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的“鸦片战争”ZT

茂名石化 收藏 3 149
导读: 许未来 北京报道   “当前全球媒体更多聚焦于金融危机,但粮食危机才是缺粮国家真正要应对的更大的政治风险。”11月4日,旅德美籍地缘政治学家恩道尔在北京向本报记者提醒道。   恩道尔的新著《粮食危机》中文译本最近出版上市。一直对中国读者怀有善意和期待的恩道尔专程来华讲学两周。其间,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他以阿根廷为例说道,上世纪80年代之前,这个南美洲国家不仅能实现农产品的自给,还有盈余,但到1982年,[被屏蔽广告]却深陷美国的债务圈套之中。   洛克菲勒家族凭借与

许未来 北京报道


“当前全球媒体更多聚焦于金融危机,但粮食危机才是缺粮国家真正要应对的更大的政治风险。”11月4日,旅德美籍地缘政治学家恩道尔在北京向本报记者提醒道。


恩道尔的新著《粮食危机》中文译本最近出版上市。一直对中国读者怀有善意和期待的恩道尔专程来华讲学两周。其间,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他以阿根廷为例说道,上世纪80年代之前,这个南美洲国家不仅能实现农产品的自给,还有盈余,但到1982年,[被屏蔽广告]却深陷美国的债务圈套之中。


洛克菲勒家族凭借与时任阿根廷总统的梅内姆的紧密关系推销转基因农作物,到2004年,阿根廷48%的土地被用来种植转基因大豆,由于种子和农药都要从美国公司购买,再加上孟山都公司在专利费上所持的强硬立场,仅10年时间,在转基因技术进步的名义下,阿根廷的粮食自给能力逐渐丧失,整个国家的农业经济彻底受控于外国权势集团。


“美国试图扩散的转基因生物计划,目的就是将粮食政治化,以实现对全世界的控制,而不是为了让人类获得更好更多的粮食。”恩道尔强调说,在金融危机重创美国在全球的金融支柱的情况下,美国会加强对世界粮食的控制。怎样避免重蹈阿根廷的覆辙,保证粮食安全,是粮食短缺国家面临的更为严峻的挑战。


粮食危机还是转基因危机?


《21世纪》:今年上半年世界银行在一份报告中称,今年以来的粮食暴涨,至少有75%的原因直接与美欧将大片农田种植生物用作燃料有关。也就是说,是生物燃料革命导致了粮食危机的爆发,你认同这种观点吗?


恩道尔:肇始于美国的“生物燃料革命”,只是这场粮食危机的引爆器,而祸根潜藏已久。


全球粮价飙升,人们陷入粮食恐慌之中。这正是美国嘉吉谷物公司(Cargill)、ADM公司、邦基公司(Bunge)等实力强大的粮食卡特尔们所愿意看到的。他们也正在借这次被操纵的粮食价格恐慌来佐证,转基因粮食是唯一应对全球粮食短缺的解决方法。


实际上,美国扩散GMO的目的绝不是为了给人类提供更多、更好的粮食,而是为了控制全世界。


1999年至2007年的研究显示,转基因大豆的产量比非转基因大豆低4%-12%,转基因玉米与传统玉米的产量相比,大抵相同或低12%。而根据印度的记录,转基因棉花歉收高达100%。


不仅如此,GMO还具有很大的风险。伦敦社会科学研究所所长侯美婉博士是知名的GMO批评者,她揭示GMO依据的是骗人的伪科学,“既危险又无效”,并强烈警告我们应该注意:“转基因的不稳定性是个大问题,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大问题。”


世界顶尖的转基因科学家、苏格兰阿帕德·普兹泰博士的研究也印证了这一观点,据他发现,转基因玉米的毒性是非转基因玉米毒性的3000倍。


《21世纪》:尽管如此,从里根开始,已至少有四届美国总统支持GMO,并不遗余力地在世界范围内扩散,为什么?


