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主沉浮 第一卷 江湖浮萍 第八十八章 弥勒之乱(十一)

gaoyu19840128 收藏 2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4.html[/size][/URL] 朝阳之下、桃树林中、莲花池旁、观荷亭内,一位周身淡粉的绝世嫣然兀自在那抚琴,弦音袅袅,随风飘散。 “洛琪师妹果然抚得一手的琴,只不过,这琴声似乎有种淡淡的哀伤之情,不知所为何故?” 昨日自扶风郡城归来,江洛琪又像先前那般忙碌起来,罗士信和长孙无垢也各自回房休息。直到今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4.html



朝阳之下、桃树林中、莲花池旁、观荷亭内,一位周身淡粉的绝世嫣然兀自在那抚琴,弦音袅袅,随风飘散。

“洛琪师妹果然抚得一手的琴,只不过,这琴声似乎有种淡淡的哀伤之情,不知所为何故?”

昨日自扶风郡城归来,江洛琪又像先前那般忙碌起来,罗士信和长孙无垢也各自回房休息。直到今日清晨,罗士信被一阵琴声唤醒,这琴声犹如天籁之音,典雅清越。可惜的是,这如梦如幻的琴声中,却隐约给人一种淡淡的忧伤之感。罗士信寻声而来,正巧看见莲花池畔观荷亭中那独自抚琴的江洛琪。

橘黄的晨曦之光映照在那江洛琪粉雕玉琢的面颊上,清新可人。长长的睫毛下,一双灵动的美眸隐隐附着一层薄雾,迷离而又惹人怜爱。罗士信不由看得呆住了,江洛琪好像九天之外的仙女一般,高雅、美丽,让人有种侵犯她的冲动,却又不忍心亵渎。

这样清雅的景象可不是每天都能见到的,罗士信直到江洛琪一曲奏完,才轻声赞叹道。江洛琪之前没有发现罗士信悄悄的站在一边,此时闻他说话,不免微微一诧,旋即甜甜一笑,莺声道:

“是洛琪的琴声吵醒了师兄吗?”

“呵呵,哪里,原本我也是天天早起的。今日有幸能听到洛琪师妹的琴声,是我的福气才对。”,罗士信说着信步来到观荷亭中,大大咧咧坐在江洛琪对面。

“如果师兄想听,洛琪可以经常为士信师兄弹奏的。”

“嘿嘿,我是很想听,可是就怕洛琪师妹你没时间呢。”

江洛琪闻言淡淡一笑,盈盈身起,莲步轻移,走到亭栏之前,满目不舍的看着满塘的莲花,略有苦涩道:

“也许明日,也许后日,很快洛琪就有时间了...”

“师妹有什么心事吗?不妨说与我听听。”

江洛琪一双眸子妩媚的瞥了罗士信一眼,甜甜一笑,道:

“嘻嘻,师兄不必忧心,洛琪没事的,只是......哎,洛琪自出生以来便住在这里,现在要离它而去,我舍不得......”

“怎么,师妹要弃了这栋宅子?”,罗士信眉头一皱,惊问道。

“妹子!我回来了...”

江洛琪还未答话,这时江仲武从花园门外走了进来,远远的便高喊道。

“罗兄弟也在呀!”,江仲武来到两人近前,先向罗士信打了声招呼,然后又向江洛琪道:

“事情都已经办妥了,我照你的意思,割了扶风郡守的脑袋,然后钉在衙门外,那些威胁官府放人的字也写在了旁边。”

晕!罗士信咋听之下不由惊讶得瞠目结舌,昨日江大美女所说的火上浇油,竟然是要江仲武做掉扶风郡的最高行政长官,难道这丫头做事不考虑后果吗?扶风郡守可不是她弥勒教中人,是说做掉就做掉的吗?

江洛琪闻言表情居然没有兴起一丝的波澜,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然后伸出一双玉手,轻轻拍了三拍。

嗖——嗖——嗖——嗖

江洛琪掌音刚落,只见四道魅影一闪,也不知从哪里冒出了四个黑衣人,齐刷刷跪在江洛琪面前。罗士信被四个鬼一样的东西好是吓了一跳,也不知这四个东西刚才到底藏在了哪里,现身前也不给点儿暗示,噌的一下就冒了出来,吓死人不用偿命吗?真他娘的欠揍!更可恶的是,这些丫的穿着夜行衣也就算了,大白天还蒙着张脸,一看就知道是不是好人。

“消息散布出去了?”,江大美女冷冷问道。

“禀小姐,我等已将向海明起兵伐隋的檄文贴满了扶风郡城,也把向家一党的部分名单分别交给了扶风的骠骑府和车骑府,估计官府今日就会大肆拿人!”

“嗯...我们的人都撤了吗?”,江洛琪轻轻嗯了一声,又问道。

“是,我们的人大部分都早已撤出扶风郡城,其余者也都隐藏了下来。”

“好,都下去吧!”

嗖——嗖——嗖——嗖

看来这四人是不习惯走路的,江洛琪问完话,又像鬼影那般瞬间闪没了,罗士信不得不佩服的点点头,嗯,果然是做坏人的好材料!

“哥,你去安排一下吧,我们今日也撤离这里,至于这宅子......”,江大美女恋恋不舍的看了看四周,银牙轻咬,下定决心道:

“烧了吧!”

...........................

“若是我猜的没错,你是想借由向天问被捕一事,逼反弥勒教中向家一派,然后利用隋军这把刀,彻底消灭弥勒教中的异己势力!”

