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南疆风雨]老九连四十勇士对抗越军“寡妇连”

剑客888 收藏 73 54406
导读: (铁血专稿,严禁转载) 在有关炮兵战作战的文章中我曾提到过有关我营游动炮作战的事例,我在那篇文章中简单介绍了有关我营游动炮分队作战的情况。在我的文章中曾反复提到了几名荣立战功的数名连队战斗骨干。为何要选派老9连去执行这项艰巨而危险的战斗任务,这个连队在历史有何特点呢?也许这是出于我对老9连战友们的深切怀念,也许是出于对那些曾在老9连服役期间的历年老兵们的优异表现而发自内心的偏爱,我

(铁血专稿,严禁转载)


在有关炮兵战作战的文章中我曾提到过有关我营游动炮作战的事例,我在那篇文章中简单介绍了有关我营游动炮分队作战的情况。在我的文章中曾反复提到了几名荣立战功的数名连队战斗骨干。为何要选派老9连去执行这项艰巨而危险的战斗任务,这个连队在历史有何特点呢?也许这是出于我对老9连战友们的深切怀念,也许是出于对那些曾在老9连服役期间的历年老兵们的优异表现而发自内心的偏爱,我不得不重新动笔向各位朋友详细介绍这次作战行动,不然,我会愧对那些老首长和同甘共苦的战友们。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许许多多战士们地名字已在我的记忆里渐渐淡漠,但老9连优秀的士兵会时刻记在我的心里。象原老9连司务长赵万进王立平、最优秀的老班长蒋仕福(青岛市崂山李村人)、炊事班长毛得法(山东临沂莒南县人)三班长王春厚(原青岛国棉九厂)和老司机班长张体合等老战友们。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老9连干部战士在茨竹坝阵地的合影,后排左起1司务长王立平、2司机班长徐炳书、3刘副政指、4侦察班长张传富、副连长赵立迁;前排左起1文书沈保俊、2炊事班长毛得法、3政指郑培新、4上士夏宏翔、5通信员

昨天从遥远的江苏苏州给我发来问候短信的小通信员沈保俊更令我惊喜不已!二十多年过去了,当年那个十分俊秀机灵的小家伙竟能在铁血论坛上认出了接他到部队的老连长,这令我感叹世界之大天地之小。他是1983年我从安徽枞阳县带回来的兵,曾担任连部的通信员军械员兼文书,我十分感激这些曾为连队建设付出过汗水和贡献的战士们!借用这篇短文来抒发我对老部队战友们的深切怀念,也以此文奉献给我尊敬的9连老连长李永吉(山东泰安市满留村人,后在淄川区委工作)老首长,纪念曾在老山共同战斗生活过的已逝原9连连长刘新义营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原老9连连长营长刘新义

我六十七军炮兵团反坦克炮兵营是一个组建历史不长的作战单位,但我入伍时的庄营长却是一名曾参加过开国大典受阅部队199师的老兵,其他两个连的历史不太清楚,但我所呆过的老9连的来龙去脉历史则要知道一点。有些原老9连的许多干部战士也不太熟知这段历史,只有我和老连长李永吉知道一些。那还是在我当连队文书的时侯,一天我在连里仓库偶然整理物品时发现了一个陈旧木箱,当我翻到箱子最底下时,看见有几张纸片上写有钢笔字样的连史,上面简单记述了几句老9连的履历。一直想了解本连来源和血统的我如获至宝,把这个发现告诉了连长李永吉。老连长是65年的兵,他入伍时听老兵们讲连队来自湖北,当年调到青岛是来打老蒋和美军U--2入侵大陆飞机的。以此为基础我又搜集了一些材料编写出了老9连的连队简史,为连队建设填补了一项空白。


老9连这个连队原先并不是六十七军军炮团编成内的一个连队。该连原系陆军五十五军第一四四师(后改编为陆军第四十二军第一六三师)高射机枪连。1963年该连奉命进驻青岛市城阳沙子口一带执行防空作战任务,划归六十七军作战序列后完成任务未能归建,被改编为六十七军炮团反坦克炮兵营9连。该连作风扎实行事低调,军事素质较高,文革后期曾长期担任军营建施工和团农业生产任务,完成各项任务韧劲十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79年对越反击战中牺牲的二级战斗英雄孙振旺烈士之墓(云南金平县)

