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与“海空雄鹰团”

janccee 收藏 4 668
导读:海空雄鹰团”的前身原隶属于空军建制,曾在抗美援朝战场上立下赫赫战功,1954年3月划归海军,编为海军航空兵四师十团。在我国万里海空保卫战中,该团弘扬我军英勇顽强、敢打善战的优良作风,以劣势装备抗击美、蒋空军对我大陆领海、领空的多次进犯和袭扰,取得了击落击伤美机、美制蒋机251架的辉煌战绩,并涌现出王昆、舒积成、高翔等一大批战斗英雄和“王牌”飞行员。1965年12月2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发布命令,授予该团“海空雄鹰团”称号。这也是建国后我军惟一一支被国防部命名的团一级作战部队。 毛泽东对这支英

海空雄鹰团”的前身原隶属于空军建制,曾在抗美援朝战场上立下赫赫战功,1954年3月划归海军,编为海军航空兵四师十团。在我国万里海空保卫战中,该团弘扬我军英勇顽强、敢打善战的优良作风,以劣势装备抗击美、蒋空军对我大陆领海、领空的多次进犯和袭扰,取得了击落击伤美机、美制蒋机251架的辉煌战绩,并涌现出王昆、舒积成、高翔等一大批战斗英雄和“王牌”飞行员。1965年12月2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发布命令,授予该团“海空雄鹰团”称号。这也是建国后我军惟一一支被国防部命名的团一级作战部队。

毛泽东对这支英雄的部队寄予了无限的期待和深切的厚爱,曾先后3次点将该团出征,25次接见该团代表共41名。


海军航空兵十团旗开得胜。毛泽东高兴地说:“好,王昆,我记住你了,也记住你们海军航空兵十团了,祝你们多打胜仗!”


毛泽东高度重视我国现代化海防建设,他深知,没有海防就没有国防,没有海上制空权,就谈不上现代海防。因此,新中国成立不久,他就批复组建了我人民海军部队。1952年1月8日,一份关于成立海军航空兵的报告又呈送到毛泽东的案头。此前,他曾多次过问海军航空兵的组建工作,今天报告终于送上来了。毛泽东仔细审阅。提起饱蘸浓墨的毛笔,在报上认真地写下了“同意”两个大字。

放下笔,毛泽东推开窗户,遥望着浩瀚无际的天空,深深地吸了一日气,感慨道:中华民族有海无防的历史将要结束了!

经过两年多的筹划和准备,1954年3月,海军航空兵组建顺利进行,也就是在这时刚从朝鲜战场归来的空军某团划归海军,被编为海军航空兵四师十团,并进驻刚刚建好的浙东某军用机场。

当时,台湾国民党当局不断对我东南沿海进行大规模窜犯。由于我海军航空兵尚未参加过海上作战,无法掌握海上制空权。因此海上斗争我一度处于被动。

1955年6月27日上午,两架美制国民党军F—86战斗机偷偷飞近大陆,十团团长张文清立即带着一个飞行中队起飞迎敌,打响了归属海军后的第一仗。

张文清率机群在地面雷达引导下,迅速占据有利作战高度。3号机王鸿喜首先发现目标,并猛扑上去,在距敌机533米处按动炮钮,敌机当即在空中爆炸,坠落在台山列岛东南15公里处。

另一架敌机见势不妙,赶忙降低高度,企图倚仗其优良的低空性能逃窜。张文清见状,立即压低机头追了上去,在距海面100米处果断开炮,将其击落坠入海底。

我军指挥员估计,敌机出师不利,很可能要进行报复,即令十团大队长王昆率队随时准备迎战。

王昆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屡立战功,曾击落击伤美机3架,有着丰富的空中作战经验。他率队飞抵战区后,发现左下方有敌PBY型海上巡逻机一架,随即一个倒扣,猛然插到敌机的正前方,对准其机头迎了上去。敌机飞行员被这突如其来的场面吓了一大跳,慌忙压低高度规避,想从于昆的机腹下钻过去。王昆抓住机会,果断接下射击按钮,一举将其击落海中。当王昆松开按钮开始拉杆爬升的一瞬间,飞机高度表的指针已经指到了“0”。王昆不禁惊呼:“好悬啊!”刹那间出了一身冷汗。但王昆也因此创造了“零”高度击落敌机的奇迹。

