总长),谢谢!


陈羽发觉老站在大厅外‘共商大计’不合适,请丘逢甲等人回大厅里商谈事宜,众人随陈羽进入大厅,并分宾主的坐定

丘逢甲迫不及待的先开口说道:“陈首领,我听说抗日军一路上势如破竹,日寇一路是节节败退,何不趁此番大好形势一击定成败,全境光复台湾全岛,如此,台湾人民所幸,国家所幸也”,文人大谈高论还真是不用打草稿

陈羽就是喜欢他这样,正好可让他上报社去吹吹风,宣传宣传政策

陈羽点点头表示同意,他本来也是想这么做的,但一衡量对比,觉得此时不是大举进攻的时候,也可说是条件不具备,不说成败如何,就是铁定赢,那这抗日军自己也将伤到筋骨,所谓杀敌一千自伤八百,虽说这次行动成功但也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当陈羽拿到刘义调查的敌我双方伤亡报告时,是一脸的错愕,就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这次起义的代价远远大于自己预期的,北方抗日军就有五百多人牺牲,南方抗日军牺牲的有六百多人,日寇几处加起来也才一千五百多人,这已不是杀敌一千自伤八百所能说明的啦,因这是在自己的土地作战,何必再去硬碰呢,这也是不理智的做法

陈羽同意的点点头道:“嗯,丘先生说的对,以我抗日军一路的表现看来,光复我台湾宝岛是指日可待啊”,说得陈羽差点就要咆哮出来,“丘先生容我休整两天,我将率众热血儿郎南下直捣日寇儿玉源太郎的新巢(台北是老巢),光复全台,以慰藉遭日寇之肆虐父老亡灵,以宽现在水深火热之中的乡亲,”说着是振振有词,声音一步步的上扬,让在场的特别是丘逢甲众人心潮澎湃,热血沸腾恨不得现在就南下把日寇千刀万剐以做酒菜,此时平静的赵献没想到这陈羽领导比丘逢甲的那一段还能吹,还那么慷慨激昂,这让赵献对陈羽的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用星爷的话说是:“我对你的敬仰是滔滔江水连绵不断”

‘遗憾’的是赵献此时又‘不合时宜’的出来阻止道:“首领(为竖立陈羽的个人威信就跟着众人一样的叫法)等千万不可贸然南下”

众人用不解的眼光看着他,并用冷峻语气问道:“为何不可啊”

更有人鄙视的说:“莫非赵兄弟怕死不成”

赵献不肖予以驳斥,也理解众人的反应道:“众位不要误会,南下驱逐日寇以光复我台湾这是一定,我心与大家一样,只是我们要重视现实问题,”众人听到这,那激怒的心才稍微

赵献接着说:“古时打战有言曰:‘兵马未去,粮草先行’,时至今日还是兵法之言也”,众人见他不痛不痒的说了这么两句,不觉怒气又多了三分,陈羽只在一边看赵献是如何‘背书’的

赵献可不理此时的这般情景,因他对自己还有信心的,不然过段日子如何完成陈羽所说的‘出使美国’啊

赵献继续说:“我抗日军此次起义已是多为勉强,因我军后勤渐渐耗空,诸位可知道今日之台湾否,可知我们这次起义抗日敌我双方的伤亡人数否”,有些人就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众人心里也确实不知道,就没开声,丘逢甲是知道一些的,但他想看赵献会怎么说。“不管诸位知与不知,我想说的是我们虽然光复了日寇在台湾统治的重地台北等地,工商业比其他的地方也发达,但这是对日寇在台湾而言,我台湾民众目前仍是民生凋谢,日寇欺凌我民众已久使我台湾人丁锐少,此时虽不能说是恢复元气之时,但却可让民众为休养生息时日,以让台湾民众有希望之心,此乃正道也”