在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我连赴滇作战人员涌现出二级战斗英雄“模范卫生员”孙振旺烈士等战斗功臣,一班长朱永昌和六班长邱立功在战斗中荣立三等功,一班长朱永昌在云南前线火线被提拔为指挥排长。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结束后部队干部更新加快,我连当年就有5名骨干被提升为干部。八十年代初连队转入全训后进步飞速,1982年一举跨入全团先进行列。当年的老连长李永吉、刘新义和政指祝桂荣、梁建军,副政指杨明治等同志都为连队建设做出了巨大贡献。而后来在老山作战中的佼佼者侦察班长张传富(一等功)、一班长宋启柱、三班长苏同庆(二等功)、司机班长徐炳书、周升东(三等功)等人,则是我营的杰出战士代表,他们在战斗中发扬了老九连的光荣传统和作风,在对越自卫反击作战中再立新功,更为老9连的连史增添了光彩。


我和刘新义营长当年正是出于对老9连的深刻了解才决定由该连承担对越军”寡妇连”的游动对抗作战任务。当时除现任连长老钟和政指郑培新二人知道这次任务的艰巨性和危险性以外,全连战士骨干并不知晓这次任务的真实意图,只是知道要和越军”寡妇连”交手都感到很稀奇和有刺激。

当时,越军炮兵部队已被我军各炮群打得趴了窝轻易不敢露头,军炮指决定用一支炮兵小分队作为诱饵对敌实施炮火引诱战术逼蛇出洞。在越军炮兵阵地暴露时给予其毁灭性的打击。尤其是那个老练狠辣的素有越军“神炮连”之称地老“寡妇连”,更是神出鬼没对我一线前沿阵地威胁最大。军炮指首长指示,在我游动炮分队对敌游动炮击诱惑的同时寻机将其歼灭,以解除对我军前沿阵地的威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85年7月20日,我游动炮小分队一行40人的车队出发了,目标指向老山芭蕉坪一带。团里原定由侦察股副股长老杜组织这次作战行动,后来团里为加强这次作战行动的指挥,又增派团参谋长林翠弟参加游动炮对抗作战行动。老杜曾和我一起在新兵连训过来自山东梁山郓城和湖北武汉的新兵,那是我第一次去武汉接兵回来后担任新兵连一排排长,老杜任二排长。他是1975年入伍的江苏昆山兵,老山轮战结束后曾任军地炮旅参谋长。而指挥作战行动的林参谋长是山东栖霞人,1970年入伍。他为人精明能干,战后升任军炮兵指挥所副主任。老9连部下们能跟他们在一起执行作战任务我和刘营长还是很放心的,他们二人对炮兵指挥业务还是很内行的。


我老9连的4辆解放---C30炮车牵引着4门火炮从茨竹坝炮阵地缓缓而下,驾驶一炮车的的是司机班长徐炳书。徐炳书1981年入伍,是山东微山县人。一入伍就在我所在一排一班任战士,和一班长宋启柱同在一个班。后来我根据两个人地工作表现和培养发展方向,决定把柱子留在排里作为班长苗子培养,而将炳书和表现也不错的赵厚珍推选为司机骨干前往司训队培训。小伙子内秀,司训队培训结束后回到连里,在老班长张体合和马瑞卿的指导下技术提高很快,后来他担任了司机班长。而留为炮班骨干的宋启柱和苏同庆则比炳书早一年提升为训练尖子班炮一班、炮三班班长,成为9连骨干的中坚力量。经全连文化考核选拔到侦察班的张传富,则在王班长的精心调教下成为一名侦察业务技术十分出色的侦察兵,他在王班长复员后接替了班长职务。几个山东微山兵成为我老九连的四梁八柱,承担起了老连队继往开来的重任。这些我一手训练出来的优秀战士们能否完成任务平安归来,我当时只能在心里为他们祈祷祝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到前观运送物资的司机班长徐炳书

