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赵统新传 第一部 初回三国 第一四零章 区翔进麦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5.html


(我本周工作极忙,用来写作的本本又坏了,到现在没修好。停更这几日,还请各位大大原谅)

我也急了,看来荆州是出大事了,我关羽二爷危险啊。我跳起身,翻身就上马往城外奔去,张飞三爷更是急,五十多岁的人了,一连几次,脚连马鞍子也没伸进去,气的他也不伸了,直接一纵身跨在了他那乌骓马上,两脚一踹马的两肋,紧跟着我的马就出了城。一路上我们两匹马一黑一白,两匹马,八只蹄,翻蹄亮掌,一路如狂风般往前窜。我怕重装了百姓,还一路大喊:

“各位乡亲,闪开了。”

那些阆中的百姓一看是我俩,也赶紧让开路,毕竟我俩的模样太扎眼了,谁也认识,平时都是紧收着马缰,慢悠悠的走,今日如此,定是有了急事。阆中城也不大,我俩很快就到了城外,我定睛一看,果真是关兴他们。他们整个队伍一片狼狈,连胡驹胳膊上也包扎了一块不知从哪里撕下来的烂布,那破布已经被血染红了,后面哩哩啦啦有四五百人,区翔那两个把兄弟也在里面,不过看他们也是受了伤,而且满脸灰尘,累得不成样了,整个队伍我可没看见区翔。这队伍领头的除了关兴,还有一员步下的战将,比胡驹稍矮一些,生的是黑灿灿的脸膛,络腮胡子扎里扎煞,我以前见过他,他就是周仓,一直是给我关羽二爷扛刀的,他在跟随关羽二爷前,曾经有一段占山为王,后来回山时,还被在山上临时歇脚的附近给收拾了一顿,当时要不是关羽二爷来的及时,恐怕他的小命就没了。这周仓对关羽二爷极其忠心,说句夸张点的话,关羽二爷的话在他那里比我刘备伯父的话还好使,他只认关羽二爷而不认其他人。要不是因为他不识字,加上脑瓜也不是非常好使,关羽二爷早就提拔他当个将军了。周仓这家伙出身贫贱,性情豪放,早年,周仓为生活所迫,经常到今解州一带挑贩私盐,因而练就一双铁脚板,两条飞毛腿,一身好武艺。周仓老家就在关西一代,力大无穷,可惜生性粗心大意,不大用头脑。所以以前在黄巾军时也只做了一个不大的头目。关兴曾告诉我,有一次,关羽二爷骑马,周仓步行,两人来到一棵树阴下休息。见树下有一群蚂蚁在爬,关公便对周仓说:

“周仓,你打这些蚂蚁看看。”

周仓伸出拳头,用力一砸,地面凹进一块,蚂蚁却没事;再用力一砸,手痛得他哇哇大叫,蚂蚁还是若无其事。周仓眼见小小蚂蚁都打不死,急得满面通红。关羽二爷说:

“看我的。”

只见他伸出食指,轻轻一揉,蚂蚁一下死了好几只。周仓看得目瞪口呆,愈加佩服关羽二爷,对关羽二爷死心塌地,除了兵法计谋,时时看看自己还能帮关羽二爷做点什么。后来到了荆州后,关羽二爷统帅水军,周仓本来是关西人,根本就不懂的什么水中的本事,但看关羽二爷整天在风雨里,他自己一上船连脚跟也站不稳,关二爷看他实在晕的厉害,就劝他不要跟着到船上了,只要在陆地上给他看好赤兔马就行。可周仓不干,硬是一个猛子扎到水里开始学水中功夫,他学的那个苦啊,不知差点淹死了多少次,终于练就了一手水中的功夫,驾个小船什么的也是飞快,最后弄的他的水上功夫竟然在荆州数得着了。那次我关羽二爷单刀赴会,谁也没带,就带了周仓一人驾条小船优哉游哉就过江了,那一是关羽二爷傲气,二是相信他俩的水上功夫,一旦划起船来,东吴人再想追就难了。

关兴一见我和张飞三爷冲过来,一下子跳下马,踉踉跄跄向我们跑过来,张飞三爷和我也赶紧跳下马,迎向前去。关兴扑通跪倒在张飞三爷面前,放声痛哭;

“三叔,我父亲他……他……”

张飞三爷急得火烧火燎。

“我二哥到底怎么了?”

