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当岘港外围的法军和‘越人阵’部队全线溃败的时候,南宁机场却是一片肃穆之色。如林的军旗和国旗让这座民用机场显得更是那样的庄严而又充满着萧肃色彩。

满眼的鲜红并没有充斥去那一缕缕的黑白之色。无论是那迎风而扬的白幡还是肃立着的军人们胸口的小白花,都在无声地向人们悄然的说着“嘘,要安静,这是迎接英雄归来的静穆。”

风在轻轻的吹拂着,旗帜在风中轻舞飞扬着,仿佛这是英雄回来时的脚步。天空之中满是萧瑟的寒意,也许是老天也在垂泪。喷气客机远去的嘶鸣在此时听起来更像是哽咽之声。

成排的军人在‘中南半岛战区联合作战指挥部’司令员-雷石上将、‘机动集群’司令员-蔡兴宇上将的领头下,静静地沿着那铺就而开的红地毯的两边庄严而立着。

风在低沉的怪啸而过,南宁这座春城第一次有了一丝寒意。而这一天刚好是元旦节,新的一年的开始。每一名军人都是穿着熨烫得笔挺的礼服,勋表璨璨生辉,映射着那黑亮得几乎可以照出人影的皮鞋,低压的帽檐遮蔽住了这些肃立着的军人们噙泪的双眸。

风悄然穿过这些共和国军人们的身旁,微微掀扬起他们的衣角。仪兵们手里的步枪上那闪着寒光的枪刺,还有那静静的、静静的飘零过的寒意,都更是渲染起了这里的静默。

本是忙碌一片的候机大厅内此时再也没有了丝毫的喧闹,所有人都自发地站在巨大的玻璃幕墙之后,用垂首肃立来表示着他们对那些归来的共和国英雄们的敬意。

没有孩童的欢笑之声,没有情侣们的低声呢喃,唯一具有的只是那悄然的静穆。那是一种庄严而又肃穆的静默。没有人想去走开,也没有人愿意走开,他们就这样看着机坪上的那些军人,还有那架正在滑行着的‘运-10’大型军用运输机。

空气之中满是那静穆的窒息之感,如果不是那成排如林的军旗、国旗还有各作战部队的战旗,恐怕这座机场在今天将是永远没有一丝的彩色。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哀”吧。

“全体都有,脱帽!”随着那架滑停下来的‘运-10’大型军用运输机缓缓打开机舱门,一名少将军官正步上前,大声的吼道“向左,向右转!”

咔,那是千百人齐刷刷发出的转身之声,那是千百双皮鞋叩动着混凝土机坪发出的声音。

仪兵们手里的步枪高举在了胸前,闪亮的军刺高出于头顶,墙身与口鼻眼齐于一线。明晃晃的刺刀衬托着那如林样的军旗,几乎每一个人都感到了那股子存在的力量。

六名穿着礼服的海军陆战队员抬着一具覆盖着海军陆战队军旗的棺具从机舱内缓步而下。

一阵风打着旋的吹拂而过,这是海军陆战队第1旅-章翰林旅长归来的脚步之声。这是英雄低沉的笑声,这是壮志未酬的哀叹,这又是‘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的轻然。

“敬礼!”随着一声口令,千百双右手同时刷然举起,这是军人最高的礼节。没有什么比这样庄严的军礼更能够代表着敬意的礼节了。也没有什么再比这更为庄重的了。

“预备!”不远处的礼兵队高举起了他们手中的步枪。“放”,砰砰,枪声响起,退落的子弹铛然落地。“预备!”口令再次响起,子弹再一次的被推上膛,“放”,砰砰,又是一排枪声。也许英雄的灵魂便是随着这一排又一排的枪声而得以在天堂安息的吧。

“如果说,军人这辈子注定了是要奉献,那我只能说是一句屁话!”雷石将军的讲话刚开始,便是用一句近乎于粗话开了头“无论是那场惨烈的卫国战争,还是后来的东亚战争,直至现在的中南半岛用兵。军人永远都是先行者。在和平时代,祖国和人民养着我们,而战争,则是注定了我们要去牺牲,要去流血,要去充当这个先行者。”

“世界上本就没有什么奉献,既然养兵千日,那便是为了用兵一时。既然我们穿起了这身共和国军人的骄傲之色,那便是没有什么是奉献。因为从那天起,我们便是注定了要走上最终的升华,就如同章翰林旅长、如同千万牺牲在每一场战争中的共和国军人一样。”

“如果说我们注定了要让自己的妈妈流泪,那是为不孝。但我们让千万万家庭的妈妈无需去流泪,便是大忠。古话有云‘自古忠孝两难全’,舍一己之小私,全大家之忠义,便是我们军人从来都是的无悔选择。移孝做忠,此是本该,又哪来的奉献之说。”

雷石将军以最后的一段话终结了他的讲话:“

什么是军魂?‘听党指挥、服务人民、报效祖国、不为己私’便是军魂;

什么是脊梁?‘钢是脊、铁是梁’;

什么是傲骨?‘将无贪生之念、士有必死之心’便是傲骨;

什么又是责任?“贪生怕死莫进此门、升官发财请走他路”便是责任。”

落地有声的铮铮之言让所有在场的军人热血沸腾了,也许这就是共和国军人本该具有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虽然雷石将军自始自终也没有一句对章翰林旅长的夸赞,也没有一丝对这位陆战第1旅指挥官的牺牲而悲痛万分的感情色彩。可是谁都能够从中听出这番讲话之中所包含着的强烈色彩。还有什么比这更能够让人感到血脉贲张的呢?