游动炮小分队的车队经过老山战区有名的三转弯后,驾驶车辆的司机班长徐炳书不由地有了几分紧张,这里可不同于茨竹坝阵地的情况。据通报这一带是越军的炮火封锁区,前面一段路就是有名的百米生死线。他看了一眼身边的钟连长,加大油门向前奔去,坐在大箱里的宋启柱所在一炮班的战士们只有抓住箱板才能稳住身体,其它三辆炮车和一台后勤保障车也保持间隔飞速跟上。,还好在我车队通过该路段时,越军并未进行炮击。为保证这次任务的完成,我营还对该连的司机在行动前进行了临时调整,从AB连抽调优秀司机班长周升东二人替换了技术反应欠佳的司机。司机的反应程度和技术如何,有时决定着一个炮班甚至全连的生命。为减少部队伤亡除战斗班外只有炊事班和指挥班跟随行动,全连前观和阵地参战人员共计40人,其它剩余人员全部都留守在茨竹坝炮阵地上。


我老9连游动炮小分队到达老山附近作战区域以后,车炮隐蔽于待机地域待命。在林参谋长和杜股长的组织下经过简短动员,连排干部骨干和侦察人员开始进入前观位置,并到实地熟悉三个预选炮阵地的进出道路和周围地形情况。刚刚执行7.9敌后侦察任务归来的侦察班长张传富炮伤还未痊愈,便和和营部指挥排长胡波一起爬上了老山主峰前沿阵地开设前观。这个观察所位置靠前十分危险,观察所周围弹痕累累,山上的草丛树木枯萎发黄,青色的山体石头都变成了一片粉白色。张传富和胡排长不顾爬山时的疲劳,立即对当面越军阵地进行侦察分析,他俩还请兄弟部队的战友介绍了对面越军的活动情况,迅速展开图上作业,绘制出越军布防情况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严阵以待的9连司务长(中)王立平和刘副指导员在前沿(右1)

7月21日,在细雾蒙蒙地早晨我游动炮在连长老钟的带领下开进了芭蕉坪附近第一个预选炮阵地。徐炳书首先驾车拖着一炮首先占领阵地,这解放—C30新炮车装备部队还不到两年,方向盘死沉,比起过去驾驶的苏制嘎斯63车来说真是差地没谱。那嘎斯63小炮车驾驶操作十分灵便,几把方向就能准准确确的定准炮位。他等一班长指挥全班摘下火炮后,他吆喝其他司机将车按相反顺序后撤到一处小山包下的公路上,将车辆方向调整好等待全连打完后再上阵地拖炮。阵地上的宋启柱和苏同庆几个班长紧张有序的只会战士们进行阵地设置。这时连指导员老郑在阵地指挥所喊他过去,炳书考虑到火炮会随时撤出阵地就没有离开车位,他想老乡一班长柱子需要他在紧七八慢的关键时刻拉他们下来,这可不敢有一点的马虎!在炮阵地的侧翼不远处是199师炮团火箭炮营的发射阵地,那里的遮蔽度较好,相对于9连的阵地来说也要安全一些。火箭炮营的弟兄们看到这帮不知是来自哪个部队的85炮连竟敢在那个地方开设阵地,他们不由得都惊呆了。那可是一个死亡地带啊,他们在这一带转悠了很久对周围情况很熟,他们并不知道这个新到的炮兵小分队负有特殊的作战使命。而我老9连的战士们当时也不知道还有“火力诱饵”这一说,各级领导也没有明确讲过这事。只知道在打游动炮时会遭到越军的炮火反击,这次行动有很大的危险性。本来连阵地指挥应该由副连长赵立迁负责,但为了减少射击指挥程序团指将前观指挥位置的连长放到炮阵地上进行统一射击指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装填

