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大块头,有大智慧!

ywbo 收藏 61 215
导读:[B]这一日,“色狼谷”刚开山门,就进来一位锦衣中年男子。这人进了知客厅,四下张望一番,看见没有其他客人,这才压低了声音对色狼谷负责日常迎宾的弟子说:“在下有一宗大买卖,要和贵谷的莽汉护法说话。”那弟子看到来人颇为神秘,不敢多问,赶紧转身进后院寻找莽汉.此时莽汉正和新勾搭上的姘头,在后院的一个厢房里颠鸾倒凤,黑漆漆厢房里春情如火,衣衫和肉体摩擦的声音,女子抵死缠绵下的娇呼,男子的喘息,虽在蓄意压制下,在后院仍能若有若无的传入众人的耳里.不过色狼谷众弟子很显然已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呀!”一声,女子的娇呼传

这一日,“色狼谷”刚开山门,就进来一位锦衣中年男子。这人进了知客厅,四下张望一番,看见没有其他客人,这才压低了声音对色狼谷负责日常迎宾的弟子说:“在下有一宗大买卖,要和贵谷的莽汉护法说话。”那弟子看到来人颇为神秘,不敢多问,赶紧转身进后院寻找莽汉.此时莽汉正和新勾搭上的姘头,在后院的一个厢房里颠鸾倒凤,黑漆漆厢房里春情如火,衣衫和肉体摩擦的声音,女子抵死缠绵下的娇呼,男子的喘息,虽在蓄意压制下,在后院仍能若有若无的传入众人的耳里.不过色狼谷众弟子很显然已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呀!”一声,女子的娇呼传来,这是二人正到了欲罢不能的时刻。这时,一个急促的声音在窗外响起道:“莽汉护法,前厅里来了客人找你",话刚落音里面一声暴喝传来道:“兔崽子,你不知道本护法做事的时候不喜欢有人打扰吗?"那弟子迟疑了片刻,惶恐地道:“属下知道,但看来人似乎大有来头,怕误了护法您老人家的大事.所以才冒险前来通告",又一阵剧烈的喘息和娇啼,厢房里慢慢平静了下来,然后便听到悉悉索索穿衣服的声音.只听那女子柔媚地道:“冤家早去早回,奴家可在床上等着你"莽汉哈哈一笑,道:"小骚货,刚刚还没喂饱你吗?好,本护法去去就回,到时再大战三百回合"

莽汉在前厅见到了来人,认识,此人是“昆仑”赌场的大掌柜成昆。客套几句后,成昆便直接说明了来意:“莽汉护法,在下其实是金陵汤恩伯的表弟,今有要事相托,且十万火急。铁血城,除了阁下的色狼谷,恐怕无人敢接在下的买卖。事成之后,在下愿付金币五百。”

成昆一提到汤恩伯,不禁让莽汉心里咯噔一下。说起汤恩伯,那可是出了名的大人物,九州十八郡到处都有他的赌场。再加上有先父在朝为官的背景,采用各种手段,挤垮了几乎所有的同行,挣下了万贯家财。只是最近这二年日子稍显坎坷,老父去世后,在朝中失去了靠山,不仅地方官吏眼睛整天盯着他这块肥肉,很多昔日的仇家也开始伺机报复,已经有人不惜出重金要买他和家人的人头。说实话,这宗买卖莽汉心里面是打怵的,因为汤恩伯的仇家,都是些非同小可的人物,况且水狩,小宝几位护法都有要事外出,一旦接下来的话也只能自己孤军奋斗了.可是这宗买卖又不能不接,如果不接,“色狼谷”在江湖上的声誉就会受到影响。莽汉思虑再三,最后说:“一千金币,不二价。”成昆也看出了莽汉的顾虑,也怕他反悔,就答应了下来,接下来双方商定了起程的日程和路线!

从铁血去金陵要经过一座乌龙山,“色狼谷”接受汤恩伯买卖的消息很快就有密探报告给了在乌龙山的匪首沉茶。在此之前,早有黑道上的传闻:不管是谁拿下汤恩伯还是他家人的人头,三日内,必有人答谢金币万枚。沉茶暗想:这一趟货肯定决非等闲之物,否则也决不会请色狼谷押送,毕竟色狼谷接受买卖,在价钱上向来都是狮子大张口的,“色狼谷”在江湖上也是赫赫有名的,听闻那护法莽汉也是个棘手的家伙。除了我乌龙山,估计别的道上的朋友没有胆量敢和色狼谷死溘,若是劫下这一趟买卖,就算拿不到赏钱,估计也够山寨吃喝好几年了。于是沉茶便下定了抢劫的决心.


次日清早,沉茶的手下来报:“莽**一个叫雨轩的姑娘已经出了铁血城,估计傍晚将要经过乌龙山”。沉茶一听,心里不禁犯起嘀咕。他万万没有想到押送的只有两个人,究竟是莽汉艺高人胆大呢?还是另有玄机"考虑半天没有头绪,只好吩咐手下:就按照江湖的规矩办,只劫钱财不伤性命。

日落黄昏,当莽**雨轩压着货车刚刚踏进乌龙山山脚时,几百号手拿刀剑的山贼气势汹汹的截住了去路。为首一个脸相凶恶的黑衣大汉指着身边的两匹马和一堆衣物说:“莽汉护法,在下乌龙山沉茶,现在不管阁下的车箱里装的是什么,也不管阁下身上藏了什么,只要换上本寨主为阁下准备的衣物,骑着这两匹马,就安然离去。”

莽**雨轩一言未发,只是手握兵器,愤怒地紧紧盯着对方,大有拼死一战的架势,双方僵持了大半个时辰后,沉茶显得不耐烦起来。怒声道:"莽汉,识务者为俊杰,色狼谷门下虽个个武艺高强,但我乌龙山也不是吃素的,蚁多还能咬死象呢,大不了鱼死网破",莽汉此时好象也意识到今日寡不敌众,无奈只得和雨轩照办。沉茶也并没有食言,吩咐手下闪开一条小道,二人骑上乌龙山准备的马匹扬长而去。

等到二人走远,沉茶吩咐手下:把他们的东西悉数带回山寨仔细检查!回到山寨后,手下报告道:“二人的马匹衣物都很平常,只是在车箱的隔层里找到几幅唐伯虎的字画。”沉茶大喜,猛的一拍腿,道:“这次可发大了!”连忙打发派两个心腹连夜进城,找行家鉴定价格。

次日,那两个心腹十分沮丧地回来,哭丧着脸道:“那些画根本就是赝品不值钱!”

就在沉茶万分惊讶的时候,莽汉已经到了金陵汤恩伯的门庭。他一指雨轩对汤恩伯道:“令妹已经安全送达,交易完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