恩道尔:这不是认识问题,而是权势集团的利益需求。基因改造最早在20世纪70年代美国的研究实验室中产生。花费数万亿美元资助这项研究的,是洛克菲勒家族的基金会。


1980年代,里根政权在远未确定这种基因改造农作物是否有害的时候,决意对基因工程采取无为的放任政策,并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位置,意在借此确保美国的全球领先地位。


而促成这件事的,是他的副总统、原中央情报局局长老布什。老布什正是洛克菲勒家族栽培起来的政治精英之一,除他以外,洛克菲勒还培养出了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以及为小布什政府发起反恐战争提供学术基础的《文明的冲突》的作者塞缪尔·亨廷顿等政界、学术界精英。


早在1986年,作为里根政府副总统的老布什与孟山都的高管团体进行了一次所谓的“白宫特别战略会议”,目的就是撤销对生物技术行业的管制,为GMO的产业化开绿灯。孟山都是美国化学巨头,在60年代的越战中为美军发明了致命的除草剂。


老布什在当选总统之后的1992年,置一些资深科学家们对转基因生物可能产生意料之外毒素的警告于不顾,做出了一项毫无科学根据的行政裁定:所有的转基因植物和食品与同品种的传统植物“实质上相同”。这样,美国政府就不需要对转基因植物进行特别的卫生和安全检测。这一裁定为孟山都和其他美国化学巨头如杜邦、陶氏化学打开了随意获取转基因技术的方便之门。


为了“阻止缺德的农民侵害企业利益”,美国农业部和转基因巨头联合研发了一项种子绝育技术,可广泛应用于所有的植物种子,并于2007年获得了名为“植物基因表达控制技术”的美国专利。这项基因改造技术在种子成熟前产生一种毒素,使每个种子的植物胚胎自动毁灭,又被戏称为“终结者”。农民不得不再次向孟山都等供应商购买新种子,从而被迫沦为美国种子供应商的新农奴。


需要提醒的是,既然“实质上相同”,按照各国专利法,是无法申请专利的。这件事之所以在美国行得通,原因很简单,孟山都等大公司聘请官员担任高管并安插高管人员到政府任职,政府与企业一唱一和,推行GMO的秘密计划,华盛顿已经成为声名狼藉的“旋转门政府”。比如,前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曾任孟山都旗下西尔列公司的总裁,反过来孟山都的董事会中就包括尼克松和里根时期的环保署长。


《21世纪》:你认为奥巴马是否会继续转基因扩散计划?


恩道尔:美国商业利益集团已经与政府沆瀣一气,利益集团会告诉他们的新总统如何去支撑他们的全球利益。尤其当前正在世界蔓延的金融危机已使美国对世界金融市场的支配地位受到严峻冲击,因此我认为美国将进一步加强对世界粮食的控制。至少目前我没看到奥巴马会有任何“变革”的迹象。


一场“新鸦片战争”


《21世纪》:在《粮食危机》中文版序中,你把美国的转基因生物扩散比喻成一场“新鸦片战争”,是不是危言耸听以吸引中国读者的眼球?


恩道尔:孟山都、杜邦、陶氏益农三家美国公司和实际上由英国人控制的先正达这四家转基因巨头公司强迫其他国家政府接受转基因种子和化学除草剂,我只能将其比喻为一场“新的鸦片战争”,以让更多的人关注转基因生物工程扩散的真相。


美国政府和跨国农业巨头共同拥有“终结者”技术专利,这也就意味着,如果他们将这种种子推广到欧盟、非洲,甚至中国和亚洲其他地区,也许10年之内,这些与五角大楼的秘密生物战争及其他计划有着密切关系的私人跨国公司,将具有控制全人类生与死的权利。