赵立迁和原一排长刘红星都是我军教导大队毕业生,刘排长聪明反应快而赵排长忠厚实在,两人在性格和工作上各有所长,在战前都被提升为副连长,在长期的训练中我和两人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在连长直接进行阵地指挥的情况下,赵立迁只能协助检查监督各炮的射击准备。对于柱子和同庆等四位班长的指挥能力我毫不怀疑,我在往年战术训练中始终贯彻着各种敌情下地情况处置措施,从他们当炮手到当班长后这些东西他们都已记在心里,遇到情况自会应付自如。但越军弹群落下时阵地上会出现何种后果,这些都是我和他们无法想象的。我军各纵深炮阵地毕竟从没有遭到过越军的炮火袭击,对于这种情况的处置只能由各级指挥员临机处理了。各炮赋予射向后各项射击准备完毕,四名炮长分别通过阵地通话器和举旗报好,只等阵地指挥员射击命令的下达。


按照游动炮行动计划,我9连先对越军前沿计划目标进行射击,以诱惑越军对我进行炮火反击时暴露其阵地位置。雾蒙蒙的阵地上十分寂静,8时,林参谋长向9连下达了炮击命令.老钟一声“4发急速射装填,放!”的口令下达,4门85加农炮象憋足劲的烈马狂跳起来。“咣咣”16发炮弹出膛,在越军阵地上爆炸。炮阵地上发射烟雾在轻轻飘浮,战士们在紧张的进行下一轮射击准备,装定引信,检查射向。侦察股长老杜杜曾多次来过这里,这一带曾多次遭到越军多次击,今天我游动炮发射后有些异常的反常,越军没有迅速对我进行炮火反应。老杜心里直犯嘀咕,他有一种不详地感觉。他连忙和钟连长交换了一下意见,决定马上撤出阵地看一下情况。当老钟向全连下达撤出阵地的命令后,战士们紧张快捷地装车完毕。阵地上各炮班长指挥牵引车挂炮后人员上车,在车辆马达的轰鸣中按顺序撤离了炮阵地。说来也巧,当车队刚脱离阵地开到50多米远的小山包时,越军的炮火盖了过来。只听身后响起一片炮弹的猛烈爆炸声,越军对该地进行计划炮火反击,还有几发炮弹落到炮车附近的山坡爆炸了。老钟急忙命令全连下车,进入路边的防炮洞隐蔽防炮。听着洞外的爆炸声,跑得气喘吁吁的战们,心里象揣着一只兔子一样蹦蹦直跳。越军的炮阵地暴露了,我前沿个观察所将越军炮阵地坐标定于图上,但我军期待的母狐狸越军“寡妇连”并未露出尊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发射

老9连车炮返回待机地域之后,对当天的战斗情况进行了讲评,并对下一步作战提出了要求。老9连在越军炮火下逃过生死一劫,全连安全撤回这不能不说是老杜的功劳,为何我国在历代战争中总会有些未卜先知的神机妙算之人不断涌现呢,打仗靠得就是一个感觉和客观分析!

我军炮指对越军暴露的固定变化不大的炮兵阵地和基本军事目标进行了火力划片和包干,各单位重新对各打击目标进行了认真的观察测量,制定了多套炮火射击计划预案,并确定了炮火打击目标重点。游动炮小分队分别在预备发射阵地上准备了炮弹,每个预备发射阵地都做了精确地距离方向标注。军炮指要求各观察所都要加强观察,以引导我各炮兵群提高射击精度,扩大炮兵作战的射击效果。


第二天,我游动炮又进入了第二个预设发射阵地。前观上的侦察班长张传富和胡排长两人,早已架设好器材开始进行观察。山谷里还飘动这一层薄雾。观察了一会,越军半山腰一带出现了情况,是不是老“寡妇连”出来了?受观察角度的限制看得不太清楚,传富决定到观察工事外面抵近一些进行观察,传富戴上钢盔提着观测器材窜了出去,他寻找了一处视界良好地观察点架设器材。

