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印度学者乔杜里 受邀在北京民族学院发表演讲

乔杜里:印度人类学的历史与发展

十分感谢中央民族大学能够邀请我,让我可以来到中国这个古老的国度。这是我第三次来中国,2000年因为参加在北京举行的国际人类学民族学联合会而来过中国,2002年又去过昆明一所大学进行访问,所以这是第二次来北京了。我希望今后这样的机会越来越多。再次感谢贵校邀请我来与中国的朋友分享一些印度的情况。

今晚我要演讲的内容分为两部分。因为中央民族大学是一所民族大学,民族学和人类学是其特点,所以我会先讲一下关于印度人类学的学科发展及加尔各答大学人类学系对印度人类学发展所做的贡献;接着我会介绍一下印度原著民的情况,这些原著民又被叫做少数民族和土著民。

我所在任教的加尔各答大学不仅是亚洲最早的大学,而且可以说也是世界上较早的。这所古老的大学创建于1857年,最近刚完成她150年的校庆。人类学系则创建于1920年。

谈到印度人类学的发展历程,我将之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早期阶段:1920--1950年。印度于1947年得到解放,之所以将这个阶段截至到1950年,是因为学科的发展是和国家的独立及发展分不开的。这一阶段人类学发展的关键词有两个:起源和进化或者说是发展。大家知道做人类学是需要做实地调查的,这是人类学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在那时还做不到实地调查,只有像我们所称道的那种摇椅上的人类学家,他们只在摇椅上查找文献资料来探讨印度文化的起源和文化历史。在那个阶段,强调经验研究的是社会学、心理学等学科。人类学基本上注重的是对某种种姓起源的研究,并且做这方面研究的学者还很少,主要是部分殖民统治者和传教士。

第二,形成时期:1951--1970年。这一阶段人类学作为一个学科开始在各大学中建立起来。其特点是注重经验研究和实地调查。如果说前一阶段的研究集中在种姓、部落起源的历史,这一阶段的研究对象也有了改变,即村庄、村落成为了研究对象。这种研究还和社会发展的需求联系了起来,包括绿色革命、农村发展等。学者之所以开始注重经验研究是因为当时出现的粮食匮乏现象。英国殖民者从印度撤退之后,印度仍然是一个以农业为主导的国家,全国有84%-87%的人口为农民,粮食缺乏相当严重。以农村为研究单位涉及到的问题是:绿色革命、农村发展、农村的组织与结构以及支持农村发展的政策等。这些研究都要集中到一个个的农村社区里来。总而言之,这一阶段的研究单位是农业和农村,而不是种姓、部落。

第三个阶段是最近的,也就是1970年代以来。这个时期的主题就变得多样了,除了继续有农业的研究外,还有城市的研究、工业问题、环境与发展、冲突的解决、社会运动和动荡研究等。将这一阶段和第一阶段做一个对比的话会看到,在第一阶段主要是由学者做学术性的研究,而第三阶段则注重将人类学的知识与实际联系起来。应用研究在这一时期是大主题。这也是新的研究倾向,就是要求研究社会中的问题,包括阶级、贫富分化、种姓和权利等。

印度人类学的起源与印度的殖民历史相关。殖民者要了解被他们统治的人民,了解他们的生活状况和社会风俗是怎样的?哪些人群之间有矛盾?在掌握了这些情况之后就能便于他们对被统治者的分而治之。殖民当局集中在对印度各民族进行了研究,这些研究是很有意思的。殖民当局也并不是不关心被统治群众的福祉问题,只是他们更关心如何来更好地进行统治。做各民族研究时会涉及到种族、种姓、文化史、语言等问题,通过这些指标,印度人就被分为各种各样的人群。殖民者固然利用人类学的知识来加强统治,当然我们不能把这一点怪罪到人类学这门学科本身上来,因为学科是中性的,它是为人所用的。

