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凸击 第一章 陷入重围 14、人腿分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2.html

14

前方的响声越来越清晰。

每前进一步,战士们的心就紧张一分。

露水滴答滴答的下。

丛林里打仗,往往不是靠眼睛,而是靠耳朵。夜晚更是如此。听到响动,要能准确的判断出是风声还是雨声?是野兽的发出的声音还是人发出的声音?方向在哪儿?距离多远?然后依据自己的判断来决定射击的角度和时机。

雷鸣和战士们匍匐在离响声一百码的地方。前方发出的声响更加清晰,每一声细微的响动在战士们听来都不啻是晴天霹雳,因为根据经验甚至是某种说不清的感觉都可以十之八九地判断前方的响动是人活动发出来的——既然是人发出的,那无疑是敌人了。为魂撒异域尸腐丛林的远征军报仇的机会就在眼前!杀敌报国的就会就在眼前!夺取生命通道的生死存亡之战就在眼前!雷鸣越想越激动,越想越感到肩负的使命的重大和神圣,一定不能麻痹大意,掉以轻心。他妈那个B!在这节骨眼上雷鸣的嗓子眼儿里干得发胀发痒,一发痒就直想咳嗽。在这个劲头儿上能咳嗽吗?可是越痒越厉害。他竭力地憋着,紧闭着嘴,鼓着腮帮子,直憋得青筋暴起,眼睛发胀,满脸通红。实在憋不住了!情急之下,他飞快地拔出腰间的匕首,在地上刨了一个小坑,,用两只手把鼻子和腮帮子都捂起来,光剩嘴对着小坑,趁前方发出响声的时候,赶紧咳嗽了几声。

雷鸣抹去满脸的尘土再凝神细听,还好,敌人没有发现。

“奶奶的,小日本!让爷爷活受这份洋罪,还有你们犯下的滔天罪行,我雷鸣一定要你用十倍的付出来偿还。”雷鸣在心里骂道。

雷鸣也是苦孩子出生。小时候在云南的乡下读过四五年私塾,因天资聪慧,机警过人,颇得私塾老先生的赏识。私塾的老先生是他远方的亲戚,按行辈雷鸣应该叫他表叔。这位表叔先生时常在他的父母跟前夸奖雷鸣如何如何的聪明,竭力建议他的父母支持他读完私塾后再去县城继续读书,将来前程必定未可限量。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当然也希望雷鸣成为一个读书人,好识文断字,支撑门户。可雷鸣没有像他父亲期望的那样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文人,一腔热血的他朝思暮想的却是投笔从戎报效国家。1927年,已经在昆明拉了一年黄包车的雷鸣报读了云南陆军讲武堂三年制的普通班——也就是丙班——因家中变故,只受训过一年。尽管如此,讲武堂严格的纪律作风,“坚忍刻苦”的校训已在这位农家子弟的心上打上了深深的烙印。尤其是李根源先生创作的讲武堂校歌——感觉他黄狮一梦醒。 同胞四万万, 互相奋起作长城。神州大陆奇男子, 携手去从军。 但凭团结力, 旋转新乾坤。 哪怕它欧风美雨, 来势颇凶狠。 练成铁臂担重任, 壮哉中国民! 壮哉中国民!——虽然时过,但此情此景未迁,雄浑高亢慷慨激昂的校歌,此刻犹在耳际萦绕,那么熟悉,那么明朗。

雷鸣觉得浑身的每一块肌肉,每一根筋骨都充满了力量,像蓄势待发的山洪即将冲破堤坝,掀起惊涛骇浪。

五十码!

雷鸣的心砰砰直跳,犹如急骤的鼓点不断地敲击着胸口下面陌生的土地,是紧张?不完全是!更多的是激动和兴奋,更像是押注的赌徒屏神静气的翘首以待——结局就在开火之后。

可以听到鬼子哼哧哼哧喘急促的呼吸了。

开火!

轰隆——轰隆——一朵朵红色的火焰的蘑菇伴随着鬼子嗷嗷的叫声喧腾地开放在野人山漆黑的夜空。

这原始而古老的沉睡的大地醒来的第一眼看到的却是人类充满血腥的厮杀。

“啊——连长……连长……我的脚呢?呜……呜……呜……呜……我不想死啊!我不能死啊…….连长——”战士宁一民一摸自己的下半身,空空的什么也没有了,只觉得双手热热的,是血。百分之八九十他是被自己投在缠络在大树枝桠的藤蔓上然后反弹回来的手雷炸掉双腿的。即使是在白天,投弹时稍不留神,都会发生手雷被反弹回来的这种情况,况且是在晚上,所以就更不知道需要采取应急措施了。

“你怎么啦?兄弟!”另一个战士熊熊循声爬过去。

“我的脚没了,两只脚都没了……”宁一民绝望地哭喊着说,凄厉的声音像一声声利箭扎在战士熊熊的心上。

战士熊熊爬到了宁一民身边,他顺着宁一民的腰部抖抖索索地试探着往下摸去,摸到大腿以下的部位,就什么都没有了。

“兄弟,坚持住,你会没事的!”熊熊的声音有些颤抖。原来宁一民的双脚从膝盖处被活生生的炸断。熊熊无法平静自己的震惊和巨大的哀痛。他清楚地知道,在敌我双方生死对决的战斗时刻,如此严重的伤势,要想求得生还的希望几乎不大可能。他忙乱地解下自己的绷带,用颤抖的双手摸索着裹好宁一民的伤口。

一朵朵红色的火焰的蘑菇接二连三地瞬间开放,又接二连三地瞬间熄灭。榕树外围的枪声不断,嗖嗖的子弹就像无数的飞虻裹挟着阴冷而肆意的夜风呼啸而过。

战斗正在激烈地进行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