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儿童大幅减少,湖北大量希望小学遭废弃

qingwa.xm 收藏 1 227
导读:湖北大量希望小学遭废弃   中国财经网 2008年11月28日   中国新闻网(北京)        2008年11月20日下午,湖北省长阳县黄家坪村大鹏希望小学。      一条被锁着的黄狗,一看见杨德坤走近,便快乐地摇着尾巴,甚至在地上打起了滚。而当杨大鹏也试着走近时,黄狗却高声狂吠、眼露凶光。      在黄狗面前,两人的境遇迥然有别。但这条黄狗不知道,杨大鹏才是它栖身的这栋房子的真正主人。       1997年,杨大鹏花了将近10万元,建成全县第一所

湖北大量希望小学遭废弃



中国财经网 2008年11月28日


中国新闻网(北京)


2008年11月20日下午,湖北省长阳县黄家坪村大鹏希望小学。


一条被锁着的黄狗,一看见杨德坤走近,便快乐地摇着尾巴,甚至在地上打起了滚。而当杨大鹏也试着走近时,黄狗却高声狂吠、眼露凶光。


在黄狗面前,两人的境遇迥然有别。但这条黄狗不知道,杨大鹏才是它栖身的这栋房子的真正主人。


1997年,杨大鹏花了将近10万元,建成全县第一所以农民企业家名字命名的希望小学。希望小学废弃多年后,杨德坤以1000元的价格,从村委会租了整座学校,用来堆放杂物。


黄狗也就是随着杨德坤一起住进了学校,履行它看管财物的职责。


除此外,猪、鸡、鸭也成为这里相对独立的主角,在曾经的希望小学里,自由自在地生活着。


像大鹏希望小学一样,众多的希望小学沦为家禽们快乐的天堂,那曾经琅琅的读书声,早已远远地消失,而产生这种结局,却是缘于多年前运动式办教育滋生的诸多隐患。


上篇:一所希望小学短暂的生命旅程


女友生前曾这样嘱咐:“如果将来有钱了,一定要在家乡建一所希望小学。”女友死后,杨大鹏用打工赚来的钱实现了恋人的心愿。可两年后,他建的希望小学成了他人的猪圈。


履行对已故女友的承诺


杨大鹏的老家,在被称为土家族母亲河的清江边上,山水相接,十分秀丽。


沿着清江出县城不到10公里,便是杨大鹏的家乡长阳县黄家坪村所在地。


在简易公路边,大鹏希望小学在初冬的暖阳里,孤独而又恬静地矗立着。


这所希望小学的背后,隐含着一个凄苦的爱情故事。杨大鹏告诉《法制周报》记者,他之所以在当时条件并不太宽裕的情况下,拿出近10万元建小学,是为了替自己死去的女友还愿,希望小学就是女友生命的延续。


1993年,杨大鹏在广州番禺打工时,结识了同在这里打工的老乡孙颖,两人很快确定了恋爱关系。孙颖在离开家乡前,曾在长阳县黄家坪小学当过一年多的代课教师。由于母亲病重需要医药费,而代课教师工资很低,孙颖不得不离开学校南下打工。“当时,她的打工收入有1200元左右,是代课教师工资的五六倍。”杨大鹏说,孙颖非常热爱教师这个职业,几次跟他提起,如果将来有钱了,一定要在家乡建一所希望小学,自己去那里当教师。


不料,两个月后,孙颖在一次车祸中去世。


伤痛之后,杨大鹏把捐建希望小学当作对恋人的承诺,几年后,便付诸了行动。


一天,家人给他打来电话,要他回家参加村里的一个会议。此时,他已经掌管着几百号人的建筑队伍。


杨大鹏来到村委会办公室时,会议已经开始了。会议的主要议题是,为翻修破旧的村小学,要求村里每人捐资250元。


长阳县为国家级贫困县,绝大多数农村的经济都很落后,杨家坪村也不例外,要求每人捐资250元,对这些家庭来说,根本没有可能性。


杨大鹏问当时的村主任赵运录:“你家的经济条件在村上算好,还是中等,或是不好?”赵运录回答:“中等。”杨大鹏又问:“你家4口人交1000元,难吗?”赵运录说:“那还是有点吃力!”


