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是一个邪恶的职业吗?——一个医生家属眼中的医生

黑色之鹰 收藏 0 129

俗话说,狼追兔子,于狼只是一顿饭,于兔子就是一条命——而且是自己的命。这种不对等的关系在这个世界比比皆是,处在不同的位置就会有不同的看法,再正常不过。




病人看病,无论自己的病大小都会觉得是头等大事,好像很少有人去医院看病会觉得自己的病不重要,哪怕只是感冒发烧。当然为其他目的看病的例外。




但要医生处在病人的角度对待每个病人几乎是不可能的,有人因此会有人骂医生不是人。我说,如果他们真这样做了才不是人,是神,而且是很快变成鬼的神。因为即便是神,也经不起日复一日的这样折腾,用不了多久就完蛋了。




说得有点空洞了,不是医生或医生家属的恐怕不会愿意花点时间去想为什么。讲几个小例子吧。




一日太太回家告诉我,一个52岁患有抑郁症的女病人来看病,上来就兴致勃勃地讲了起来:“我最近特别高兴,因为我又恋爱了,而且他是我高中时的偶像,好多年不见,我以为再也见不着他了,没想到他又出现了。问题是我们的性生活不像我想象的那样有激情,是不是因为我的药物问题,我是不是应该停止吃药了?”听起来好笑吧?但是你不能笑。更关键的是你怎么回答他的问题。52岁的当然不会像25岁的那样有激情,但她吃的药也确实有镇静作用,可能会有影响。但真要停止吃药,出了事医生的责任就大了。无奈,太太只好含含糊糊地说:你可以试着先减点量,不要减太多,同时注意自己的反应,有异常反应要及时过来。我说,这不等于没说吗?太太反问:你说该怎么说?




再一日,太太怪么怪样地进了家门。原来看了一个280磅的老太太。看完病后老太太没法从椅子上站起来,护士刚好出去,太太只好帮忙。没想到老太太起来一半又坐下去了,就这一下太太把腰闪了。




又一日,太太怒气冲冲地回家了。原来一个病人约的是4:30,但5:00诊所下班时才来,而且是一家三口。当时只剩太太一个医生,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先做个诊断。但到验血的时候护士不干了,因为她们都急着接小孩。太太看着这一家三口,也确实没什么可急的,就是那种拿着州政府医疗计划,没事就做检查的。于是就希望他们第二天再来。结果对方一下就火了:护士不干,你不能干嘛?我们是来晚了,但你可以不让我们进来呀。我们进来了你再让我们走,今晚出事了你负责?明天我要找你们老板!




又一日,太太闷闷不乐地回来了。原来头一天下班的路上接到一电话,是一位两岁小孩的母亲打来的,说小孩抽疯了。太太建议她去最近的医院,但对方已经慌得不知所措,说不认得路,而且车堵得厉害。太太只好建议她打911。本来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了,结果第二天老板很不高兴,说那个小孩经常抽风,没什么大问题,应该建议他们到我们的诊所来。建议打911可能会让人家觉得我们不负责而因此不再来我们这里。




又一日,太太忧心忡忡地回来,告诉我:我就觉得哪个14岁女孩是怀孕了,可是他母亲一口否定,也不让验尿。我说那就算了嘛,又不是你的责任。太太叹口气,谁说得清楚啊。前几天又一个的乳腺癌的告我们诊所误诊,其实她就是在一年前因为感冒看过病。




好像这些都是鸡毛蒜皮的事情。可是如果每天都看三,四十个病人,病人多的时候连病例都来不及写,下班抱着厚厚的一摞病例,在交通高峰期赶往学校接孩子,晚上写完病例还不一定能睡个好觉,(因为每周轮到你on-call时,手机要开着放在床头)你还会觉得这些是鸡毛蒜皮吗?




医生最怕的是病人出意外。有些意外是医生可以避免的,有些是医生无能为力的。即便是那些医生可以避免的,也仅仅是理论上可以完全避免的,现实中谁没犯过错误,失过手?但不管什么样的意外,医生都可能成为攻击的目标。在美国通常是法律诉讼,而在中国就更可怕了。有时连一个辩解的机会还没给,你就已经被停职了,甚至被打了。




我一直觉得,按付出与回报比率算,医生几乎是所有受过良好教育职业里最低的。以前的郎中常常是代代相传的,这说明郎中还是觉得自己这个职业是不错的。现在还有多大比例的医生希望自己的孩子以后也干这一行?




今天看到“医生教师吃回扣以受贿罪论处”不免有点疑惑:在假酒,假药,毒奶粉横行的今天,何以把医生教师推倒风口浪尖?在贡献有限的地产商充斥富豪榜,(部分)能力有限的官员无限风光的时代,让凭真本事为社会作贡献的医生教师完完全全地守规则真的有点难。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