关兴哽咽着说:

“三叔,我父亲被东吴害了。”

张飞三爷大叫一声:

“二哥——”

咣当向后一仰,昏倒在地。

关兴一见我张飞三爷昏倒在地,就抱着张飞三爷直摇晃:

“三叔——三叔——”。

这时张苞也从城里打马跑过来了,看到他老爹昏倒了,也赶忙跑过来,他看关兴正在摇晃张飞三爷,又看见我在张飞三爷身边,强忍住着急,拍拍关兴:

“二弟,先别哭了。你放下我父亲,让三弟先把我父亲救醒再说。”

关兴连忙轻轻的把张飞三爷放下,擦擦眼泪,一拉我的手:

“三弟,二哥糊涂了。你快救救三叔吧。”

先救人要紧,我从随身的针包里取出几根银针,运针如飞,扎在了张飞三爷的穴位上,一会儿,张飞幽幽的醒过来,又是放声痛哭;

“二哥,说好咱们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你为什么就抛下小弟,独自去了啊?”

张飞三爷边哭还边用拳头捶打身边的那块地,一直捶到那只手都血淋淋的了似乎还是毫无知觉。张苞和关兴几次欲拉他起来,都被他一把甩开,依旧在那里哭。张苞和关兴也跪在地上,陪着落泪,那边的周仓一滴眼泪也没掉,只是我看到他紧咬牙关,浑身都在哆嗦,看样子他是硬忍住自己的悲痛。胡驹过来问我;

“公子,这样可不行啊,张三爷会哭坏身子的,那周仓和关兴路上也哭昏过好几次了,身体极度虚弱,公子得想想办法啊。”

我硬忍住悲伤,抹了抹眼泪,悄悄走到张飞三爷身后,趁张飞三爷不注意,一掌砍在他的后脑上,张飞三爷一声没吭,又晕过去了。张苞对我怒目以视,我知道他是在问我为什么把他爹打晕了,要不是他信任我,敢打他爹,他早和我拼命了。我一指张飞三爷:

“你老爹再哭就要把身体哭坏了,你没看到他手都受伤了?”

张苞也不吭声了,胡驹也受伤了,我也不好劳动这个大力男了,亲自把张飞三爷背起来,找了几根丝带捆在我背上,上了小白,领着大家回到了阆中张飞三爷府上,把张飞三爷放在床上。看我张飞三爷昏迷不醒,张伯母还有张星彩,以及张苞的小弟弟张绍,小妹妹张星云赶忙围了过来,张伯母强忍住着急,问我:

“统儿,你三伯怎么了?”

我摆摆手。

“伯母,三伯没事,他听到我二伯被东吴杀害了,哭的手弄破了都不知道了,我怕他悲伤过度把他弄晕了,让他在床上睡一阵醒了就好了。”

张伯母一听,惊讶的捂住了自己的嘴,旁边的张星彩等人也惊呆了,不过他也没有多问,我就叮嘱张伯母照看好张飞三爷,等他醒了再喊我。然后我就和张苞、关兴等人来到张飞三爷的大堂落座,我就问关兴到底怎么回事,关兴和周仓就哽咽着和我说了襄樊发生的事。