听到这话后,杨大鹏有了自己的想法,他决定在自己的村子里,践行对女友孙颖的承诺,将整所学校的建设费用全部包下来。于是,他对村干部们表态,这所学校他来出钱建设,大家出点工就可以了。


两年后突然遭停办


杨大鹏的提议,很快被反馈到当时的津洋口镇政府,并得到有关领导的首肯。第二天,杨大鹏与该镇党委书记田科举见面,商定了捐建希望小学的细节。


此时正是暑假,破烂不堪的杨家坪小学在学生们离校后,显得空旷而寂寥。为了确保下学期如期开学,杨大鹏很快将78000元现金投入到工地建设中,并从县城拖了30吨水泥、3吨钢筋到学校。


1997年8月,一栋拥有3层楼6间教室、一个操场、粉刷一新的学校建成了。


2008年11月20日,《法制周报》记者在杨大鹏希望小学的前坪看到,这栋还不算太旧的学校,却堆满了各种杂物,而“大鹏希望小学”6个竖写的大字招牌,已经残缺不全,只剩下“大鹏希”三个字,而“望小学”三个字已经不存在了。


大鹏希望小学停办了,而“大鹏希”和“望小学”却可以当作两个独立的句子来理解。


杨大鹏说,学校只办了两年就被撤销了,全部学生被迁到邓家坝小学就读。


“直到现在,也没有人对我作过这所学校为什么不办了的解释。”杨大鹏说,当时这里要建学校,有关部门应该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希望小学不应该只有这么短的寿命,这么短时间就可以停办,当初何必建这所学校?


在长阳县教育局编写的《千秋业》一书中,该书作者经过调查,认为该校是“全国由农民个人捐资兴建的第一所希望小学”,杨大鹏也因此成为上世纪90年代末期长阳县的新闻人物,杨大鹏还接受过中央和省市数十家媒体的采访。


长阳县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相关部门负责人称,上述说法不完全准确,全国那么多县,这个说法是哪里来的?但他承认,杨大鹏以普通农村公民身份捐建希望小学,这在全县是第一个。


下篇:被刺痛的全民“希望”


在早年带有一种运动式色彩的全民动员下,村办小学已蔚然成风,有的甚至一个村出现了几所小学。缺乏长远的、科学的规划,是造成如今大量希望小学被废弃的一个重要原因。


并非孤例


在长阳县,杨大鹏捐建的希望小学的命运绝非孤例。


被称为长阳第一所希望小学的原黄柏山乡猫儿冲村希望小学,现在已经养起了猪。


长阳县黄柏山乡是革命老区,当年贺龙打游击就在这里。1995年,宜昌市团委、长阳县民委共同捐资10万元,建成了这所希望小学。


5年后的2000年,学校由于生源不足被迫停办。不久,当地村民花1万元买下了这所学校。现在,这里已不再是当年的模样,3亩多的学校操场被重新开垦耕作,村民在上面种下玉米、土豆等农作物。学校厨房则被用来养猪、养鸡。教室、教工宿舍则成为村民的住宅和杂屋间。


同样,津洋口镇合子坳村的春华希望小学是当地人赵春华捐建的。1996年,已是广州一家医院董事长的赵春华,以个人名义出资15万元,建起了春华希望小学。


和前述两所学校一样,现在,春华希望小学也已不复存在,已成为村委会的办公楼。能够显示当年历史的,只有门口一块石碑上的一行字:“赵春华先生身居闹市,怀揣乡情,深知文韬安社稷,科教兴百业,春华捐资故里,意在丰硕秋实”。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一部门负责人明确表示,上世纪80年代初期,长阳县土家族自治县获得国务院批准成立,很多人由过去的汉族身份被明确为土家族,计划生育政策也进行了调整,很多家庭可以允许生两胎。