尽管在当时,殖民当局利用人类学知识对被统治阶级进行分而治之,但是在印度还是有一些民族主义的人类学家、人类学者运用人类学的知识来研究印度的文化是怎样的多元一体?尽管我们有各种各样的分类,但是在这些分类上还是有一个统一的问题,即统一的国家、人民和文化。这些民族主义的人类学家强调的是印度的统一而不是多元。这里我要提到的是关于殖民当局进行的一些研究,是从德里达的档案馆里发现的很有意思的资料。资料说到一位殖民政府官员在培训属下如何收集材料。他说要收集婆罗门人的资料就必须只从婆罗门人那里去收集,他强调的是婆罗门人在文化和体质特征上都与其他人种有所不同。还有一个有意思的例子说明英国在印度的殖民统治是建立在印度当地的精英分子基础上的。印度的精英如果要进入上层,在这之前就必须得到伦敦的培训学校去上关于印度政治、社会形式的课程,这一类人经过培训后才可以进入到印度民族事务馆之类的文官系统里去。有意思的是,在最近我遇到了专门培训印度人的英国教师,我问他这类课程是否还有,他说还有,而且不仅是讲授印度的政治社会形式,而且还有其他一些发展中国家的情况。那么有谁来听这些课呢?他说现在大多是跨国公司的总裁和行政人员来听课。由此看来,现在人类学与应用之间的相关性依然存在。如果刚才说的殖民当局强调的是分而治之的经验的话,那么那些民族主义者强调的就是印度文化的统一性了。

下面要谈谈加尔各答大学人类学对印度人类学发展的贡献。加尔各答是印度人类学的重镇,全球最大的人类学组织——印度人类学调查局就设在这儿。除了各大学的人类学系、调查局之外,还有一些其他的研究机构,有一个叫印度高级研究院的机构是由印度前总理自己捐钱在希姆拉设立的。在印度不同的邦里也有各种社会科学研究中心的机构,在这些研究中心里人类学的研究方法是最主要的,尽管也还有其他学科的方法会运用到研究中来。此外,还有一个机构叫ICSSR,即印度社会科学研究理事,是社科基金性质的机构,主要管理国际学术交流事务。如果我们中国的学者想去印度做调查研究的话,也可以向那里申请;另外还有NIRD,即国家农村研究所。各邦的研究中心集中在表列的部落上,也有政府机构来做。总之,以上机构一般都是与大学研究机构密切联系的。

印度人类学的研究理论和方法可以被归纳为几种传统或者说是范式。(1)英国学派,结构功能主义,或者说结构功能论,以马林诺夫斯基和拉德克利夫—布朗为代表;(2)美国学派,主要是指美国的区域研究。印度独立后,有许多美国区域研究的学者来到印度作研究,并带动了印度的人类学家运用区域研究方法来研究印度的情况;(3)欧洲学派,主要以法国学者为主,包括杜蒙、列维-斯特劳斯等;(4)除了这些外国学派外,还可以区分出具有鲜明印度特色的学派。在印度本土的学者,他们自身虽然也受过西方的训练,但是后来都能够根据印度的情况发展了自己的看法和观点,这些学者有:N •K•Bose, M•N•Srinivas。其中N •K•Bose做的是应用研究,包括对印度各部落吸收、同化方法的研究,以及印度文明的研究。说到印度的人类学家,M•N•Srinivas是不能不提到的,他刚开始是受结构人类学的影响,从1952年开始发表文章对印度社会、能动性、统治及种姓等问题涉及到的一些文化概念进行了阐述和研究。其中最重要的贡献是区分出当时社会上流行的两种潮流,一种是印度古代文化化,另一种是西化,或者说现代化。还提出了关于统治种姓和支配种姓的概念,通过分析文化概念来探讨农村里支配种姓的权利和意识形态是如何建立起来的。

说到印度人类学的架构或者说是内容,大的可以分为两部分,即体质的和文化的。体质人类学是关于人的进化、变异和遗传等问题;第二大类是文化的,这又包括过去的文化(即史前史)、当前的社会与文化也就是文化人类学。这是两分法,一些大学里也有三分法的,即体质的、史前史的(考古的)、当前的(社会文化人类学)。在教学上是两分法,但在实际应用上采用的是整体论的观点,即把所有分支学科用来研究一个问题,比如公共健康、公共卫生的问题如果研究起来就会涉及体质的、文化的、传统的及过去和当前的等方面。