你别说这“寡妇连”还真是名不虚传,也许他们发现了传富出工事时的身影,还没等传富架设好器材,只听“哒哒”一串串高射机枪子弹呼啸而来,“啪啪”打得树枝乱跳山石冒烟。我精明强干的侦察班长差一点被老寡妇们吃掉,“奶奶的,还真有两下!”传富扯掉落在头上的残枝落叶,开始认真测量寡妇连所在的位置。一切搞完后他撤了器材,刚刚跑回工事里只听老寡妇们的炮弹也打来了。随着嗖嗖几声刺耳的呼啸声,连续几枚炮弹飞过观察所在后边的山坡上爆炸。他们急忙把射击诸元传回阵地,但不知为何连队却撤出了阵地。一次歼灭老寡妇们的极好良机就这样白白错过了。游动炮小分队从炮阵地撤出后返回到待机地域,战士们不明原因都不明白为何没有发射,作为战士们来说还都是愿意打炮的,每听到刺耳的炮声,他们就会感到兴奋,也不枉为射击准备而流下的汗水。回到驻地解开腰带放下武器装备,战士们的肩上印有红色的勒痕,被各种背带压出一道深深的沟印,火燎燎的疼痛,一个个浑身上下浸透着汗水。七月底的云南骄阳以火,全副武装在野外呆上几小时还要从事土工作业那种滋味可是不好受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老山曼棍村

老9连对于这次占领阵地无功而返是有原因的。林参谋长针对第一次炮击作战曾提出发射要求,火炮射击时不要打急促射而要以单发和齐射为主,主要用冷炮射击方式对计划目标行干扰射击,以激怒引诱越军炮兵阵地暴露。但老钟以全连快打快撤安全为原则,不管越军炮火反应不反应。对于第二处阵地的选择老种认为遮蔽度不够条件太危险,一旦越军进行炮火压制那么我阵地必被越军炮火覆盖,那时我游动炮分队到便会成为越军炮兵口中的鲜美食物。我认为如果我当时在现场指挥就把各炮大间隔配置,分别对越军四个计划目标行一个炮标准的急速射,这样火力密度大欺骗表象也会真实一些,射击效果也会更好。然后以单炮为单位打完就迅速撤出,全连人员的安全也能得到很大保证。如何贯彻上级作战意图和保证部下的生命安全,这两者之间并不矛盾。


我游动炮的第三个预设发射阵地在船头方向,在那处阵地附近有我军的一个露天弹药储存场,我军工队大多都是在这里背负弹药送到各前沿阵地去。当我炮阵地各炮正在进行射击准备时,弹药库的负责干部来到阵地指挥所找到林参谋长要求我游动炮不要在此构筑发射阵地,以免在炮战时对弹药场造成威胁。我各发射阵地都是经过军炮指审核批准的,对于这位干部的担心是可以理解的。林参谋长对这位干部做了一番解释,这位老兄才不高兴离开阵地指所。有了前两次占领阵地的经验,在四位班长的指挥下各班的射击准备做得很麻利,全连期待着这不光是一次诱惑越军的炮击,他们希望能有一次漂亮的的战果为老9连连史书写一页新的篇章。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当年的老山战场

一个机会来了,我兄弟部队54号阵地观察所首先发现了越军老“寡妇连”的炮阵地上的火炮,一声令下,瞄准手装定标尺,二炮手装填炮弹,一个6发急速射的弹群向老寡妇们的头上飞去,在隆隆的炮声中老寡妇“神炮连”遭到我军重创。

当我营游动炮奉命凯旋回归茨竹坝炮阵地后,老9连的战士们竟不知从哪里打听到这样一条令人恐怖的内幕消息。说是就在他们在向前沿开进前,组织部门早已经为他们准备好了40个骨灰盒以备使用。哈哈,我们老9连的战士们真的很可爱,他们那里知道这东西根本不用特意准备,就在离他们打游动炮不远的地方有一处代号为“398”的安静神秘之地,那里是一个专门处理烈士后事的地方,想想看,司机班和前观不可能同时被越军炮火覆盖,那么这40个骨灰盒是不是有些多余了?所以说这只能是一个花絮和笑谈。任务具有危险性也会有牺牲的可能性,但这次我军实施的以游动炮对游动炮作战诱敌还是获得了成功,从一个方面为我军的炮兵游动作战提供了一些经验和启示。



向67军炮兵团反坦克营的全体官兵致敬!

本文内容于 2008-12-1 4:13:40 被剑客88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8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