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翔 《第五卷 广南》 一南下4

mulinsen444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6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67.html[/size][/URL] 跑了不到二三里跑,杨炎驻马在一个小土坡上,只见前面不远一条夹山道上停着一支连绵二三十丈长的车队,两伙人正在互相撕杀。一伙人衣服各异,像是在保护车队的伙计,而另一伙却是青衣蒙面,显然是抢截车队的强盗。其中还有不少人是骑马的,在人群中来回驰骋。 其中最大的一辆车上插着一面大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67.html


跑了不到二三里跑,杨炎驻马在一个小土坡上,只见前面不远一条夹山道上停着一支连绵二三十丈长的车队,两伙人正在互相撕杀。一伙人衣服各异,像是在保护车队的伙计,而另一伙却是青衣蒙面,显然是抢截车队的强盗。其中还有不少人是骑马的,在人群中来回驰骋。


其中最大的一辆车上插着一面大旗,红底黑字,写着“谢记”两个字。杨炎认识,那是谢家酒楼的酒号。在大车的一边,杨炎看见了谢元卿的身影。这时他正骑在一匹青马上,手中握着一把宝剑,正在七手八脚的比划,身边到还有十几个人在步下围着保护他。


不过他身边到有一个头缠白布,一身白袍,骑一匹黄马的人。手里使的是一把古里古怪的弯刀,刀法颇为怪异,骑术娴熟,在人群中奔驰往来,己连续砍倒了四五个强盗。不过杨炎己经看清了,谢元卿这边的人数较多,强盗的人数多,就算那白袍人再勇也无济于事。而且在远处的一个小土丘上,还站着十来斤人,三匹马,显然是强盗的头领在指挥。


杨炎和谢元卿虽然谈不上什么交情,但也算是有过几面之识了,眼见他的车队遭遇了强盗,自然是不能见死不救了。于是双腿一夹马腹,拔出长刀向战场冲了过去。


这时也有强盗看见了杨炎朝他们冲过来。立刻有一名骑马的强盗拔转马头,高举着大刀,向杨炎冲了过来。


两马相错而过的一瞬,雪亮的马刀贴着杨炎头顶掠过,杨炎手腕一翻,转过刀锋,用刀背在他后背一拍,将那名强监拍下马去。他常万显声说:“草莽绿林之中,也有不少是英雄好汉,再没有弄明自这批强盗到底是什公人之前,他手下留了情。


看到有同伴被杨炎拍下马去,又有两名骑马的强盗举着马刀,向杨炎冲过来。杨炎一挥“风林火山”“刷”“刷”两声,那两名强盗手中的马刀只剩下半截。而杨炎也不理他们,从两人中间冲过去,径直向在土披上指挥的骈盗首领冲了过去。擒贼先擒王,只要抓住其中一个首领,应该就可以迫使他们放过商队了。否则面对这几百强盗,杨炎孤身一人也起不了多大作用。


许久没上战场的海东青这时面对刀无剑影邡兴奋异常,不时发出激昂的马嘶,在人群之中灵活的游走,不多一会几,杨炎己连续击倒了十多个人眼看就冲到了那个小土坡前。不过他下手极有分寸,没有一个人丧命在他的刀下。


在土坡上指挥的三个强盗首领这时也眼看着杨炎就要突出了人群,向他们三人冲了过来。三人互相看了一眼,一齐摧动战马,冲下了土坡冲在前面的两人一个使一对大锺,另一个使一双大刀,后面的一个使的是一条长枪。杀入了战团。


拿双刀的强盗冲入了战团中,和商队中那个使弯刀的白衣人杀在一起。而那个使双锤的强盗却舞动大锤,向杨炎冲了过来。


这个强盗黑巾蒙面,只露出一对环眼,主得虎背雄腰,一双大锤以人头略大,只怕有六七十斤沉。只见他高举双锤以上试下,气势凶凶向杨炎当头砸了下来。


他的来势虽然凶猛,但对于己是身经百战,又经常和铁浮图这样强劲的对手作生死战斗的杨炎眼中看来,他的攻击满是破绽。杨炎脚尖一点海东青的马腹,和他早己配合作天衣无缝的海东青在跑动中突然一个变线。大锤带着风声,擦着杨炎的衣襟划过。杨炎手腕一转,“风林火山”水平划出,砍在他的左臂上。


那强盗己经躲闪不及,左臂上挨了一下。虽然疼痛欲拆,握不住钬锤,掉了下来。但却没布血先并现出来。他仔细一看,才看清原来杨炎是用刀背砍的,这才知道杨炎是手下留情,不然这一刀之下,自己必有断臂之灾了。


两马相错而过,杨炎一挥长刀,直取后面哪个使长枪的强盗。那强然长枪一颤,抖出一个枪花,向杨关刺过来,这一下到有些出乎杨炎的意料,这个强盗的枪法到是使得中规中俱,有板有眼。不像刚才那侠锤的只凭一身蛮力乱打。


