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枪奴作品:厉害,八班长黄信海敢进洞拖出越军!!

枪奴 收藏 36 40297
导读:标题:枪奴作品(连载12):《厉害,八班长黄信海敢进洞拖出越军!》 生死较量 浴血长歌 再现宏大战争场景 讴歌军人英雄气概 本文部分人物:刘兴雄:现湖南邵阳武岗市某局工作。 廖百胜:现广东河源市某局工作 黄锦顺:广东惠阳人 陈再良:现广东化州某局工作 张石生:广西桂港市人

标题:枪奴作品(连载12):《厉害,八班长黄信海敢进洞拖出越军!》




生死较量 浴血长歌


再现宏大战争场景 讴歌军人英雄气概



本文部分人物:刘兴雄:现湖南邵阳武岗市某局工作。


廖百胜:现广东河源市某局工作


黄锦顺:广东惠阳人


陈再良:现广东化州某局工作


张石生:广西桂港市人


黄信海:广东茂名人


于光培:广州市人


黎灿桥:广东东莞人


李水再:广东陆丰南塘人


陈敬祥:广东番禺黄阁人




铁血忠魂:陶金印:362团3连一排长(江西南昌人)(特向枪奴的老排长敬礼)




枪奴寻找:1、79反击战55军165师防化连(广东龙川县鹤市公社 53513部队)战友;

2、79反击战55军165师493团2连战友。




《厉害,八班长黄信海敢进洞拖出越军!》


2月25日,兄弟部队攻占了高平,高平残敌化整为零逃之夭夭。当日13时左右,连长到各班、排阵地检查,督促同志们千万不能麻痹大意。当来到阵地最前沿的三排阵地后,遇到了42军侦察连的三名战士。他们带着一个人来。那人一只受伤的手用三角巾吊着。


当时,侦察兵指着他们所带的人,向七班的战士问道:“你们认不认识他,他说是你们二营代营长。”


战士们见他没有枪,没有帽微领章,加上又不认识,便回答说“不认识。”被侦察兵带来的那人急了,便说“你们是那个连的?”七班的战士说:“我们是一连的。”那人说:“你连长叫刘兴雄,我认识。”经我们连七班的战士证实后。这时,侦察兵才和气地说:“你先坐着休息下吧。”并要七班战士去请连长来一下。这时,连长正好也快到七班阵地了。


当连长与侦察兵带来的那人一见面时,就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连长简直不敢相信,这就是前几天被越军打散了的二营代营长陈**。他,原是我们一连的老连长,战前调任二营任副营长。在二营罗良才营长战斗牺牲后,便接任二营代营长。连长以关切的口吻向陈代营长问道:“你的枪和指挥工具呢?怎么一个通讯员也没有带?”陈代营长痛苦的回复说:“我们营遭伏击了,突围时我负了重伤!”连长说:“你们营的情况现在我们已知道了。”两人简单地交谈后,刘兴雄连长便叫人速给陈代营长拿来吃的东西,并迅速派人送往团部。事后,连长与42军侦察兵的同志说了一些感谢的话,就派七班的2名战士护送侦察兵的同志,离开了我连防御阵地。


26日上午8时,接营部通知,全营各连连长准时在扣屯北侧无名高地接受任务。任务是:在罗副团长加强一营领导并直接指挥下,全营出击,一举歼灭盘踞在扣屯之残敌。营预备队三连为左翼主攻连;一连除坚守原防御阵地外,抽调一个排负责攻击扣屯小溪以西的扣屯西北村庄,占领扣屯西南河沟土堤一线,切断扣屯之敌退路,阻击由公路方向来援的越军。命令要求,我连与三连密切配合,形成左右夹击,以拉网之势,于下午5点前彻底消灭扣屯之残敌。营定于12时30分前完成一切进攻准备,12时55分炮火准备,13时各参战单位准时发起攻击。


连长受领任务后,立即召开了支委会。会议决定:黄锦顺指导员、李兹州副连长留守防御阵地;连长率三排和二班轻机枪、40火箭筒,负责攻打扣屯西北村庄。


连长所率的三排等战士11时出发,12时前占领了攻击出发阵地。我三排等参战人员按时到达攻击出发阵地后,连长立即组织三排长、各班长、各战斗小组长进行了现地勘察、区分具体任务,组织战斗协同,规定了协同信号。