以上就是今天讲座的前半部分,是关于印度人类学的历史,下面接着讲第二部分,印度的原著民。

在印度,少数民族或者说原著民通常都有一个名称,我们叫做adivasi,即少数民族,人类学家常称他们为部落民。那么什么叫部落呢?这有点类似于民族的定义,即部落是指这样一个社会群体,他们居住在共同的地域,说共同的语言,有着相对一致的社会组织和同质的文化、祖先、宗教组织等。这当然是个理想的定义,在现代社会中,由于人口流动的存在,很难找到这样坚实的部落群体。同时因为印度部落民被政府对分为两类:一类是被认为表列的部落,即上了政府名单的部落,这些部落可以享受到政府包括资金、政策等优惠措施以支持他们的发展。当然印度少数民族具体数量的统计是很困难的,因为政府只统计了上了名单的部落,所以现有的数字只表明了在表单上的部落数目。不过可以想见的是所有部落民的人数一定会大于表列部落民的人数。

部落民的分布。所有部落共同体在各邦都有,占总人口的8%。这里要指出的是,当我们说到部落民时一定不要以为所有的部落民都是一样的,他们之间的异质性是相当高的。某个部落对外届称呼时有统一的自己的名称,但是在部落内部存在差异.这些内部的差异并不少于部落间的差异,所以部落文化的识别也是相当复杂和困难的。尽管如此,还是有一些界限来区分诸多部落的,如人种的差别,语言、社会组织形式、生机方式、经济发展水平等与主流社会与主流社会的差异等,这些就构成了部落民的不同之处。此外,这些部落民还有一个特点,即他们在大社会中大多处于分散的状态,是所谓的大杂居,小聚居,没有全国性的统一聚居地。但为了研究的方便,学者们还是做出了一种区分。我将画出印度的地图来介绍这些部落民的分布状况。

首先是东北区。这里是少数民族较多的地区。有7个姊妹邦,其实也是边疆区,毗邻尼泊尔、中国、缅甸、孟加拉。这里聚集的很多少数民族从体质上属于蒙古人种。2002年,我去昆明一所大学访问时,被邀请到农村地区做调查,发现那里也和印度东北区农村的情况一样,也存在多民族的文化带,多民族地区。喜玛拉雅区:在喜玛拉雅山南侧的山地。这里,少数民族很多,体质上也属于蒙古人种。印度中部:即南印度与北印度交界的一块山地,这里的少数民族主要有Bhumij, Gond, Ho, Oraon, Munda等。这里有两个邦: Chattrisgarh和Jharkhand,因为少数民族比较多,经常要求单独成立少数民族邦,他们以前是被合并在邻近的其他邦里。西区:即印度西侧,有Rajasthan, Gujarat, Maharashtra, Goa, Dadra 和 Nagar Haveli等民族,体质上属于原始南亚人种。南部区:这里的少数民族呈牛轭状地分布于海边山区,有Andhra Pradesh, Karnataka, Tamil nadu 和 Kerela等。这一地区似乎是人种的交汇区,因为那里有黑人、白人、高加索人和原始南亚人。离岛区:这里的部落一般都是小部落。在2004年的飓风事件中这些离岛上的居民所受的影响应该是最重的,但事实上那里所受的损失却比印度其他地区都要轻。其中的原因对于人类学来说是很有意思的。并不是所有的离岛居民遭受的损失都很轻,而是只有岛上的当地居民所受的影响才是最轻的,那些外来移民遭受的损失还是很严重的。学者们对此的解释是因为岛民长期生活在海上,对海洋的情况很了解,在他们的文化系统里包含着减少损失的有利因素。岛民清楚海啸是怎么回事,他们管海啸叫做“海登陆”,其实也就是一段的海水往岸上涌,没有海洋知识的人就往往朝高处跑,但是飓风仍然会追着人跑,岛民们则知道应该朝海的方向跑,这样损害反而会小。这种经验也被东南亚沿海国家的一些居民采用。当他们在海里捡拾珍珠而遇到大风浪时就待在海中,等到风浪过去后便可平安地出来。

