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女教师牵线“江湖大佬”境外买枪获刑2年[经典组图]

小新来了 收藏 5 2829
导读:一个是为了好玩而将发令枪改造为自制左轮枪,正当他自得其乐、欣赏自己的创作时,手铐戴到他的双手上;一个身为老师,热心肠帮朋友,顺口说了句“你要买枪可以找他”,没想到就因为这句话,把自己送进监狱……昨天,昆明铁路运输中级法院终审宣判两起涉枪案。这两起案件告诉爱枪人,爱枪不一定要拥有枪,千万不要因为爱好而触犯法律伤了自己! A “无意中帮朋友介绍买枪”   女教师被判刑2年 “我是无意中帮朋友忙而犯了罪!”今年49岁的陈某是保山的退休舞蹈老师,曾教过幼儿园、小学、初中。当她戴着

一个是为了好玩而将发令枪改造为自制左轮枪,正当他自得其乐、欣赏自己的创作时,手铐戴到他的双手上;一个身为老师,热心肠帮朋友,顺口说了句“你要买枪可以找他”,没想到就因为这句话,把自己送进监狱……昨天,昆明铁路运输中级法院终审宣判两起涉枪案。这两起案件告诉爱枪人,爱枪不一定要拥有枪,千万不要因为爱好而触犯法律伤了自己!

A

“无意中帮朋友介绍买枪”

女教师被判刑2年

“我是无意中帮朋友忙而犯了罪!”今年49岁的陈某是保山的退休舞蹈老师,曾教过幼儿园、小学、初中。当她戴着手铐站在法庭上时,她自己也没想到,教书育人、光彩了大半辈子,如今却因为帮朋友忙而一不小心触犯了法律,还被判了刑。

“我完全是被他们拖下水的!”陈老师口中的他们指的就是郎集平、郎集春两兄弟。郎集平、郎集春都是黑龙江人,其中弟弟郎集春可是位“人物”,他只上了两年的小学就辍学在家,1981年因故意伤害罪被陕西省汉中市公安局送少管所“少教”3年,1982年他从少管所出逃,1984年他因犯抢劫罪被湖北十堰市法院判刑入狱8年,1988年在湖北一监狱服刑时再度越狱,来到温州做生意,1990年被警方追逃送回监狱,加刑5年。1999年刑满释放,之后他在十堰打工,2000年8月又因非法买卖枪支、弹药罪被武汉市江岸区法院判刑11年,2007年11月才释放。

郎集春重获自由后,郎集平带着弟弟和高晓荣一起来到云南。“当时我们是想来云南这边做金矿生意。”今年4月23日,他们来到大理,认识了黑龙江老乡徐志刚,在徐志刚的介绍下,认识了已退休的陈老师。

“当时我提出请陈老师帮忙买支枪,她答应了并打电话联系了邵加运。第二天,我们就到保山找到邵加运。他说南伞那边才有枪,每支要2.5万元。之后,我、邵加运、陈老师坐车到南伞。到了缅甸老街,邵加运联系了中间人,没多久,一个穿着军装的缅甸男子就送枪过来了。一开始他要3万元,我们讲到2.6万元成交。当时缅甸男子拿了两支枪,我挑选了一支银白色的瓦尔特手枪。”郎集春说,买枪回国后,几个人就各自回家了。

“买枪一来是为了好玩,二来也想买支枪防身!”4月30日19点45分,郎集平、郎集春、高晓荣准备坐火车到陕西省略阳,他们走进广通火车站,刚进站就被民警查到了这支枪。

之后,与这支枪有关的人徐志刚、陈老师、邵加运都被抓了。经鉴定,这支枪是能致人死亡的军用枪支,7发子弹为9毫米手枪弹。

昆明铁路运输中级法院一审判决:以非法买卖、运输枪支罪,分别判处郎集春、郎集平、高晓荣有期徒刑4年、3年、2年;邵加运犯非法买卖枪支罪,决定执行有期徒刑4年;以非法买卖枪支罪,判处徐志刚、陈老师各有期徒刑2年。

宣判后,邵加运、徐志刚、陈老师提出上诉。“我只是帮朋友忙,仅起介绍作用,并没参与买卖,也没得到任何好处!”昨天,昆铁中院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陈老师:我是老师也是法盲

昨天,宣判后,记者与陈老师有过一段简短的对话。

都市时报:为什么要介绍买枪?

陈老师:对这点(介绍买枪)我是不懂的。出于对朋友的义气,为了朋友的一句话,就犯了法。我从来没想过会走到今天,光光彩彩的一生抹上一笔黑色。我是教育别人的,根本不会做违法的事,根本没想到做这件事会威胁到别人的生命。我是老师,我不会说谎,我跟法庭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都市时报:你觉得这事给你的教训大吗?