赵献说的很顺口,并继续他的高论:“与其说让民众休养生息,不如是为了让我抗日军喘一口气,兄弟们,我们这次行动是伤亡惨重啊,敌我双方对比是一千五百多比我军的一千一百多啊,这已不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可比拟的,所以说我们要避免硬碰硬,在我本土作战必有我可利用之处,比如:我们要尽量宣传与搞好民生问题,台湾民众必然踊跃参加我们的行动,只要把台南地区的民众的抗日热情挑起挑起何愁日寇不灭,台湾不盛,此势一起我抗日军之行动必将事半功倍,无所不破,所以区区日寇何以让我等念念不忘,日思夜想的,此乃王道也,诸位不可不察”,最赵献拉高分贝对着丘逢甲说,好像就是专门对丘逢甲说的话,不知他是不好意思还是觉得说的有理想改变主意转头对着陈羽想说什么,但又没说

这时众人也像被赵献说服了一样,转头面对着陈羽,想让他评评理或挑挑刺,只见陈羽还是悠悠的坐在那里,心里在偷笑着这次的双簧算有效果啦,只听陈羽说:“赵兄弟分析的很对,这确是为长远之计,但我们也不可打击我抗日军与民众的抗日热情”陈羽说此话时与丘逢甲对视像是询问他一样

丘逢甲见此时已是非开口不可的说:“嗯,我也觉得赵兄弟说的有道理,此乃正是为台湾长远计,刚才确实是在下的思考不周”此话确是真心话,赵献刚才的分析像给他棒头喝一样的让自己清醒,也在此时让他闪出不想再掺和军事的事

赵献给他台阶下的说:“丘先生过谦啦,你乃是爱台心切,关心民众之情深也,这些皆我等学习之处”

陈羽也想给他戴戴高帽的说:“是啊,丘先生之高风亮节皆是我们学习这处,当凭当年日寇在占我台湾之时愤起誓死反抗,我等都是自叹不如啊,既然日寇已成瓮中之鳖,我等不妨先理清建设,再图日寇”

众人都竖起拇指对丘逢甲表示敬意,而丘逢甲红着脸的站起来还礼

既然进军暂时不可行,那就只能先搞建设啦

陈羽开口问丘逢甲道:“丘先生,从小在台湾,对台湾现的情况如何,还请说道一二”

丘逢甲答道:“不敢,丘某于日寇占领抗日失败后,于1897年内渡后在我内陆教书为生,每年必会回台一次”,原来丘逢甲由于时常牵挂台湾,今年也不例外的提前回台,那是二十多天前的事,回来后听人说最近北方桃园与新竹等地闹得很凶,丘逢甲回台湾本来就有此心,就让人四处打听,才知道有此事,所以想趁北方日寇顾及不了而光复宜兰,没诚想儿玉源太郎与后藤新平的撤退与他的抗日军对上啦,才有被围之险

只听丘逢甲继续说道:“因此对台湾的情况是略知一二的”


*********************************************************


只听丘逢甲一番道来:

自日寇占领台湾后掠夺土地是日本最赤裸裸的一项经济政策。日本殖民者刚刚在台湾进行统治,便利用台湾农民的土地所有权没有地券、契约作为根据的情况,对广大台湾同胞赖以生存的耕地进行了持续的掠夺和强占。1898年,日寇殖民政府在台湾设置了以‘中村是公’为局长的“临时土地局”。不久日本殖民者就下令展开森林、土地的调查工作,实行所谓“丈地归官”及“土地所有权申报”。凡是无主土地及手续证明不完备的全部收归官有,并对私人土地课以重税。这样,一些收成不好的土地由于入不敷出,所有者也就不敢申请所有权,土地“名正言顺”地落人日本人手中。通过一系列巧取豪夺,日本政府及日本财阀攫取的台湾土地短短数年就达264.3万甲(一甲约合0.97公顷),占全岛土地总面积的68.5%。最终,台湾97%的林地变成了日本殖民者的私有财产。