三排全排为后三角战斗队形展开。七班为左翼攻击班。负责攻击三层楼高屋以东(含高房)的村庄。占领三层楼高屋以东(含高房)的村庄后,继续向村庄中间的小溪堤土坎一线发展攻击,保障排的左翼安全。九班为右翼攻击班。迅速迂回至扣屯西南侧村庄小无名高地,占领无名高地后,依托该高地居高临下,逐一攻击、清除零散的房屋可能存在的敌人。待占领小溪拐弯部的堤坝后,依托阵地切断敌退路,阻敌可能的增援。八班为正面攻击班。负责攻克三层楼高房以西的村庄之敌,并负责肃清房屋和工事内的残敌。


八班在过天丰山后与连队失去联系,他们随361团二营部队跟进,在到达扣屯前全班齐装满员地回归连队归建。八班长黄信海是一连得力的班长之一,战前为班长集训队的教练班长,因其班战术及组织指挥能力相当强,所以连长定八班为正面攻击班。


二班轻机枪、40火箭筒由连长直接掌握,先以火力掩护七、九班的展开,后随八班后跟进。在七、九班发起攻击后,随时准备以火力支援七、九班的行动和应付可能出现的情况,攻占三层楼高房。


为了打好这一仗,连长作了明确要求:这次行动不留预备力量,这一捶子买卖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要使出敌人想不到的快和猛,一下子将其打懵,快速占领预定目标。九班的行动一定要快。能否迅速抢占村庄西南无名高地和小溪土堤一线,是全歼该敌,保障排右翼安全的关键和前提。


各班在攻击中,一定以小组为单位,交替掩护前进,村庄地形复杂,竹、木树林茂密,敌人的明暗火力点多,防御工事犬牙交错,对我们的指挥、观察、战斗、协同均不便。这次行动,八班一定要特别注意并主动协同。当一发现敌人的火力点,我们的火力一定要集中,以猛、快的动作立即将其歼灭。然后,视情况组织力量,迅速肃清其残敌,以防敌火力复活,造成我人员伤亡。


13时正,我们营的82迫击炮还在向敌阵地炮击,一颗颗炮弹准确地落在对面山头上的敌阵地,打得敌人不敢冒头。此刻,连长已发出了攻击的信号。九、七、八班似离弦的箭按照部署迅速展开对敌攻击。顿时,枪炮声连续不断,全排30多支冲锋枪、4挺轻机枪和火箭筒一齐开火,突然猛烈的火力令敌人根本没有抬头和还击的能力。


在我三排战士发起冲击后,我步兵班的40火箭筒手当一发现敌工事内的火力点,就立即将其摧毁。一发发拖着红红尾巴的火箭弹象长着眼睛似飞向目标,把敌人消灭在掩体内,有力地支援了步兵战士的攻出。当全排攻到三层楼高房附近时,遭到三层楼高房二楼窗口的一个火力点猛烈阻击,连长立即指挥40火箭筒手陈再良迅速果断将其摧毁。


就这样,攻击扣屯村庄的战斗激烈地进行着,战斗所到之处,房子全部着火燃烧,变成一片火海。我各班、组,战术动作协调得十分默契,进攻推进得十分顺利。短短十几分钟后,村庄里的敌人被我们打得不知所措,狼狈不堪,死伤惨重。二十来分钟后,敌人还没搞清是怎么会事,整个扣屯西面村庄就被我们完全分割包围。


这时,十多名未被消灭的越军残敌清醒过来了,他们通过我七班与八班的结合部,从村中央坪地茂密的竹林里面怆惶溃窜出来,直奔已被我九班占领的小无名高地和土坝,并企图占领和控制进行负隅顽抗,掩护其部队逃出扣屯村。


