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演义 第九卷 兵锋台海 第十四章张海伦的秘密

行天罚 收藏 0 5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2206.html


现在让我们将时间回溯到下午4点左右,地点是南投高家的府邸,高内被手下人抬着回来了,浑身的酒气说明他中午被萧炎给灌得七荤八素了!高沛无奈地看着这个不成器的儿子,让他去监视泰雅人的山寨,却被人弄成这样,这次雾社大祭他高家真是丢尽了人,不但没得到乌木云娜,连带着自家的地盘也被一群不明来历的人砸得一塌糊涂,当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想到这里高沛上前对着自己的儿子猛踹了起来,嘴里用日语嘟哝着:尊贵的高森家这么会出你怎么个窝囊的后代!如果不是边上人拉着,高内真得会被这个父亲踹残!此时,一个黑色墨镜的人在高沛耳边轻声耳语了一翻,高沛脸色一变,说:“给我好好看着少爷,这些天不准他出去胡搞!”

“是老爷!”边上的仆人低头应道。

随即,高沛闪进了一间偏厅,那个带墨镜的人也跟着高沛走进了偏厅并把门紧紧反锁。

“人呢?”高沛疑惑地看着墨镜人,此时偏厅空荡荡地并无墨镜人所说地有贵客光临。

墨镜人微微一笑,指向着偏厅中央的一张座椅,只见一个淡淡的虚影正在转化成实体。高沛的神情顿时一连数变,从疑惑到恐惧再到惊喜到最后激动,他明白他日夜等待的终极力量终于来了!

“我来介绍下。这位是田木中佐阁下,是目前研究会驻台湾地区的联络官!”墨镜人忙不迭得将这位田木中佐介绍给高沛。

“岩山君!虽然高森先生不是外人,但组织军事化这种事情还是少炫耀为好!”

“嗨!嗨!”

“高森先生,我代表研究会对您多年提供宝贵的情报表示由衷的敬意,使我们了解到地球上居然还有怎么一块神奇的地方。!”

高沛激动地有些语无伦次:“哪里哪里,不过是尽些皇民本分而已,一切荣耀归于大日本天皇陛下!不知联络官阁下到此有何指教?”

田木指了指岩山说:“这还是由岩山君来说吧!”

“嗨!今日中午12点左右,由族长末林祭带领下一行16人穿过陵墓,进入了那片深林之中,在此之前高森先生因为市内产业遭不明暴徒袭击被引离了山寨,而巧的是贵公子也在同时被人灌得人事不醒,由此可见对方的布置极为精密,一切都是为了掩盖那一行16人的踪迹!”

“16人进入了密林中!”高沛脸上不禁直发烧,岩山的一番话证实了自己的心中的怀疑,他狠狠抽了自己一个耳光:“该死!这是他们故意设下的迷局,我怎么就轻易的掉了进去!中午12点!完了已经过去了快4个多小时,一切都晚了!20年的心血,我怎么就舍不得那些产业呢………!”高沛腿一软,作势要摊在地上。

岩山跨前一步,把高森给扶了起来。

“高森君!事情还没到不可挽回的地步!岩山的话还没说完呢!”

“嗨!经过多年的观察,那片区域覆盖了方圆近百多公里的范围,即使走直线到中心区域也要10多个小时以上,更不用说那些人中有不乏是有老弱重病之人,行进速度不会太快,所以我们完全有机会赶超他们!”

“重病之人!云娜那贱货居然也在里面!”高沛心中暗恨不已,连云娜都有资格进入那里,而自己的儿子却……….

“化腐朽为神奇”田木的声音犹如从深渊里冒出来似的,:“研究会是如此判断那里的神秘力量的属性,所以绝对不能让他们得到!”

“那我们该怎么做?”

“我们需要一个20人的精英队伍,要求精通各种轻重武器操作,而且最重要的是体力要没有问题”说着田木从一张纸条,“这是所需的装备,我想两个小时内你应该能准备好!”

