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一百三十四章

真的是落后 收藏 13 1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28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288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从这家名为“兵器迷”的仿真武器专卖店走出来后,我的手上多了一把巴雷特M82A2的1:1仿真模型。而同时,我也将一些东西和着钞票一起交给了那个略显肥胖的中年店主。 余文龙曾为我这个喜欢收集各类兵器模型的爱好不止一次地嘲笑过我。他笑话我这是那种没长大的小男孩才爱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881.html


从这家名为“兵器迷”的仿真武器专卖店走出来后,我的手上多了一把巴雷特M82A2的1:1仿真模型。而同时,我也将一些东西和着钞票一起交给了那个略显肥胖的中年店主。

余文龙曾为我这个喜欢收集各类兵器模型的爱好不止一次地嘲笑过我。他笑话我这是那种没长大的小男孩才爱干的的事情,而我的反击语言也很简单。我说,这总比你天天炮在女人堆里有意思。他嘿嘿笑着说,那只是对你来说罢了。唉!不解风情的家伙。我笑笑没有说话,我承认我不解风情,可是,我收集这些玩意儿,也有我的原因。没办法,谁叫陆云巍那混蛋把联络站放在了这家店里呢。

想一想,陆云巍这家伙还真可谓用心良苦。他知道我这样的人没多少爱好,所以,基本上没多少地方可去。而作为一个曾经的职业军人,对于兵器这类东西,无论是刀具之类的冷兵器,还是枪械类的热兵器,都有着一种源自骨子里的喜爱。因此,我收藏这类东西,自然不会引起别人怀疑。不过,余文龙这家伙还是提出过质疑。他这质疑其实也很有道理,作为一个杀手,即使要收藏,也要选那些真家伙来收藏才对,这些模型?

我当时白了他一眼,然后拉开了地下室的门,指着那贴墙而立的枪架上大大小小的各型家伙说,看吧,真家伙都在这儿。请问,你敢把它们堂而皇之地摆出来么?

“靠!”这家伙翻了翻白眼,“兄弟,我真怀疑你的脑袋是不是不太正常,天天摸完真家伙又对着满屋子的假东西,你都不嫌烦么?”

“那你天天抱着女人,也没见你烦啊!”我没好气地回敬。

“天!”这家伙夸张地叫了起来。“兄弟,那能一样么?你这些冷冰冰的吓人玩意儿,能和活色生香的美女比么?说你脑子有问题吧,还真是一点儿都不假。怪物!怪物!”

“赶紧滚去抱你的女人吧!”将这摇头晃脑,嘴里直嚷着怪物的家伙轰出门去,我刚才一直压制着的紧张立刻释放了出来。余文龙这家伙,别看平日里总是一副浪荡公子的德性,可作为“刺秦”的军师级任务,谁要是被他那外表给迷惑住,以为这人不过是个好色无用的花花公子,那一定会死得很惨,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只不过,那都是以前的老皇历了,现在,谁都知道我有这么个收藏兵器模型的癖好,既然人人都知道了,那自然不会再有人觉得奇怪。顶多、顶多,也不过是讲我这爱好有点特别罢了。

其实,当时我还觉得陆云巍这法子挺笨的。想想看,这都什么年代了,还采用这种最古老不过的联络站的形式来传递消息。可到后来,我却发现,越是古老的东西,却最为可靠。电话,有可能会被人窃听;网络,那比起电话来还要不安全。在这个信息泛滥的年代,越是高级的东西,它反而越脆弱。所以,反倒是这种老土的情报联络站来得更保险些,只要在掩饰与配合上不出什么纰漏,它远比那些现代的通信手段更能让人放心。

大致算了算,从我在“刺秦”安顿下来,一直到现在,只要我人在香港,每个月总会定时不定时地来这逛一圈儿。而说起来好玩的是,这个地方,还是一次与郑建军、余文龙他们一起出来转悠时“发现”的。我想,除了佩服陆云巍他们下棋手段的高明外,我实在找不到更好的形容了。大概,这就是棋子与棋手最根本的区别吧。因为,作为棋子的人,只能在棋盘上与对手的棋子厮杀,却永远不能站在棋盘外,布出一个又一个天衣无缝的杀局。

从店里出来后,我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坐在车里抽起了烟。现在是非常时期,小心些总是没错的。因为,我不敢保证身后有没有跟踪者,更不敢保证,这些跟踪者会不会在我离开之后走进这家店里。虽然,我觉得自己并没有露出什么破绽,但是,既然干了这一行,凡事多留个心眼绝对没坏处。我可不想看到,眼看就要到最后了,却因为一时的疏忽,而使得全盘皆输。

一支烟抽完,没发现周围有什么异常。看来,以前的那些伪装做没白做。放下心来,我开始起车滑跑。透过车窗往店子里看去,那个有些发福的中年店主正拿着一块抹布,精心地擦拭着那些仿真模型。他擦得很认真、很专注,似乎不允许那些模型上有一点点的灰尘。似乎是为了检验自己擦得干不干净,他还将刚擦完的那只步枪模型拿到手里上下左右地比画了两下。大概是觉得很满意,这才微笑着点着头将它放回了原位,转而去擦下一个模型。