江仲武出去安排撤离事宜,莲池旁又只剩下罗士信和江洛琪两人。其实自从昨天扶风一行,罗士信心中就隐隐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刚才大美女一番安排,罗士信现在更加确信无疑了。

“嗯...向天问也是我派人送去官府的...哼,呜呜...”

江洛琪心不在焉的回应道,一双眸子却不断的环视这四周的景色,看了一会儿,这丫头居然哭了起来,娇音咽咽,好像一只受伤的小猫儿那般惹人怜惜,直看得罗士信一阵阵的心疼,罗大猛男急忙过去为大美女拭泪,同时安慰道:

“舍不得就不要烧了嘛,等这事儿过去了,再回来住不就得了!”

或许是江洛琪现在空虚得很,抑或是这丫头独自坚强惯了,此时太需要一个肩膀来依靠,总之对于罗士信的“调戏”,江大美女不仅没有一丝的恼意,反而半推半就的拱到了罗士信的怀里,莺莺抽泣着。

“呜呜...过一阵子这里就会兵荒马乱,这处宅子是娘亲留给洛琪唯一的记忆,我不许那些肮脏的人玷污了这里,我宁可烧掉它!”

罗士信明白,一旦乱事一起,不论救没救出向天问,向海明都会带人抄到这里,就算江洛琪不将这里焚毁,那向海明也会做的。

罗士信爱怜的抚了抚江洛琪的秀发,轻声问道:

“你从没提过你娘亲,她...她不在人世吗?”

江洛琪在罗士信怀里低咽几声,哭诉道:

“洛琪五岁的时候,那年弥勒教与陕西武威镖局结下了生死梁子,两方火并许久。有一次武威镖局的副总镖头儿带人杀到了我家,刚巧我爹爹不在。娘亲派人去向天问那里求援,可是那老贼因为与我爹意见不和,竟然见死不救,娘亲为了保护我们兄妹,统领家中仅剩的护卫与那些敌人死战不退。可是对方人多势众,娘亲武艺虽高,却也抵挡不了,当爹爹赶回来的时候,娘亲已经力竭而亡。从那时起,洛琪便立下了毒誓,一定要他向家一派全都死光光!”

哦!罗士信这才明白,难怪江洛琪对那向家如此仇恨,若是只因为教中意见不和或是争权夺利,做掉向天问父子就行了,这两父子挂了,弥勒教谁人还敢与她江家做对?向海明不就想这么干嘛,这招儿虽然简单,却是性价比最高的方法,又何必像这丫头那般搞出如此大阵势!毕竟他们两家的定义都是“邪教”,把官府扯进来,对谁都没有好处。原来是因为这么一段恩怨,这丫头还真是记仇呢!

“别哭了,人死不能复生。你对付向家一派,那么那个武威镖局呢?你就放过他们了?”

江洛琪离开罗士信怀抱,用衣角拭了拭眼泪,抽泣道:

“那之后武威镖局就被我爹爹给灭门了....”

“..........”

罗士信看明白了,这丫头的毒辣性格,肯定是遗传自她老爹。

........................................

扶风郡城,城东破庙。

“少主,有教中兄弟沉不住气,昨夜做了郡守那狗官,现在骠骑府和车骑府的官兵正在到处抓人呢,若再不动手,我们就要失了先机啊!”

说话者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一身道姑的打扮,手持拂尘,背背铁剑。这老娘们儿就是江洛琪安插在向海明身边最大的一颗暗钉,身份是仅次于护教法师的尊者一级,平时很少插话,江大美女也不用她通风报信,就是要她在这样关键的时刻怂恿向海明起事。

“夏仙姑,不是本座犹豫不决,只是以我们现在的实力,能斗得过那朝廷官军吗?而且背后还有江家那伙儿人虎视眈眈,若是我们有所异动,怕是要腹背受敌呀!”

向海明现在也是骑虎难下,明知手中力量不足,可手下兄弟还不断的逼他造反、逼他劫牢。更愁人的是,也不知是哪个无组织无纪律的弥勒教徒,趁夜把扶风一带的最高行政长官给挂了,你挂就挂了呗,还给人家留血书挑衅:来吧,来吧,这事儿是我们弥勒教干的!这不是倒霉催的吗,现在弥勒教要造反的谣言满天飞,官兵在到处抓人,这老大是真他娘的难当!

“少主,依老朽来看,情况也未必太糟!”,穆老头儿略一沉思,插言道:

“首先,为了讨伐高句丽,扶风一带的精锐官军都被那杨广老儿抽调到北边去了,留下来的力量不见得就要比我们强!其次,据老夫的探子所查,江洛琪那妖女把她的手下都暗中调离了扶风郡,我猜她是笃定我们斗不过官军,想在一旁看我们的笑话,若是这样,我们倒也不必担心那丫头在背后使绊子。”

这老家伙是向天问的嫡系心腹,他鼓励向海明起事,却是没有任何的私心。

“少主,反了吧!”

“对呀,我们先去救了老教主,然后就在这扶风反了!”

.............

向海明身旁一群坛主、心腹教徒也是一群有勇无谋之辈,让他们打打杀杀行,论起谋略,他们比废物还不如,因为废物不会像他们那样瞎出主意。

向海明一咬牙一跺脚,把心一横,狠狠道:

“他娘的,既然天意如此,那老子就反了!”

.............................

隋大业六年七月初十,陕西扶风,弥勒之乱,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