“人员没问题,可是这些装备是必要的吗…….”高沛浏览下那张纸条,前面都是些轻武器,但最后两项却让他咋舌,美制M40A1/106毫米无后坐力炮和标枪单兵反坦克导弹,这两件都是反坦克重武器,在那种环境中居然要用到这两件兵器,显然让人有些摸不到头脑。

“田木中佐阁下的力量现在还是绝密,不到特别时刻是不会动用的,所以这两样武器是可接受的替代品,高森先生,我们清楚你与南投军方的关系,你把他们的武器非法弄到黑市贩卖,这是你的一大财源,我想把这些装备弄到手应该没什么困难吧!”

岩山的话让高沛的额头直冒汗,岩山作为昭日帮与研究会之间的联系纽带,高沛是处处防着岩山不让他接触帮会里这些核心机密,讽刺的是自己这点小秘密在别人眼里根本不算什么!

高沛的舌头在在打卷:“自….然没什么困难!”

“很好!”田木说道:“除这之外,我们此行还想带上贵公子,虽然贵公子太不成器,但我们任然希望昭日帮能从中受益,即使万一无法得到密林中的力量,我仍可保证贵公子可以获得和我类似的力量,一个效忠天皇的宇宙战士!当然此行贵公子的安全也将有我来保证!”

田木的话让高沛惊喜万分,当初于研究会合作时便有种顾虑,怕研究会在得到足够情报后抛开自己单干,而田木的话无疑彻底打消了高沛的顾虑:“请田木先生稍等。”

高沛从一个房间的隐秘保险箱中取出了一个小瓶子,送到了田木手上:“这是当初从叔父的遗体上找到的,为了杀死这么一条拇指大的小虫子,昭日帮损失了三个人,这是那条虫子自爆后的残骸!你们此去一定要小心,不要惹上这种虫子,它是噩梦!”说到这里高沛脸上一阵阵抽筋,这种恐怖生物曾经杀死了包括他祖父在内的三个人,虽然他没有亲见,但仅凭他人口述,也让他心惊不已!田木眯着眼睛接过了瓶子:“一种被高度改造后的生物,这就是那片密林中所蕴含的力量所造就的产物,看样子原型应该是蚕?”

“我建议在我们装备清单里再增加两具火焰喷射器。”提这个建议的是岩山。

“那种笨重的东西?会影响我们行进速度的!”

“至少在做扇形防御时这东西会很有用。”

“好吧!”田木点头同意了“非常感谢高森先生的提醒,研究会会非常感谢高森先生提供,如此贵重的礼物!”

“为了确保此次行动的成功率,这是我应该做的!所有装备会在两小时内齐备,请田木阁下放心!”

“很好!很好!我们静候佳音”田木非常满意,得到昭日帮全力合作是他此行的重要目标标一,现在看来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把高沛骗上了贼船。而高沛并不知道他将高家和研究会耦合在一起,他的儿子高内会由此走上一条不归路,对高沛本人来说也是一点好处都没有!

台北合华总部大楼,时间是傍晚8点,也就是那条王虫在寺豪和素梅面前消失的那一刻,能够完成圣婴,对张海伦来说实在是个意外之喜,她的身心彻底放松了起来,在马诚为之准备的烛光晚宴上张海伦喝多了,在波尔多红酒的映衬下张海伦的双眼有些迷离:“知道吗,榆木疙瘩,(张海伦常把马诚称作榆木疙瘩)我和素梅从来没奢望过能完成圣婴,那是一个可能终我们一生都不可能完成的梦想,即使用数兆亿资金去砸也不一定能砸出来,但是华欣却一如既往地支持我们,最终我们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巨人!知道吗?榆木疙瘩,你真得让我非常吃惊,你和你身后的人就是巨人!”

“海伦,你喝醉了,巨人这个词实在当不得,只不过我们是处在一个时代大潮中而已,其中一个微不足道的水滴而已!”