又是一只老狐狸,我的嘴角绽出一缕微笑。他刚才拿起模型,又笑着点头放回原位,是在告诉我一切正常,交给他的东西已经被他放到了安全的地方。也就是说,我可以放心地离开了。

右脚松开刹车,转而踏下油门,纯黑的“宝马”喷出了一股漂亮的蓝烟。现在,得赶去见那位“朱雀”小姐了。至于那份被我标注了“十万火急”标志的情报如何传到路云巍手里,那自然不用**心,他们自有一套传递消息情报的手段,而且还是十分专业的那种,不是我这业余特工能了解的。

车子驶上交通干道不久,我就发现了一点儿小状况,我被人跟踪了。虽然他掩饰得很好,始终不远不近地跟在我屁股后面,令人轻易看不出破绽。但是,我相信我的感觉不会错,我心头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其源头就来自后面那辆同为黑色涂装的日产丰田。

看来是个老手,我的嘴角勾起一丝冷笑。那好吧,就让哥哥我陪你好好玩玩儿。我敢肯定,这跟踪我的家伙绝对是“摇光”那边的人。“摇光”,他可真是沉不住气啊,这么快就动手了,殊不知欲速则不达么?不过,他们怎么会这么快就知道了我的行踪呢?稍稍一想,便释然了,就好像我是个“卧底”一样,“天枢”与“摇光”两个派系里,自然也少不了对方派来的“卧底”。毕竟,他们之间的暗中角力,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要是没人通风报信,那才叫不正常了呢。

想拿我开刀,给“天枢”一派一个下马威,让其余观望的人知道他“摇光”有多强大,转而投奔到他的阵营里去么?他这算盘打得还真是响啊。只是,要那么容易就让你得手了,那我这“青龙”的名头不是白混了么?

想及此,一踩离合,右手快速地排换档,右脚下压,油门轰到底,“宝马”的身子轻轻一颤,在速度表指至高速的瞬间,纯黑的“宝马”如箭一般向前窜了出去,流线的车身轻易地排开了空气的阻力,转眼就将来不及反应的“丰田”甩出了老远。

意识到自己已经暴露,“丰田”撕开了外表绅士的伪装,咆哮着从后面追了上来。这才对嘛,没事装什么高雅君子,就像制造你的那个民族一样,就算外表上再谦恭有礼,可也改变不了骨子里的野蛮和卑劣。

来吧小子,我在心里兴奋地怪叫。速度带来的刺激,让我在保持自己惯有的冷静的同时,也点燃了我身体里那属于猎人的冒险血液。这种感觉,就好像同时置身于冰山与火海之间一般。刺激,真的是很刺激,无怪乎那么多人都喜欢飙车。

“丰田”里坐着的那个家伙的确是个跟人的老手,我们俩在川流如织的车流里左拐右绕,引来了无数喇叭的高声抗议。

向左猛打方向,又一次险险贴着一辆车的屁股错了开去。遭此惊吓的那辆“卡迪拉克”猛地点了一下头,还没等它从刚刚的惊吓中回过神来,又一道黑色的残影从它身旁飞掠而过。这一次,“卡迪拉克”彻底失魂了,居然忘了这是在车流不息的交通道上,就那么一个刹车停了下来。它这一停,立刻引起了电影里经常能看到的精彩镜头——连环车祸。

从后视镜里看到这一幕,我的心里竟连一丝不安都没有。我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因为这场车祸而受伤、致残,甚至是失去生命,也不想知道。我早已不是当初的那个我了,这一年多半的时间里,我已经变得自己都快不认识自己了。人命如草,生死瞬间。这世上每天都有人死去,除了在乎自己以及自己所熟悉的人,谁又会去理会他人如何?亲人或余悲,他人亦已歌。这个社会,本来就很凉薄。常人尚且如此,又何况我们这些以剥夺他人生命为生的杀手呢?

警笛的呼啸声由远及近,闪烁的警灯正在前方的十字路口慢慢合拢。这两辆警车想堵住我们这一前一后,像发狂了一样的汽车。

开玩笑,要让他们给堵住了,那我这一路不是白和屁股后面的跟屁虫玩了。

踩离合、换档、轰油门,百分之几秒的时间内,“宝马”的速度被提到了极致,挟着空气的呼啸,险险地从还未合拢的两辆警车之间窜了过去。如此不要命的动作,自然让两辆警车下意识地停顿,“丰田”抓住机会,再次从两个车头的缝隙间插了过来。

这家伙,还真是只烦人的苍蝇。既然赶不走你,那就只好干掉你了。我可不想把时间再耗在和他的追逐游戏当中,因为,当脑子渐渐适应飙车带来的血液沸腾之后,我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他们既然能派人来对付我,那自然也能派人去对付朱雀。想到这一点,我决定不再和这家伙继续玩下去。

向左打死方向,松油门、踩刹车、手制动,同时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在车打横停在路中央的瞬间,我已从车子里窜了出去。

