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亮的日子 第一卷 动物法则 第十四章 老山战役

金满马甲 收藏 5 40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94.html[/size][/URL] 只要有暴力的地方,冷军都能活得很滋润。骆子建、张杰、钟饶红、欧阳丹青去看守所看冷军,才几个星期不见,都觉得冷军白了,壮了。 “军哥,你是进去疗养啊,怎么养得又白又胖的?”张杰看冷军一套簇新的行头,神采奕奕。冷军在里头基本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张杰托人带进来的一千块钱购物券,不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94.html


只要有暴力的地方,冷军都能活得很滋润。骆子建、张杰、钟饶红、欧阳丹青去看守所看冷军,才几个星期不见,都觉得冷军白了,壮了。

“军哥,你是进去疗养啊,怎么养得又白又胖的?”张杰看冷军一套簇新的行头,神采奕奕。冷军在里头基本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张杰托人带进来的一千块钱购物券,不但没花,还多出了好几百。冷军衣服裤子皮鞋全是新的,号子里看中谁的衣服,谁就得脱。在里面闷得无聊,冷军就做俯卧撑,几个星期做下来,肩宽胸挺。


“羡慕是吧,下回弄你进来疗养几天。”

“操,我不去!你进去是疗养,我进去是脱皮。”张杰对上回的遭遇心有余悸。

“军哥,听说萧南在里边和你掐起来了?”一向很少说话的骆子建也主动问起这事。


说起萧南,冷军心里又闪过那张英俊坚毅的面孔。

一天号子里放风,那是冷军第一次看见萧南。披件旧军袄,蹲在墙根子抽烟的萧南,与冷军的目光相遇,撞出了火星。俩人在对方的眼里都看见了自己的影子。萧南在这座看守所,已经呆了两年,判决书一直没有下来,萧南在里面混成了王。萧南站起身,慢慢走到冷军面前。

“你是冷军?”萧南的眼神是慵懒中的敏锐。

“我不喜欢别人这样看我。”

“大块头是你弄的?”萧南说的大块头,就是被冷军一根铅笔捅穿脖子的东北肥汉。肥汉一伙人是同时关进看守所的,萧南当时睡在一铺,沉默寡言。肥汉上去挑衅,十几人被萧南一举降服,自此肥汉死心塌地地追随萧南。萧南的是非观念和正义感,早已在不堪的岁月里千疮百孔,肥汉认他做大哥,他就要替肥汉出头。

“是我弄的。”冷军站起来。


萧南出手迅速敏捷,没有任何征兆。冷军被萧南动作麻利地打翻在地,两边号子的人呼地围了上来,互相推搡。武警在围墙上的哨楼里,哗地扯开保险,乌洞洞的枪口指向众人。

“不准闹事!”管教隔着铁丝网大喊。

冷军摸摸有些发木的腮帮子,带着自己一帮人找一侧墙根坐下来,瘦子蹲他边上开始讲萧南的来历。


参军那年,一身崭新绿军装的新兵蛋子装满了十几辆解放车。18岁的萧南披朵大红花憨笑着立在车上,母亲在人群中擦拭着眼睛。萧南的爷爷是地主,8岁那年,萧南眼见着父亲被一群套着红袖箍的红卫兵打死,自此孤儿寡母相依为命。


“萧南!好好表现!多为国家作贡献!”鞭炮声声、锣鼓喧嚣,母亲在人群里冲着萧南大声地喊。


望着人群中头发灰白、面容憔悴的母亲,萧南的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多少个露重霜白的深夜,母亲拖着沉重的开水车走过一条条寂静的街道。母亲的手满布裂口,指甲里嵌着煤灰,望着细心替她抹凡士林的儿子,母亲笑了。泪水滴在母亲粗糙的手上,萧南发誓,要让妈妈过上好日子。


“妈!你回吧!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你放心吧!”萧南大声地喊叫,使劲地挥手,人群在视野里慢慢消逝成一点,成为泛黄的记忆。