“有多少水滴?一个两个还是一片汪洋?”说这话间张海伦的身子已经轻轻偎依在了马诚的怀中。

马诚望着台北暗淡的夜空说:“是足以把一切湮灭的洪流…………”

海伦的眼睛咪成了一条线:“哦,是吗?那可真是让人期待呀!”

就在此时,马诚的房间内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不明能量入侵!不明能量!”听到警报声海伦和马诚同时蹦了起来,而张海伦以更快的速度赶在马诚前面抢到了量子电脑的键盘前,见此情景,马诚一脸无奈,想在黑天使面前抢回电脑控制权将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请分析能量性质”通过语音系统张海伦下达了指令。

生体计算机的回答却是一串问号。

马诚愕然道:“这怎么可能?连生体计算机也不能分析?请显示受损部位!”

电脑屏幕上立即出现了合华大楼的立体图,一个红点出现在了合华大楼最顶层的一个房间。

马诚看了一眼说:“奇怪?就发生在这个房子里!”

“在那里!”张海伦指了指房间的一角。

“那是我的私人保险柜!”马诚走过去在保险箱的一块区域轻轻一抹,保险箱的门便自动打开了。(掌纹式开锁)

当看清保险柜里的情景时,马诚和张海伦同时惊呼起来:“这是天蚕(王虫)!”,不过马诚喊的是王虫而张海伦喊的是天蚕!察觉到两人词汇的不同,马诚和张海伦互相对视了一下,意思是说:“你怎么知道的?”但是两人没有说话而是继续观察保险箱内的王虫。只见保险箱墙壁的一小块区域凭空被腐蚀掉了,大小正好和那条胖呼呼的王虫差不多,而此时那条王虫正围着保险箱内的一对玉镯打转。

“这玉镯是你家传的那对?”

马诚耸耸了肩膀说:“不太正确,本来有两对的,最近我的一个朋友要结婚,所以狠心把其中的一对送了人,我那朋友的婆娘好像是叫乌木素梅的…..”

张海伦狠狠瞪了马诚一眼:“算你识相,没乱送人!送给他们还真合适。”此时一直围着手镯打转的王虫又有了新的动作,它对着手镯各喷出一道丝线,随后,王虫像是失去生命似的慢慢瘪了下去,最后居然化成了一团灰烬!

马诚小心翼翼地将那对手镯拿了出来,手轻轻一抖黏附在手镯上的两根丝线象水银泄地似的垂下来。

“这是什么?”张海伦歪着脑袋问马诚。

“这似乎就是传说中的天蚕丝了!小心别弄破手,这东西应该非常锋利!”马诚将手镯递给了张海伦。当张海伦的手接过手镯时异变又起,手镯开始泛出一股不太明亮的朦胧光,于此同时两股天蚕丝象有生命似的开始围着张海伦转圈,并泛着一股诡异的灰色光芒,空气中开始弥散一股类似硫磺般的臭味。

“木头!这是怎么回事?”张海伦惶急得看着马诚不知所措。

马诚双眼剧缩,身子不住后退,退到了墙边:“冥体!你居然是冥体!这就是王虫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那手镯是一种衍生物,而你又是冥体,王虫为你们所吸引,到这里来完成它的使命!”

“你在说什么?我不懂!!”

“现别管这些,手镯是媒介你可以通过它控制天蚕丝!把你的精神集中在手镯上!快,这股能量会很快破坏你的身体组织!”

“好吧,我试试!”张海伦并不知道该怎么做只能闭上眼睛试着将自己的精神集中到那对手镯上去。张海伦才刚闭上眼睛马上又睁开了“哇里面竟然全是一些杂乱无章基因码,等等那些基因码开始变化了!”说完张海伦又把眼睛闭上了。

渐渐得,那些天蚕丝开始停止缠绕。灰色光芒也开始暗淡下来,最后两股天蚕丝“啪”一声各自缩成了一个小球,依附在手镯上。

“结束了?”马诚问

“嗯,手镯内的基因乱码被重新排序了,成了一个完整得基因序列图!”