十团一天打下3架敌机,威震海空,也震撼了台湾国民党空军。我人民海军终于夺得了浙东海面的制空权。

3个月后,在北京中南海怀仁堂,毛泽东在胡耀邦的陪同下,接见了前来参加全国青年社会主义积极分子代表大会的部分代表。王昆有幸参加了这次接见。当毛泽东向王昆伸出那历史巨人的大手时,身着白色海军军服的王昆连忙敬礼,然后用双手紧紧握住毛泽东的大手激动得热泪盈眶,连胡耀邦指着他向毛泽东说些什么他都没有听见。

听了胡耀邦的介绍,毛泽东微倾高大的身躯,向王昆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王昆。”

“三横王,对吧?哪个昆?”

“昆仑山的昆。”

“好气派的名字。你做什么工作?”

“海军航空兵飞行员。”

“哦,飞将军!”一听是海军航空兵,毛泽东的神情更加专注,继续问道:“海军航空兵在浙江打了胜仗,你打下过敌机吗?”“打下过。”

毛泽东谈兴顿增,又详细地问在什么地方,打下了什么飞机,王昆一一作了回答。听完后,毛泽东十分高兴地说:“好,王昆,我记住你了,也记住你们海军航空兵十团了,祝你们多打胜仗!”


1958年 8月台湾海峡风云突变,国民党当局在美国支持下,疯狂叫嚣“反攻大陆”。毛泽东第一次点将:“好,就派十团去!”


1958年8月9日14时30分,四师师长李文模接到海军航空兵部转来的中央军委命令,叫他立即飞往北京,16时以前赶到空军司令部,领受战斗任务。时间紧迫,军令如山!李文模来不及告诉家人,简单布置了一下工作,就立即亲自驾机飞赴北京。

凭着军人的敏感,李文模料定:此番北京之行决非寻常。前几天,他从一份情报上获悉,美国第七舰队的航空母舰群已逼近我领海线,并派军舰、飞机直接为国民党军队驶往金门的运输舰护航。国民党当局在美国的支持下,疯狂叫嚣“反攻大陆”,命令其军队进入“特别紧急状态”,并连续组织军事演习。大小金门岛上的国民党军队不断炮击我沿海村镇。对此,党中央、毛主席决不会等闲视之,中央军委一定有重任委于十团。

李文模估计得没错。面对骤然紧张起来的台湾海峡局势和蠢蠢欲动的国民党军队,毛泽东亲自撰写了国防部告台同胞书,宣布炮击金门同时决定福州进驻航空兵,牢牢掌握台湾海峡的制空权。因为如果不首先把福州的制空权夺回来,就难以完成封锁金门的部署。

谁能当此重任?国防部长彭德怀首先想到了十团。1957年4月他曾亲自视察过这支战功卓著的部队,十团勇猛顽强、敢打必胜的英雄气概,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因此他向毛泽东建议:派十团首批进入福州,掌握制空权,掩护空军和其它部队入闽。

国防部长的建议与毛泽东的想法不谋而合。毛泽东大手一挥:“好,就派十团去!”

16时整,李文模准时来到空军司令员刘亚楼的办公室。刚刚坐下,刘亚楼便向他宣布了十团立即进驻福州机场的命令。最后,刘亚楼又加上一句:“十团入闽,是毛主席亲自点的将,你们一定要打出威风来!”

李文模心里一热,深感责任重大,他来不及吃晚饭,马上驾机返回部队。

8月13日凌晨3点,李文模已经坐在了福州机场的塔台上,等待着他的机群降临。

7时整,十团的歼击机群准时飞抵福州机场上空。歼击机着陆一架,便立刻滑到加油线加足航油进入一级准备。

仅仅一个小时,福州机场的起飞线上,就已经整整齐齐地排列了进入一级准备的几十架歼击机。

整个机群刚刚降落40分钟,战斗警铃就拉响了!