日本侵占台湾后,为了能够大量掠夺台湾的稻米,实现其“农业台湾,工业日本”的殖民统治的经济模式,从创办“农业试验所”着手,全面改造台湾地区传统的耕作方法和生产条件,如引进优良品种,增施肥料,扩大灌溉面积,甚至依靠地方政府官吏、警察和保甲制度,强迫台湾农民增种水稻、种植防风林。到1905年,台湾地区的水稻产量增至62.2万吨。不过日本殖民统治者采取多种手段提高水稻产量的根本目的,只是为了适应日本本土的需要,即选择台湾作为日本的农产品生产基地,使日本腾出劳动力进行工业化。此外,台湾生产的凤梨、香蕉、樟脑、蔗糖等农林产品也被日本殖民统治者大量地掠往日本,或销往欧美各国。台湾每年都要向日本出口大量的农产品,而从日本进口的东西却很少,这样就形成了给人以假象的巨额名义出超。1935年台湾对日出超9600万日元,1939年一跃上升为1.84亿日元,几乎是1935年的一倍。


日本在1905年的日俄战争中打败了沙皇俄国,取代了俄在中国东北的殖民权益。1907年日本取得南满铁路经营权后,开始直接吞并中国东北领土,在图们江以北中国境内宽200――300公里、长500――600公里地域建立了一个以延边为首府、以鲜族人为主的“间岛省”;又在辽东半岛建立了以旅顺大连为中心的“关东州”。这一“省”一“州”都被日本定为它的“国土”,归属日本帝国管辖。其中的鲜族人被日本定为地位高于满蒙族人、更高于汉族人的“日本国民”,成为日本关东军的主要兵源之一和侵略、掠夺、镇压、屠杀中国人的帮

土地林野调查的完成,度量衡货币制度的改革,为日本资本侵入台湾铺平了道路。但是,台湾并不是一块未开垦的处女地,早在日本人到来之前,英、美、德等西方资本即已在这里扎下了根,并且占据优势地位,掌握了贸易、金融大权。他们的存在无疑是日本资本在台发展的有力竞争者。因此,外国资本的驱逐成了日本资本独占台湾的前提条件,同时它也是促进台湾社会经济进一步殖民地化的重要步骤。

茶、糖、樟脑是台湾近代主要产业,开港后这些产业渐次被西方列强所控制,日本殖民者对外国资本的驱逐,也正是主要围绕着这几方面展开。

台湾糖业自1858年美国人在打狗从事砂糖输出,到中日甲午战争前后,逐渐控制在外国资本的手中,其中较著名的为怡记、德记、庆记、美打、海兴、东兴等英国洋行,此外还有美国、法国和德国等。他们通过买办制度,独占砂糖贸易。日本占据台湾后,1898年,三井物产会社在台北开设支店,1903年开始收购赤糖,收买买办阶层,扶植自己的势力。1905年横滨增田屋插手砂糖贸易,采取车站交货、后为产地直接交货的办法,给予制糖业者方便,控制砂糖来源,抢夺西方资本的地盘。1907~1908年,铃木商店、汤浅商店及大阪糖业会社等,开始批购砂糖。1909年还成立了台湾糖业联合会的卡特尔组织。外国商业资本中继续营业的仅剩下怡记和德记两家,1912年,怡记在台南设立的改良糖廍被台湾制糖株式会社所收购,德记则关闭砂糖部,撤离台湾。这样日本资本便实现了对西方糖业资本的驱逐。

在茶业方面,近代台湾茶叶生产、加工和出口,均为西方资本所掌握,其金融资金主要由英国汇丰银行提供,通过妈振馆进行控制,形成汇丰—洋行—妈振馆(Merehant)—茶馆的资金链条。此外,在台湾岛内茶叶的生产及出口方面,大陆与台湾岛内资本也发挥重要作用。外国资本中较著名的洋行有英国宝顺、德记、怡记、永陆、和记以及美国的旗昌洋行。林满红:《茶、糖、樟脑业与台湾之社会经济变迁》,联经出版事业公司,台北,1997,第107页。1907年日本三井物产和野泽组,开始从事台茶贸易,逐渐排挤英美资本,最后只剩下3家英国洋行和1家美国洋行。随后,三井合名会社经营直营茶园,直接控制了产、供、销渠道,不予西方资本涉足的余地。结果,日本资本在台茶贸易上占据了绝对优势的地位。