“看来失控的天蚕丝也由此安静了下来!”

张海伦睁开眼睛,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我们得好好谈谈了!”

“不错!”

“你的先祖是怎么得到这镯子的?什么是冥体?”(注意这是张海伦在问)

“你的身体怎么会变成这样?”(这是马诚在问)

两个人同时发问的情景有些让人发笑,张海伦再次发扬了黑天使一贯蛮横不讲理的特性,一指马诚的鼻子说:“你先回答!”

面对张海伦的蛮横马诚一项是很无奈滴:“OK,我先回答问题,这对手镯包括那对送出去的,都是我家两位先祖游历西域时,得自西昆仑的一个特殊山谷中,那里的东西都因环境产生的特别变化,两位先祖把那里出产的昆仑玉制成了这两对玉镯,时间大约是唐贞观年间。”

张海伦眼睛一转说:“唐贞观年间没有姓马的名士,你的两位先祖不会是无名小辈吧?”

马诚额头黑线直冒刚想辩解。

“等等,我曾经听到这么一个关于你的家族传说,你们马家是由两个姓氏家族合二为一形成的,据说是为了避祸,好像是得罪了帝王家,而你这两位先祖又喜欢游历,那时侯能够游历山川大河而不从事生产的人绝对不会是普通人。他们不在朝为官,却能在民间得罪帝王家的,终唐一代也只有那两个好搬弄非、招摇撞骗的活宝才能干出这种事情,你的手镯已经泄露了你的两位先祖的身份!我通过刚才内视手镯发现这对手镯的内壁上有一个风字,那对送出去的手镯上一定有个罡字,你的两位先祖就是写下了推背图和预言女帝降临的李淳风、袁天罡!”

马诚不得不佩服张海伦的推理能力,和神探福尔摩斯有得一拼,不过郁闷的是避祸这档子事情在老人一代是决口不提的,这种隐秘是怎么流传出来的??

“想想真得很可怕,一个洞晓过去未来的家族居然会全力介入到世间俗事中来,难道真的要天下巨变吗?”

马诚双手一摊说:“该来的总是要来的,谁也挡不住!关于冥体,老祖宗留下的警句是那不是凡人所能理解,它的唯一特征就灰色的光!,好了我老底已经都交代了,现在来说说你吧,你怎么会是冥体?我记忆中你从小到大都是张家的娇公主,从没遇到过不幸的事情!?”

一听到这里,张海伦的气就不打一出来,眼泪已经在眼眶中打转:“死榆木疙瘩!白白浪费了人家十年的青春!要知道人家这辈子就只有四十年的寿命,本来依照张家四代以来留下的规矩24岁前必须结婚生子,可是人家为了你破了张家的规矩!”说道这里张海伦居然哇得一声哭了起来!

这下顿时把马诚弄得手足无措,都三十几岁的人了竟然说哭就哭,实际上从小马诚都只把张海伦当妹妹看待,但是张海伦却象吃了秤砣一样一心一意要做马诚的妻子,十年少女青春即使是铁石心肠之人也会被痴情所化!

“为什么会是这样?当年你如此逼我又负气出走,就是因为你只有四十年的寿命!我真是个榆木疙瘩!”说到这里马诚直抽自己的耳光。

张海伦心疼得拉住了马诚的手:“算了,都过去了,只要我们今后在一起就行了,冥体只有四十年的寿命,这是它的一个特性,八十年来张家都是一脉单传,冥体就象阴魂不散的幽灵一样随着张家的血脉延续着!”

“八十年前!雾社起义?你们张家的先人进入了泰雅人的神树之林!”

