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北川废墟中侥幸活下来的基层干部,如何度过严冬?

蔷薇99 收藏 2 6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汶川大震发生至今,灾民情况令人同情,但灾区基层干部的生活及精神压力,也教人关注;他们是干部,另一身分也是灾民,却不能享有灾民同等福利。当地媒体形容,民房、板房,棉衣、棉被…,从北川废墟中侥幸活下来的基层干部,如何度过严冬?


零下三度 睡觉盖薄被


四川「天府早报」记者这么写著,「从地震之初到现在,我熟悉了北川干部,了解他们承受的伤痛与压力。我曾经以为,这个冬天,我在北川认识的每一个朋友,都可以安然度过。然而,在安昌镇,一个副科级干部租来的民房里,当我掂起那床御寒的被子时,却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那床被子很薄、很轻」。


安昌冬天最冷时,温度会到摄氏零下三度。副科级干部租的民房,不足十平方公尺,一张普通双人床,两床几乎感觉不到份量的被子,没有厨房和厕所,房里唯一与电有关的东西,就是灯;整间屋子最值钱的东西,是穿在主人身上的外套。


这么薄的被子,晚上怎么过?干部说,再坚持几天,想去买床电热毯。但是,房租每个月人民币两百多元;儿子在绵阳上学,房租每个月三百多元。冬天来了,夫妻俩首先考虑的,是别让儿子冻著。五百多元的房租,一家人的生活开支,电热毯什么时候买?尚是未知数。


除了租房和住在板房里的干部,北川还有一些机关工作人员,仍然在住集体宿舍。北川县委组织部的工作人员,白天床上铺凉席当「办公桌」,夜里换上床单睡觉。


北川那些既没了房子、也没有妻儿的干部,这样描述自己地震后的生活状况,「跑出来,就剩光人一个」。


没有热水 半月没洗澡


他们在板房中的生活,除了吃食堂,另一种方式就是煮面条。想洗个热水澡,是奢望。地震前,住在县城里的干部,三口之家一个月的生活开支,大约四、五百元;如今,每天吃食堂,要花十多元,一个人一个月的生活费,差不多等于震前一家人的水准。


「这件花了五百多元?」「我这件才四千多元。」两个「光人」异口同声:「不好意思,半个多月没洗过了。」这是两名干部间的对话。他们说,买一件真正保暖的冬衣,基本要花掉三分之一、甚至一半的工资,所以要穿够了才洗。他们又说,反正也没时间洗衣服,专买深色的,耐脏。没有一个人能完全体会他们笑声背后的无奈与苍凉。


月薪千元 怎么捱寒冬


报导说,按照相关规定,除了地震之初,干部们可以领一点抗震救灾物资外,无论是九二四暴雨后,还是发放过冬物资,乡镇和县里的干部,是不能够领取的。所以,基层干部过冬,一切都要自己购买。以他们千馀元的收入,一个冬天,能买几件新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