毫无悬念,一直紧咬着我屁股不放的“丰田”来不及反应,一头撞上了横在路上的“宝马”。

等的就是这一刻,迅速地从地上起身,手中的柯洛克2000朝着那个被裹在安全气囊里的哥们儿,打了个轻快的三连射。看着那迸射出来的血光,我知道这只烦人的苍蝇总算是消停了。不过,却为此搭进了我的“宝马”,实在是有点儿肉痛。

警笛的呼啸再次传入耳鼓,烦人的苍蝇刚刚处理掉一个,现在却又来了一群。皱了皱眉头,手中的柯洛克朝着那辆已经失去利用价值的“宝马”喷出了一道火舌。火舌直奔“宝马”的油箱,将这价值不菲的世界名车,变成了一坨在爆炸燃烧中慢慢变形的废铁。枪声与爆炸再一次将周围本就慌乱的人群惊得鸟兽散,也使得正飞速抵近的警车减缓了速度。趁此机会,将衣领一竖,无视人们射向我的或惊奇,或害怕的目光,我快步向人群稀疏的地方跑去,迅速地离开了这是非之地。接下来,我要去的地方,自然是那个闻名于世的国际会展中心。希望,我赶过去还来得及,更希望,“摇光”他们今天想对付的只是我一个人,那样的话,我对“朱雀”的担心便是多余了。

想想还真觉得有点儿郁闷,我今天的心情原本不错的,谁知被那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死苍蝇一打搅,好心情立刻就没了。难不成老天爷他老人家突发善心,以这个方式来提醒我,不要得意忘形,小心乐极生悲?

给郑建军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刚才发生的事情,顺便走进一家服装店改换了一下行头。唉!可惜了我那套“阿玛尼”,就这么被遗弃进了垃圾桶了,不知又会便宜哪个拾荒的流浪汉。

郑建军先是沉默了半秒,然后又说了句怪不得,正当我准备问他怪不得什么时,这混蛋的口气又变得幸灾乐祸了。

“墨尘,刚刚那位大小姐还打电话过来发脾气呢,你可得当心点儿啊!对了,她没给你打电话?我可是把你手机号给她了的。”

她还发脾气?我有点儿小郁闷。老子刚才可是在上演一出真人版的生死时速呢,枉我还担心这小妞会不会有危险,如此看来,我还真是白担心了。于是,我很没好气地说没有,幸亏她没打电话,打了我也没工夫接。

郑建军在那头嘿嘿笑,说什么,哎呀,兄弟,总之,你自己悠着点儿吧,朱雀那丫头,呵呵呵……这事儿哥哥我也帮不了你,祝你好运啦!当然,作为补偿,别的事儿就不用你操心了,安心约会去吧!拜拜咯!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挂掉电话的瞬间,我恨恨地骂了一句。这群烂人,咋什么话到他们嘴里都会变味儿呢?还约会?我脑子进水了才会去跟那个悍妞约会。再说了,真要是约会,碰到今天这档子事情,要还有心思去,那才叫怪了。

拦了辆出租车,说了句去会展中心,我便靠在了椅背上。心里仍有点儿恨恨不平,一群混蛋,我在心里恨恨地想,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没一个正常的家伙。想着想着,又忍不住好笑,我骂他们不正常,可自己呢?落到别人眼里,我还不一样是个怪物?看来,我这辈子,是脱不了怪物这个圈子了。


~~~~~~~~~~~~~~~~~~~~~~~~~~~~~~~~~~~~~~~~~~~~~~~~~~~~~~~~~~~~~~~~~~

落后的致歉:

其实,枪刺这本书,早在去年就已经完成了,但是,由于跟铁血签了合同,而铁血又一直在联系出版的事宜,所以,这更新的问题就这么一直给拖下来了。有很多朋友都在埋怨我为什么老不更新,或者有人已经怀疑这书已经TJ了……呵呵,落后有苦难辩。我是个军人,现役的军人,而且还只是个小兵,所以,在上网这个问题上,本身就有了诸多的限制。当然了,既然写了,保持更新本身就是责任,总强调客观理由没有任何意义。因此,我在这里写这段废话的主要目的,无非是向朋友们简单解释一下,如此长时间以来没有更新的原因。我记得我在作者公告里也曾写过,不过,想来大家都没有注意,因为那字不太醒目。呵呵!这次更新这两章,一是因为现在正休假在家,二呢,则是实在不好意思再这么拖下去了。其实,有时候我就在想,出不出版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我写这本身就是图个高兴,但是……有条款在那里放着呢,而且人家阿尔法同志为了这实体书的事忙来忙去这么久,我真

要意气用事全部给更新了,也实在是对不住人家。所以,很抱歉地跟兄弟姐妹说,这书什么时候能发完,我也做不了主!絮絮叨叨说这么多,意思就只有一个,落后向大家道歉,真诚地道歉。无论理解的还是不理解的,支持的还是不支持的,落后都感谢你们一直以来对我的关心和帮助,更感谢你们支持这本书!非常感谢!以后,我会尽量避免这种情况发生的!当然,如果我还能继续写的话……最后,再一次的感谢大家!谢谢!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