这不是我危言耸听的书斋理论。美国已经利用政治和军事权术将转基因生物扩散到整个美洲大陆和部分亚洲、非洲国家。比如美国政府和孟山都在1990年代向当时的阿根廷总统、洛克菲勒的朋友卡洛斯·梅内姆行贿,使阿根廷成为转基因作物活体实验场。在美国入侵伊拉克位于阿布·格莱布价值连城的小麦种子库之后,美国国际开发署强迫伊拉克接受了转基因种子。


如果一些明智的国家不团结起来加以抵制,也许用不了10年时间,它们将完全控制全球基本口粮的供应。可见,所谓的“基因革命”比1840年的鸦片战争要更加可怕。


《21世纪》:你呼吁世界上所有的国家团结起来抵制GMO的扩张,那么您认为是否有必要通过什么机构或平台来实现这一目标?


恩道尔:我还没有发现哪个组织可以抵制GMO的扩张,也没有哪个组织能够明确地指出GMO的危险性。在人们的理解中,竭力推进自由贸易的日内瓦的世贸组织可以担当此任,但是,它是在其前身关贸总协定不听美英转基因企业巨头的使唤而被解散的基础上成立的,在转基因问题上,实际上是挂着推行农产品自由贸易的羊头,卖GMO的狗肉。


在我看来,应对GMO不需要再增加更多的反对力量,尤其是中国和印度已经表明要反对它。从政府层面讲,出于对国民健康和政府安全的考虑,我建议中国至少在10到15年内应该对GMO进行全面的禁止。这样就有足够的时间,用来证明GMO食物对于老鼠或其他动物是否安全。


另外,中国自主解决了13亿人的口粮问题,回击了西方人“谁来养活中国”的疑问。我还了解到,近年来中国政府出台了取消农业税等一系列惠农政策,并做出确保18亿亩种粮耕地红线决策。我认为,无论是应对当前的金融危机,还是粮食危机,正如胡锦涛主席所讲的,先把自己的事情办好,就是对世界最大的贡献。


《21世纪》:GMO并非像美英转基因巨头宣称的那样可以化解粮食危机,你有没有解决世界粮食危机的建议,以更有效抵制GMO在全世界的扩散?


恩道尔:我个人的能力非常有限。长期以来,我最大的成就是努力澄清诸如石油危机、粮食危机以及地缘政治学上的一些战略问题,我的这些观点很少被公开,或是被如实反映,我也非常希望通过《21世纪经济报道》的传播,让更多的国家更好地确定自己的答案。


我认为,各国政府应该借鉴中国的做法,在全球各地建立基本粮食应急储备。中国具有战略应急粮食储备,这才渡过了粮食危机的难关。这是利大于弊的好事,而且它反过来又削弱了粮食利益集团对于市场价格的控制能力。


目前,欧盟的百姓也希望他们的政府能够这样做。但不幸的是,由于嘉吉、ADM、邦基等美国跨国农业巨头的不断施压,美国和欧盟这两个世界上最大的粮食输出地政府早已彻底取消了沿袭多年的粮食储备制度,以让私营的全球化公司“更有效”地储存和供应粮食。


面对粮食危机,这些粮食卡特尔们却为自己的利益争辩道:“我们现在需要市场导向的农业。”那市场导向究竟意味着什么?——每个家庭的食品费用平均上涨了150%到300%!


我们必须警惕,一旦孟山都公司的GMO大豆、大米和玉米进入了一个国家,那么一切都将太迟了!


孟山都公司或其他公司的“终结者”种子就可以成为控制他国的资本。这就是说,如果华盛顿认定中国在苏丹或伊朗开采石油是“不法行为”,那么华盛顿就可以私下指使孟山都公司不给中国运送种子。


接受GMO就等于把国家的粮食安全交给了三四个私人公司,美英对转基因农作物的操纵,隐含的真正目的实际上是企图控制全球粮食,以对付中国和印度这样人口众多的国家,以及从非洲到拉丁美洲和亚洲的整个发展中世界,实施地缘政治控制。


(《粮食危机》的译者、国家科技部科技发展战略研究院赵刚博士对本文有巨大贡献,特此致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