原来当日关羽二爷围攻襄樊时,水淹了于禁的七军,斩了我庞德叔叔,大兵尽起,四处攻略,当是时,曹操任命的荆州刺史胡修、南乡太守傅方,均降于关羽二爷,陆浑人孙狼等,亦杀曹操手下的当地官员起兵响应关羽二爷,关羽二爷声势一时“威震华夏”。关平北进郾城,廖化屯兵四冢,前后扎下一十二座营盘,阻住曹操援军南下的道路。曹操又派来徐晃支援曹仁,结果被徐晃用引蛇出洞之计引得关平远离郾城,而徐晃带精兵袭取了郾城。关平只好率兵到廖化那里,结果到了晚上去偷袭徐晃营寨时,又中了徐晃的计策,被徐晃又袭取了四冢大寨,两下夹攻,关平和廖化大败。关平和廖化率败兵回转关羽二爷的大营,关平就向关羽二爷请罪:

“父亲,孩儿不敌徐晃,大败而归,请父亲治罪。”

关羽二爷摆了摆手,示意关平不必在意,他对徐晃很了解,徐晃为曹操手下五子良将之一,关平败在徐晃手里太正常了。关平还告诉关羽二爷说徐晃他们说东吴吕蒙率军偷袭了荆州。关公喝道:

"此曹军讹言,以乱我军心耳!东吴吕蒙病危,孺子陆逊代之,不足为虑!"

关羽二爷刚说完这句话,就有探马来报徐晃兵至。关羽二爷令周仓备马。关平劝告关羽二爷说:

“父亲身体未痊愈,不可与徐晃交战。”

关羽二爷答道:

“徐晃与吾有旧,深知其能;若徐晃不退,吾先斩之,以警魏将。”

于是关羽二爷披挂提刀上马,率兵奋然而出。那些曹军一见关羽二爷的威风,无不惊惧,就欲往回退。关羽二爷勒马问道:

“徐公明安在?”

曹操营门旗开处,徐晃出马,在马上欠身而言:

“自别君侯,倏忽数载,不想君侯须发已苍白矣!忆昔壮年相从,多蒙教诲,感谢不忘。今君侯英风震于华夏,使故人闻之,不胜叹羡!兹幸得一见,深慰渴怀。”

关羽一捋颌下五绺长髯答道:

“吾与公明交契深厚,非比他人;今何故数穷追吾儿耶?”

徐晃也不离关羽,回顾众将,厉声大叫:

“若取得云长首级者,重赏千金!”

关羽二爷也没想到徐晃能这么说,大惊问道:

“"公明何出此言?”

徐晃昂然答道:

“今日乃国家之事,某不敢以私废公。”

徐晃言毕,挥大斧直取关羽二爷。关羽二爷大怒,亦挥刀迎之。战八十余合,关羽二爷虽武艺绝伦,终是右臂受伤还未完全恢复,没法使出春秋刀法力大招沉的气势,一时也难以拿下徐晃。关平恐关羽二爷有失,急忙鸣金收兵,关羽二爷也不恋战,拨马回寨。忽闻四下里喊声大震。原来是樊城曹仁闻曹操救兵至,引军杀出城来,与徐晃会合,两下夹攻,荆州兵大乱。关羽二爷连忙上马,引众将急奔襄江上流头。背后曹兵追至,关羽二爷急渡过襄江,望襄阳而奔。忽流星马到,报说:

“南郡已被吕蒙所夺,家眷被陷。”

关羽二爷大惊。不敢奔襄阳,提兵转投公安来。探马又报:

“公安傅士仁已降东吴了。”

关公大怒,怒气冲塞,疮口迸裂,昏绝于地。众将忙忙把他救醒,关羽二爷回头向司马王甫道:

“悔不听足下之言,今日果有此事!”

于是又问那探马:

“沿江上下,何不举火?”

探马答道:

“吕蒙使水手尽穿白衣,扮作济世堂伙计渡江,将精兵伏于大船之中,先擒了守台士卒,因此不得举火。”

关羽二爷伤心欲绝,一面差马良等人往江州、上庸等地求取救兵,一面自引兵来取南郡。关羽二爷自领前队先行,廖化、关平带队断后关公率兵取荆州。行军间,将士多有逃回荆州者。关羽二爷愈加恨怒,遂催军前进。忽然前方喊声大震,一彪军马冲出,拦住大路,为首大将,乃东吴蒋钦,蒋钦勒马挺枪大叫:

“云长何不早降!”