杨炎手中的长刀一展,使用“血战刀法”中的“一鼓作气”。那名强盗只觉眼前一花,实然一下子觉得面见尽是闪闪部芒,心骇欲裂。一连串刀枪的交击之声,他手中的长枪已被断成了四五截,双手各捂着不到两尺长的部截枪杆。这时杨炎勒停住了海东青,长刀已架在他的脖子上。


这肘那个使锤的强盗己赶了过来,大夯道:“别杀我大哥,有话好说。”


杨炎立即道:“叫你们的卜赶快住手。”


使锤的强盗忙不迭的点头,扯着嗓子大叫道:“住手,住手,都住手,都往手。”


随着他的喊声,正在加商队激战的强盗们纷纷停手。哪个使双刀的强盗正和商队中使弯刀的白衣人打得难分难解,听到了喊声,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虚晃了一刀,拔马回来,对那使锤的强盗道:“二哥,怎么停下来了。”


使锤的强盗一指杨炎道:“老三,大哥被他抓住了,他叫咱们停手的。”


使双刀的强盗这才看请了这里的情况,忙对杨炎道:“别杀我大哥,有事好商量。”然后又玄招呼其他的强盗停手。


终于所有的强笪郗停了下来,谢元卿这才松了一口气。但他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正在奇怪之中,那个白衣人己策马来到他的面前道:“东家,有人来帮咱们来了。”说着朝杨炎那边一指:“就是他制住了强盗的首领。”


谢元卿仔细一看,立刻认出了杨炎,不禁心中大喜:“原来是他,这下我们可有救了。”


这时那使长枪的强盗道:“朋友,你的手底下够硬,输在你手下我心服口服。有什么要求你就只管说吧?”


杨炎微微一笑道:“把你们的人撒走,放商队过雄,换你的一条命怎么样?”


“好。”那强盗立即一口答应下来,对另两个强盗道:“老二,老三,你们把弟兄们带回去,放他们过去。”然后又对杨炎道:“你如果不放心,我就欣们一起过了山之后你在放俄怎么样。”


另两个强盗道:“大哥,让弟兄们自己回去吧,我们也陪你一齐跟着他们过山,等着他们放你。”


杨炎一见这几个强盗到还十分讲义气,把刀一收,道:“不必了,我相信你们。价们把人撒走吧。”


那强盗到是怔了一怔,没想到杨炎用这么痛怏,一把扯下蒙面的黑巾道:“好,你到是够朋友,我尚长云佩服你,能不能也报个姓名,也好让我们知道知通你是什么人?”


杨炎见他报了自已的名字,也不便隐瞒,道:“在下姓杨,名炎。刚才多有冒犯了。”


尚长云一听,瞪大了眼睛道:“杨炎?莫非远征黑阳山,大败金兵的小杨将军就是阁下吗?”


杨炎也一怔,没想到这个强盗也认识自己,点点头道:“就是我了。”


这时另外两个强盗也扯下自己豪面的累巾道:“你就是赫赫有名的小杨将军。真是失敬了。”


尚长云指着那使锤的人道:“这是我二弟焦海。”又指那使双刀的人道:“三弟易飞虎。我们兄涕三人虽然是强盗,但是也恨金兵,佩服打金兵的英雄好汉,杨将军你就是我们佩服的好汉,如果早知道是你,我们就放你过去了。”


杨炎见这三人年纪却不大,最年长的尚长云也不超过三十岁,而且都十分直率,道:“三位,你们能放我们过雄,那么可多谢了。”


三人立刻招呼强盗撤走,不一会儿就走得干干净净,一个也不留。这时谢元卿才来到杨炎马前,深施一礼道:“杨大人,这一次可是多亏了有你,我们商队上下二百多口人的性命可都是你救的啊!”说着扰给杨炎跪下嗑头。


杨炎赶忙下马,把谢元卿拉起来道:“谢员外,不必如此,这事是正好被我赶上了,那能见难不救呢?”他顿了一顿又道:“不过我现在只是一个平民,千万不耍再称我什么大人了。”


杨炎被削职为民的事情整个临安都是知道的,谢元卿自然也听说了,见杨炎这么一说,忙道:“元卿恕罪,那我就尊你一声杨兄吧。”其实他的年纪比杨炎丈得多,但他要这么称呼自己,杨炎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谢元卿又道:“不知杨兄这是要上那里去,怎么从这里路过?”


杨炎道:“我是去静江府有事要办,正好弪过这里,谢员外你们这是到那里去。”


谢元卿笑道:“那么可是正巧,我带着商队去广州,这些货物要从那里出海,运到海外去贩买。中途我们也要经过静江府的,正好可以和杨兄一路同行。”


杨炎见他们是去广州,到了静江府就可以和他们分别,也不会影响自己的事情。心想和他们一道同行也是不错,于是点点头道:“谢员外,那么我们正好结伴同行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