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一百三十三章

真的是落后 收藏 5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28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288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天诛”,天者,上天;诛者,诛杀,诛灭;天诛,意思就是上天对违背它规则和意志的人进行的惩处,这惩处是严厉和残酷的,在上天无上的威严前,那惩处给人来带来的,将是毁灭。 在人类的神话故事里,出现过许多次的“天诛”。《圣经》上所记载的大洪水时代、亚特兰蒂斯大陆的沉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881.html


“天诛”,天者,上天;诛者,诛杀,诛灭;天诛,意思就是上天对违背它规则和意志的人进行的惩处,这惩处是严厉和残酷的,在上天无上的威严前,那惩处给人来带来的,将是毁灭。

在人类的神话故事里,出现过许多次的“天诛”。《圣经》上所记载的大洪水时代、亚特兰蒂斯大陆的沉没、古巴比伦王朝的覆灭、玛雅文明逝去的辉煌……等等、等等。在神论家们的眼中,这所有人类历史上发生过的一切,都源于上天的震怒,而触怒上天的后果,便是毁灭。

“刺秦”的“天诛”计划也是一种毁灭,用个通俗点的词来解释,这个所谓的“天诛”,便是“替天行道”,以人力而行天道!

当郑建军说出“天诛”这两个字时,我终于找到了自我做这个“卧底”以来,一直都在寻找的东西。可不知为什么,我的心里却没有一丁点儿的喜悦和激动。因为,此时此刻,我的心里除了得知整个“天诛”计划的震惊外,便只剩下悲哀。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为谁,为什么而悲哀,也许是为了“刺秦”的创始者们那天真和热血的梦想,也许是为了这世上所有的人,还也许,是为了自己。因为,我终于要和郑建军,和余文龙,和“刺秦”里所有的人兵戎相见,那一天,已经不会太远了。

“很吃惊,是吗?”见我愕然不语,郑建军说道。

“是!”我有些艰难地吐出这个字,嗓子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一般。

“很正常。”他扯着嘴角很不自然地笑了笑。“当年,我刚刚听说它的时候,同样也很吃惊。准确地说,是被吓得说不出话来。”

“天诛啊!”我近乎呻吟地叹气。“以人力而行天道,这真的可能吗?”

“为什么不可能?”余文龙的眸子在镜片后闪着慑人的光。我知道那光芒代表着什么,那是一种狂热,可怕的、恐怖的狂热。

“好了,先不说这个。”郑建军轻轻敲了敲面前的玻璃茶几,将我们的注意力拉了过去。“俗话说得好,攘外必先安内。墨尘,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点了点头,我说我明白,同时抬起手做了一个“切”的手势。

看到我那个手势,郑建军的脸上浮起无奈的苦笑。“我也不想,可如果我们不采取非常手段,那最后,饮恨的就只有我们。”

我说我知道的,我应该做些什么?

“先下手为强!”

郑建军咬着牙吐出了这几个字。这短短的一句话,将会在“刺秦”内掀起多大的波澜,没有人可以预测。

扭头,窗外的夜色一如既往的迷人眼眸。只是,这夜色下的暗流涌动,这世间,又有几人能知?

“有人的地方就有战争!”这句不知何时听过的话,又在耳畔响起。“人啊!”我深深地吐出一口气,似乎想把心头那无形的压抑吐出。我的脸上依旧一如既往的平静,可心头却翻滚着滔天的巨浪。我想,就算穷尽我一生,恐怕也无法明白,人这种动物,他的本性到底是善良还是卑劣。

突然间觉得累了,前所未有的疲惫。那一瞬间,我的思绪似乎又飘回了那座遥远的大山,远离都市浮华与喧嚣的大山。我想回去那里,急切地想回去,在那个地方,我的生活是简单的,没有尔虞我诈,没有勾心斗角,我想念那种简单的生活,想念那些简简单单的人。可是,一阵突如其来的无力感让我连苦笑的力量都失去,因为我知道,那个简单的地方,我再也回不去了,再也做不回那个简简单单的我了。