上面我们分析了印度部落民的分布情况,下面来看看在这些部落民中存在的问题,包括人口问题、社会稳定问题和经济发展问题。先说人口问题。我们来看1951-2001年之间印度部落人口的情况。在这个时期,部落民的人口增长速度很快,超过了印度人口平均增长速度,但是我们不能被这一现象蒙骗了,人口的增长并不一定是由于“生出来”而造成的。政府随着经济能力的增加,把越来越多的部落列入名单并扶植他们,这样部落民就越来越多了。另外,部落民内部的人口增长的情况也不一样,有些在增长,有些则在下降,甚至威胁到了部落的生存。一些部落的人口问题到了如此严重的程度以至于媒体在报道时说全国的政治家和学者们都感到十分紧迫。人口下降有的是因为死亡率高,医疗水平不高造成的,而有些部落则是因为出生、存活率低,这与当地的饮食习惯相关,小孩出生后的饮食中含有能引起计生作用的成分。总之,我们不能把部落民看成是铁板一块。就人口而言,我们可以把部落民分成四类:人口下降的,人口停滞的,人口上升的,人口上升快速的。我们显然该对人口减少的部落加强研究,探讨导致人口减少的遗传方面的原因,还有人口规模也会影响到人口的下降,因为在小群体中长期的内部通婚会影响到生育率。我们也许还应该抓紧研究一个群体生存的最低人口量,即低于多少人口部落就不能生存。

第二个要说的是部落民的经济。印度的部落文化是高度异质的,这是因为各部落所处的环境及民族社会背景是多样的。简单地说,我们可以把部落经济中的生活方式分为以下几种:采集渔猎、畜牧、游耕、农耕、工艺品制作、商贸以及工厂工人(包括农业和工业的工人)。东北区的是游耕区,中部是农耕,南部的大部分和岛民一样是采集渔猎。部落生计的一个特点与现代社会不同的是绝不单一采用一种生计方式,而是混合的。之所以混合是因为传统的任何一个生计方式都是不稳定的。经济上的问题实际上就是两个,即不稳定和贫穷。因为贫穷,所以部落民有时会受到高利贷的剥削,后果是他们慢慢地变成债务的劳工,就是因还不起钱而为债主干活。尽管政府针对这种情况采取了很多措施,但是这种方式还是变相地存在的,因为部落民需要当地那些放债人,即使存在剥削他们也不上报。虽然现在也有各种各样的组织机构向贫穷的部落民提供贷款,但却不如当地放钱人提供贷款来得方便,后者的借贷不需要什么烦琐的手续,所以部落民仍然偏向于向当地放债人借钱。关于部落民的经济问题,这里有两个焦点,那就是森林和土地。这两项都是部落民的命根子。对于从事农耕和游耕的少数民族来说,土地和森林就是他们赖以为生的基础。在此,我还要特别指出的是,某些部落民依赖的特定的生计方式的数量并不能反映部落内依赖此种生计方式的人口数量占整个部落人口总量的比例。从事采集渔猎的部落人口一定不会很大,几十个这样的部落的人口才抵得上一个农耕部落的人口。事实上,以人口论而不以部落论的话,印度全国有90%的少数民族人口依赖的是农耕、土地和农业劳工。这样一来,农业差不多成了少数民族的主要生计方式。麻烦在于,在过去几年的迅速发展中,少数民族失去土地的速度很快。总而言之,丧失土地的问题是相当严重的。我想中国的情况也是一样的。为了遏制这种趋势的进一步发展,政府采取了一些措施,包括限制土地买卖,规定非少数民族就不能购买少数民族的土地。当然,仅靠政府的法律条文也还是遏制不了的,在部落中存在很多变换的手段,土地的交换不以买卖的形式而以赠与的方式进行。另外,发展项目的建设也被限制要在部落民的基础上进行。

少数民族的人口数量会影响他们的权利,人口少则权利也小,人口数量也会影响到少数民族的要求能否得到满足。另一个影响少数民族权益的因素是在民族国家建立时往往伴随着民族的迁徙,人口的交换。如民族国家在建立时,主流社会的协调和人口的交换会直接影响到少数民族组建。有这样一个笑话,说的是由于国界是人为化的,有的人家在印度,而厨房却在孟加拉。跨国界的迁徙运动往往都是大族在筹划,小民族有时就被划分的七零八乱了,各个部分都被划给不同的国家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中国的门巴族在四个国家都存在:中国、印度、缅甸和孟加拉。

在现代国家中,少数民族受损害的原因是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各种开发投资项目对自然资源的使用越来越密集,国家、公司开发自然资源就会影响原著民的各方面,包括人口的排挤、迁徙、迁入和迁出等。所以我们要理解民族问题就要先了解发展的机制,投资者、开发商只会想到自身的利益,很少考虑到原著民会受到什么影响。印度的中部地区是自然资源最丰富的地区,国家决定发展这一地区,不可避免地会发生人口排挤的现象。我想这种情况与中国的有些类似,在中国,是东部人口众多,西部却地大物博。

