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在军旗下走过 第一集 好男儿,当兵走 第六章 我没打过架

真的是落后 收藏 0 5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92.html


林家文你个小兔崽子,你给我老老实实地说,到底有没有打架?

青石崖、牛角塘村,林传民家那一楼一底,已经有些年岁的楼房里,林传民黑着一长脸,那指着林家文鼻子的手,让人很难相信,如果林家文轻轻说一声是,它不会立刻变成巴掌一下子扇过去。

林家文垂着脑袋,牙齿紧紧地咬着下唇。这已经是他老子林传民今天第三次问他这个问题了。

林传民的愤怒源于林家文小姑林月梅的电话。林月梅在电话里告诉林传民,体检复查的名单里没有林家文的名字。林传民当时就愣住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问自己的堂妹,这又是为什么。

政审出问题了。林月梅在电话那头说,我刚打电话去派出所问了,他们说去中医校调查家文在学校的情况时,学校说家文在学校打过架,还受过处分。

什么?林传民有点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然后又下意识地说了一句,这么可能?

你快问问家文怎么回事,到底是不是打不过架,还挨了处分。林月梅说,这事得赶紧弄,晚了就来不及了。

林传民挂了电话,就把林家文给叫了过来。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或者说是变故,让林传民一时间有种顺不过气来的感觉。自己的儿子在学校的过架,还挨了处分!林传民的火气一下子就腾了起来,如果不是还有个叫做理智的东西压着,恐怕早就抡起巴掌挥过去了。

我没有!林家文抬起头,第三次回答他的父亲。我没打过架,从来没有打过!林家文的眼睛毫不躲闪地看着他的老子,下纯被牙齿咬出了一排白白的牙印。

那为啥人派出所去调查,学校说你打架?他怎么不说别人?林传民收回了指着儿子的手,可那火气却是一点都没有减。

我不知道,林家文摇着脑袋,迟疑了一下,又说,要不,我给班主任打个电话,问问她是怎么回事?

那还不赶紧去!林传民的总算是下去了一点儿,你这娃儿,这多大的事儿?你都不知道着急!气死人呢!

你别着急啊,程玉秀劝林传民,这事儿急也急不来啊!

林传民瞪着他媳妇儿说,你知道个什么?这事儿能不急吗?再不急,你儿子就得陪你一起下地种田了。当兵?还个屁的兵啊!

林家文拨通了他班主任的电话,问班主任是不是有人这两天去学校调查自己,当然,也没忘了问这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打架的事儿。

班主任听林家文说完,也觉得奇怪。她在那头说,有人来调查过吗?我怎么不知道?打架?这怎么可能啊!

林家文说,老师,是真的啊。现在复审的名单都下来了,上面没有我名字啊!

班主任说,林家文你先别着急。这样,你赶紧来学校,我带你问问去,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林家文答应着挂了电话,然后对他老子林传民书,爸,我刚问班主任了,她说她都不知道有人去调查这回事儿。她叫我赶紧去学校,然后带我去问问。

林传民说,那你赶紧去,一定要把这事儿给搞清楚了。然后又说,这兵能不能当成倒是其次,首先咱不能背那冤枉名声。你赶紧去,我去找你姑她们。不,我先去趟派出所,我倒要看看,他是怎么去调查的。

等林家文赶到学校的时候,他的班主任正坐在办公室里等他。班主任说,我刚去帮你问了,这两天有不少人来学校调查今年要去当兵的学生的情况呢,不过,没人说你有打架这事儿啊。

那他们怎么会说我在学校打过架呢?林家文很是不解。

林家文你别着急,班主任说。走,我带你去趟学生处,让他们给你开个证明。接着又摇着头说,你们那派出所的人是什么意思?这也太不负责任了吧?

林家文,你可以请那个接兵的连长来学校走一趟嘛,班主任带着林家文往学生处走,一边走,一边帮着林家文出主意。他要来学校一问,不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吗?

林家文拍了拍脑门,哎呀了一声说,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办法。

你呀!班主任摸了摸林家文的头,爱怜地笑着说,你是给急的,一急就乱了方寸了。

林家文笑着缩了缩脖子,很是不好意思。

到了学生处,班主任又一次就林家文打架这事儿询问学生处主任。班主任说,主任你看,这就是我班上的学生林家文,他们镇上的派出所说来咱们这调查的时候,发现他在学校打过架,还背处分过。这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事情嘛,简直是在耽误孩子的前程啊!主任,麻烦你给他出个证明,我看他派出所还怎么说。

学生处主任扶了扶眼睛,仔细地打量林家文,看上去没有动笔开证明的意思。

你是林家文?学生处主任问。

林家文点头说是。

学生处主任皱了皱眉头,眼睛望向了林家文的班主任。那次和方玉成打架的不是他吗?学生处主任问。

哎呀!班主任叫了一声,和方玉成打架的那个叫严家平啊。主任,你该不会是把这搞错了吧?

是吗?学生处主任怔了征,然后又笑着说,你看我这记性。好,证明是吧?我这就给他开。

谢谢主任了啊!班主任松了口气,轻轻向林家文使了个眼色。

谢谢主任,麻烦您了。林家文赶忙说,可心里却忍不住泛起了些疑惑。刚才,学生处主任那个笑容,给人的感觉,实在是有些勉强。

林家文,今天那个什么“政治特招兵”就在医院复检了吗?送林家文出校门的路上,班主任问林家文。

林家文点头说是,说这会儿应该就在人武部的医院呢。

那你赶紧去找那个连长,班主任说,你去把他请到学校来,到时我跟他说。快去!班主任催促着,抬手在门口给林家文拦了一辆出租车。

林家文点了点头,说了声麻烦你了老师,那我现在就去了。

去吧,快去吧!班主任说,一定要把人给请过来。

林家文钻进车里,向班主任挥了挥手,然后对出租车司机说,师傅,去人武部,麻烦快点儿!

