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亮的日子 第一卷 动物法则 第十七章 被关禁闭

金满马甲 收藏 0 1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94.html


这货怎么一个人来的。”

“不会有埋伏吧?”

“埋你妈的,站坝上方圆几里都看得清。”

“操!这小子穿这一身真帅!一会打残了我要衣服。”


赵德民上前几步,盯着英俊刚毅的萧南,萧南身上散发着亡命的气息,令人胆寒。

“就你一个人?”

“一个人够了。”

“兄弟,我知道你能打,你这样死了不是很冤枉。”

萧南烟头一弹,大衣敞开,左边插把东洋刀,右边插两把刺刀。亮白如雪的东洋刀缓缓抽出,锋利金属摩擦刀鞘的声音在风里传出很远。


“试试看就知道了。”萧南镇静冷漠,浑身杀气氤氲,是一种残酷。就连天天在刀刃上混饭吃的赵德民,也觉得这人浑身上下透着令人恐惧的气息。这种气息是萧南上百次战场杀敌点滴凝聚下来的,平时旁人和他自己都感觉不到,可真要杀人时,这些气息自每个毛孔渗透出来,丝丝聚集。赵德民这类人对这种气场尤其敏锐。


如果这场仗要开打,萧南也许会死,也许不会。可赵德民知道他们几个都得死,就算侥幸没死,其他人死了,事情闹大,抓住了也是打靶。赵德民退回去和几个人商量了一下。


那天的单刀赴会,萧南镇定无畏的亡命气质震慑了对手。一场轰轰烈烈的群殴变成了热热闹闹的酒席,为本市的黑道发展史留下莫大的遗憾。如果不想和一个人成为敌人,那么最好和他成为朋友,几个流氓团伙老大和萧南成为了朋友,就连满腿打着石膏的烂桃也杵着双拐从医院出来给萧南敬酒。一笑泯恩仇,但这种平衡是暂时的,从来就没有永远平静的江湖。


萧南并没有众人传说的那么有侵略性,他每天依旧在下角街蹲着,抽烟、发呆、看老人下棋、瞧乡下人和商贩吵架。不过他身边多了一群人,下角街大部分的街坊少年都跟了他,里边还有别的地块投诚过来的混混。萧南从来不告诉他们去干什么,不去干什么,可他们分工明确,哪些人割包偷包,哪些人掩护,钱怎么分配。萧南不用管任何事情,只要他蹲在下角街一天,就没有人敢来踩地盘。萧南给下角街定了两条规矩——老幼妇孺的钱不准偷;超过一千的钱不准偷,偷到了也要想办法塞回去。下角街那段时间出奇地平静安稳,没有一个流氓敢来这里捣乱勒索,就连偷摸女人屁股的事情都没有发生。个体户们甚至商量每月交钱萧南,感谢他给大家带来的安全感,萧南拒绝了。


烂桃东窗事发,文革期间整死人的事情被翻了出来,谭斌去看过他一次,暗示他点萧南。拖萧南下水的烂桃并没有逃脱打靶的命运,萧南身上没有人命,这样的立功表现不足以逃脱死刑。黄沙塘下一声枪响,损人没能利己的烂桃扑落尘埃。


萧南的案子一直没有判下来,办案民警走访下角街的百姓,街坊们恨不能联名替萧南上伸冤状。王露在省城到处走关系、托路子,看守所里萧南一呆就是两年。


冷军瞟一眼操场对面蹲在墙根抽烟的英俊青年。两年前萧南单刀赴会,一战成名,张杰站在课桌上讲得眉飞色舞、口水飞溅,好像他就是睥睨群雄的萧南。还在读书的冷军嘴里没有说什么,心里对萧南却有几分敬佩。


热水哗哗地喷洒,澡堂里蒸汽氤氲,远一点就看不清脸,几人在门口把风,两圈人聚拢。

“今天我们把事了了。”萧南趿拉着拖鞋,平角短裤和背心勒出一身累累疤痕的腱子肉。

“随便,想怎么玩我奉陪。”冷军叼半截烟,白衬衣湿淋淋地贴在肉上,袖口纽扣系着,里面藏着东西。

两双狮王般的眼神对视,强劲的对手。

“你挺有种。”萧南唇角上扬,笑得邪性。

“你也不差。”冷军清楚,论身手上他远不如萧南,他能和萧南拼的是气势和命。

萧南一脚蹬上冷军腹部,冷军双膝落地滑了出去。一圈人哗地散开,今天的对决早就约好,旁人不许插手,萧南和冷军单挑。冷军抹一把脸上的水,萧南已经抢上,一个膝顶直奔面门。冷军双手一按对手膝盖,被巨大的冲力撞翻出去。萧南很快,冷军还没来得及爬起来,萧南拳头带着水花已经到耳边,冷军一个翻滚,萧南一拳砸实,地砖应声而裂。萧南借力空翻,一腿朝冷军脑袋劈下,冷军已经被逼到墙角,退无可退。腿还未到,疾劲的水滴已经激在脸上,冷军没躲,一低头猛地冲起。冷军就在等这样一个机会,和萧南身体贴近的机会。萧南被冷军叉住双腿架上空中,萧南双腿一绞,勒住冷军脖子。冷军架住萧南往墙上猛撞几下,墙砖片片碎裂,萧南没有松腿。冷军神志已经有点模糊,萧南有力的双腿紧紧勒住了他的气管和大动脉。冷军一蹬腿,高高跃起,和萧南一起摔在地上,萧南背部着地,被砸得一声闷哼,双腿松了。冷军紧紧贴住萧南,俩人身躯绞动,关节纠缠。萧南掰住冷军腿关节,冷军拧住萧南臂关节。关节发出轻微错响,再使一分力就要断开,俩人脸憋得通红,谁也不肯放手。萧南有点意外,他没想到冷军这么难缠。俩人同时放手、翻身,萧南五指扣住了冷军喉结,冷军袖下一根细长的东西出手,正顶在萧南眼皮上。旁边的人看清楚了,冷军手里是一根牙刷,顶在萧南眼睛上的一头被磨得尖利。

“来吧!”冷军低吼一声。

“好!”萧南已经很久没遇见这样的对手,唇角扬起赞许的残酷。

两边的人心被猛地提起,眼见冷军喉结要被萧南捏得粉碎、萧南眼睛要被牙刷刺穿。

“住手!”澡堂门口光线一暗,五六人冲了进来,几名武警哗地扯开枪栓。


萧南和冷军被丢进小黑屋禁闭一个月,此后俩人再未在看守所里照过面,看守所把他们两帮人错开时间放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