可是,敌人那里知道,我九班早已准备,并捷足先登,在此等候多时了,迎接越军到来的,是九班战士们一排排冲锋枪、轻机枪射击的子弹!当即倒下了五、六个越军,剩下的几个也来不及举枪射击,就调头往回逃窜。回窜的敌人,动作慢点的被我包抄过来的七、八班战士击毙,动作快的一点的使起了“钻洞术”,连滚带爬窜回到掩蔽的工事里藏起来。


40多分钟后,表面阵地上的敌人基本被歼灭。躲进地下工事的残敌,龟宿在掩蔽工事里不敢出来。这时,连长命令,九班两个战斗小组、七班一个战斗小组仍然控制住制高点,以应付突发情况。其余力量转入肃清残敌的行动。各班以小组为单位,采用“挖老鼠洞”的方法,对所有地下工事进行清剿。战士们用战前学会的“半生不熟”的“诺松共越!”(缴枪不杀!)“总堆依宽宏度宾!”(我们优待俘虏!)等越南话,对着一个一个地下掩蔽部、地道喊话。但依托掩蔽工事负隅顽抗的敌人,躲在工事里就是不出来。最后,只有采取一个洞一个洞围歼的办法进行。对着洞口首先发射一发40火箭筒弹,或扫一阵机枪,再接近洞口投几枚手榴弹,把顽抗不出来的敌人炸死在里面。


越军所挖掘的“洞穴”掩体位置多选择在竹林、树林垛的底部、房前屋后、阵地周围。设置上主要是垂直下挖,洞口很小,底部空间大,有的洞洞互通。小则可容一两人,多则五六人。作用上主要是防炮击和空袭。有的生活用品齐全。但其致命弱点是,一旦地表面及周围被我控制,将毫无还击之力,只有被动挨打。这些“洞穴”掩体,在越军“抗美”时防炮击和空袭无疑是有效的,但遇上我军的步兵战士时,“洞穴”掩体就成了我“瓮中捉鳖”的“ 瓮”了。


八班老兵李木华在排长张石生、老兵朱玉清的火力掩护下,率先迅速行动,见洞就炸,连用三个手榴弹炸掉一个敌火力点掩体。


对于那些比较深,比较大型的掩蔽部,就往里掷68式爆破筒,爆破筒真是厉害,炸得洞里的敌人鬼哭狼嚎。七、八班用爆破筒对敌掩体实施爆破后,没死的敌人被震怕了。有两个敌人“叽叽咕咕”不知说些什么,便着举着枪爬了出来,成了我战士们的俘虏。


在一个茂密的竹林边上,八班长黄信海发现了一个地洞,八班长向洞内大喊“诺松空越!”(越语:缴枪不杀)一名敌人迫于被消灭,想出来投降,但刚出到洞口又转身钻回洞内,八班长冒着危险,立即进入洞内将敌人拖了出来,敌人乖乖当了俘虏,八班长也真够大胆了!


14时左右,战斗基本结束。那里原来是越军的一个通信站基地。大部分人员和器材已经撤离,留下的留守和值班人员全部被歼灭。这次战斗打得干脆利索,消灭敌人16名(只算摆在地面上可以清点的),俘虏3人,缴获步兵武器18件,弹药、通信器材一大批,我无一伤亡。随后对带不动的武器弹药、通信器材进行了就地销毁。


我们攻占扣屯村后,两个多小时过去了,那边三连的战斗还没有结束。连长命令部队加强警戒,巩固阵地,继续肃清残敌,准备迎接新的战斗。连指将我连完成任务的情况迅速报告营、团指挥所,并请示,三连是否需要协助对所在的村庄实施支援攻击。


罗副团长回电通报:三连进攻失利,三连一排排长陶金印被子弹打穿脖子负重伤(抬到驻防地后于当晚牺牲),一排被围困在村庄里出不来。罗副团长命令,我连速派人把俘虏押送回营部,其余人员迅速往三连进攻出发阵地靠拢,营救三连。


连长接到命令后,心情非常难过。因为三连连长郭金满,原是我们连二排长,战前才从我们连调到三连任职。三连一排长陶金印,69年兵,江西南昌人,是我们连一排长闵忠平的同乡。在教导队学习时,也是我们连长的同窗战友,获此噩讯,心情怎么不沉痛呢?