陈老师:我的教训付出得太惨痛了。我告诉亲朋好友,有的东西是可以做的,有的东西是千万不能做的。这个社会对我来说是阳光的,我用不着去做一些阴暗的东西。只要是我的亲朋好友,我会把我的教训告诉他们。

都市时报:你作为老师,应该对枪支管理方面的法律法规有所了解?

陈老师:虽然我是老师,但我也是个法盲,对枪支方面的法律真的不懂。没想到为了一句话,要用自己两年的时间去做赌注。

B

“枪要杀得死人才算枪”

发令枪改左轮枪获刑3年

“我改枪就是为了玩。我对枪很好奇、很喜欢,没想到会有这种结果……”昨天,拿到终审判决书的罗平顺一肚子怨气,“其实我觉得要杀得死人才称得上枪、才算犯法。我改的这支枪根本就打不死人,不信可以拿我的枪打我嘛!不能说我的枪会伤人就说我犯罪,能伤人的东西多了,钉子、石头都可以伤人,是不是只要玩钉子的人也算犯法?”

今年初的一天,庄小彪在赌场玩时看到有人拿着一支枪,那人的威风劲儿把他羡慕死了,他开始琢磨“自己也弄支枪来玩玩”。今年3月下旬,庄小彪找到朋友张发华帮忙,他们联系了郭某(另案处理)买枪,郭某找到朱正雄帮忙,几经周转,这事就交到罗平顺手上。

3月下旬的一天中午,罗平顺到拓东体育场附近一家体育用品店内,花750元买了两支发令枪及60发发令弹。当天,他将这两支发令枪拿到小板桥镇“鑫宏达”机械加工店,请王清洁帮他改造。“开始时我不敢,但他是混社会的,我不敢得罪他,只好帮他改。”王清洁花了几天时间,把发令枪的枪管钻通,改成可以发射钢珠的自制左轮枪。另一方面,罗平顺到双桥村一家自行车修理店购买了一袋钢珠,将一些发令弹改装为钢弹。

4月3日晚上10点左右,罗平顺通过朱正雄、郭某,将其中1支自制手枪(含56发子弹)卖给庄小彪,庄小彪付给朱正雄3000元,付给郭某1000元介绍费。朱正雄拿钱后,自己留下1000元,将剩余的2000元拿给罗平顺。当晚,庄小彪将这支枪交给张发华,张发华拿着这支“宝贝”欣喜若狂,小心翼翼地带回租住的银海国贸花园家中藏匿。

3天后,庄小彪、张发华分别带着子弹、枪支,准备从昆明乘火车到湛江。然而,在昆明火车站进站口,被值勤民警当场查获。之后,与这支枪有关的郭某、朱正雄、罗平顺、王清洁相继落网。经鉴定,这支枪是以火药为动力,能致人伤害的自制枪支,61发子弹中37发为5.6毫米发令弹,24发为改装弹。

昆明铁路运输中级法院一审判决,王清洁犯非法制造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罗平顺犯非法制造、买卖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庄小彪、张发华分别犯非法买卖、运输枪支罪,各判处有期徒刑3年、2年;朱正雄犯非法买卖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

宣判后,王清洁、罗平顺、庄小彪、张发华不服,提出上诉。“我在接受委托时,受到威胁,有心理压力,影响了正常的判断才导致参与犯罪。我是为了一家人生活所需、按罗平顺的指令改造发令枪的,应为从犯。”王清洁认为自己居然判得比主犯还要重,显失公平。张发华则认为自己更冤:“我没有犯罪主观故意,仅仅是为了帮朋友忙,一审量刑过重。”昨天,昆铁中院经审理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一席教诲让被告人口服心服

宣判后,合议庭并未当即宣布闭庭,而是让6被告人坐下,针对王清洁、罗平顺的质疑,审判长吴昱专门为他们讲解相关的法律规定:“根据我国枪支管理法的规定,枪支是指以火药或压缩气体等为动力,利用管状器具发射金属弹丸或其他物质,足以致人伤亡或丧失知觉的各种枪支。非法制造枪支包括变造、装配等。罗平顺、王清洁已私自将发令枪改造成为以火药为动力能致人伤害的枪支,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制造枪支罪。”

“唉!当时真是无知,才会造成这种后果,只是想着朋友要就卖给他,顶多就是治安处罚,没想到会犯法。现在后悔也没用,以后不会再做这种事了!”听完法官的解释,罗平顺后悔不已。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