司机应了声好呢,一松脚刹,那车便喷着青烟蹿了出去。

林家文找到孙连长的时候,孙连长正站在医院的门口等着参加今天复检的应征青年出来。

孙连长,林家文远远地喊了一声,快步跑了过去。

林家文啊!有什么事吗?孙连长的脸上仍是得体的微笑。

我……我……林家文连吐了两口气,使劲儿淹下了一口口水,将手中那张盖着大红公章的证明递到了孙连长眼前。我没有打过架,真的!这是学校给我开的证明。林家文看着孙连长,眼巴巴地说。

孙连长瞄了那张纸一眼,依旧淡淡地笑着,却没有伸手去接的意思。林家文,我需要的不是这个,孙连长说。征兵有征兵的程序,派出所的政审材料在那儿放着的,我这么说,你明白吗?

林家文说我明白,可我真的没打架啊!孙连长,你要是不相信,可以去我们学校问,我班主任说过了,只要你肯去,她会向你证明我在学校的表现的。

孙连长笑着摇头了摇头,林家文,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我是不能去的。再说,我也没有时间。你看,我这还忙着呢。这个事儿,你得去找你们派出所,只要他们的材料没问题,那就没问题了。好吧,就这样,林家文,你先回去吧。说完,孙连长便调头往医院里走去。

孙连长!林家文抓着那张证明,向前追了两步。可孙连长没有停下的意思,只是伸出手向后朝林家文摆了摆。

林家文愣在了医院门口,眼睁睁地望着孙连长的背影消失在门厅里。林家文的右手仍然抓着那张盖有鲜红公章的证明,嘴唇蠕动着,似乎想要说什么,可最终仍是什么也没说出来。

林家文去找他小叔林健良,林健良听林家文说了之后,眉毛拧成了一个大疙瘩。

家文你先回去,把证明送派出所去。林健良对自己的侄儿说,我去找那个孙连长,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林家文,你拿着这个来是什么意思?

派出所里,杨警官扬着手中那一纸盖着大红公章的证明,然后,“啪”地扔在了桌子上。不相信我们的办事能力是不是?杨警官盯着林家文说,你以为你跑去学校开个证明,就能让人相信?

我没有打架!林家文咬着牙齿说。

没有打架?杨警官冷笑了两声。有没有你自己心里清楚,喏,把这东西拿走。杨警官指了指桌子上的证明。

杨警官,我真没打过架!林家文近乎哀求地辩解,你要不信,可以再去学校调查啊,上次肯定是老师搞错了。

你叫我去调查,我就去啊?杨警官冷笑更甚,你以为你是谁啊?走,走,走,别在这儿妨碍我工作。杨警官不耐烦地将林家文轰出了门,同时,那一纸证明也被他扔出了门外。

跟我玩这些小把戏,十年前老子都会玩了。杨警官叼着根烟卷,自言自语。瞟了一眼正一步步往外面挪着步子的林家文,眼睛里尽是轻蔑和不屑。

等林家文回到家的时候,屋子里的电灯已经亮起来了。

爸……林家文轻轻叫了一声,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爸,他们不相信我!林家文咬着嘴唇,声音里满是委屈。学校都给出证明了,林家文说,他们还是不相信……

林传民大口大口地抽着闷烟,满屋子都被他弄得烟雾缭绕。

狗日的!林传民突然吼了一声,将林家文吓了一跳。咱他们不当这个兵了!林传民咆哮着,将桌子上的烟灰缸狠狠地砸到了墙上,烟头、烟灰和陶瓷渣子溅得到处都是。

爸……林家文被吓坏了,不明白林传民为啥会发这大的火。

娃儿,程玉秀拿着扫帚、簸箕,一边收拾着地上的垃圾,一边对林家文说,你爸给那个孙连长打过电话了,那孙连长说,你家的孩子太不诚实了。打架就打架了呗,年轻人谁没有个冲动的时候?可你偏偏就不肯承认。不但不承认,还去弄些伪证来掩盖。你健良小叔也打电话来说了,这个什么“政治特招兵”是去不成了。他说,他去找那个孙连长,可人家都不肯见他。

行了,别说了!林传民吼了一声,打断了程玉秀的絮叨。家文,林传民盯着自己的儿子说,你老老实实地告诉我,到底有没有打过架?

我没有打架,没有!林家文腾地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扯着嗓子喊。他们不相信我,你也不相信我吗?我是你儿子啊!学校的证明都在这儿呢,上面写着啦,林家文同学在校表现一贯良好,从无打架斗殴违反纪律的情况。林家文抓着那张证明,一边念,那眼泪一边顺着眼角往下淌。

我没有打过架,从来没有打过架……林家文抱着脑袋蹲在了地上,声音越来越低,最终变成了微不可闻的呜咽。

狗日的!这些狗日的!林传民颓然坐回凳子上,仰着脖子望着头顶上被白炽灯映得发黄的天花板,不知道他究竟是在骂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