心情悲愤的连长,根据营、团指挥所的命令,立即作出决定:令八班派出一个战斗小组押送俘虏去营部;其余人员补充弹药,凡带不动的战利品一律就地销毁,准备支援兄弟三连战斗。


部署完毕后,连指在前,成一路纵队快速前进,一路跑步火速赶往罗副团长指定的地点。途中,遇到了三连炮排排长杨相荣,69年兵,湖南人,正带着炮排人员往回走。连长以为三连已撤出来了,一开口就说:“你们连队撤出来了吗?伤亡怎样?”


杨排长很生气的说:“鬼知道,任务一点都没有区分清楚,郭连长只叫我们在这里向村庄里打炮,现炮弹已经打光了,我们排里只有两支冲锋枪,不知道还能干什么?”。


连长刘兴雄很生气地说:“我现在正式通知你,随我们后跟进,速去营救你连一排,没有枪可以抢救伤员。” 这样,杨排长又带着自己的排,跟着我们跑步去了战斗的前沿阵地。


到达后,因一时找不到三连指挥所,连长一边观察地形,一边令电台兵继续与三连连指联系。这时,村庄里的枪声已稀疏了些。三连的部分战士已经被敌人围困在村庄里了出不来。连长仔细观察后,来不及与三排长张石生商量,便命令七、九班迅速抢占了村庄边沿的有利地形展开。七班沿水沟迅速占领堤坝土坎,压制来自敌人村庄左边的火力;九班沿零散房屋墙边前进,迅速抢占竹林右边的那排破土房制高点,以火力压制敌人村庄南面房子的火力。七、九两个班形成一把强有力的尖刀直插村庄中央,扒开口子。同时令八班两个战斗小组与三连炮排一道准备去抢救三连被困伤员。


一紧张激烈的枪战后,三连在我连的有力支援下,其被困人员与伤员慢慢地撤离了出来。


这时,营指带领二连也上来了。因为看到一连已占领了中央村庄,三连也都全部撤离了出来。天色也将近傍晚,营指便命令部队,全部返回原防御阵地。自此之后,扣屯之敌也乘机各自逃散,扣屯地区相对比较平静,再没有出现过袭击我路过部队的情况。


2月28日上午,我连一排(欠1班)奉令配合兄弟部队围歼越军183团的一名教导员。经过几个小时的围歼战斗,我连一排与兄弟部队一起,活捉了越军183团的营教导员及一名随从。


越军部队,在调防时与我军的调防是大不一样的。他们不是整连、整营、整团的调动行动,而是长官只要宣布从何日何时起至何日何时止,部队所有人员到达何指定地点集中就是了。途中不管三五成群或单独行动,各自所需,不论采用何种运输工具运动的办法,乘车、骑马、步行都行。但,必须按时到达,凡不能按时到达的,除死了的外,必须军法重处,并且株连家庭。


被我军俘虏的这个敌营教导员,就是前天在部队调防途中被我发现围剿活捉的。敌营教导员被俘后,他还吹嘘着,这种调防形式是很管用的,他们营以前的调防行动几乎是100%都能按时到达。这次他和他的通信员之所以被俘,是他太麻痹轻敌的原因。


3月2日,与连队失去联系15天,时刻归心似箭的一班归建了。一班的归来,全连同志都感到非常高兴,个个激动得热泪盈眶。当一班长于光培向连长汇报2月16日晚失散的原因时,连长看到一班齐装满员地归来,心情十分高兴地说:“什么都不用说,只要平安归来就好!”


