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滏阳 第五章 28、诀别与婚礼

东风几度 收藏 1 6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20.html


汽车缓缓驶入北平城门时,已是夜色低垂。


卢克俭和稚子找了一家旅店住下,安排店家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酒席,感谢四个日本士兵一路劳顿。


席间,卢克俭酒兴很浓,连连向几个日本兵敬酒。几个日本兵盛情难却,又觉得是在日本人重兵守卫的北平,安全不成问题,索性就放开酒量喝了起来。稚子也不忍扫卢克俭的兴致,勉强喝了几杯,脸上开始泛起红云。


最先趴在桌子上的卢克俭。稚子送走了那几个大醉酩酊、东摇西晃的日本士兵,把卢克俭搀到床上,又帮他脱下鞋子,轻轻盖上被子。看着鼾声大作的卢克俭,稚子叹了一声,掩门走了出去。


听着稚子的脚步渐渐远去,卢克俭翻身下了床,走到桌边铺开一张纸,拿起毛笔写了起来。


那是写给稚子的信,卢克俭写得很艰难,几次刚写了几行撕掉又重新写,眼泪在眼眶里不停地打转。


稚子:


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原谅我违背曾对你许下的诺言。


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在返回开禾的路上。那里将是我的战场,而敌人就是我的朋友、你的哥哥小野君。


你的温柔善良,你对我那份真挚的感情,都让我难以割舍。但家国之仇、亲人之恨却让我没有别的选择,只能离开你。原因和当初离开日本时一样,因为这场可恶的战争,因为你是日本人,我是中国人,而中国和日本正在进行着你死我活的较量。


稚子,我们都是这场战争的受害者。从我决心离开日本时的那一刻,注定我已经被卷入了战火的漩涡。而你不同,你应该享受宁静祥和的生活。回日本吧,那里才真正属于你。


忘了我,忘了我这个也许明天就要抛尸沙场的过客。


不要再回开禾,眼看着我和小野君殊死对抗,你会更难过。赶快会日本,去寻找真正属于你的幸福!这是我对你最后的嘱托和请求。


如果有缘,来生再见!


卢克俭




写完信,卢克俭起身来到稚子的房间,稚子的房间已经熄了灯。卢克俭从门缝里把那封信塞了进去,在房前凝望了许久,转身出了店门。


“卢桑,你还是要离开了!”旅店门口站着的是稚子,居然是一身中国村姑的打扮,眼睛里说不清是失望还是难过。


“稚子,你怎么在这?”卢克俭大惊,不辞而别已经不可能,他现在最怕见到的就是稚子。


“相处五年,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一路上你的神色,在酒桌上你的表现,都告诉了我你会做出不寻常的举动。”稚子说。


“稚子,对不起!”卢克俭脸上都是歉意。


“好了,我已经准备好了,走吧!”稚子上前挎住了卢克俭的胳膊,“从今天起我不再是日本人,你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


“不行,稚子你必须回日本!”卢克俭狠狠心甩开了稚子的手。


“卢桑,你真的不要你的稚子了?”稚子无助地站在那里,泪水夺眶而出。


卢克俭心一软,轻轻揽住稚子,说道:“稚子,我是要回开禾和小野君兵戎相见。一个是我,一个是你的哥哥,你怎么办?”


稚子破涕为笑:“路桑,你看看我的打扮,我已经做出了选择,稚子已经不是日本人,而是一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中国村姑。”


卢克俭心里一热,这个可爱的姑娘为了他卢克俭、为了两个人的感情,不惜抛弃自己的亲人和故国,自己还有什么理由舍弃她、离开她,有什么理由不去呵护她、保护她?但冷静下来一想,在生存环境无比恶劣的开禾,自己尚且不能自保,何谈去保护稚子?何况让稚子亲眼目睹恋人和亲人以命相搏,那是何等残酷的事?自己能把稚子当成中国人,别人是不是能放弃心里和眼里的仇视?不能!卢克俭告诫自己,长痛不如短痛,一时心软的只会害了这个无辜的姑娘。


“什么村姑?再换一百身衣服,你还是日本人!”卢克俭故意刺痛稚子。


“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就有那么重要?”稚子幽幽地问。


“是的,非常重要。所有日本人都是我们的敌人,也包括你!”卢克俭的话显得恶狠狠。


“也包括我?这么说我和你也是敌人?”稚子咬着嘴唇望着卢克俭,浑身开始颤抖。


“过去是恋人,而现在。。。。是敌人!”卢克俭说这话时揪心般的难受,却强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


“既然是敌人,那你为什么不杀我?”稚子笑了,走到卢克俭面前,仰着脸看着卢克俭,“卢桑,你是想故意让我生气。告诉你,这办法没用。”


面对冰雪聪明的稚子,卢克俭只能无奈地摇头。


“好了,你不带我走,自然有你的道理,我不为难你!我不想怨恨谁,你和哥哥无论怎么做,都没有错,错误的是这场战争。我可以答应你,明天就回日本。”稚子话语中有些凄凉。


“真的?”


“但是有一个条件。”


“你说,只要我能做到。”


稚子羞涩地低下头,低声说:“你必须和我结婚。。。就在今天晚上。”


“这怎么可能?稚子你不是在开玩笑吧?”卢克俭懵了,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怎么不可能?结婚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就办一场两个人的婚礼。”稚子口气很坚决。


“稚子,不要异想天开,婚姻大事不是玩笑!”卢克俭脸涨得通红。


“你不答应,我是死也不会回日本的!”稚子的神情异常坚毅,接着说:“相爱五年,我们的感情需要一个结果,我也需要给自己一个交代,让我在日本能够安心地活下去。”


“荒唐!这算什么交代?稚子,结了婚你就能安心吗?只会更痛苦!不要自己骗自己!”卢克俭真的急了。


“人活着总得有些希望,有些梦想,有些寄托,否则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和你生活在一起就是我的期望,既然现实不允许那样做,那就让它变成我的梦想和寄托。这个我最后的请求,难道你就不能答应?”稚子说完,捂着嘴啜泣起来。


卢克俭沉默了。稚子的要求虽然天真,但并非没有一点道理,如果不答应稚子,这个痴情的姑娘说不准会做出什么傻事来。时间是治疗一切伤痛的良药,随着时间的流逝所有的事也许会淡忘,只要稚子能马上回日本,就比什么都重要。想到这,卢克俭苦笑着拥起了稚子。



看着身旁熟睡的稚子,卢克俭小心翼翼把稚子搭在自己身上的胳膊放到一边,悄悄披衣下床。拿起桌上的枪,卢克俭走出来又轻轻把房门掩上。


随着关门时吱呀一声响过,躺在床上的稚子从眼角溢出泪水,“我不想成为你的累赘,可我真的离不开你啊!路桑,保重!”稚子喃喃地说。


走在街上的卢克俭也在想着稚子,想着稚子刚刚说过的话——如果老天眷顾,我会为你生个儿子。等战争结束的时候,我带他来看自己的父亲。


儿子,战争结束。。。。那时候不知道自己会身在何处?命运竟然如此残酷,让这个可爱又可怜的姑娘用自己的一生为代价,守护着一个虚无缥缈的希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