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在法国里昂举行的第十一届中欧领导人会晤倒计时只有五天一刻,中国一则罕见的取消声明顿时震撼国际社会!只所以罕见,一是距离会议的召开时间已经非常接近,双方的准备工作都已近完成,此时取消,等于前功尽弃。二是全球在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的冲击下,亟待加强合作。特别是中国和欧洲相对都是受冲击国,在应对经济危机上有更多共同的语言和合作的实力。在此时出现“政治压倒经济”的举措,出乎全球意料。三是纵观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史,中国由于实力所致和实现现代化所需要的国际和平环境等原因,外交一向采取“韬光养晦”,即使利益受到一定程度的损害,往往“发乎怒,止于言”。较少采取实质的报复行动。而这一次,中国高调亮剑、“扩大化”式的反应:反对法国总统萨科奇见达赖,而取消中欧会晤,实是少见。

本月较早时间萨科奇放风要于十二月初在波兰会见达赖,外界有很多猜测。主要认为是西方借此向中国施压,为解决正在漫延的全球经济危机出出血。而且西藏问题一向是中国的内政,拿中国的利益做为交换的筹码,实在是一本万利。所以法国才会再拿已经边缘化的达赖说事,在其所剩不多的晚年中再利用一把。我们也相信,随后中国政府也会与法国进行密集的磋商和讨价还价。但最终的结果显示,这一次法国的项庄之剑,并非在“经济”,而是其所一向追求而且保证法国以二流国家实力却在国际上发挥一流国家作用的“软实力”。

二战结束后,法国由于在战争中令人失望的低迷表现和实力大损,仅仅是由于在美国的支持下才勉强获得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的席位。一向高傲的法兰西也不得不接受其沦落为二流国家的现实。然而,冷战的发生和第三世界解放运动的兴起,为法国提高其国际地位提供了契机。法国站在美、苏以外,合纵连横,俨然成为世界独特的第三极。一直到冷战结束后的今天,仍然如此。如果仔细观察可以发现,法国的这种外交有如下的特点:一是挑战强大或最强大的国家。这包括法国上世纪六十年代退出北约,2003年公开反对美国入侵伊拉克。二是与当时受到国际社会孤立的国家保持关系。这包括法国是第一个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起大使级外交关系的西方国家(其实,八九年后,中国国家领导人第一个出访的西方大国也是法国)。利比亚被国际封锁后,第一个邀请利比亚访问西方的也是法国。甚至今年法国总统萨科奇顶着被前任总统希拉克抵制的压力,力邀被西方敌视的中东国家叙利亚前来参加国庆观礼。三是无论何种政治力量,只要提出流亡申请,均会被法国接受。法国几乎成了全球所有政治博弈失意者第一或者最后的归宿。而这些一时失败的政客,一方面对所在国仍然有影响力,仍然可以发挥相当的作用。况且风水轮流转,今日的流亡者,说不定明天就是执政者。当年伊朗的霍梅尼就是一例。这些人无论在台或者离任都成了法国人的筹码。而法国正是凭借此独特的外交,确保了其在全球的独一无二的地位和作用,从而达到了以二流国家的实力发挥一流国家作用的战略目的。

因此,此轮的中法对抗就要从法国这个外交战略和传统来解读。美国金融危机演变成全球的经济风暴之后,金融和经济相对健康的法国认为机会来临,表现的空前活跃。萨科奇更以欧盟主席国的身份而挟天子以令诸侯,四处召集国际会议,提出自己的方案。而且更是第一个提出要追究危机责任、改变现行金融体制的国家。其锋芒直指当今唯一超级大国美国。而处于困境的美国对此并无微词,少见的给足了法国人面子,甚至G20会议也是法国倡导,美国承办。在这场危机中,法国的国际地位和影响力大幅上升,风光一时无两。与法国相似的是,在这场经济风暴中,中国由于谨慎的金融政策和节俭而不是超前消费的习惯,没有出现漫延至全球的金融危机。同时更由于近两万亿外汇储备,成了全球少数几个可以在危机中出手相助的国家之一。如果说法国是靠自已身为西方话语权的一部分,而具有批评世界的正当性,而中国则凭借出色的经济表现和硬实力,在全球这场危机中具有了不同以往的话语权。一向追求实利的美国也对中国充满了赞誉之词和期待。中国在不动声色之中,成为危机中的大国和强国。于是,一向以挑战大国和最强国为荣、突显自己实力和地位的法国便把矛头对向了中国。

面对法国的挑衅,中国此番少有的高调亮剑,一方面也是自己国力和空前国际地位提升的表现,这如同法国此时挑衅中国是同一道理。另一方面也显示了中国对法国的外交传统清醒的认识。令法国失算的是,中国并不是西方,中国有自己独特地文化和应对之道。中国的高调亮剑,不仅令身为东道主的法国大失脸面,更使法国错失了中欧联合共同应对全球危机的机会。而一向好出风头的法兰西和萨科奇本人,也丢失了一次表现自我的国际舞台。这一次,法国可谓在一个错误的时间(金融危机)、错误的地点(法国是东道国)选择了错误的对手中国,制造了一场波及中、欧甚至会冲击全球即不利已更不利人的的“政治危机”。

附欧盟反应:欧盟中国商会昨天在北京发表声明说,北京当局在全球金融动荡和经济增长放缓的时机,采取这样的行动,令商会感到十分失望。这是一个错失机遇的举动。声明还说:“欧盟商会希望这不会导致经济民族主义的崛起,尤其不希望看到对抗性行动和贸易保护主义的出现。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双方本着尊重和开放的精神展开协商。”----日本一百多年前被西方的利舰打开国门后曾惊叹:此乃“虎狼之国际现实哉”。现在看来这个评论仍不过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