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大郎打虎

海岸守望者 收藏 5 163
导读: 都知道武松武二郎打老虎,可没有听说过他哥哥也打过老虎啊,他五短身材,能打老虎吗,一个回合不到就被老虎吃了。其实不然,要不信您就往下看,他打的这只老虎绝对比武松打的老虎要大的多…… ——题记      话说武大郎卖炊饼赔了本,就改行做医药代表了。别说人家武大郎炊饼卖的不好,这医药代表倒干的有模有样。这不,今天下午有一客户主动打电话来,让下午提着样品去面谈。武大郎这个高兴啊,喝了一碗酒就上路了。想不到前方乡村公路改造,堵车了。武大郎闲来无事,摇下车窗看风景。   你别说,这山区虽说是穷了点,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都知道武松武二郎打老虎,可没有听说过他哥哥也打过老虎啊,他五短身材,能打老虎吗,一个回合不到就被老虎吃了。其实不然,要不信您就往下看,他打的这只老虎绝对比武松打的老虎要大的多……

——题记


话说武大郎卖炊饼赔了本,就改行做医药代表了。别说人家武大郎炊饼卖的不好,这医药代表倒干的有模有样。这不,今天下午有一客户主动打电话来,让下午提着样品去面谈。武大郎这个高兴啊,喝了一碗酒就上路了。想不到前方乡村公路改造,堵车了。武大郎闲来无事,摇下车窗看风景。

你别说,这山区虽说是穷了点,可风景就是好啊。青竹翠柏,峰峦叠嶂,看来真叫人心旷神怡。忽然,他目光定格在一处酒家的招牌上。只见该酒楼依山傍水,气势轩昂,但他却不是被酒楼的气势吸引。他武大郎自干医药营销代表以来,什么样的酒楼没见过,出入五星级酒家那是常有的事情。有人一定会问了,他武大郎咋那么有钱,天天进出大酒店。说起这个,你可冤死武大郎了,不是他想去,是他不得不去,不去饭店,那些医药部门的大小官员,谁给你签字盖章啊?每次吃了玩,玩儿了拿,恨的武大郎牙直痒痒。可话又说回来了,你还得陪着笑脸请他们吃喝,没有他们,你的药怎么销啊?后来武大郎也想开了,反正这些钱都算到药品里去,算来算去都是病人的钱,花不着自己的钱,也就不那么心疼了。

闲话少说,眼前这酒楼的招牌震的武大郎久久没动,为啥?招牌上赫然写着“景阳岗酒家”。他一下子想起,客户要求见面的地点就是景阳岗酒家后山的一别墅内。他当时光顾着高兴了,没仔细听地点。看到这几个字,他头脑一下子清醒过来:“我的妈呀,这不是我兄弟打老虎的地方吗?”看看天色已经不早了,他脑子里飞速的转悠啊:“后山有客户,后山更有大老虎。不行,我得仔细想想。”他好不容易拐出车道,把车停到酒家的停车场,步履蹒跚的步入酒家。喝着乌龙茶他翻来覆去的想:“去吧,真要是遇上老虎,我可没有我兄弟的两下子,别说打虎了,还不得让老虎打我啊。不去吧,那可是个大客户,真要谈成了,下边几个月光玩也不心慌。”想到此,他悲壮的上了汽车。一路上,他东瞅瞅,西瞧瞧,活象鬼子进村,一有点风吹草动就吓的大气不敢出。好不容易傍晚前赶到了客户约定的地点。客户正好有事耽搁没有回来,一个小丫头把他领到了二楼的一处房间,让他等会。等他在椅子上坐定后,悬着的心才刚刚落地。他故做镇定地走到窗边,观看小院的景色。诸位一定有人问,他一进门干什么去了,现在才看?您想啊,他那会光惦记着老虎了,哪有心情看风景啊。此时心情平落,正是看风景的好时候。

从窗子望下去正可俯瞰全院景色。这是一幢二层楼房,依一座小山而建,座北朝南,三面院墙。墙外是青松翠柏环绕,院内紧挨着墙的是法国梧桐树,梧桐里面是紫叶李、蔷薇等小型的观赏树种。院子中央是一方池塘,池塘中间是一处假山。说是假山,其实和真山一样,上面有花有草。假山高处有一个亭子,亭子右面是有一股小瀑布,水流湍急,飞泻入小池塘中,池塘中荷莲盛开,游鱼戏水,煞是好看。池塘西面有一小桥,与假山相连,供人行走。池塘左面是车库,右面是一小土丘,种着两棵柿子树,树下是软软的草坪。两棵柿子书很大,从树身粗细来看,少说也有一百多岁了。虽然年龄不小,却依然旺盛,树上结满了小红灯笼似的红柿子,预示着主人世世平安。

武大郎正看的有趣,不想主人已经来到。此人50来岁,生的是慈眉善目,一副家居休闲打扮,但话一出口,就能感觉到此人的威严。“这位就是武先生吧,刚刚有事情耽搁,来迟一步,还请见谅。”武大郎未说先笑:“哪里,哪里,先生说客气话了,想必您就是张先生了。”那人微微一颔首,接着说:“我医院有一个朋友,急需一批药品。托我打听。听说先生这里药品正宗,价钱公道,我就直接给先生打了电话。”武大郎在心里直骂:“狗屁公道,我不过是让你们吃的回扣多一点罢了。”心里想着脸上却笑着说,“我这药都是国家准字号药,是国家批准的,拿到那里都没有问题。而且这药是经过十几年研究开发出来的,疗效绝对没问题……”他边说边拿出样品。那人仔细检查了一遍。“武先生就别说药效了,我们来谈谈价格吧。”两人你来我往,你升我降,终于谈妥了价格,签好了合同。