大队长马铭贤带领四机编队,立即升空迎战。

此时,两架国民党空军R F—84 F侦察机利用低云掩护,悄悄进入闽江上空,企图对我军事设施进行侦察。

福州上空,2号机程开信、3号机陈怡恕同时发现左前方 10公里处有敌机两架。

马铭贤立即命令程开信:“你攻击,我掩护!”同时命令陈怡恕:“攻击敌长机!”

程开信迅速咬住敌僚机,从高度一万米追到一千九百米,70发炮弹全部泄向敌机。敌僚机负伤后拖着浓烟,逃窜而去。

陈怡恕也紧紧咬住了敌长机,从高度九千米追到两千米,3次开炮,将其击伤。敌长机慌不择路,逃进了一片积雨云中。

后据有关报道,那两架 R F—84 F侦察机未能逃回台湾,而是因伤过重,坠入了大海。

此刻,台湾国民党空军被福州上空发生的一切惊呆了!他们万万想不到,大陆海军航空兵的歼击机,怎么可能在一夜之间降落到福州机场?!第二天,台湾国民党空军一片惊呼:“共军的低空霸王团到了福州!”

后来,十团官兵带着硝烟出席了福州市人民举行的欢迎宴会。福州市党政首长在宴会上说:“福州解放几年了,但空中一直没有解放,今天你们才解放了福州的天空!”

至此,十团与随后进入福州机场的空军一道,将福州及台湾海峡的制空权牢牢掌握在了手中。


1964年11月性能更为先进的美制蒋机频繁骚扰我沿海和内陆,毛泽东第二次点将:“请他们去一趟,怎么样?”


1964年11月,总参谋部的一份情报送到毛泽东的案头。

国民党空军在金门作战中遭到重创后,对大陆的窜犯活动一度有所收敛。但从60年代初开始,台湾新装备的、性能更为优越的美制 R F—101型侦察机,便经常对我侦察骚扰。这种飞机装备了当时最先进的侦察导航雷达,曾多次窜犯大陆,被美蒋吹嘘为“西方的战略眼睛”。

毛泽东看完情报后,默默地思考着。他再次想到了多次在万里海空横刀立马、屡战屡胜的英勇的海航十团。

那是在1958年,也是美国送给台湾的新型喷气式远程高空侦察机,多次从山东半岛窜犯我大陆,其纵深曾到我华北地区。毛泽东震怒了,发出指令:全力以赴,务歼入侵之敌!十团奉命北上,中队长胡春生和舒积成驾机在同温层迎敌。同温层是指12000米以上的一个高空空间层,其温度常年在零下56摄氏度,空气稀薄飞机在此空间反应迟钝,如果开炮容易导致发动机停车、飞机失速坠毁。飞行员一旦进入这一空间飞行,呈现在眼中的天空不再是蔚蓝色,而是深蓝色、紫色,甚至近黑色,令人感到十分恐怖。在世界空战史上,还从未有人敢在同温层空战过。可胡春生和舒积成硬是在同温层将敌高空侦察机“揍”了下来,创造了人类首次在同温层进行空战的奇迹。这一天,正巧是中华民族最盛大的传统节日——春节。毛泽东在新春佳节得到这个喜讯后,高兴地笑了,赞扬他们:“打得好哇!”

想到这里,毛泽东收住脚步,转身叫来秘书,说:“海军航空兵不是有个第四师,四师有个十团吗?请他们去一趟,怎么样?”

毛泽东的话传到了海军。海军司令员肖劲光决定,由十团组织一支机动作战小分队前往浙东。

12月3日,十团副团长王鸿喜率小分队驾机向浙东进发。当时,小分队驾驶的飞机是我国刚研制出来不久的超音速新型战斗机,为迷惑敌人,他们飞过长江后,采取低空、慢速、无线电静默、由其它飞机高空伴随佯动和着陆不使用减速伞等措施,极其秘密地进入了浙江某军用机场。

12月 18日 14时 50分,国民党R F—101型侦察机从海上超低空向我防区飞来。

驾驶 R F—101型侦察机的飞行员叫谢翔鹤,是国民党空军少校作战官,他于头一天下午接到了由美国顾问耶茨和勃尔伦直接下达的出航命令。他曾在冲绳美国空军基地接受过训练,已经飞行了2800多小时,多次驾机内窜大陆照相,曾获得蒋介石颁发的“宣威”、“彤弓”、“飞虎”和“云龙”奖章各一枚,可以说是一个执行侦察任务的老手。14时55分,谢翔鹤以距地面300米的低空高度驾机进入我防区,然后迅速爬高……