关羽二爷大骂:

"吾乃汉将,岂降贼乎!"

于是拍马舞刀,直取蒋钦。不三合,蒋钦败走。关羽二爷提刀追杀二十余里,喊声忽起,左边山谷中韩当领军冲出,右边山谷中周泰引军冲出,蒋钦回马复战,三路夹攻。关羽二爷急撒军往回就走。没走几里地,只见南山冈上人烟聚集,一面白旗招展,上写"荆州土人"四字,众人都叫本处人速速投降。关羽二爷大怒,欲上冈杀之。山崦内又有两军撞出:左边丁奉,右边徐盛;并合蒋钦等三路军马,共五路兵马,喊声震地,鼓角喧天,将关羽二爷困在核心。一场大战下来,那些荆州的士兵,连死带散,渐渐消疏。一直杀到黄昏,四山之上,皆是荆州土兵,呼兄唤弟,觅子寻爷,喊声不住。关羽二爷手下军心尽变,皆应声而去。关羽二爷喝止不住,只剩下手下那几百跟着自己多年的老兵。杀至三更,正东上喊声连天,关平、廖化分两路兵杀入重围,救出关羽二爷。关羽二爷思虑再三,率军前至麦城,分兵紧守四门。

吴军围住麦城后,也不进攻,关羽二爷算是稍稍歇息了几日,可手下粮草渐渐断绝,这时派往江州、上庸求救的人回来了,还带回了十余人。那杀出重围求救的将官一见关羽二爷,跪倒大哭:

“关将军,江州严颜本欲发兵来救,可那监军搬出汉王旨意,说是严颜职责在于守好江州,而不是远赴荆州,绝不允许发兵马来救,还说荆州关羽二爷不是勇武吗,杀到江州来就是了,小人无奈,只好返回。”

那个向上庸求救的人也是说上庸也是如此,本来王平、刘封也想率兵来救,被孟达取出刘备伯父的旨意止住了,气的王平直哆嗦。

关羽二爷凤眼紧闭,良久才叹了一口。

“唉,大哥啊,我今日方明白啊。”

接着又问那人外面吴军重重围困,他如何能杀进麦城,那人一指带来的那十多个人:

“关将军,这位是区壮士,是他带人护送我们进来的。”

关羽二爷一抱拳:

“多谢区壮士。”

送来的那人赶紧跪倒磕头:

“关将军,小人不敢受您谢,我们本是一家人,这也是我们的应该做的。”

关羽二爷一愣。

“一家人?”

“对,小的姓区名翔,乃是赵公子手下亲兵。”

“赵公子?哪个赵公子?”

区翔取出我的信物交给关羽二爷。

“关将军,这是我家公子的信物,关二少将军应该认识。”

关兴取过来一看,对关羽二爷点点头:

“父亲,正是我三弟赵统的信物,这信物别人没法仿造。”

关羽二爷点点头,让区翔起来,又问区翔:

“区翔,为什么你会出现在此地?统儿不是回成都了吗?”

“关将军,翔已在此地半年有余,公子当初派我来此地言明当麦城竖起关字旗号,城外吴兵四起时,我可带人进麦城,接应您杀出去。”

关羽二爷一皱眉。

“嗯?他怎么知道的?”

区翔摇摇头:

“翔亦不知,今日一见将军,才知我家公子言之确凿。另外当时公子还告知我,此地方圆百里不会有刘皇叔的援兵出现,只有曹吴两方军马,足有十几万。我一路潜来,果真如此,四下吴兵曹军层层围住此地,要不是我对这里熟,也很难杀进来了。”

关羽二爷点点头,脸上很是伤心:

“我知道了。”

周围周仓、关平、关兴、关索等人也大惊,毕竟麦城还不到一千兵马,给人家填牙缝也不够啊。正愁苦间,有人来报:

“报将军得知,城外有人求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