“是的,八十年前的雾社起义泰雅人不是孤军奋战,那时林家家主林千雨先生与泰雅谢卡塔族长莫那鲁道私交甚厚,雾社起义发生的第二天,林家联合张家也在嘉义起事成立了私军,与泰雅起义军遥相呼应。那时林张两家早已结成了儿女亲家,而我的曾祖母张林氏也身怀六甲。很快,雾社起义遭到了日本殖民统治者疯狂镇压,他们采取了重兵隔断重点攻击的策略,使得两只起义军无法互相援驰,受到重点攻击的雾社起义军面临失败的命运。一旦雾社起义军失败,日本就会全力镇压嘉义起义军,为了挽救危局,林千雨先生决定聚集林张两家所有精英不计代价北上援驰雾社。当他们千辛万苦,冲破无数道日本人的封锁线赶到谢卡塔时已为时已晚,敌人纠集近三千人的队伍配合大口径山炮对谢卡塔发起了强攻,族长莫那鲁道带着200人的残军退入密林中和敌人拼死周旋,并已经过去了十天,所有关于这只队伍消息都已经断绝。按泰雅人的传统,那里是泰雅人的圣地,他们相信那里蕴藏着神秘力量,那里被认为是泰雅人灵魂最后的归宿,莫那鲁道将敌人引入圣地就存在着于敌同归于尽的念头。熟知泰雅人传统的林千雨先生焉能不知族长的心思,在权衡再三后依然带领两家子弟跨进了密林中,这片密林地形极端复杂环境也极为恶劣,完全是一个迷宫,使得林千雨的队伍行进速度十分缓慢,但密林深处不时响起的枪炮声仍提醒他们泰雅人还没完全失败!在有西群泰雅人向导的带领下,他们仍然化了一天半时间才接近了中心区域,就在此时那片区域发生了异乎寻常的事情,待在中心区域的所有人类突然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瞬间杀死!”

“等一下,瞬间杀死?全部?”马诚心头有些骇然,近三千人的队伍瞬间就这么没了?老祖宗留下的传说中那种力量不应该是如此狂暴的呀!它存在的意义就是保护人类,虽然日本人秉性恶劣,但在上界人眼中也只是个开化问题而已,族长莫那鲁道在那里到底做了些什么?难道……马诚心头一亮他已经了然莫那鲁道所做的事情,只是这是个惊天秘密,他打算先埋在心底再说。

“是的,林千雨先生队伍也受到了波及,大部分人包括他都死在那里尸骨无存,只有一个人逃了出来。”

“谁?”

“我的曾祖父!”

马诚点了点头,看来快到重点了。

“在无人引导下我的曾祖父化了半个月的时间才走出了密林,可是当他回到嘉义张家时却变疯了,他象得了狂犬病一样见人就咬,被咬的人活不过三天,从死人身上检测出一种谁也没见过的奇毒,是无药可解的!”

“传说中的天蚕毒!确是无解,这种生物还真是被改造得尖牙利齿,浑身无处不是刺!看来密林中人类应该都是被这种生物解决掉了,莫那鲁道所做事情的后果就是天蚕大暴动?应该是这样!”

“不幸的是曾祖母也被他咬了一口,令人费解的是曾祖母居然没事!自从咬了曾祖母后曾祖父似乎清醒了些,他似乎觉得自己活下去没什么意义,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自杀了,人们在他身子的后背发现了一条死去的奇怪虫子,那虫子牢牢盯吸附在他后背无法取下。曾祖父死后三天他的尸体和那条死去的虫子一起自动化成飞灰什么都没留下!曾祖母张林氏家学渊源,居然从林家珍藏了不知多少代的孤本上查到了这种虫子的正真身份:神话传说中才有的天蚕!”

马诚眉毛耸了耸心想:“不知多少代的孤本?谁会吃饱了没事干把这天大的机密写出来?呃,不会又是自己那两位好惹事的祖宗吧?莫非他们在西昆仑那次又是玩又是顺手牵羊,最后回来还写了个什么游记不成?想到这里马诚心头不由的狂汗,自己那两位祖宗不会那么不上道吧?联想到后来他们在女帝和推背图上所做事情还真有可能!