此刻,王鸿喜驾驶单机正在高空严阵以待。他在地面领航员的引导下很快发现了敌机,随即紧逼上去,三炮齐发,敌机拉着黑烟右半滚下坠。王鸿喜紧随其后,以最大的俯冲角反扣倒转,在距敌机240米时第二次开炮将其击落于浙江温岭以东45公里处的海面上。

谢翔鹤后侥幸跳伞成功,却被我海上民兵生浮。

12月31日毛泽东亲自接见了王鸿喜。他握住王鸿喜的手,连声称赞:“打得好,打得好!”


1965年 1月美国发动侵越战争,制造了震惊世界的“北部湾事件”。南中国海狼烟四起,毛泽东第三次点将:“那个十团在哪里?”


1964年8月,美国驱逐舰马多克斯号侵入北部湾越南民主共和国进行武装挑衅,并派出飞机连续轰炸越南北方,制造了震惊世界的“北部湾事件”。

与此同时,美国派遣军舰进入南海游弋,并派飞机对我国沿海和内陆进行侦察挑衅,严重威胁我国人民生命和财产的安全。

面对挑衅,毛泽东决定给侵略者一点颜色看看。这时,他又一次想起了十团。十团从未有辱过他赋予的使命,从未辜负过他寄予的希望。毛泽东向有关部门询问:“那个十团在哪里?”

1965年初,毛泽东命令十团及所在的四师转进海南岛,抗击入侵挑衅的美机。十团的战鹰随即进驻到海南海口机场,严阵以待。

3月24日,美军派出一架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侵入我海南岛万宁上空。十团中队长王相一奉命单机起飞截击,在距美机3800米时跃升逼近,连续3次开炮,致敌机左翼中弹冒烟,随后坠落于越南岘港东北海区,取得了击落美军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的首次胜利。

紧接着,十团副大队长舒积成又连续击落两架美国无人驾驶侦察机。

9月20日上午,不甘失败的美军又派出一架F—104型战斗机飞临海南岛西岸,在我领海上空忽进忽出,擦边挑衅,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F—104是美国当时最先进的飞机,号称“20世纪歼击机末代”,可在空中加油,携带2—4枚响尾蛇导弹。

十团大队长高翔和副大队长黄凤生奉命驾机腾空迎战。狡猾的美机却从我空域擦边而过,拐向公海。

我指挥所判断:美机可能利用其北部湾的加油航线飞行,乘我不备,突然入窜,遂令高翔双机到加来上空等待出击。

果然不出我之所料,美机突然改变航向,由西向东贯穿我雷州半岛南端。

我指挥所抓住战机,果断命令:“双机出击!”

随即,高翔双机以最快速度扑向美机,紧紧咬住目标。在距美机只有291米时,高翔猛按炮钮,一个长点射,直打到距敌机39米处才脱离。美机当即起火爆炸。高翔不仅因此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打掉F—104型战斗机的人,也创造了世界航空史上短兵相接的奇迹。

新华社立即向全世界发布消息: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航空兵部队,今天上午在海南岛上空一举击落美帝国主义F—104型战斗机一架(机号83),并活捉美军上尉飞行员菲利浦•史密斯(军号4360)……美国电台惊呼:“F—104战斗机是世界上最先进的飞机,它被击落,使美国政府感到不可理解。”

时隔不久,肖劲光司令员用专机将高翔等有功人员接到北京,参加10月1日建国16周年庆祝活动。

10月8日,周恩来和军委领导专门接见了高翔等。在听高翔汇报了此次空战经过后,周恩来紧握着高翔的双手高兴地说:“好,仗打得好,希望你们打更多的胜仗。”

10月10日,毛泽东又在人民大会堂接见了十团的空战英雄们。

毛泽东问:“是谁打下的史密斯?”

大伙都指着高翔。高翔红着脸回答:“主席,是我们集体打下的。”

毛泽东开心地笑了起来,握住高翔的手夸赞道:“好,蛮谦虚的嘛!”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