从卫国战争开始,便是这千百万由钢铁脊梁和森森傲骨为撑的年轻中国军人舍生忘死,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铸就着共和国军魂的基石,这才是的井冈山的红旗永远不倒,高高飘扬。

“追授章翰林大校国旗勋章,追晋为海军陆战队少将军衔!”‘机动集群’司令员-蔡兴宇上将宣读着中央军事委员会、国防部的追授勋狀。

虽然仪式很简短,但却充满着浓浓的肃穆之意。而就在章翰林旅长的遗体归国之时,一场更大的风暴正在南中国海上酝酿生成。这股风暴最终势必摧枯拉朽的横扫一切。

在岘港-洞海一线,整条战线上的‘越人阵’部队和多支法军作战部队溃不成军,沿着1号公路线,法国陆军11eBP-第3陆战队伞兵团、第8陆战伞兵团、第35伞兵炮兵团、EMF-2直属第4轻骑兵大队和‘越人阵’第17师、第20师、第2国家装甲团集体南逃。

而顺化一线的作战部队部队根本就顾及不了这座古城能否守住,法国陆军第11 伞兵旅(11eBP)-第1伞兵轻骑兵团和‘越人阵’第15师在洞海全军覆灭的消息传来,顺化守军早就成了一片惊弓之鸟。中国陆军第85机动步兵师随时都会兵临顺化。

至少现在,‘越人阵’部队是没有兴趣再去打一场顺化之战了,况且中国人的第27空中突击集团军此时已经切断了岘港一线的退路,要是再困守在顺化打什么保卫战,那恐怕只有自寻死路。别说是顺化了,整个越南战局现在都是恶化的一塌糊涂。

在北线,近卫集团军的第182步兵师横扫了河静城,在隆隆的炮火之中,这座城市几乎被夷为了平地。说中国人攻占了这座城市似乎有些不太合适,准确的说是中国人在将这座城市炸成一片瓦砾的同时,顺手也一并的将城内的‘越人阵’部队炸成了碎片。

同文也沦陷了,同样是中国陆军近卫集团军,他们的第196步兵旅气势汹汹的杀入城内,在守军还没有醒悟过来的时候,便是将这座小城给炸翻了天。而在同一天沦陷的城市还有由近卫集团军-第82步兵旅负责攻占的宣化。从科隆山到洞海一线,由此向北,几乎是乱得如同一锅粥样,所有的‘越人阵’部队都已经是不存在建制了。

法国人在这里失去了他们的陆军特战旅-第13龙骑兵伞兵团,而更糟糕的是,从洞海向南,中国人显然在积蓄着更大规模的进攻作战。第13集团军取代了有些精疲力竭的近卫集团军。显然,中国人是想以一支新锐的力量来组成更为强大的攻击力量。

以第13装甲旅为中线,第37机步师和第38机步师为左右两翼,第149机步师紧随而后,摆开成菱形架势的第13集团军似乎从一开始就打算着以最为强大的攻击力撕开‘越人阵’在南线的防御力量,与岘港一线的第27空中突击集团军、海军陆战队第1旅以及越南人民军步兵第325师完成汇合,并继续向前推进,直至最终横扫整个南方地区。

而南方地区的情况对于‘越人阵’武装和法国人来说,又能够好到哪来去?中国海军陆战队第164机动旅在南线如入无人之境一样。多支仓促组建的临时部队被打得落花流水,以至于西贡当局不得不从西贡卫戍部队中抽调一部分,派往南线。

而中国海军和从柬埔寨起飞的飞机又不断的轰击、空袭南方地区。搞得整个南方一片鸡飞狗跳。现如今,法国人也好,西贡当局也罢,只能寄希望于那支正在沿着马来半岛向泰国湾北进的东盟联合舰队了。或许他们能够牵制住一部分的中国海军力量。

当西贡当局在为此而头疼不已的时候,北京-中国国防部却早已经将目光投向了更远处。

从情报部门获得的消息证实了之前推测的一点,美军终于要对菲律宾动用军事打击了。看来阿拉米洛斯电厂的相关情报也已经被美国人得以证实了。

台湾,新竹、花莲、嘉义三座空军基地内的第18航空队所属空军作战部队终于等来了他们所期待着的作战命令,而空降15军也得到了登机的命令。一场代号为‘风暴’的作战行动终于就要展开了。强大的军事机器在此刻,开足了马力,咆哮着冲向那有着‘椰子之国’别称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