后悔吗?后悔当初做出的选择吗?我在心里问自己。然而,无奈的是,我找不到答案。心底升起一股冲动,我想早日结束这一切。这念头来得如此的猛烈,前所未有的迫切。我知道,这是因为我累了,身心疲惫,所以,我只想早点结束这一切,不管那后果会如何,也不管自己还能否做回曾经那个简单的我。

结束吧,我在心里对自己说。这杆枪刺已经沉默得太久了。是该让它爆发的时候了。结束吧,虽然我一直不愿意去面对这一天的到来,然而,正如那个老人跟我说的那样,这世间的一切,都有因果。一切,都是我自己所种下的因,所以,我只能去承受它带来的果。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天意,天意难违呵!

窗外的夜色依旧,夜空中闪烁的星辰仍自散发着恒古不变的光辉。点燃了一支烟,在烟头明灭的火光中,我不禁在想,那些天空中的星辰们,自宇宙初生起便俯瞰着这片大地,看着这颗星球上的物种生灭,桑田沧海,也看这人世间的朝代更替,争斗无常。它们一直都在那高远的九天之上静静地看着,冷眼旁观。也许,只有它们,才是最为清醒的存在吧,而我们这些身处万丈红尘中的人们,又有多少能做到无欲无求?

蓦然间,我忽然觉得那个老头儿的话竟是如此地饱含哲理。佛说,一切皆有法。因此,这世间万物,自存在之日起,便按照大自然的规则运转着,就如同那诸天星辰的诡计,即使经过亿万年,也无人能将之改变。也许,人世的种种,无论是爱恨情仇,还是生离死别,同样也属于这“一切皆有法”吧。因果,因果,有因才有果。这最简单明了的因果关系,便是自然界最直接的规则。

苦笑凝结在嘴角,什么时候,我这个冷血的杀手,连杀人都不会皱一下眉头的家伙,也变得如此多愁善感,开始感慨人生了呢?难不成,这个所谓的江湖,真是个催人老的地方吗?明明不愿意,却偏偏不得不为之。这便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含义吧?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因此,我也身在这江湖之中,所以,我同样身不由己。

手指有些灼痛,低头,凝结的苦笑绽开。原来,不知何时,指间的烟卷已经燃到尽头,正肆意地灼烧着我的手指。

叹息从喉间涌出,那一截烟蒂带着残余的火光被我弹出了窗外,在夜暗中,跌落成一道黯淡的弧线。这个夜晚,真是难耐啊,而在今夜失眠的人,不会只有我一个。

我想,无论是郑建军还是与他对立的“摇光”,他们的内心里,其实都不愿意同室操戈吧。可是,现实是无奈的,在彼此利益的牵扯下,争斗一旦开始,便再难停止,除非,一方被另一放彻底消灭。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上,那么,谁都没有退路可走了。

“朱雀”,忽然间想到了这个女子。郑建军把她召回来,无非是想以此来向“摇光”他们传达一个很清楚的意思,“不要轻举妄动!”他仍然想把彼此间的冲突最小化吧?暗地里的交锋是难以避免的,但是,只要不发生更激烈的碰撞,一切都还不致于失控。只是,对方能否理解他的用意,有是否会如他所愿呢?而且,他们会把会把这当成即将全面开战的信号,也很难说。

轻轻吐出一口气,将目光偷向那黑暗中的远方。山下的城市,灯火辉煌,如同镶嵌在无边夜幕中闪闪发光的明珠。没来由地,心底又涌起一阵悲哀。人类,他们凭借自己的智慧和勤劳的双手,创造出了一个又一个伟大的文明。然而,在人类创造文明的同时,他们却又在不断地破坏着这个世界。无怪乎曾有人说,人,从他诞生的那一天起,便是矛盾的产物。美与丑、善与恶,都被包含在了这具躯体里,以致于很多时候,被称为万物之灵的人类,他们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在干些什么,在想些什么。