“后来呢?”

“既然知道那虫子是天蚕,曾祖母就知道自己被咬是不可能幸免的,在惶惶中曾祖父去世后一个月,没到预产期的曾祖母早产了,产下了一个男婴,就是我的祖父,而曾祖母由于产后血崩最终没挺过来,追随曾祖父于地下去了。我的祖父前25年身体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一样生长发育,但25岁后身体状况便会逐步恶化,最终到40岁的时候丧失生命尸体如那条王虫一样化成飞灰。”

“身体状况会逐步恶化?”这句话引起了马诚的警觉。

“是的,嗜睡、新陈代谢紊乱、怎么也吃不饱诸如此类奇怪的麻烦,看医生还把你当亚健康来治。我祖父是这样,我父亲也是这样,到我这里,当年我离开台北后一年也出现了一样的症状,所以我没能幸免。张家三代人都被这种怪病所缠绕而且还会一直延续下去!”

“有了这对手镯也不管用?” 马诚问。

张海伦摇头道:“不太清楚,至少现在我的身体没出现改善!”说到这里张海伦的身子晃了晃,脸几乎撞在了桌子上。马诚一把扶住她的肩膀。

“怎么?”

“没什么,这些年我强迫自己少睡觉,不到极限不会休息,没想到今天回台北会发生那么多事情,我的身子快支撑不住了,木头帮帮我!”张海伦身子一歪居然在马诚的怀中昏睡起来。

马诚摇摇头:“真是个痴女人!”看张海伦只是疲劳过度,身体并无大碍,他轻轻抱起张海伦走向卧室。

安顿好张海伦,马诚又回到了书房,他凑近计算机语音接收器:“能否分析那条虫子的能量性质?”

生体计算机沉默了一会说:“很难,泰古资料库内没有这种能量的记载,它所蕴含的知识已经超出了原生体技术水平!”

“嗯?”马诚的大脑一时有些发呆,他知道地球上隐藏某种神秘力量,但他没想到这种神秘力量是如此强大,居然连泰古人的原生技术都无法比拟,在他眼中原生体技术已经是近乎神一样的存在,但那种神秘力量呢?

“那么原生体能否融合这种能量呢,?”

“您想救你的伴侣?”

“是的!”

“很难,需要复杂的计算,强行融合的话原生体死亡率高达95%而宿主也有70%的死亡几率。据我判断宇宙中唯一和这种能量相类似特性的物质就是暗物质,以前泰古人从来没想过将原生体和暗物质融合在一块,所以我需要用暗物质和原生体进行实物融合试验再作出类比模型。但是地球上的暗物质蕴含量几乎为零,当初泰古遗迹飞船在穿越太阳系外层彗核带时曾吸附到微小痕量的暗物质,所以唯一一个提取暗物质的机会就是泰古遗迹飞船坠落地球时形成的那条小陨石带,按目前地球运行轨道将在明年八月左右穿过那条小陨石带。因此在明年八月之前几乎没什么成功的希望,不过我仍然会进行一些负面影响的研究。”

“谢谢!请问你本体还在这里吗?”

“在!”一个更加深沉声音从语音系统内响起。

“我想请你保守秘密,在分体试验完成前!”

“你的意思我明白,但如果分体试验停滞不前话我会插手,甚至是调动所有大陆上的科学家,泰古人长久无法揭开第五类文明的秘密或许就在这股能量上,所以我会给分体一个时间限制,最多一年半!”

“好吧!”马诚点同意了,分体也同时表示同意。

这一天发生的事情纷繁复杂,让马诚感到大脑有些紧张,他靠在沙发中轻轻闭上双眼以缓解过度兴奋的神经,有张海伦这个强力的助力在身边,台北方面已是无忧,他不禁将思绪转向了南投,看时间寺豪失去连续联系已经快10个小时了,不知道他们又会有那些奇遇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