原来,在2月16日晚上,一班按连、排的部署,摸掉了山脚下右侧茅屋[请在厚度上直接搜索:“枪奴作品”观看《枪奴作品(2):夜袭》]的散兵后,向山垭口方向的连本队靠拢时,由于距离远,加之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再加上当时连长临时决定带领四班攻打山垭口,战斗打得非常激烈。一班长本想在与连队一时联系困难的情况下,主动去占领山垭口右侧高地,以便居高临下支援山垭口战斗。但是,由于山高坡陡,芦苇茂密,观察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向前运动时,班里负责与连、排联络的78年兵黎灿桥,没有跟上班队,与班里完全失去了联络。黎灿桥又独自到了独立茅屋搜索,以为一班可能回到那里,返回时再找不到班里,自己只好摸黑往山垭口的小路追赶连队,途中与军侦察大队的人员相遇,打听后方知连队正在山垭口与敌激战。当黎灿桥又追到山垭口时,战斗已基本结束。黎灿桥在山垭口与二班汇合,从那时起随二班行动至重伤回国。


当时,朗昌山垭口与右侧无名高地顶峰,看起来象是连在一起的,似乎很近。但是,实际上两地相距很远,至少在600米以上。加上天很黑,视度不良,一班与连队多次联系都无法联系得上。一班到达朗昌右侧无名高地顶峰时,朗昌无名高地山垭口的战斗已经打响。一班在无名高地顶峰听到枪声、手榴弹声异常激烈。当时一班准备沿山梁向下支援二排的战斗。但,由于无法与连、排取得联系,情况又不明,所以不敢轻易行动。在山垭口右侧高地,一班在为了控制右侧高地制高点,保障进攻山垭口之敌的二排的右翼安全,因此,一班一直坚守在的无名高地主峰。


在一班坚守无名高地主峰时,师侦察连的一个排从一班的左侧阵地经过。当侦察大队得知我连二排已攻占山垭口后,师侦察连的人员便不去山垭口了,而是直接从山垭口右侧山腰部插进去。这样与连队失去联络的一班也只好跟随侦察连行动了。一班哪里知道,侦察连与一连不是一条穿插路线。这样,随侦察连越往前走,相隔连队的距离就越远,时间越长越无法联系了。


一班离开连队,跟着师侦察连往越南境内穿插时,一班一直随师侦察大队的尖兵排行动。在强行军过程中,全班战士发扬了吃大苦,耐大劳,不怕牺牲的精神,尤其是李水再、陈敬祥,新兵陈静鹏、杨文景、魏日文,不少次跌倒或脚抽筋,但始终咬紧牙关跟着部队前进,全班没有一个掉队的。


17日、18日侦察大队分别遭小股越军和民兵多次阻击、袭扰,遭小股越军3次袭击,都一一被尖兵排和一班给制服了。


2月19日上午,一班在通农县城,遇见了连队副指导员杨标和,及随行陈敬祥、许发明三位,他们是在师医院护送伤员回国后赶回归队时与一班汇合的。这样,一班这才告别了侦察大队,在杨副指导员的带领下,跟随师工兵营一连向敌纵深前进。并在杨标和副指导员的带领下,随师工兵营一连在通农县城边,担任修桥、筑路,挖炮兵阵地,为炮兵阵地站岗警戒等任务。


26日至28日随工兵二个排为师指挥所修建野战工事。一路上,一班曾多次受到工兵营、连领导的表扬


当副指导员杨标和、一班长于光培他们,得知我一连在扣屯地区防御时,战友们怀着激动的心情,下决心要走上寻找连队的征途。在师侦察连的几位同志的热心帮助下,在杨标和副指导员和于班长的率领下,从(什么地点不清楚)急行军两、三个小时,终于是日傍晚归建了连队。战场上短暂的一别,如隔春秋。战友们相见,悲喜交加,都情不自禁地流下眼泪。


由于一班的归队,连队的战斗力加强了,连队又多了一把锋利的尖刀。


2月底3月初,我们连奉命派出少数兵力与友邻部队一起,参加了5次清剿越军的行动。越北地区,山高坡陡,山沟极深,树林茂密。从一个山头爬到另一个山头至少要用去一个多钟头。


按照我步兵战斗条令规定,炮火准备(炮击)后,步兵即发起冲锋攻击。但是,在越北这样的鬼地方,却不是个好办法。在我炮火过后,等步兵冲到敌阵地上时,“黄花菜”早就凉了。敌人要放弃的,阵地上什么都没有,全走光了;敌人要死守的,在我炮火过后阵地上的敌火力全复活了,增援兵力也早就到了。通过几次清剿,我们摸索出了不少经验。




更多精彩请在百度上直接搜索“枪奴博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