森林成为焦点问题有三点原因:(1)生态的安全;(2)森林的价值;(3)由于开发而导致的社会不稳定。开发森林不仅影响到印度本国,还波及到东南亚其他国家,像泰国、菲律宾。关于如何保护森林及其他自然资源,涉及到生态层面,也有社会、文化的层面。当环境资源受到破坏时,主流社会往往责备少数民族,也就是受害者。事实上,当地人对于如何利用资源比开发商更清楚,他们知道该怎样利用与节制,而那些商业机构关心的是商业价值,所以就会忽视对资源的合理利用。当地人的地方知识有些也是有利于生态环境保护的,一些民族把某些动植物看成是与自己族群起源有关的,所以这些部落之间可以联合起来保护相关的动植物,从而起到环保的作用。我们注意到虽然在开发项目中因砍伐树木等做法而对生态环境造成破坏,但是也有一些看似对生态平衡有利的行为却得不到很好的效果。比如,植树造林活动,因为即使是植树造林这样的好事也会因不问当地人种什么树,怎么种而效果不佳。那种商业化的植树造林运动对原著民是有害无益的。毁坏森林会有所损害这是毫无疑义的,可是商业化的植树造林也同样损害到原著民的利益。由于这些与森林有关的发展项目会伤害到少数民族的权益,也造成生态问题以及不稳定等社会问题。事实上,所有的少数民族运动最终都集中到三个问题上:即水、土地、森林。通常发生的情况是开发后当地人利用自然资源的权利会受到限制,甚至发生权利的转移。

最后是关于民族政策方面的问题。在前独立时代,英国殖民者对部落民采取分而治之及隔离的统治政策,因而对部落民的剥削更为严重。那些放债的非部落民一方面帮助了殖民者的统治,一方面也忽略了当地人们对发展的需求。这些地方处于相对隔离的状态,即使是在民族国家成立之后这种状况也依然存在着。那种不考虑当地人发展需求的政策就会造成对当地民的隔离并引起他们的不满。这些政策被领袖们批评,说部落民不应该仅仅局限在山林里。鉴于这种情况,国家政府成立时,应该根据各地区的民族状况来决定采取什么样的民族政策。在Nehru Elvin的Philosophy of NFFA一书的前言中清楚地描绘了印度在独立之后制定的解决部落问题与发展的方法,这些就构成了以后新民族政策形成的基础,包括:

当地人有权根据自己的情况来主导当地的发展;部落民对土地、森林等的使用权应该得到尊重;避免向部落民引入过多的外地人;对部落地区的管理不能过细,尽量由当地人自治;判定政策成败的标准不该只依靠看投入了多少钱,而该看人的素质是否得到提高;

基于以上原则我们将履行以下实践:一、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发展的名义对部落民强加要求或标准;二、所有开发的项目都要基于部落民的自身需求,他们才有最终的发言权;三、部落民对森林、土地等习惯上使用的权利得到尊重。关于发展少数民族的社会项目有以下三种:第一是保护类,即通过宪法、律法等对资源的保护,尤其是土地;第二类是动员类,包括在学术机构成立文化保护、文化服务的机构;第三类是发展类,成立非政府组织从事社会、公共健康、经济、文化、教育等事业。那么涉及到部落民的发展问题时,以下内容需慎重考虑:

一、 发展既包括量性的,也包括质性的。

二、 目标人群的社会、文化方面应该得到尊重。

三、 没有考虑到当地人需求的观念、价值、计划等的项目将不予接受。

四、 任何发展都应该将目标人群包括进来。

五、 任何发展项目都要考虑到消减统治阶级对下层阶级的支配和文化特权,使所有的部落民能够共享发展的胜利果实,平等对待。

六、 发展要防止部落民对支配当地自然资源权利的剥夺,而且还不能影响到自然环境以及少数民族对资源的传统使用权益。

七、 发展不该以任何方式影响到生活的质量,应该是提高而不是降低生活质量。

我要讲的就到这,谢谢大家!

(作者简介:乔杜里,印度加尔各答大学人类学系主任、教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