就这么一直在窗前站着,没有一点点睡意。在远方的天际终于露出那一抹象征黎明即将到来的鱼肚白时,我的心里终于做出了决定。天意也好,因果也好,既然这一切都无法避免,那么,就让它来吧。毕竟,无论如何逃避,都不可能逃避一辈子,那些需要面对的,始终都得去面对。就好像郑建军不愿看到“刺秦”的内讧一样,他再不愿意又能怎样?这内部的权、利之争,早已开始了,他们无法改变,所以,也只能去面对。

七点的时候,仆人请我去餐厅用早餐。走进餐厅,郑建军和余文龙早已坐在了那儿,两个家伙的眼球上都布着血丝,显然也是一夜未睡。

彼此心照不宣地笑了笑,我拉开椅子坐下。早餐挺丰盛,牛奶、煎蛋、烤肠、面包……而余文龙那家伙面前的盘子里,竟是满满的一盘意大利通心粉。

“奢侈!”我嘀咕了一句,抓起一块面包便往嘴塞。

“乡巴佬!”余文龙毫不客气地回敬。

“吃饭,吃饭!”郑建军笑着挥了挥巴掌。“吃完还有事干呢,别跟小孩子似的打嘴仗。”

“嘿,小子,祝你好运!”

吃完早餐,在钻进车子前,余文龙坏坏地冲我挥了挥手。

“靠!”我朝这混蛋比画了一下中指。这家伙,你以为我是你那样的急色鬼么?想看我笑话?门都没有!

“哈哈哈……”这混蛋哈哈大笑,似乎吃准了我会在朱雀那悍妞手上吃亏。

去找朱雀,然后和她一起去处理掉一些事情,这是郑建军交给我的任务。想起来还真有点儿郁闷,好歹我现在也是堂堂“四灵”之首的“青龙”啊,不大不小也算个官了吧?就这么一点儿事情,还要我亲自出马,还得跟那个从没见过面,但在余文龙的描述里却是比男人还悍勇的“朱雀”配合,是不是太有点儿大材小用了?

屁股下的车是郑建军给我准备的“宝马7系”,流线型的车身,再配上纯黑的涂装,不仅看在眼里是种享受,开起来更是惬意。

开着这辆已经跑过了磨合期,但仍然崭新如初的黑色名车,我不禁想到了谢飞乐,想到了那小子关于车和女人的一篇歪论。如果那家伙现在在这儿,肯定会大呼小叫地说什么,哎呀!林凡,你小子找情人的眼光可真不赖啊……

嘴角不由露出一丝微笑,似乎,今天是个不错的开始呢。

“朱雀”,又一次想到了这个女人。听余文龙说,她可是个美女来着,很有性格的那种。对了,用余文龙那色狼的说法,这只小鸟还很能勾起男人的欲望。余文龙说,所谓能勾起男人的欲望,就是你见到她的第一眼,就会想把她弄上床的那种。说到这儿时,余文龙开始对着我嘿嘿怪笑。我问他笑什么,谁知不问还好,一问,他的怪笑竟变成了狂笑。

“墨尘啊!”他笑得很辛苦,话也说不利索了。“你这个连小姐都不敢碰的木头,我很想知道,在朱雀那妞儿面前,还能不能说出话……”

对于这个一脸斯文模样,却是满脑子色情思想的家伙,我的回答很简单。那就是,直接用一记老拳把他轰到了一边儿,顺便再送他一根国际通用的中指,让他那张挂满淫荡笑容的脸上再加上点痛苦的表情。用句现今很流行的话来形容,这就叫痛并快乐着。

维多利亚港,香港国际会展中心,那是我今天要去的地方,因为,那位“朱雀”小姐,今天要在那儿看一个某某大师的画展。于是,我们碰面的地方就被这小妞定在了会展中心的门口。不过,在去那儿之前,我还得先去个别的地方,干一点儿不能让“刺秦”内任何一个人知道的事情,一个“卧底”应该干的事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