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030.html


密集的火力下,99坦克那坚固的装甲似乎并不能体现出其卓越的性能, 很快的, 先导的三辆坦克就在敌人轮番的攻击下化做一团废铁,在激烈的战场上冒起滚滚浓烟。可一营的勇猛,也让敌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在三辆坦克废墟前,至少有一倍数量的90坦克停滞在那里。


可伴随着敌人密集队形的展开,依靠突击而获得点点优势迅速消失,数量上的巨大差距,完全弥补了质量上的不对等,看着勇猛的向敌人集群不断发动冲锋试图打通与自己之间通道的一营坦克,如同烈日下的水滴不断的在炮火下蒸发时,张勇涛恨不的自己变成一颗炮弹,一头扎进敌人队列中,与他们同归于尽。


可惜,感情无法决定战场上的态势,此刻,隐蔽在山丘上的士兵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和祈祷。


“吁!!!轰!”似乎是祈祷真的应验了,就在敌人仍就疯狂持续着攻击的时候,天空中那熟悉的炮弹与空气的摩擦声再次从头顶传来,随后密集的爆炸立刻不歇气的在敌人阵地上响成一片。


“舰队, 团长,咱们的舰队来了。”听到炮声,通讯员立刻放下手中已经沾满了汗水的电台,高兴的说道,而听到他的报告,张勇涛悬着的心也在同时放了下来。


100毫米口径主炮的威力似乎并不甚强,但是极限的90发/分钟的射速显然是任何坦克都无法抵御的,为了掩护张勇涛等人,舰队冒险进入到距离海岸线十余公里的地方,如此猛烈的炮火显然是舰队用自己的安危作为代价提供的有力支援。


“告诉一营,务必与我们汇合,快!”看着之前还嚣张的不可一世的日军坦克此刻纷纷淹没在隆隆的爆炸中,张勇涛迫不及待的下达命令道,听到他的命令,终于缓过气的一营,迅速的摆脱敌人的纠缠,飞快向阵地冲了过来。


“放弃装备,撤退!”当一营长鞠立波顶着一脑袋汗水钻出坦克时,得到的却是张勇涛焦急的催促声。虽然心中万般不情愿,不过当看到身边战友们孓然一身的样子,他也只能无奈的放弃心爱的坦克,追随着大部队在炮火的掩护下飞快向海岸附近停靠的小艇跑去。


“嗖嗖嗖嗖!”052B上的多管火箭发射器为这场短暂的营救战做了最后的尾声发言,颠簸波澜起伏的海面上,看着自己曾经的坐骑坦克和那些牺牲的战友们在猛烈的火箭炮覆盖下变成一团团燃烧着暗红的火焰时,所有人都顿时沉默下来,这场战斗带给众人的似乎除了懊恼和挫败,更多的还是些男子汉们都不愿提及的伤感——


——“价格是三百万美圆。”香港某宾馆内,一名全身朴素打扮的男子面对着一名外籍女子冷静的说道。


“价钱太贵了,虽然我可以肯定您们情报的准确性,但是价格却实在无法接受。”女子听到男子的报价,立刻摇头拒绝道。


“那么,你另请高明吧。”见女子拒绝,男子立刻站起身来,带上手中的墨镜作势向外走去。


“徐先生,不要走,我想,我们在某些地方还有商讨的余地的。”见男子要走,女子立刻大声制止道。


“除了钱,任何事情都可以探讨,我需要收买很多人,而且要为他们的未来做打算,您知道,在中国,最被人们所厌恶的就是卖国贼和叛徒,而我现在就在扮演着这个角色,而结果是,无论这场战争胜利还是失败,我以及为我提供情报的人都无法再留在国内,我们必须要找一处可以藏身的地方生活下去,钱,自然是必不可少的。”听到女子的喊话,徐姓男子立刻转头回答道,而他那典型的中国人面孔,顿时彻底暴露在窗外灿烂的阳光下。


“哦,好吧,三百万,我可以帮你存在户头上,或者是任何你要求的银行。”听到男子的回答的,女子终于同意道。


“存二百万,剩下的一百万我需要现金。记得,是现金,我需要购买几本护照,不过,这些事情恐怕不能委托你们英国人来帮忙,否则,我很可能会在第一时间被你们出卖,或者是被潜伏在你们机关里的中国特工所掌握,记得,只有你,也唯有你才可以联络我,其他人,就算是英国首相,我也不会见的。”听到女子答应,徐姓男子微笑着点了点头,随后回答道。


“放心,我不会做出有损于我们之间友谊的事情,当然,我对于你的谨慎也是充分体谅的,至于我们要求的……”听到对方的回答,女子点了点头,随后再次要求道。


“我知道,中国军队的下一步作战计划已经在讨论中,我想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三天后我会得到会议讨论的纪要,到时候,我会联络你的。不过,这次的价格我要提高四倍。”听到对方的要求,男子再次回答道。


“没问题,只要能对我们的盟友有所帮助,我个人完全可以代表政府答应你的要求。”女子立刻允诺道。


“等我电邮。”没理会女子的保证,男子轻轻扬了扬手中的眼睛,转身走出了房间。


“铃~~!怎么样,他们答应价钱了吗?”电话刚一接通,那边的声音就立刻迫不及待的问道。


“是的,按照您的要求300万,其中两百万会被打入帐户,另外一百万则会以现款方式被我带回去。”听到对方的询问,男子连忙回答道。


“条件谈了吗?”对方再次询问道。


“谈了,下次是四倍。”


“下次如果交易成功的话,记得,问他要十倍价格。下次的总攻战役觉对值这个价钱。”听到回答,电话那边再次嘱咐道——


——“信号跟踪上了吗?”房间里,之前的女子一边在窗户处注视着对方快步离开大厦,一边焦急的向电话那边询问道。


“已经锁定,但无法持续跟踪,电话来源系中国军方内部网络。”听到询问,处身隔壁的情报人员连忙回答道。


“所有情报立刻上报,看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中国人恐怕要在战场上吃个大亏了。”听到同事的回答,女子微微一笑,自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