武大郎在回家的路上哪个高兴啊,想不到这样容易就谈成了这么一大单子生意。他在车上算啊,不由自主的笑出了声:“妈呀,比预想的还多,合同一签,差不多就有六位数的进帐。”还没有到家,好友赵构打电话邀请他参加自己药店的周年庆典。赵构原先也是干医药营销的,后来赚足了,开了一家平价大药房。在酒席上全是同行,酒喝到一半就都骂开娘了。“他妈的,我今天见的这个客户真不是东西,我都把回扣给的够多了,他还一个劲儿的说他家刚买了一大房子,没钱装修。”“你别骂了,还有比你那个贪心的。我前几天的一个客户,为了这单子生意,我给足了他钱还得装孙子。今天他说他们分管的院长不同意进这一厂家的药,明天又说各科室主任医生嫌药价太贵,不好开药。放他娘的狗屁,现在的医生开药,病人谁敢问多少钱啊。明摆着是想多拿点,没办法,我只得一趟趟的给他送……”“就是啊,2块钱进的货,卖十七八块钱,真他娘的没良心。”“就是啊,国家刚给这个药品降了价,他不给开了,开别的替上,照样拿回扣。”听他们骂,武大郎心里这个乐啊,一句话不说。赵构看不早了,忙出来打圆场:“兄弟们,别骂了,等赚够了钱都来开平价药房。我这平价药房,价钱低,老百姓愿意来买,虽说是利薄,但多销就有了,最主要的是不看人家脸色。”

帮着老友送走了客人,武大郎憋不住了,“哎,赵构,我今天做了一笔生意,特别顺。”赵构一听,呵呵一笑,“你不说,我也知道,一晚上就你没骂娘。哥们,说说看,怎么顺啊,发多大财啊?”武大郎把事情经过简单一说,赵构一听,便惊奇地说:“那人50来岁,是不是慈眉善目的,右耳朵上有颗痣?”“你怎么知道的,你和他做过生意?”武大郎吃惊地问。“不瞒你说老兄,我和他做过生意,他的家我没去,我们是在酒店谈的。这人有个习惯,和谁都是做一次生意。他年纪大了,可能快要退了,非常小心。最近正在家里养病呢。”“哎,赵构,我真小看你了,你什么时候做侦探了?”赵构不好意思的说:“最近我药店资金有些紧张,我就想找他再做最后一次买卖,想不到好不容易联系上他,却碰了一鼻子灰。我不死心,反复的找他,后来他连手机号码都换了。听说他也有这个习惯,做成生意后接着丢掉原来用的电话号码。我能不生气吗,找了个私家侦探调查他。反正我不干了,想找找这些龟孙子的晦气。”“后来调查出什么?”武大郎急切的问:“这一查,吓得我又不敢惹他了。他呀,不得了,他妈的狗日的孩子就三个,最小的一个才五岁,都在美国上学,他本人和他老婆都有美国护照。他财产有多少,具体数额不清楚,不过光房产就有五处,你刚说的地方好像不是他的家。我想此人惹不起,后来还是在你哪儿拿了20万进的货。”武大郎听了直吐舌头,“乖乖,怪不得住那样的别墅,还有仨孩子,那不是违反计划生育了?他是谁啊,这么厉害?”“谁?我们市医院的老大。”赵构叹了口气说,“这老家伙干这事的时候喜欢独来独往,真他妈的胆儿大……”

回到家里,武大郎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妈妈呀,美国护照,三个孩子,豪华别墅……”“大郎,你在那干什么呢,要是睡不着,就来看电视吧,热播片,《苍天有眼》,挺好看的。”妻子潘金莲关切的叫到,“顺便我也和你说说咱妈的事,她说要来和我们一起住,可这房子这么小,让老人家怎么住啊?”武大郎没有搭理她,嘴里嘟念着“苍天有眼,苍天有眼,苍天真的有眼吗?”武大郎本不想再从医药行业干下去,可想想了想妻子住大房子的愿望,硬着头皮四处找朋友拉关系销售药品。在销售药品的同时他开始留意那医院老大的消息。在一次看本地新闻时他忽然看到电视画面中那个印象深刻的身影,再仔细一听,竟然是被授予了廉洁勤政、效能效率先进个人荣誉称号。武大郎这个气啊,自周身每个汗毛孔里突突的往外冒:“这样的人,竟然被授予廉洁勤政先进个人,这还有天理吗?”潘金莲诧异地看着他,进门两年来,在她面前大郎可从来没有这么大声过,看来准是哪根筋出错了,她两眼一瞪:“咋着啊,大郎,你发啥神经呢,不愿看上一边歇着去。”

武大郎这个气啊,一连手写了十几封检举信,投到了省市纪检机关和市长信箱。

此后,武大郎不干医药代表了,又干回了老本行,开了个炊饼店。他的炊饼又香又实惠,销路好的不得了。后来小城传出一条爆炸性消息,一向低调行事的某医院负责人被双轨了,再后来又听说,市委市府专门下发文件整治医药市场了。听到消息后,武大郎站在武松的照片前,嘿嘿直笑:“兄弟,哥哥也打了回老虎。”


[转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