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凸击 第一章 陷入重围 15、给我一枪吧

菊月箫人 收藏 12 4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2.html


15

“兄弟,别管我了,快给我一枪吧…….你给我一枪吧,我求你了,我求求你了…….”宁一民绝望的哀嚎着。双手哆嗦,上身痉挛,他在痛苦地抽搐着。此时被炸得麻木的神经苏醒过来,恢复了知觉,一阵阵切入骨髓的疼痛扭曲了他那张憔悴的脸。熊熊不知所措,只是不停地用自己满是鲜血的双手在他的脸上轻轻地抚摸着,似乎这样就可以减轻他的痛苦了。

“兄弟,你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相信我……”熊熊哽咽着安慰他说。

宁一民在熊熊的怀里一会儿抖动,一会儿抽搐。

忽然宁一民的声音细若游丝。

“抱紧我,我……我……我冷……”

“我抱着你呢,兄弟,我抱着你呢……”熊熊泣不成声。

“我快要不行了,……兄弟,你跟营长……和兄弟们一定要想办法……突围出去。”说着右手就从上衣袋里摸出一个带链子的东西放在熊熊的手中,又断断续续地说:“这是我……离开家乡当…….兵的时候,我母亲送给我的……长命锁,记住,等仗打完了,你……一定要帮我带给我的母亲,告诉她…….她的儿子没有……没有当…….孬种,没有给她丢脸……你一定要……”

“嗯——”熊熊狠狠地咬着嘴唇,紧紧地握住宁一民的右手,重重地点了点头。

宁一民在熊熊的怀中猛烈地挣扎了几下,话还没有说完,抓着熊熊衣袖的左手,啪的一声就滑落下来。

熊熊轻轻地摇晃着宁一民,似乎要把它从睡梦中摇醒。他一边摇,一边用手拍打他的脸,然后把脸贴在宁一民的头上,那把长命锁紧紧的攥在掌心。熊熊孩子般地哭了,哭声低沉而压抑。

熊熊跟宁一民同是贵州独山县人。不仅是同乡,而且是同一个村寨。俗话说,美不美家乡水,亲不亲故乡人。两家屋檐抵着屋檐,谁家有个大事小务都互相帮衬,扶持。虽然有不是东家的孩子摘了西家的果子就是西家的孩子砸了东家的瓦片的小小的摩擦,但长辈们的勤劳善良,与人为善,宽宏大量,淳朴厚道的处事风格,却无时无刻不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下一代作为孩子的熊熊与宁一民他们。患难与共胜弟兄,久处也会成亲人,更何况这是在异国他乡同仇敌忾的血腥战场了。

宁一民的牺牲触动了熊熊的真情。他的肩旁在剧烈的抖动,头一会儿仰起,一会儿俯下,眼泪吧嗒吧嗒滴在落叶上。

“兄弟,你放心地走吧,我一定会跟营长一起想办法活着出去,只要我熊熊还有一口气在,你嘱咐我的事我一定办到!你就放心走吧……”熊熊对着宁一民的身子磕了几个响头,站起身,整了整头盔,揣好长命锁,拎起枪。此刻他一脸肃穆,不知不觉间从心里升起一股豪气。

却说雷鸣一声令下,战士们手中的各种家伙一起开火,一条条愤怒的火舌像喷涌而出的岩浆,强大的火力向敌人的阵地呼啸而去。

雷鸣他们眼前面对的这股日军凶狠毒辣,号称“森林之王”,他们从新加坡,马来西亚丛林打到缅甸,一路势如破竹,所到之处,树倒草偃,无不披靡。

敌军迅速反击。

炮火声震耳欲聋,山崩地裂。

芭蕉叶被子弹击穿的噗噗声,芭蕉树哗啦啦倒下的声音,穿过夜色的子弹的尖利的呼啸声,轰隆隆的炮声……凡所应有,无所不有。

凝重漆黑的夜的帷幕被繁密的枪炮声撕成一丝丝褴褛的布条。

借着半成的工事,敌人负隅顽抗。

雷鸣打红了眼。

“火焰喷射器,上!干掉那帮狗娘养的!”

轰——一道巨大的火焰扑在敌人的阵地上。这一家伙,敌人阵地上枯干的落叶着了火,整个的敌军阵地乱成了一锅粥。趁着火光,雷鸣一梭子打过去,在火中乱扑乱抓的几个鬼子应声倒地。

“弟兄们,狠狠地打——”雷鸣像被激怒的狮子大吼一声。

熊熊也赶上来了。他不是时机地唰的一下子,把手榴弹摔到敌人的头顶上空,只听见嘎啦啦的一声,像霹雷一般地爆炸了。这群敌军真像雷击头顶,血肉横飞,没被击中的丢下构筑工事的工具四散奔逃,乱喊乱叫,整个阵地像炸开了的马蜂窝。

嘭……唰……一个接着一个的照明弹射上天空,照得地下比白天还要亮。

雷鸣领着战斗小组的战士占领了敌人的阵地。

忽然听到近处有急促喘息和呻吟声,雷鸣寻声找去,发现在一个弹坑中,一个战士与鬼子扭在一起。看来已厮打多时,两人都已筋疲力尽,却还不肯放手。

“跳下去,抓活的!”雷鸣命令道。

一个战士跳下去打算把搂抱者分开,谁知那鬼子竟凶恶地死死咬住这个战士的手不肯松口,咬得那个战士嗷嗷直叫。

“妈那个B,让你娘的魂去‘靖国神社’吧!”本想抓一个活口,了解敌情,瓦解敌军意志,却不料这狗日的敬酒不吃吃罚酒。雷鸣气愤之极,扣动扳机一梭子将这鬼子击毙。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