另樟脑方面,情形相对复杂,清政府在1861~1868和1886~1890年间两度实施樟脑专卖,特别是1864~1866年间由政府直营,其余包给民间经营。此外的时间段内,1855~1861、1869~1870、1876~1877年,为外商占优势的时期。到了1891年后外商公泰洋行、鲁麟洋行、瑞记洋行、Bain & Co以及Mannich & Co等分布于台岛南北,由此直至日据初,台湾的樟脑主要为外商所控制。


*******************************************************


丘逢甲一口气说完,大家听得是怒升三丈,手紧握拳头,要不是刚才赵献给他们分析了利弊,大家真的想现在就南下打日寇去,因语言是比行动还煽情的利器,陈羽另一时空来的不例外,心想这生在此时的人是多怎的艰难,也许是他们想象不到

只听陈羽道:“这日寇是如此猖狂,如此残酷,如此灭绝人性,陈某人要让他们一个也逃不出台湾,以让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众人听了这话就提气,个个摩拳擦掌的想南下试刀

丘逢甲也见缝插针的顺势道:“对,我等愿随陈首领南下扫光日寇,光复我台,繁我宝岛”

众人也不落后的举起手跟着大喊道:“光复我台,繁我宝岛”

原来丘逢甲此生以暗暗立下‘复台抗日’为志向,这次回台湾经历此事并见了陈羽等人的抗日行动与见识,觉得的此事可为,立下的志向也有望,就想干脆加入算了,因此才有刚才的豪语

丘逢甲见陈羽现已是抗日军的实际领导,加上自己也想加入,对陈羽说道:“陈首领,现台北等地已是光复,虽然有大军防护,但无政府运作,为民众计,为台湾计,请陈首领领政以让各项工作运行正常,乃民众之福,台湾之福也,请了首领不要推辞”,本来众人早有此心,只是没人敢提出来,现被丘逢甲一带头个个附和道:“请陈首领不要推辞”

陈羽刚才在听到丘逢甲在说现在虽有大军防护,但无政府运作时,就陷入沉思,想是啊,现在是百废待举啊,有必要先立政府以惠民生,正想展望一下立政之后情景,被一阵的请驾声所惊醒,有点茫然的看着众人

丘逢甲见此以为陈羽真的在犹豫是否接棒,急忙说道:“陈首领若不领政,民众苦矣,台湾危矣”

陈羽心里好气又好笑,气的是:好家伙,动不动就拿民众与台湾的生活和前途来压人,笑的是:我陈某人就没想过推辞

但到了这个份上只能假推道:“我怕我陈某人担当不起啊”

丘逢甲好像多了解陈羽似的说:“陈首领过谦矣,陈首领乃最佳领政之人也”,我晕,有点地位与名气就是有话说,这些话也只能丘逢甲来,众人也觉得的是这样的点点头

陈羽也不再推辞的道:“那陈某就勉强担之啦,不过丘先生也得答应我一件事”,这陈羽也真够可以的,得了便宜,又想再得寸进尺,丘逢甲好像这次推陈羽上位好比自己上位一样,兴奋的说:“陈首领说吧,只要是有益于复台抗日事业的,丘某是当仁不让”,呵呵,还真敢打包票,陈羽说的这件事也确实是丘逢甲能做好,此时也能是他做的,究竟陈羽让丘逢甲做什么呢,请看下节:民生成军领政


接下来将出现以党领政,请推荐党名与领袖名(例如:书记与总书记和理事长与理事总长),谢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