“从1984年到1992年,第一批生两胎的孩子成为小学一年级学生,而6年后的1998年,这些孩子又成为初一新生,这都需要有足够的学校来安排这些孩子就读”。


当时,全县有440个村级单位(含居委会),到2001年合村并组后,只有154个了,而小学适龄儿童也从当初的5万余人,减少到现在的18000人左右。

在这种局面下,撤并学校成为一个无奈的选择。


长阳县教育局党委副书记田明岳告诉记者,该县原有519所小学,撤并后,只剩下99所。这当中,也包括不少希望小学。


“全民办教育”滋生隐患


在杨大鹏看来,导致他所捐建的希望小学只运行两年就被撤并的命运,一个主要的问题是,有关部门在筹建时,缺乏科学的预测,缺乏统筹规划,“如果知道只办两年就停了,我绝对不会建希望小学,而是会考虑另外一种方式来献爱心”。


杨大鹏捐建希望小学的时机,正好与长阳县大规模筹建希望小学的时间点吻合。但杨大鹏没有将钱交给团县委下属的青基会,而是自己出资建设,最后才在团县委的指导下,以自己的名字命名,挂上了希望小学的牌子。


11年后,杨大鹏再次见到当年担任共青团长阳县委书记的覃德双时,感慨不已:“当初如果直接把钱给团委,情况可能会是另外一种样子。”他说,在他知道希望小学要由青基会统一管理的信息时,学校已经建到第三层,接近完工了。


对于大鹏希望小学是否属于希望小学性质的说法,覃德双证实,杨大鹏捐建学校没有通过各级团委的审批,是自愿行为。在命名上,中国青基会曾经发过一个函,称社会资本捐建学校达到61%的比例的,可以命名为希望小学,但不纳入青基会希望小学的系统管理。


长阳县教育局党委副书记田明岳承认,上世纪90年代,该县类似杨大鹏、赵春华这样的社会爱心人士主动捐建的希望小学不在少数,但更多的是通过青基会建设的,还有一些是由当地乡镇村组自筹资金建设的学校,全县有440个村级单位都在建学校。


当时,流行的两句口号是:“人民教育人民办,办好教育为人民”、“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在这种带有运动式色彩的全民动员下,村办小学蔚然成风,有的甚至一个村出现了几所小学。


1993年,长阳县将教育权下放到乡镇,采取分级办学分组管理的模式,一直延续到普九教育的结束。而在普九期间,又正逢生育高峰期,“当时的预测也是这个时候作出的”。1998年普九结束后,长阳县才发现教育布局出现问题,并于2000年进行教育资源的大规模整合,集中办学。


谁来承担废弃之责


事实上,类似长阳县出现希望小学遭闲置的情况,在全国很多地方都存在,据网友报料,在湖北嘉鱼、大悟、鹤峰等地,当年为了普九教育建了很多学校,现在也被闲置了十之七八。


对此,中国青基会于11月20日做出了回应。


中国青基会常务副理事长顾晓今说,有关报道见报后,湖北省青基会立即派人进行了调查。根据调查核实的情况,湖北省青基会在长阳县共援建希望小学18所,目前正常使用14所,被撤并4所。除此之外,宜昌市和长阳县团组织在1997年和1998年共援建了30所小型希望小学。由于农村小学布局调整,有21所村级教学点被合并到邻近的完全小学,目前正常使用的还有9所。


“有关媒体关于长阳县建有76所希望小学的报道,在长阳县教育局没有得到证实。”顾晓今说。


他表示,为了新建希望小学持久稳定发展,避免撤并风险,中国青基会在希望小学建设管理规则中,增加了学校应为乡村完全小学,在校学生人数不得低于270人的规定,同时,规定新建希望小学的选址务必符合当地农村中小学教育布局调整计划,15年内不被撤并。


“依据《公益事业捐赠法》相关规定,希望小学如确需撤并,要坚持希望小学牌子不丢、希望小学捐赠资产不丢的原则。”顾晓今说,由于希望小学全部属于政府规划的公立学校,在希望小学建设资金中既有捐赠人的捐款,也有政府的匹配资金,希望小学建成后,其公益财产随着学校管辖权转移给了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因此,政府有义务对这部分公益财产承担管理责任。


那么,包括长阳县等地的政府部门,有官员会站出来对被废弃的希望小学承担责任吗? (来源:法制周报)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朱春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