萧南到部队后几个月,对越自卫反击战爆发,连队接到上前线的命令。那几天,有关系背景的战友纷纷打包回家,望着空出来的铺位,萧南感觉一切都很恍惚,他就要上前线了。


部队从广西壮族自治区进入越南,总指挥是广州军区司令员许世友,500公里的战线上炮火纷飞。萧南握着枪,和战友在战场上奔跑。炮弹在空中拖曳着长长尾音划过,在远处沉闷爆开,子弹发出尖利短促的声音擦过耳边,刚才还互相鼓劲的战友转瞬栽倒在身后。部队攻进高平的那天夜晚,火光映亮了天空,萧南的一个班少了三人。


攻克谅山市的战役打得异常艰辛,越方坚固的防御工事往外喷射着火舌,弹道发出的光亮密如雨丝。一个步兵连冲上去全数尽没,几小时的冲锋伤亡惨重。天快亮的时候,上千门火炮三次齐射,谅山市淹没在一片火海中。


攻占了高平、老街、谅山市以后,部队开始撤离,被攻占城镇的基建设施、厂矿在萧南身后被爆破。萧南听连长说,这些被破坏的设施多数是中国在抗美援越期间为越南援助修建。自卫反击战从79年2月17日开始,到3月16日结束,只有短短的一个月。这几十天让萧南见到了太多生命突兀地消逝、太多的尸体、太多的鲜血,他对死亡开始麻木。


自卫反击战后萧南被选为侦察兵,五年的千锤百炼,上百次与死亡相伴的任务,萧南被锻造成一柄杀人利器,沉着刚毅,山崩不惊。84年4月2日,老山战役打响,萧南那时已是排长。


7月11日深夜,老山松毛岭164高地一片静谧。萧南所在的步兵团没有一个人睡觉,他们接到指挥部消息,7月12日凌晨5点,越军六个团会对164高地发动攻击。萧南在擦拭一把刺刀,如果越军六个团攻上阵地,一个团的兵力绝对守不住,萧南没打算活着回去。


164高地后方是赵扣斌团长指挥的119炮群,赵扣斌已经准备好2.5个基数的弹药。凌晨三点,指挥部给出164阵地前的三个坐标,命令119炮群进行扰乱性射击,打一个齐射。赵扣斌认为一次齐射太少,他叫通了164高地的电台,张友侠团长接的电话。

“老张,你哪边有没有情况?”

“很安静,没有情况。”

“指挥部命令我在你阵地前1000米外打一次齐射。”


萧南在边上沉默地看着沙盘,如果情报准确,越军六个团计划在凌晨五点冲锋阵地,按他当侦察兵的经验,此时越军不会在阵地1000米外潜伏,而应该是在500米内的清水河以北。萧南把他的判断汇报给张团长,张团长和赵团长商量后请示指挥部,指挥部同意了赵扣斌自拟的三个炮击坐标。


119炮群一次齐射,隔了十分钟后再一次齐射。

“没有反应!”前沿回复。

于是发射照明弹,但前沿答复依旧。大家以为情报有误,除一线警备部队,其他部队沉沉睡去。萧南没有睡,他盯着被齐射过的清水河方向,黑暗夜色里,隐藏着令他不安的危险预感。


此时越军的部队静静潜伏在阵地前500米以内地段内,炮群的两轮齐射,准确地打在越军隐蔽的战斗队形中,两个营长被炸死,兵员死伤惨重。但失去指挥越军没有暴露,轻重伤员无一呻吟。顷刻,照明弹起,严密伪装的越军蛰伏如前,重伤员至死不动,无线电同时静默,纪律与素质令人瞠目。


情报很准确,凌晨五点,越军摸上了164阵地。一瞬间,全线开火,火红色的弹道编织成一张网,子弹钻进身体腾起一阵血雾,战友在萧南身边纷纷倒下。萧南抓起一挺机枪狂扫,枪口过处,越军躺下一片。就在164高地开火的同时,119炮群的赵团长团团乱转。前沿阵地上敌我混杂肉搏,如果开炮肯定要打到自己人。

参谋在边上大吼一声:“封锁阵地前沿,打后续梯队!”

赵团长抽自己一个嘴巴,瞬间,大地震动,119炮群一口气打了十三次齐射。85加农炮、100迫击炮、152榴弹炮、甚至师属坦克营的坦克也一字排开,就在阵地前200米处分六个点从左到右从右到左来回打,形成一道火墙。大批的越军在弹群下消失,萧南看见阵地前弹群炸起的硝烟和泥土都是暗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